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5章 真心感谢他

    胡野萍似乎越来越大胆了,她觉得像二公子那样的男人自己这辈子是配不,也划拉不到手了,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种种迹象表明,对自己有了特殊的好感,现在已经如此坦诚相待的时候,应该直接这样问他了,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都在他听了之后这一句的回答,也知道下一步该咋办了!

    “我也不知道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感觉,反正看见你,觉得飘乎乎的,连北都找不到了……”葛大壮还是没直截了当地承认……

    “葛大哥说话是逗,我爱听葛大哥说话……”一听葛大壮这样回答,胡野萍知道俩人之间还有一层窗户纸没真正捅破,还需要自己再加把劲儿,再主动前进一步,才能将这锅生米给煮成熟饭吧……

    “爱听的话,我一辈子都说给你听……”而这工夫,葛大壮再也无法掩饰对这个女孩子的喜爱了,居然借题发挥地说出了这样一句妙语……

    “葛大哥的意思是,要跟我白头偕老过一辈子?也是向我求婚了?”胡野萍真是有点喜出望外了!

    “不不不,还没到那一步,咱俩才刚刚开始,谁还都没真正了解谁呢,也不知道咱俩各个方面是不是能磨合,是不是性格有明显的差异,是不是生活有截然不同的习性不能相互容忍,是不是……”葛大壮一看对方兴奋不已,又开始了迟疑和矜持……

    “哎呀,香皂掉地了,等我捡起来再说……”不知道是香皂真的在这样的时候脱手了,还是胡野萍故意要造成这样一个局面,来施展她特殊的魅力——必须趁热打铁,必须果断行事,不然的话,机会一旦错过,会追悔莫及……

    所以,一旦香皂掉到了地,她马打断了葛大壮磨磨唧唧的啰嗦,蹲下去伸手捡起了那块“特别调皮”的香皂,却没直接站起身来,而是发现了转过身来的葛大壮间的一个特殊情况:“哎呀,葛大哥,你这里是咋了呢?”

    “这里……你不是说跟男人同居过吗,应该知道这里是咋了吧……”葛大壮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身已经有个部位将自己的全部内心活动给“出卖”了,所以,很是尴尬也很是窘迫,只能这样来了一句。

    “哎呀,我跟那个男人同居都是黑灯瞎火才在一起的,从来没亲眼见过呢,这还是第一次呢?”胡野萍这样撒谎完全是为了抹掉之前那些饱经沧桑的风尘记忆,将自己装扮成一个不甚了解男女之事的、较干净纯洁的女人,为的是给这个未来可能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一个好的印象……

    “真的吗,不会吓到你吧,我早说过,可能我会有一些让你难以接受的表现,你若是真的受不了,我马出去了……”可是还没等葛大壮说完,忽然感觉一阵热呼呼的湿润将他那个突出的表现给包容接纳成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啊,瞬间将全部的担忧和焦虑都化解成了飘飘欲仙的感觉……暗下决心,这个女人老子要定了!

    接下来俩人的关系正如诗云: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那才叫一个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从这一刻开始,俩人的感情迅速升温,顺流而下,眨眼之间,早已一泻千里——淋浴在身的水珠还没擦干,俩人的身心已经完全交融在了一起……

    只是胡野萍有意掩饰了自己在这方面手段多样、风月无边的能力,只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任由心爱的人摆布的依人小鸟,似乎这样,才能更加博得对方的喜爱,也让对方有那种征服了心爱女人的成感……

    当然,胡野萍也会不失时机地暗使出内力来帮助葛大壮达到从未有过的巅峰状态,而且在他欲死欲仙的时候,她也一定要装出几乎一样的状态来遥相呼应……这让葛大壮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超级和谐,认定自己找到了真爱……

    心免不了暗暗感激二公子百忙之还为他着想,赐予他这么绝妙妖娆又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到了身边,转眼获得了空前绝后的体验和幸福,也对二公子更加感激敬仰和钦佩了……

    胡野萍似乎葛大壮更加感激那个拯救了她的身心,让她在一天之内,从地狱一步跨入天堂的牛哥——假如真的有来世,一定当牛做马来报答这个救苦救难的二公子的大恩大德……

    在俩人酣畅淋漓地好过之后,内心里都在默默地感激马到成的时候,马到成这边其实也正在体验他们俩更加浓情蜜意的夜晚……

    马到成刚刚撂下葛大壮打来的咨询电话,看见郝思佳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边床边问了一句:“真是你战友打来的?”

