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1章 闺蜜俩分享

    “那是最好了,最好是你恨死他了,彻底不要他了,这样我可有机会得到他了……”听郝思佳这样说,韩春萌倒是高兴得欣喜若狂。

    “放心吧,只要他醒过来,我同意你直接反过来向他求婚,只要他答应你,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这样你们俩勾搭成奸的愿望不终于实现了嘛……”郝思佳直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哎呀郝姐,咋说得那么难听呀,啥叫勾搭成奸呀,我这样做,简直是充当了垃圾回收站,是你吃剩下的,吐出来不要的,看着闹心的我给接纳回收了,不感激我帮了你大忙,还讽刺我是勾搭成奸,你还有没有良心呀!”韩春萌知道闺蜜这是要成心恶心她,故意说出了“勾搭成奸”这样的酸不溜丢的词儿来暗示她还是有点舍不得马玉成,但这都无关紧要,只要能把她丢弃的马玉成给了我,骂我跟马玉成是“奸夫淫妇”又有啥关系呢!

    说笑间,已经到了急救室的门外……

    这个时候,大概已经是夜里一两点钟了,医院里基本没什么人了,所以,急诊室外的走廊里空无一人,三人到了急诊室的门外,只能等待里边传出抢救马玉成的消息……

    靠墙有一排椅子,开始的时候,三个人谁都没坐,后来等得时间有点长,郝思佳拉韩春萌说:“咱们坐下来等吧……”可是俩人的屁股刚刚坐在靠椅,韩春萌却又站了起来,对还站在不远处的马到成一脸羞红地说:“您也过来坐吧……”

    “不用不用,你们坐吧……”马到成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这个蠢萌丫头的那种只有脑残粉才会有的对于某些明星的无限崇拜之情,生怕郝思佳看出来,影响她们之间的关系,赶紧这样客气说……

    “哎呀,人家这么关爱你,咋不领情呢,快点过来坐吧,不然的话,伤了她的心说不定一会儿去卫生间哭鼻子去了……”郝思佳哪里会不明白闺蜜是什么用意呢,立即用这样的口吻同时敲打双方……

    “不坐了,正好我要去趟卫生间……”马到成何尝听不出郝思佳话里的醋意,立即用这样的方式来化解各种矛盾……

    “干嘛这样在他面前埋汰我呀,我有那么脆弱吗!”韩春萌看见马到成真的去卫生间了,赶紧掐了郝思佳一把,这样埋怨说。

    “我这样说还是客气的,你忘了你若是暗恋谁,被人家误解或者给撅了之后都是啥表现了?哭鼻子都是轻的,吐下泻也不是没有过……”郝思佳居然这样揭对方的短儿!

    “哎呀郝姐,什么时候有过吐下泻呀,那不是正赶那天我妈妈从公园回来采了几朵蘑菇给我做汤喝,食物毒才吐下泻的嘛,哪里是因为暗恋对象跟别人好的原因呢……”韩春萌马这样争辩说。

    “不管咋样,反正你给我留下的是这样的印象……”郝思佳似乎对闺蜜的印象已经固化了。

    “还是我最好的闺蜜呢,在别的男人面前不树立我良好的形象,却总是这样埋汰我,再这样下去,信不信我会生气的……”韩春萌有点愠怒了!

    “好啊,你生一个我看看……”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直接用手去触碰韩春萌的小肚子,瞬间做到了一语双关……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惜是没个男人帮我下个种——要不,这俩男人你随便让给我一个,我立马生一个给你看!”韩春萌居然直接接招了!

    “我不是答应把里边的这个让给你了吗,等一会儿抢救过来,我直接告诉他——你别再寻死觅活了,你快当爹了……”郝思佳却撇嘴这样回应说。

    “哎呀,那他能接受吗?”韩春萌将信将疑地这样问。

    “你不是说他向你求婚了吗?”

    “可是我没答应他呀!”

    “虽然没答应,但你一口咬定,在你给他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怀了他的孩子,他要你也得要,不要你也得要,这辈子连你带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他的人了,他要负责一辈子……”郝思佳索性将这个话题直接来个演绎成“假戏真做”了。

    “郝姐呀,人工呼吸咋能怀孕呢,马玉成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韩春萌当然一下子发现了其的破绽。

    “你不会告诉他,给他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正好身边没人,你趁机脱掉了他的裤子,然后,蹲在他身,三下五去二把生米煮成了熟饭——这样的话,你不可以顺理成章地怀孕,而且直接要挟他为你和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了吗?”郝思佳居然给闺蜜支这样的招数!

