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4章 咯咯咯地笑

    那个不该看的地方不是没见过,但跟自己死掉的老婆起来,简直是——天哪,葛大壮根本没有用来形容的词汇了,简直是传说的无法描述——唉,这样的女人,有过一次这辈子死掉都值了!

    好不容易从地捡拾起来那块调皮的香皂,继续给胡野萍打香皂的时候,还问了一句:“你刚才笑啥?”

    “笑葛大哥像个从来没跟女人洗过澡的大男孩儿呗……”胡野萍算是阅人无数的女孩子了,所以,看见葛大壮如此慌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也发觉,这样的男人更靠谱,说明他这方面的经验一点儿都不丰富,这样的话,算是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葛大壮一听对方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大男孩,一下子蒙了,这是什么评价呢,是好还是坏呢?

    “没别的意思,是觉得葛大哥有点手忙脚乱的,好像第一次跟女孩子约会的大男孩一样……”胡野萍索性实话实说了。

    “差不多吧,我从来没跟女孩子约会过……”葛大壮如实交代说。

    “葛大哥不是结过婚吗,咋说没跟女孩子约过会呢?”胡野萍却提出了这样的善意质疑。

    “我跟我老婆根本没用约会,俩人一见面,她问我,你瞅啥?我回答她,我瞅你咋了!她说,瞅进眼里可拔不出来了!我说,拔不出来我永远扎在你心里了……我老婆一听,二话没说,直接把我给扑倒,第二天去领证结婚了……”葛大壮三言五语,把他是如何认识他前妻的故事给讲解完毕了……

    “天哪,你和你老婆的故事太绝妙了,简直可以电视拍电影了……”听得胡野萍一副惊喜到家的样子……

    “可惜呀,好景不长,没过几年,被仇家给祸害了,老婆孩子都没了……”葛大壮又说出了结局……

    “那,葛大哥后来一直没找个女人给自己续弦?”胡野萍觉得,是该与对方讨论这样话题的时候了,往这方面引领……

    “也想找啊,可是总没合适的……”葛大壮的心里已经在呐喊:这还用说嘛,哪个男人缺了女人会心里好受身体舒服呢?

    “那葛大哥想找个什么样的呢?”胡野萍话里话外的,是想把话题往这边引领,用意当然也一目了然了……

    “想找个……”葛大壮心里在呐喊,想找个你这样年轻貌美的,可是嘴里却无论如何喊不出来,而且心里一慌,手里的香皂又掉地了……

    又是听见胡野萍一阵咯咯咯的笑声,这次葛大壮似乎有经验了,刚才这样的时候,朝看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但梦寐以求都想看的地方,现在机会又来了,何不趁机一直朝边看,让我一次看个够呢?

    “葛大哥呀,捡个香皂不用这么长时间吧……”胡野萍心知肚明对方这样蹲着不起来,还仰起头来呆呆地朝看是在看啥呢,所以,故意假装给对方腾地方,将两腿尽可能地岔开,这样的话,也更方便对方看那个不该看的地方了,可是看了有一阵,胡野萍保持那个姿势都有点腰酸腿麻了,才不得已这样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今天这块香皂也不知道咋地了,这么调皮捣蛋,下回我一定换一块老实的,省得总是不听我摆弄……”葛大壮好像在跟一个有生命的活物说话一样。

    “咯咯咯……”胡野萍看到对方这样憨憨厚厚的样子,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了……

    “你咋又笑了呢?”葛大壮被对方灿烂的笑声给弄得不知所措了……

    “葛大哥说话可真逗……”胡野萍这才停住了笑,这样解释说。

    “是让你笑话了吧……”葛大壮很是敏感地问。

    “不是笑话,而是喜欢听葛大哥这样说话……”胡野萍还真是打心里往外开始喜欢这个男人了……

    “我吧,老婆孩子没了之后,很长时间没跟女人亲近了,所以,今天跟你这样,很是紧张,所以,你千万别笑话我……”葛大壮还这样解释说。

    “怎么会呢葛大哥,本来紧张的应该是我,可是我看葛大哥对我这么和善体贴,也一点儿都不紧张了……”胡野萍说出了她的切身感受。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不紧张了……”葛大壮也越来越发现,这个女孩子还真是善解人意好相处,窘迫和紧张的心情得到了大大的缓解……

