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1章 其实不怪他

    “我跟马玉成虽然不算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也差不多是一起长大的,双方家庭都住在省委家属楼,免不了有各种来往,父母之间早是要好的朋友,生活双方母亲相互照应,仕途,双方父亲也是相互提携,这样,很小的时候,双方父母都开玩笑叫对方‘亲家’了……”郝思佳开始从源头来扒她和马玉成之间形成现在关系的渊源了……

    “那你们算是定的娃娃亲?”马到成很感兴趣地问。

    “绝对没有,又不是旧社会,又不是在乡下,城里人哪里会定那种亲事呢……只不过双方大人之间的玩笑,才让我和马玉成之间形成了某种特殊的关系,成长的过程,同学们也总是拿我们俩开各种‘两口子’‘小夫妻’之类的玩笑……”郝思佳继续披露更多信息。

    “你是不是很小很反感这些呀……”马到成想当然地这样问。

    “正相反,大概在初之前吧,我还真是把马玉成当成我未来可以定了终身的丈夫看待了……很多时候还做梦真的给他当了媳妇儿呢……”郝思佳却又这样说。

    “怎么会呢?”马到成还真有点不可思议——你不是说压根儿没瞧过马玉成这个烂泥扶不墙的窝囊废吗,咋还有过这样痴迷对方的阶段呢?

    “怪吧,这里边是有原因的……”

    “啥原因呢?”

    “我小的时候吧,长得有点‘垮’皮肤黢黑,还喯喽瓦块的,反倒是那个时候马玉成长得又高又白一表人才的样子,所以,都是我在心仪他,他反过来半拉眼都瞧不我,都是我倒贴给他送礼物什么的,他却从来没把我当成过他什么人……”郝思佳说出了这样令人惊异的实际情况。

    “那后来是咋逆转的呢?”马到成很是不可思议,这样问。

    “是那个传说的——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改变了原本的格局,等到我初的时候,没两年突然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一样,所到之处,不是班花是校花,成了各种男孩子爱慕和追逐的对象,有一天,有个男孩子给我递纸条的时候,被马玉成发现了,居然给‘截获’之后交给了老师,那个男生怀恨在心,与他发生了强烈的争执,马玉成居然对全班的人宣布:郝思佳早是我的人了,你们谁都别打她主意了!”郝思佳说到这里的时候,还学当时马玉成的说话口气甚至包括当时的动作。

    “你当时听了一定很开心吧……”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哪里呀,大概是从那一刻起,我原本对他还保有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了,所以,在班里也大声宣布:我郝思佳谁的人也不是,我是自由人!马玉成听了之后,顿时没电了,一连好几天没来学,赶个星期天,我妈妈非要叫我去医院看马玉成不可……”郝思佳把她和马玉成之间的故事讲得跌宕起伏的……

    “他咋了,寻死觅活了?”马到成觉得马玉成一定受到了重大打击,所以,才会想不开的……

    “不是寻死觅活,是精神受到了刺激,走路的时候神情恍惚,被一辆自行车给撞了个人仰马翻,脑袋磕在了马路牙子,人昏迷不醒了……”郝思佳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他的脑子,是从那个时候变差的吧……”马到成很是客气地这样猜测说。

    “是啊,当时我居然有那种愧疚的感觉,觉得是我的那句话刺激了他,害了他,所以,在他住院期间,一有业余时间去医院陪他,帮他补习课什么的,结果,他的病好得很快,同时,也以为我用实际行动收回了之前的话,默许成了他的人呢……”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眉头皱出了几道好看的细纹。

    “你们这样确立了关系?”马到成似乎有点渐渐懂了,郝思佳为啥与马玉成这样一个不成器的家伙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了……

    “那个时候人还小,也不懂什么叫真正的男女关系,只不过碍于两家亲如一家的份儿,所以,我和他才总是有在一起的机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之后,他对我是越来越有感觉了,而我对他却越来越没感觉了,后来了高,我反过来像他从前一样,半拉眼都瞧不他了……”郝思佳的脸伴随这样的描述,也出现了嫌弃厌恶的表情。

