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7章 那就听我的

    “你坏,你一定用了什么暗招,才害我吃了这么的辛苦,我恨你,我要你赔我……”郝思佳居然也会撒娇,而且撒起娇来煞是可爱……

    “说吧,咋赔吧……”马到成此刻真是爱死这个郝思佳了,正儿八经地问道。

    “快点给我算赔我了……”郝思佳终于提出了她的终极请求……

    “好好好,这给你了,你可接好了……”马到成一个翻身马,且快马加鞭,很快又将郝思佳给送到了一个她从未身临其境过的仙境,飘飘欲仙了很久很久……

    之后俩人几乎同时带着极度舒爽后的疲惫,双双入睡……那种睡眠,简直像熟透的香瓜一样香甜……

    只是令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像鸳鸯一样相拥着睡到半夜,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惊醒了,郝思佳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她的手机,赶紧起来一看,并非猜想的那样,不是那个发神经的马玉成打来的,而是闺蜜韩春萌打来的……

    “谁这个时候来电话呀……”马到成打着哈欠这样问。

    “是你说的那个蠢萌丫头……”郝思佳边披一件衣服,边这样回答说。

    “是你那个闺蜜吧,你们总有深更半夜相互打电话的习惯?”马到成还这样猜测说。

    “从来没有过……”郝思佳也十分纳闷儿,这个韩春萌到底闹什么幺蛾子呢?再好的闺蜜,也不该这个时候打这样的电话来骚扰对方呀!

    “哎呀,那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马到成倒是善解人意,直接这样猜测说。

    “她能出什么事儿呢?”郝思佳还是觉得蹊跷,还是不想接这个电话。

    “接了不知道了吗……”马到成却有某种预感,这个电话一定非同一般,这样劝对方说。

    “那我可真接了……”郝思佳似乎还没最后确定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难道你还能不接呀!”马到成直接这样反问道。

    “那好,我接了——喂,你这是咋地了,深更半夜的来电话,是火房了还是出人命了!”郝思佳跟闺蜜说话从来都不用客气的,特别是遇到这样的特殊情况,更是直言不讳了!

    “郝姐呀,大事不好了,还真快出人命了,不然我不会这么晚了给你打电话呀!”韩春萌马这样解释说。

    “到底谁要出人命了,难不成是你家老爷子快不行了?”郝思佳忽然想起来,韩春萌的爷爷最近一个时期闹了好几次大毛病,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抢救了好机会,不会是今天夜里又犯病了吧……

    “不是我家呀……”韩春萌却否定说。

    “那是谁呀,你快说呀,今天咋这么磨叽呢!”郝思佳一听不是韩春萌的爷爷,这样焦急地问道。

    “是你那位马玉成啊……”韩春萌终于说出了具体是谁!

    “他咋了,你又是咋知道他要出人命了呢?”郝思佳对马玉成本身要出人命并没太在意,反倒是对闺蜜先于她知道了马玉成要出人命这个细节提出了质疑。

    “在半小时前,我正睡得像香瓜一样香呢,突然接到了你家马玉成的电话,我吓了一跳,这深更半夜的干嘛给我来电话呀,我问他什么事儿,他却说,你必须立即到医院来一趟,我问他为什么,是郝姐的意思吗?他说不是。我说那你单独叫我过去干啥?他说,来了你知道了。我说,那我叫郝姐一起去吧。他却说,叫郝姐你别来了。我问他,你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啊!他还是说,你来了知道了——这样,我急忙赶到了医院……”

    郝思佳的闺蜜韩春萌喋喋不休地这样叙述前后过程……

    “你还真去了?”郝思佳立即这样问道。

    “我不去不行啊!”韩春萌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哪里有不去的理由呢?

    “为啥不行啊?”反倒是郝思佳不懂自己的闺蜜为啥一定要参与这样的事情了。

    “我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豁出去不想活一样,我心里害怕了!”韩春萌这样解释她为什么一定要去的理由原因。

    “那你咋不叫我呢?”郝思佳这样埋怨说。

    “我特地问他了,他说不让我叫你一起去呀!”韩春萌这样回答说。

    “你那么听他的话?”郝思佳心说,虽然你是我最要好的闺蜜,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听我男朋友的调遣,深更半夜的,说让你过去你傻不拉叽地过去吧!

