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8章 听命运安排

    “我一听立即反问道,咋了,你跟郝姐分手了?他居然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哭起来……我一看知道问题严重,直接对他说,你别哭啊,我这打电话给郝姐,问问她为啥不要你了,我帮你摆平她……听我这样说了,他突然起身拉住我的手直接说,再也不要给她打电话了,她已经跟别的男人好了,已经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你若是不想看见我走投无路跳楼自杀的话,你答应嫁给我,救我一命吧……”韩春萌将现场发生的情况都给复述出来给对方听……

    “于是,你答应他了?”郝思佳还是想知道是不是这样的结果,似乎心里还盼着自己的闺蜜能真的答应了马玉成,这样自己似乎也卸下了千斤重担!

    “怎么会呢郝姐,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我哪里会答应他这样荒唐的要求呢?”韩春萌却有自己的原则——闺蜜的男人咋能轻易抢夺和接纳呢,一定要问清楚了情况再做决定呀!

    “那我说,我现在外边真的有别的男人了,跟马玉成也基本没有未来了,你是不是真的会答应他呢?”郝思佳居然开始引导韩春萌朝她的意愿方向行进了……

    “郝姐呀,你们俩今天这是怎么了,早被公认的金童玉女,咋说掰掰了呢?特别是今天,马玉成突然表现那么优异,一下子拿了那么的冠军,简直都成了直属机关最耀眼的大明星了,本以为你俩很快会因此走进婚姻殿堂呢,可是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解决的矛盾呀,闹出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情况,害得我在间不好做人呀!”韩春萌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韩春萌才不是那样的女孩子呢,绝对不会乘人之危做出这样的好事来!

    “告诉你真相吧,我真的跟另外一个我心仪的男人好了,把初吻还有第一次都给了他,而且还直接告诉了马玉成,他一定是受了强烈刺激,才脑袋发热行为发狂地无处宣泄,也才打电话找你过去,不假思索不计后果地向你求婚的……”郝思佳索性将她与马玉成之前之所以闹出了这样的危机真正的原因都披露出来给闺蜜听了。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郝姐呀,我虽然没有答应他,可是现在情况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你必须过来一趟才行啊……”韩春萌还是发出了这的请求。

    “既然你没答应他,他也没把你咋样,他也该消气儿了吧,我还过去干嘛呢?”郝思佳想当然地这样回答说。

    “劝他下来呀……”

    “他什么地方去了?”

    “他一听我没答应他的求婚,又再三央求了半天,我还是没答应他,他直接对我说——既然你们都不给我活路,那我死给你们看!我一听蒙了,这扯不扯,我一个局外人,咋给扯到这样的纠纷,还要充当这样一个我无法承担的角色呢,可是我实在拦不住他的执着呀,他真的冲出去,直奔了医院的楼顶……”韩春萌说到这里,可能是嗓子眼儿发干,咽了口吐沫继续说。

    “而且,直接站在了顶楼的边缘,泪流满面地那么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念叨什么,虽然是深更半夜的,但也惊动了医院值班的人,叫来了保安,同时也报了警,现在差他往下一跳,跳出林海市明天报纸的头条新闻了——郝姐呀,你说这可咋办呀,他若是真的跳下去死掉了,回头还不怪是我没答应他的求婚才害死他的呀!这个罪名我可无论如何都担不起呀!郝姐呀,求你了,快点过来劝他下来吧,这么高的楼房跳下去,一两秒钟可粉身碎骨死得很难看了,郝姐呀,你快过来也救救我吧……”

    一口气,韩春萌将马玉成寻死觅活的过程都说了出来……

    “好吧,你告诉马玉成,我这过去,等把话跟我说明白了再跳楼自杀也不迟……”郝思佳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真的要这样告诉他吗?”韩春萌还有点不敢确定——真的可以这样对马玉成说话吗?