    “对呀,他们可着急明天找你父亲办批件的事儿了……”马到成还试图掩盖介绍胡野萍给葛大壮这件事儿。

    “我咋听到你像是给你战友介绍对象之类的呢?”郝思佳却温和的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啊,是有这么回事儿,我这个战友结过婚,可是老婆孩子在一次意外都没了,他一直那么单着,正好今天我有个远房亲戚让我帮她找工作,我一看女方的条件长相都不错,打算介绍给我的这个单身战友,正好他在我家的一个养殖场里当场长,也让这个远房亲戚投奔他去了,可是我这个战友见了女的有点不放心,打电话过来向我咨询……”马到成一看瞒不住了,如实汇报了情况。

    “哦,是这么回事儿呀——好了,现在说说你明天见了我爸爸要说的那个方案吧……”郝思佳一听马到成解释的没什么毛病,也不再追究了,直接把话题回到了刚才她趁马到成接电话之前提到的内容……

    “我是这样想的,我的几个战友提出的所谓‘万能服务站’格局和想法都有点小气,不足以打动你父亲给我们开发那块地的批,所以,我自己想出了一套方案,你听听行不行……”于是,马到成将他琢磨出来的一套方案都说出来给郝思佳听了……

    “嗯,你的这套方案你战友他们的方案强多了,估计我爸爸听了也会认可的,是在这样几个细节,你再详细点儿,争取一下子能说服我爸爸才好……”郝思佳还真提了几个有建设性的意见,最后,俩人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方案,打算明天见了郝思佳的父亲,一起提交给郝厅长……

    “太好了,有了你的这些建议,我对这套方案的成功更有信心了……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了……”马到成很是兴奋,因为有了郝思佳的参与,绝对会事半功倍的结果,所以,整理完这套方案,这样感激不尽地说。!

    “真想谢我了?”郝思佳转瞬从正儿八经变成了含情脉脉!

    “当然了,你说咋谢吧……”马到成真是发自内心想要好好谢谢郝思佳。

    “用这个谢我行……”郝思佳直奔了主题……

    “不知道还行不行,不用了……”马到成故意卖个乖给对方。

    “谁说不用了,你看,它不是又行了吗?”郝思佳早已“胜券在握”了!

    “不知道为啥,它一见了你,人来疯,我拦都拦不住它……”马到成又开始玩这样的把戏了。

    “原来它不听你的话呀!”郝思佳边摆弄边这样惊异道。

    “当然了,只要你在场,它只听你的,不听我的了……”马到成煞有介事地这样继续说。

    “那好吧,从现在起,它完全属于我了,我想什么时候叫醒它什么时候叫醒它,想什么时候让它休息,什么时候让它休息……”郝思佳也将这样情景给继续演绎下去。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要先睡了……”马到成好像真的将他和它给当成两部分了。

    “你睡你的,我还要陪它多玩儿一会儿呢……”郝思佳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状态。

    “你们俩尽情地玩儿吧,我真的先睡了……”马到成说完,真的把一切都交给了郝思佳,自己躺平了,而且还假装打起了鼾声……

    郝思佳却欣喜滋滋地尽情玩耍起来……只是她不知道此时此刻,身下的马到成开始施展那种坚持不懈的功夫了,所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累得她好几次差点晕厥过去,也没得空从马下来,最后终于服气了,气喘吁吁地伏在马,招呼马到成说:“你的马……这是咋了呢……”

    “咋了,出什么问题了吗?”马到成还假装不明真相。

    “没出问题,是……为啥我从马下不来了呢?”郝思佳真的不知道马到成还有这样的功夫,这样疑问道。

    “那一定是它喜欢你,想带你沿途多看一些风景吧……”马到成继续借题发挥。

    “才不是呢,一定是你暗地里对你的马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才让你的马一直跑个不停,根本停不下来……”郝思佳再次怀疑说。

    “哎,咱可是说好的,我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交给你了,是你自己没本事驾驭它,回头咋还能怪在我头呢?”马到成拿出刚才说好的话柄来为自己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