    “郝姐呀,当时我也发懵了,不知道他这是抽的什么风,也不知道你们之间闹了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我还以为叫我单独过去,是因为他跟你之间有了什么难题让我过去帮助解决呢,所以……”韩春萌这样解释说。

    “所以,你真的单独到医院去了?”郝思佳再次这样质问道。

    “是啊,我能不去吗?”韩春萌这样回答说。

    “去了又怎样,他耍出什么花样来了?”郝思佳索性不再追究闺蜜为啥要去了,而是想知道,去了之后,马玉成究竟闹出了什么花样来!

    “天哪郝姐,他可不是耍出了一般的花样啊……”韩春萌一副诉苦的口吻这样回答说。

    “他到底咋了?”郝思佳也预感到了马玉成这次超级反常的行为可能孕育着某种特殊的行径,这样问道。

    “他居然……”韩春萌居然欲言又止,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屈辱一样……

    “他把你咋了?”郝思佳居然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不会是马玉成心理变态,对自己的闺蜜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勾当吧,立即这样问道!

    “他……他……他……”韩春萌好像都快要哭的样子了……

    “快说呀,难道他把你给祸害了?”郝思佳直接说出了最坏的结果——难道马玉成听了她亮出的底牌——把什么都给了那个“民间高手”之后,心理变态,把她的闺蜜韩春萌给叫过去,然后,直接用暴力手段把她给糟蹋了,以此来宣泄对她的仇怨愤恨?

    “那倒是没……”韩春萌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他把你怎么了?”一听闺蜜没被马玉成给祸害糟蹋,郝思佳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但还是继续着问。

    “郝姐呀,我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啊!”韩春萌居然很抱歉地这样铺垫说。

    “哎呀,别墨迹了,快点说结果吧!”郝思佳一听,韩春萌不是被马玉成给祸害糟蹋了,心里也踏实了,也只想快点知道结果了……

    “结果是,我到了他的病房,看见他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问他,这深更半夜的你叫我过来干啥呀——郝姐你猜他对我说了啥做了啥?”

    “我哪知道这个神经病能对你说啥做啥呀,你快点直接告诉我结果吧,你要急死我呀!”

    “他居然一下子单腿跪地,拉住我的一只手直接说——我向你求婚,嫁给我当老婆好吗——郝姐呀,你家马玉成这是咋了呢,咋突然整出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怪事儿呢,我当时都蒙掉了……”韩春萌终于说出了她去到医院见到马玉成之后,发生了什么令她无论如何想不到是葩事情……

    “咋了,你答应了他了?”郝思佳对马玉成这样异常的举动本身并没太惊异,反而是直接问自己的闺蜜到底是什么反应——看来,郝思佳的心目,马玉成早已不放在重要的位置了……

    “怎么会呢,他从来都是你的人,而且他从来都没把我看在眼里,也是今天他晕厥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把人工呼吸,其他的一点交集都没有,这好模样的,他咋突然半夜叫我到医院,然后,赤手空拳地直接向我求婚了呢?郝姐呀,你跟你家马玉成到底闹什么矛盾了,弄得他这样反常,居然向我求婚了,你告诉我真相啊!”韩春萌这样苦苦地哀求说。

    “先别说我跟他闹什么矛盾了,先说他向你求婚之后,你啥反应,结果是啥吧?”郝思佳还是要知道最后的结果,然后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响。

    “我的反应当然的差点儿惊掉了下巴,还好我没当场晕过去,不然的话,他可能以为我是激动到了极点才晕过去的,说不定会直接把我给那个了呢……”韩春萌说出了当时的情况和感受。

    “快别说这些没用的,我想知道结果是啥!”郝思佳想听到最后的结果是啥,可是韩春萌是不直接说出来……

    “还能是啥结果,我当即回绝了他——我说你早是郝姐的人了,突然这样向我求婚,你征得郝姐的同意了吗?”韩春萌继续说当时的情形。

    “他咋说呀?”郝思佳差不多都快冷笑出声了——这个马玉成,居然跟我来这套啊!倒要听听他咋回答!

    “他居然说,现在我自由了,不用征得她的同意了!”韩春萌说出了马玉成当时跟她说的话……

    “他真的这么说了?”郝思佳很是吃惊——马玉成这样一个窝囊废,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该对他刮目相看了呀!

    “对呀,他是这么说的呀!”韩春萌这样确定说……

    “那你听了咋回答他的呢?”郝思佳此刻,又想听听自己这个之前没少“惦记”马玉成的闺蜜,面对这样的“大好机会”会作何反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