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7章 美丽的包袱

    “你们简直土匪还土匪!”常俊杰义愤填膺地这样痛斥说。

    “我们是土匪那你是什么?你是流氓还流氓了吧——说吧,给不给钱,不给钱我们挨个给你的亲友打电话,通报你嫖娼被抓需要赎金了……”小头目哪里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对方软弱无力的痛斥给吓住呢,立即加码这样恫吓说。

    “你们……”常俊杰忽然感觉到,自己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无论如何都逃不过这一劫了,该着自己一片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的好心,却遭到了如此悲剧般的回报,唉,自己真该死啊……

    “只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小头目一看对方几乎崩溃了,这样给出了这后的期限……

    常俊杰忽然觉得自己陷入到了绝境当,假如他们按照手机里的号码,把电话打给自己的战友,战友们会是啥反应?还有唐小鸥,一旦这样的电话打过去,这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一定用最难听的理由来威胁恫吓她,让她不知所措,让她心急如焚啊……

    死逼无奈,常俊杰只好暂时妥协:“电话我自己打吧,我自己找人来帮我解围……”

    这样,常俊杰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二公子……

    马到成接到常俊杰的电话,从他惶恐不安的声音判断,他的的确确遇到了空前的危机,不然的话,不会用这样的腔调和口吻央求他去救他……

    只是马到成折返车头往快捷酒店开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像常俊杰这样本分的家伙,会遇到什么麻烦事儿……

    很快到了快捷酒店楼下的停车场,下车的同时,给郝思佳打了电话,说是路遇到了堵车,可能要晚一点儿到,郝思佳一边说你一定要快点来,想死你了,一边又说,趁这工夫给你做些好吃的……

    挂了郝思佳的电话,马到成直接到了常俊杰所在的房间,进屋一看,连马到成都蒙了——两个家伙一边一个将常俊杰给制服在一个角落,一个二老大模样的粗野男人半个屁股坐在桌子,嘴里还不停地嚼着一根牙签,再看常俊杰的床,被子里裹着一个啥都没穿的年轻女子,马到成真是想不通了——常俊杰咋会招惹这样的流氓和女人呢?

    一看进来的这个人,手里拿着宝马车的钥匙,知道这应该是有钱有势能满足他们讹诈的大哥来了,几个家伙似乎看到了讹诈即将成功的结果,立即将他们编造出来的事件前后说出来,并且表明给五万块钱这事儿私了解决了……

    “等等,我还要问问他,到底都发生什么了?”马到成的意思是,老子不能只听一面之词,还要听听我的人咋说吧,这样直接去问常俊杰。

    “我见义勇为救了这个求救的女人,可是她却反过来诬陷我强间了她,与这几个家伙合伙讹我的钱,抢了你给我的那一万块钱还说不够,不给五万不放过我……”常俊杰赶紧把实情简单扼要都说了出来……

    “他真的强间了你?”马到成一听常俊杰这样描述了情况,差点儿笑出声来,转而直接问床那个假装被糟蹋的年轻女子……

    “是啊,本来以为他是成心救我,可是到了屋里他兽性大发,扒光了我的衣服,不顾我的反抗,活活地糟蹋了我——你看,这里还有他留下的液体证据呢……”年轻女子边说边再次公开地毫无羞耻地展现她留有所谓液体证据的地方给新来的这个陌生男人看,没有丝毫的掩藏和矜持……

    “你确定是他留下的液体证据?”马到成见过的女人多了去,可是一眼看见了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一个天生的油物换了谁遇到了都会被其迷惑甚至真的对她情不自禁扑去了吧,也许常俊杰真的对她那样了?不可能啊?但眼前的事实真的是那样啊!

    “当然啊,不是他的难道还是你的呀……”年轻女子居然更加无耻地这样娇嗔说。

    “哎呀,这问题可严重了,这若是报警的话,警察根据你身体里的液体证据,完全可以判他是强间罪,少说也得蹲个十年八年的吧,这下问题可真是太严重了!”马到成这样说是为了拖延时间,想出什么办法来反败为胜,所以,故意把结果说得很严重,以此来麻痹对方,从而趁其不备,杀他一个回马枪!