    “咋了,他反而越长越丑了?”马到成只能往这面来猜测了。

    “男孩子嘛,其实无所谓丑俊,可是假如性格变得乖戾孤僻对什么都担忧狐疑,这样的男孩子谁会喜欢呢?所以,我以努力学习要考个理想大学为由,尽可能减少与他在一起的机会——可能是因为这个吧,也刺激他发奋学习,我们俩居然考进了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后来我知道,是在报志愿的时候,两家家长通了气儿,所以,我们俩才那么侥幸地考了同一所大学的的同一个专业,这样的话,大学四年里,很多想追求我的男同学都被马玉成这个‘原配’的对象给拒之门外了……”郝思佳却又讲出了这么多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

    “那个时候你认可与他这样的关系了?”马到成差不多猜到了郝思佳与马玉成一直保持这样关系的根源——郝思佳是在利用对方吧!

    “当然不认可呀!但有了这个窝囊废当挡箭牌,还真减少了各类男人,包括同学甚至老师的骚扰纠缠,整个大学期间,我还真过得很清静,很坦然……”果然,郝思佳也是这个意思。

    “那,马玉成本人没对你骚扰和纠缠吗?”马到成反过来要问这样的问题了。

    “问题在这里呀,由于我各个方面都渐渐显露出高出马玉成不止一筹,所以,早对他有了居高临下的感觉,而且渐渐的,我也形成了自己的择偶标准,要么找一个能hou得住我的极品男人——如你这样的,让我成为小鸟依人的幸福小女人;要么找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任由我使唤欺负甚至随意撒气的垃圾男人,如马玉成这样的,让我永远都是他的主宰他的女王……”郝思佳给她与马玉成之间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彻底定性了。

    “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你才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马到成还是觉得有点牵强和不可思议——你郝思佳不会因为这个,一直跟这个你半拉眼都没瞧的家伙保持对象关系吧!

    “其实从初之后我们从来没恋爱过,或者说,都是他剃头挑子一头热,我早对他没有一点儿那方面的感觉了,所以,从高到大学,再到毕业回到单位,他对我的想法有一火车,可是我对他的念想几乎为零,正是这样的前提原因吧,他才没得到我的初吻,更是没碰过我除了双手以外别的任何部位……”郝思佳趁机说出了她自己为何一直守身如玉到今天,一直留给了眼前这个一下子彻底征服了她芳心的极品男人……

    “你这样欺负他,他也心甘情愿地接受?”马到成却对这个感兴趣的样子。

    “这没办法,他对我痴迷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无论我咋样对的他,欺负他,甚至打骂他,他都觉得是一种享受,反倒是我对他客气了,他开始心慌意乱,又差点儿神情恍惚被车子给撞到了,所以,我只能不温不火地一直跟他保持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当然,这样的关系也有好处……”郝思佳表明了她内心深处真正的意愿。

    “什么好处?”

    “如说,有了这样一个名义的男朋友,我母亲不必像其他当娘的,为女儿安排那些无休止的相亲了;还有,一旦有了马玉成这样的人冒名顶替了男朋友的位置,单位也好,社会也好,好多想觊觎我的男士都有所收敛,这让我省去了许多应对这些烦心事儿的麻烦……”郝思佳居然从这样的关系,找到了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那你原本打算一辈子都保持这样的状态?”马到成倒要听听郝思佳对未来有何梦想。

    “假如你不出现的话,或许我会一直这样拖延下去……”郝思佳直接这样回答说。

    “那要拖延到什么时候呢?”

    “拖延到人老珠黄半老徐娘的时候,或许能答应跟马玉成结婚了吧……可是距离那一天还远着呢,你却从天而降,让我命运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郝思佳似乎也不是很肯定,尤其是在遇到了马到成之后,她之前那种浑浑噩噩的人生忽然敞开了一扇通向幸福的大门,她毫不犹豫抓住了门把手,而且奋不顾身地纵身跳入其……

    “可是,我什么名分也给不了你呀……”马到成还是要厘清这个说法,省得说着说着,又把他给绕进去了,回头有理说不清楚……

    “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假如我真的与你相爱到要死要活程度的话,哪里还在乎什么名分呢……”郝思佳倒是很想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