    “对呀,不然的话,我还没到他跳下去了,我岂不是白去了吗!”郝思佳却给出了这样无可争辩的回答……

    “哦,那好,那我这告诉他去……”韩春萌一听还真有道理呀,也直接答应了……

    挂断闺蜜的电话,郝思佳开始穿衣服。马到成从刚才她和闺蜜之间的对话里,听到了一些信息,但还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问了一句:“马玉成出事儿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深更半夜给我闺蜜打电话让她去医院,到了地方居然直接向我闺蜜求婚,我闺蜜没答应他,他居然爬到楼顶要跳楼自杀了——我看他真是无可救药了……”郝思佳说出了马玉成面前的情况。

    “那你打算咋办呢?”马到成忽然觉得问题很严重。

    “还能咋办,我这过去告诉他,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你要告诉我,你这是死给谁看的……”郝思佳被马玉成这样的行径给弄得有点恼羞成怒。

    “你这样说不是火浇油吗……”马到成知道郝思佳是在气头说话,这样提醒她说。

    “那你说我现在该咋办?”郝思佳也知道自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这样问。

    “你肯听我的?”马到成其实也没办法,但却这样接了一句。

    “当然听你的了,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不听你的听谁的呀!”郝思佳的情绪马好转了,还一下子挎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这样亲昵地说了一句。

    “既然这样,你听我的吧……”马到成心说,遇到这样的事情,还真得老子来帮你摆平,这样大包大揽地说。

    “那你想我怎样对待他呢?”郝思佳立即要知道对方想用什么法子来解决燃眉之急。

    “这个我也没太想好,到了现场,根据实际情况再说吧——不过我要提醒你,越冲动事情会越糟糕,保持冷静也许事情会有好的逆转……”马到成的确也没想好具体办法,只能实话实说,但同时,再次这样提醒对方说。

    “他那个德行——好了,我不说了,到现场我什么都听你的……”郝思佳又要发脾气,但一看来自马到成那种温柔敦厚的眼神,马有消气儿了……

    “那好,咱们出发吧……”

    可是打车路的时候,郝思佳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悄悄在马到成的耳边问:“你这样跟我去,岂不是暴露我对他说的那个‘民间高手’是谁了吗?”

    “都这个时候了,我再不暴露的话,怕是真的要出人命了……”马到成也觉得这是个问题,但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老子不出马的话,怕是没法化解这场“人命关天”的危机了,也这样回答说。

    “可是他见到你,会不会彻底崩溃,再也没有一点儿活下去的念头了呢?”郝思佳又这样担心说。

    “按说我不该暴露身份的,可是到了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换句话说,他现在已经一脚迈进了阎王殿,我出现的话,要么催促他将另一只脚也跨过去,要么将已经迈进去的一只脚给撤回来——各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假如让你选,你做什么选择?”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想听听对方态度如何……

    “你让我选什么?”郝思佳一时没懂对方让她选择的是什么。

    “选我要不要暴露我是那个‘民间高手’啊?”马到成说出了让对方具体选择什么。

    “假如换一个男人的话,也许见了你这个情敌,会在怨愤放弃跳楼自杀,跟你决一死战,可是马玉成这样的家伙,偏偏是完全没有那种斗志和勇气的家伙,所以,我真担心一旦你出现了,他会彻底崩溃,脑袋一热,人下去了……”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分析判断……

    “这么说,你还是担心他真的死掉了……”从郝思佳的回答里,马到成看出了这样的问题——无论如何你还是担心马玉成真的挂了吧!

    “那是呀,别的不说,他这样死掉的话,谁都会知道,是因为我外边有人了,他想不开了,向我闺蜜求婚又失败了,才跳楼自杀的,我这辈子在双方父母面前哪里还能抬得起头来呢,还不因此愧疚一辈子呀……”郝思佳说出了自己为啥怕马玉成很的自杀了,那样的话,这个黑锅她要背负一辈子。

    “既然你这样说,摆在你面前又多出两个选择……”马到成似乎忽然有了灵感。

    “啥选择呀?”

    “要么直接劝你闺蜜答应他的求婚,马玉成也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要么你直接答应跟他结婚,这样也能安抚住他——这俩选择大概都可以救他一命……”马到成将两条道儿摆在了郝思佳面前让她自己选。

    “天哪,这俩选择都不是我想要的呀!”郝思佳一听这样的俩选择,不假思索直接这回答说。

    “人命关天,你必须选择其一项!”马到成只好再逼她一步。

    “要不我选——让我闺蜜答应他的求婚吧,我闺蜜早喜欢他了……”郝思佳稍加思考,这样试探着选择道。

    “既然这样,那成全他们好了……”马到成一听郝思佳这样选,也这样说……

    “可是,一旦马玉成跟她结婚了,那我将来跟谁结婚呢,你又不肯娶我……所以,也许我该选择答应跟他结婚吧……”郝思佳居然又把前边的选择给推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