    “对了葛大哥,别总在我背打香皂啊,换我前边来打吧……”胡野萍边说边将身子转过来,完全是正面朝向了葛大壮……

    “正面——你不是自己能够得着吗,我……不帮你打了吧……”胡野萍转身的瞬间,葛大壮好像被一面刺眼的镜子给晃了眼睛一样,心里突突乱跳,眼神赶紧避开了,还这样说道。

    “我是够得着,可是自己打香皂不得劲儿,还是葛大哥帮我打吧……”胡野萍边说,边直接拉起葛大壮的手臂,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葛大壮跟他老婆在一起好几年,都没一次这样过,此刻突然这样了,顿时又有些喘不来气儿的感觉了……因为那种感觉太滑爽了,手过之处跌宕起伏,心也像坐过山车一样,跟着大起大落起来,整个人都飘乎乎的感觉了……

    葛大壮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但那只手却情不自禁地在胡野萍的前边流连忘返,导致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差,差,差不多了吧……”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怎奈葛大壮没有再承受下去的能力了,只好忍痛割爱般地试图结束……

    “嗯,是差不多了,这样吧葛大哥,我的差不多了,现在我给葛大哥打香皂吧……”胡野萍似乎要转换角色,开始反过来对葛大壮施展手段了……

    “我的……不用你打了吧……”葛大壮真想象不出,当对方那双小手拿着香皂在他的背来回摩擦经过的时候,自己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心里别提多期待了,可嘴却又这样说。

    “谁说的,葛大哥帮了我打了这么半天,我哪能不回报葛大哥呢——别客气了,快把香皂给我吧,我给葛大哥打……”胡野萍边说,边将身子直接贴在了葛大壮的身过来抢那块本来伸手能拿到的香皂……

    被胡野萍这一贴身,葛大壮顿时浑身都酥麻了,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晃了一下子,却被胡野萍一下子给抱住了:“葛大哥,你这是咋了?”

    “没咋地,你快给我后背打香皂吧……”葛大壮想赶紧转过身去回避一下胡野萍的贴身紧靠,所以,赶紧把香皂直接送到了对方的手里。

    “哎呀,葛大哥的后背真是宽阔呢——听牛哥说,葛大哥还是他的二师父呢……”胡野萍趁机说出了这样一个她知道的细节。

    “什么二师父呀,其实我们俩的师父是肖老道,只不过我先山一年,他多学了点儿功夫,他山的时候发懵,我带了带他,哪成想,他这个人知恩图报,分别这么多年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把我当成他的二师父,还特地买下了这个养殖场让我当厂长,按理说,他是我的二师父才对呢!”一旦提起牛得宝,葛大壮立即发自内心地说出了感激的话。

    “这么说,你们俩都是人世间最好的男人了……”胡野萍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跟别的男人,我还说得过去,可是跟二公子,我不能同日而语了……”葛大壮却心知肚明,他哪里敢跟二公子相提并论呢,人家是富二代,是牛家百亿家财的继承人,我葛大壮算什么东西呢,没有他的认可和信赖,哪里有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和福分呀,也发自内心地这样自知之明道。

    “嗯,我也感觉到牛哥是那种气概非凡,君临天下的男人,他所到之处,立即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胡野萍也感同身受,设身处地地给出了自己的真实评价。

    “是啊,遇到什么难题,到了他那里,都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迎刃而解马到成功的……”葛大壮更是经历过多次这样的情况,也给出了这样高度的评价。

    “可不是嘛,我跟葛大哥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胡野萍立即这样附和说。

    “这么说,咱俩的心也是一样一样的吧……”谁说葛大壮不会撩妹,到了这样的时候,不也是很会说讨女孩子欢心的话吗?

    “我看也是,自打看见葛大哥的第一眼,觉得咱俩投缘……”一听葛大哥这样说,胡野萍的身子都有些软了,含情脉脉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也是看见你的第一眼,这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葛大壮实在是情难自禁,将自己这样的状态都给说出来了……

    “那说明葛大哥对我动心了吧……”胡野萍索性想一步到位,直奔了主题……

    “具体我也说不好,反正见了别的女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葛大壮却不敢直接承认这一点,还有点含着骨头露着肉,生怕一旦承认了,再被对方“咯咯咯”地嘲笑一下,那老子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

    “哎呀,葛大哥是不是跟我一见钟情了?”处于亢奋状态的胡野萍居然这样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