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30章 女大十八变

    “当然有,只不过,咱俩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也不是没有过肌肤之亲了,可能有过这么多的亲密接触之后,再四目相对的话,怕是流鼻血的概率小得多了吧……”马到成只好这样铺垫解释说。

    “不行,既然话都说道这里了,一定跟我对视十秒二十秒,倒要看看我对你还有没有让你流鼻血的魅力了……”郝思佳还认准这门儿了!

    “真要这样啊……”马到成这样问是想试探这事儿是不是还有商量的余地。

    “不这样不许吃饭……”郝思佳立即拿出了某种严厉的口吻这样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好好,那依你……”马到成还真是有些无奈了,好端端的,干嘛用流鼻血来形容她对自己的魅力呀,这不是自己找的作死麻烦吗,唉,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跟她对视了……

    然而,在郝思佳准备好了姿势,与马到成面对面真正开始对视之前的十几秒钟里,马到成忽然想起了当年跟葛大壮学功夫的时候,他曾经教过他一个在特殊情况下,假装流鼻血的绝招——当时马到成还有些不屑,认为那是怂包蛋窝囊废才用的把戏和伎俩,也没心学,现在忽然想起来,才发现,无论什么招法,你都要学会,指不定在什么情况下,能派用场呢!

    想到这里,极力回忆当初葛大壮教给他的几句秘籍,一共有八句吧,可惜只记得其的四句了,不知道这四句还管不管用,特别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立竿见影地真流出鼻血来给郝思佳看!

    心急火燎,屏息静气,全神贯注,将秘诀的要领反复默念,竭尽全力在与郝思佳的对视,将肝火运行与口鼻之间……

    努力,努力,再努力,居然真的在与郝思佳对视十几秒钟之后,感觉到自己的鼻腔里一阵热乎乎的液体奔涌而出——哈哈,老子又练成了一个可以自由控制鼻血的神功夫啊!

    这下好了,今后哪怕是谁没碰老子,老子都可以流出鼻血来吓唬对方了,当然,此刻,现在,却是用流鼻血来证明老子对眼前这个绝色美女是多么的感冒,证明她是多么的有超级魅力,俩人都好成这样了,只要对视还具有如此的杀伤力……

    一旦看见马到成的鼻子真的流出了鲜红的鼻血,郝思佳顿时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根本目的不是真的要他流出鼻血的,全部目的是要在与他的对视,找到那种激情四射的感觉……然后直接跟他好在一起……

    可是想不到,还真让他说着了,自己的魅力真的像某种神的法宝一样,真的在他的身起到了如此神的作用,真的像传说的那样,男人见了美女会流鼻血!

    天哪,真做到了亲眼所见,而且是靠的自己的魅力呀!

    兴奋之余,郝思佳立即对马到成说:“快仰躺下,我帮你止血……”边说,边将马到成给按倒在了沙发,顺势骑跨在了他身,居然没用什么东西来擦,而是直接去用唇舌来舔舐……

    “你不嫌弃我?”马到成一看郝思佳居然这样心疼他,毫不嫌弃他从鼻子里流出的鼻血,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不嫌弃呀,我流血的那会儿,你都没嫌弃我,所以,我咋会嫌弃你呢?”郝思佳居然举出了这样的例子来说明她为什么不嫌弃马到成的鼻血……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人了……”马到成一听郝思佳这样一个意味深长的解释,立马想起了之前他还真是没嫌弃对方,所以才换来了对方对自己的加倍青睐,所以,特别激动,一下子将郝思佳给吻住,然后,顺势跟她好在了一起……

    这大概是郝思佳最想要的结果吧,因为那会儿从马玉成的病房里出来,满心的怨气想尽快见到马到成,直接在他身找到热切的宣泄出口,可是等了他这么久才来,幸好想起来要做些好吃的来招待他,才消磨了一些时间,而一旦见到了他,却又不能直接扑去跟他直接做在一起,那样是不是显得不够矜持,抑或是显得有点过于荡漾呢……

    而现在这样的结果是她最想要的!

    特别的通过对视证明了对方真的被自己的魅力给“杀伤”了,“见血”了!

    而自己出于对他的爱,主动去舔舐他鼻血的这个行动,居然一下子将他的热情给撩拨起来,主动跟自己做在了一起——啊,那种痛快淋漓的感觉,简直快飘飘欲仙了!