    “这样的情节只能在那些狗血影视剧里才会出现吧……”韩春萌却这样怀疑说。

    “你以为现在咱俩面临的局面不影视剧里的狗血桥段更狗血呀!”郝思佳马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样讹他,他会认可吗?”韩春萌忽然觉得,也许这样有可能性吧,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管他呢,死马当成活马医,你不试试咋会知道呢?”郝思佳有意这样鼓动闺蜜说。

    “可是,可是,可是我现在……”韩春萌却是一副窘迫的样子。

    “你现在咋了,又移情别恋不想跟马玉成有那种关系了——你是不是开始惦记我新男友了呀!”郝思佳十分敏感地这样追问道。

    “不是不是,我现在——还是个姑娘身呢,假如马玉成较起真来,我根本拿不出跟他生米煮成熟饭的证据呀……”原来韩春萌担心的是这个。

    “天哪,让我说你一句什么好呢,这样的事儿还是个问题呀!用手指头都能解决的问题还把你难成这个样子……”郝思佳又给闺蜜支了这样的损招!

    “我倒是想过,一被谁嘲笑都二十好几了,还是个姑娘身的时候,我想过自己给弄破,可是好几次都没下得了这个手啊……毕竟是要出血的,毕竟我怕疼怕得要命啊……”韩春萌还真说出了这方面的“苦恼”

    “你这样的胆子,这辈子都不会有男人要你了……”郝思佳还趁机嘲笑闺蜜说。

    “为啥呀?”韩春萌却没懂郝思佳这话到底是啥意思。

    “算了,不跟你你说了,大夫出来了……”正说到这里,抢救室的门开了,主治医生出来了,郝思佳马站起身来,迎了去:“大夫,他咋样了?”

    “只是极度恐惧造成的晕厥,身体也只是皮外伤,现在已经神志清醒了,只是情绪很激动……”主治医生这样回答说。

    “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安慰他吗?”郝思佳是想尽快与马玉成对话。

    “当然可以……”主治医生一看是两个女孩子要一起进去,补充说:“只能进去一个……”

    “你在外边等我,我自己进去吧……”郝思佳一听主治医生说只能进去一个,直接对闺蜜这样吩咐说。

    “那好,那我在外边等你……”正好韩春萌心里七八下的不知道见了马玉成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面对他呢,一听闺蜜说她先不用进去,反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那好,我进去了……”郝思佳说完,独自一人进去了……

    马玉成一看见郝思佳,情绪似乎更加激动了,直接质问道:“那个救我的人是谁?”

    “他是我说的那个‘民间高手’”郝思佳十分平静地回答说。

    “是夺走你第一次的那个流氓?”马玉成直接这样诘问道。

    “首先我要告诉你,不是他夺走的,是我主动给他的,其次是他不是流氓,他不但帮你一口气拿了四个冠军让你一炮走红成了名人,而且今天还救了你一命!”郝思佳立即拨乱反正说。

    “他为什么救我?”马玉成一脸的苦楚,这样问道。

    “他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当然,也是看在我的面子,才冒死救你的……”郝思佳只能这样回答了。

    “我死了,他岂不是没了绊脚石,岂不是可以趁虚而入了吗?”马玉成这样说的时候,一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样子。

    “他才不需要趁虚而入呢,他跟我好可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不需要偷偷摸摸还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反倒是你寻死觅活的,回头让我为你的死背一辈子黑锅——他之所以救你,也有这方面的关系……”郝思佳还是平静地这样回应说。

    “可是无论如何我活着都没意思了呀,为什么不让我死掉呢!他救了我,是要让我看着你们俩幸福而生不如死吧……”马玉成的心理早已严重扭曲了……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寻死觅活的主要原因是韩春萌拒绝了你的求婚,才忽然觉得,连韩春萌这样的女孩子你都搞不到手,所以才觉得自己还是死掉算了——你跟我坦白,为什么突然向我闺蜜求婚!”郝思佳立即绝地反击地问道。

    “还能为什么,本来你是我的,可是却被那个家伙给抢走了,我再不抓住你闺蜜这根稻草,怕是……”马玉成居然给出了这样的葩回答。

    “这根稻草没抓住,你寻死觅活跳楼自杀?”郝思佳觉得马玉成越来越可笑至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