    “是啊,我们要他五万块钱算是便宜他了,趁早给我们钱,大家好聚好散……”那个小头目一听来的这个大哥居然亲口承认问题严重了,马这样跟风说。

    “钱我可以给,但我也不会白出这些钱……”马到成似乎心里打定了一个主意——面对这样一帮公开抢劫还要可恶的家伙,你不能按照正常的规则来出牌,不然的话,真怕斗不过他们呢!

    “你还要咋样?”

    “借我一把刀……”

    “你借刀干嘛呢?”那个小头目很是惊异,本能地将自己手的那把匕首藏在了身后……

    “既然是他裆下的物件儿惹了祸,害得我损失了五万块钱,那我只好让他脱下裤子,我割下来炒菜吃,也算是没白花这五万块钱,而且,今后他再也不会给老子招惹这样的麻烦了……”马到成绕着弯子表明了意图——我要割下这个闯祸小弟的家伙,解解老子的心头之恨!

    “这位大哥,这有点太过分了吧,我们只要五万块钱,不要他成太监……”小头目一听如此血腥的场面,虽然不是对他们,但也觉得腿肚子有点转筋了!

    “你们要的是钱,我要的是他一辈子都记住这个血的教训,快,把刀借我!”马到成拿出一副无可争辩的口吻,这样不怒自威地说道……

    “这位大哥,你们内部清理门户也好,立什么规矩也罢,我们都管不了,您还是先给了我们钱,然后您爱咋处理咋处理他吧……”小头目越来越觉得这个大哥来头不小,一定特别残忍特别难对付,所以,心里居然产生了恐惧,也这样恳求说。

    “不急不急,一定要当着你们的面儿,特别是这位被他糟蹋多的女人的面儿,给他这样严厉的惩罚才最有意义——来吧,乖乖地把裤子脱了吧,说吧,是你自己挥刀自宫,还是我帮你净身了事?”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朝常俊杰稍微叽咕了一下眼睛,似乎给了对方某种配合的信号。

    “大哥,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常俊杰此刻居然一下子聪明起来,居然还知道这样配合马到成!

    “哪里还有下次,替你赔这五万块钱是小事儿,预防你今后再给老子招惹这样的是非才是万全措施——还是那句话,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了断!”马到成一听常俊杰知道配合自己了,也更加逼真地将这出戏演得淋漓尽致了。

    “大哥,再给小弟一次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机会吧……”常俊杰居然也像是心有灵犀了,差不多完全进入角色了……

    “晚了,下辈子吧……”马到成说完,直接前,用从小头目手里借来的那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子挑开了常俊杰的裤带,他的裤子秃噜一下子脱落下来……

    看着这个霸气的大哥这样的举动已经目瞪口呆了,几个家伙已经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工夫,看到这个“强间犯”掉落裤子之后,裆下空空荡荡的情景,更是惊掉了下巴——不可能啊!

    马到成立即抓住了这个机会,直接指着常俊杰啥都没有的裆下,问那个年轻女子:“你确定刚才是他糟蹋了你?”

    “是……是……应该是吧……”年轻女子也看傻眼了,这样一个没有“作案工具”的男人,咋会强间自己呢?这不是彻底穿帮露陷了吗!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说道。

    “你确定你身留下的液体证据是他身射出来的吗?”马到成乘胜追击,将年轻女子逼到了死胡同里……

    “我也说不一定,反正,反正,反正我是被人强间了,不然的话,我这里的液体证据是哪里来的呢?”年轻女子知道在这样铁的事实面前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她的指控了,只能这样抵赖说。

    “我猜吧,你这些液体证据,也许,来自他们几个其的一个,或者,他们三个都有份儿吧……”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用匕首挨个指点那几个家伙……

    其实这几个家伙一看见被讹诈的人裆下什么都没有,立即傻眼甚至开始崩溃了,再听这个大哥如此犀利地逼问跟他们沆瀣一气来坑害对方的女同伙招架不住的样子,更加觉得这一票干砸了,注定要输得很惨了……

    所以,听到对方这样揶揄他们几个的时候,小头目立即认输说:“这位大哥饶命,都是我们倒霉选错了讹诈的人,我们不要钱了,我们这撤了……”

    说完,几个家伙立即灰头土脸地要趁机脚底抹油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