    郝思佳在内心深处再次确认,爱这个“大骗子”是多么正确的选择,一定是帝可怜自己,才派了这样一个绝品天使来拯救本姑娘快奄奄一息的心啊……

    一直到俩人都筋疲力尽到了极限了,才在巅峰状态下渐渐平息下来,稍微缓了缓,也是实在太饿了,也不管不顾地开始直接在那个锅子里直接吃那些面条和大虾蔬菜了……

    痛痛快快地吃饱喝足了之后,俩人又都倒在了沙发,这才开始说之前一直没说的话题。

    “一定是马玉成惹你不高兴了吧……”马到成这样猜测郝思佳之前说的闹心是因为什么。

    “真让你猜着了,本来我是好心好意去看他,结果他居然反复抱怨我不该请什么民间高手替他拿那四个冠军,我的心里老大不高兴他一点儿都不理解,也不劝慰,末了,还怀疑我跟你这个拿了四个冠军的民间高手有一腿——你说,我能不来气吗!”郝思佳依偎在马到成的怀里,这样说道。

    “可事实,你跟这个民间高手确实真的有一腿了呀!”马到成却这样风趣地提醒对方说。

    “对呀,所以,我都愤然离开了,又杀了他一个回马枪,当着他的面儿,直接对他说,我是以身相许才请来了民间高手,才拿到了那四个冠军,而且在赛之后,立即用身体兑现了承诺,我的初吻和第一次都已经给了民间高手!”郝思佳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天哪,那他听来还不爆炸了呀……”马到成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女朋友说出了这样的事实,会作何反响!

    “我才不管他咋想呢,反正我再也无法忍受他那种烂泥扶不墙的死样子了,是死是活反正我把实话都告诉他了,他爱咋地咋地去吧……”郝思佳似乎真的受够了马玉成那样的男人,所以,才做出了那样果决的反应。

    “难道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马到成难以置信马玉成会连个屁都不放!

    “当然有反应,不过令我更加失望了……”郝思佳的情绪似乎更愤恨了。

    “啥反应啊?”马到成没懂郝思佳这话是啥意思。

    “我说出了真相之后,立即离开了医院,走到半路的时候,他打来的电话,声泪俱下地跟我道歉赔不是,说我刚才说的那些一定都是为了气他才说出来的,一定不是事实——我听了,越发瞧不起他这样的男人了,换个男人听了这样的消息一定会爆发点脾气出来吧,他倒好,硬要幻想着这些都是我气头说出的气话——只要我说,对呀,都是话赶话赶出来的,他一定会信的……”郝思佳这样描述马玉成的反应,和她自己的心境。

    “那你咋回应他的呢?”马到成越来越觉得,马玉成真不够个爷们儿了……

    “我当时脑子都空白了,气不打一处来地回应他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的初吻真的没有了,第一次也被人给拿走了,兴许还能怀那个民间高手的孩子呢,你别幻想我还是从前那个我了,说完,我挂了电话……”郝思佳说这些的时候,还一脸的不快呢。

    “他再也没反应了?”马到成也越来越感觉到,这个马玉成的性格的的确确不够个真爷们儿,难怪郝思佳半拉眼都没看他呢……

    “是啊,一直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郝思佳这样回应说。

    “哎呀,像他这样懦弱性格的男人,会不会因此寻死觅活呀……”马到成一下子想到了这样可怕的后果……

    “他那个胆小鬼,若是真有死的勇气,也不至于活得这么窝囊了……”郝思佳却撇撇嘴,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他不是不想死,是没有死的勇气!

    “那我有件事儿不懂了……”马到成在心里一直藏着一个问题,但总也没机会问,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才趁机问了出来。

    “啥事儿啊?”

    “像你这么出类拔萃万里挑一的女孩子,咋会跟马玉成这样的窝囊废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呢?”原来在马到成的心里,耿耿于怀的是这个问题——你郝思佳如此优秀的个人条件,还有如此显赫的家庭背景,咋偏要与马玉成这样的窝囊废的、烂泥扶不墙的、在听女朋友亲口说跟了别的男人这样的事实之后,连个屁都不敢放的男人搞对象,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呢?给哥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吧!

    “唉,说来话长啊……”郝思佳叹了口气,终于将她与马玉成之间的关系给披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