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2章 没必要知道

    马玉成万万没想到的是郝思佳还会回来见他,更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直言不讳说出了这样的“奸情事实”一时分辨不出是真是假——是郝思佳故意说得如此惨烈来彻底断了他的各种念头,还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所以,忽然感觉呼吸不畅,大脑再次缺氧,人忽悠一下晕厥过去了……

    而郝思佳痛痛快快地说完那几句话之后,完全没顾及马玉成的反应,径直从他的病房出来,带着某种胜利大逃亡的喜悦,大步流星地早已离开了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了那幢小洋楼……

    马到成与郝思佳办完好事离开小洋楼,打车到了停放牛得宝那辆宝马x5的停车场,到了车子跟前,用他身的钥匙打开车门,发现常俊杰居然在睡觉,本来不想打扰他,自己也趁机睡一觉再说——刚才在郝思佳身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精力,必须休息一下才能得以恢复,因为晚还要跟郝思佳在一起,免不了还要……

    可是刚刚躺平了,常俊杰他娘的醒过来了……

    “你回来啦,咱们的事儿有眉目了没?”常俊杰睁开眼睛一看,二公子已经躺在了驾驶席,马这样问。

    “有点眉目了……”马到成真不想多说一句话了。刚才跟郝思佳在一起的那些香艳的情景历历在目,回味无穷,哪里有心事搭理常俊杰呢,也这样应付了一句。

    “那咱们什么时候能拿到批件呢?”常俊杰却很是兴奋,非要问出个名堂来,也好跟他那些他还猴急的战友们汇报前方的战况……

    “八字还没一撇呢,只是有了点意向……”马到成实在太累了,眯缝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有意向好,那接下来咱们干啥呢?”常俊杰一听已经有意向了,立即心花怒放的感觉了,立即这样问。

    “接下来……是养精蓄锐好好休息……”马到成则的哈欠连天地这样回答说。

    “在车里休息?”常俊杰试探着问。

    “估计要在省城过夜,待会儿找个酒店住下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不瞒二公子说,酒店我已经物色好了……”常俊杰似乎也估计到,今天要住在省城,所以,趁刚才清闲的时候,已经选好了要住的酒店。

    “什么酒店?”马到成还真是猜不到像常俊杰这样阶层的人,会选什么样的酒店来住。

    “是距离这里两条街的快捷酒店呀!”常俊杰很是兴奋地这样回答。

    “快捷酒店?”马到成似乎觉得这个叫法很别致,不知道快捷酒店是个什么概念……

    “对呀,是如家和汉庭,两家紧挨着,随便选哪一个都行……”常俊杰一看二公子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样介绍说,

    “是不是有点档次太低了呀……”马到成一听是这样的酒店,觉得跟他这个富二代的身份有点不相符,这样问了一句。

    “不低了,挺好的,我和我战友来省城办事,从来都住这样酒店的,干净,实惠,双人房间不到200块钱,还带免费早餐……”常俊杰心满意足地这样回答说。

    “跟我出来,住这样的抵挡酒店,你心理平衡?”马到成想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心理才住这样酒店的。

    “哎呀,这已经很好了,我很满足的……”常俊杰还真觉得住这样的酒店没心理负担。

    “那好,听你的,去快捷酒店吧……”马到成心说,假如老子现在还是原本的那个马到成的话,大概连这样的快捷酒店都不舍得住吧,估计蹽车站去蹲一宿候车室也算是过夜了,所以,既然对方说很满足了,那顺水推舟,跟他一起住这种大众化的快捷酒店吧……

    只是在到了如家之后,订房间的时候,马到成提出了问题:“咱俩住一个房间?”

    “对呀,难道二公子还要单独住一间?”常俊杰好像没懂二公子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马到成一时还真不好表达自己为啥提出了这个问题。

    “那二公子的意思是——哦,二公子是怕谁看见是俩大男人住一起,产生那种说法吧——不用怕,我差不多已经不是男人了……”常俊杰以为是二公子生怕别人以为两个男人住一个房间会被人误解是那种关系,才有顾虑的,所以,马这样解释说。

    “我担心的还是这个呢……”马到成也不确定这样的担心对不对,但跟常俊杰这样的人说话,你不说到点子,他是不会明白的!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虽然差不多不是男人了,但也绝不是女人呀……”常俊杰却又这样来了一句。

    “哦,其实我无所谓,只要你不觉得有问题,我也没问题了……”马到成觉得,跟常俊杰这样“不男不女”的人你没办法说明一种感觉一个道理,索性由他去吧……

    “我肯定没问题,跟我战友出来,都是跟他们混住在一起的,从来没有过任何问题的……”常俊杰还是一根筋地这样解释说。

    “哦,那好……”马到成知道,没必要在多废话了,赶紧住店,到了房间赶紧休息……

    顺利地住了店,常俊杰还一直在兴奋,办了个会员卡,给他打了个折折,省了几十块钱呢,马到成却疲惫到了什么话都不说,到了房间直接在靠窗的那张床躺了下去……

    常俊杰却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先到窗口去朝外看光景,然后又打开电视看新闻,后来发现二公子真的要休息,才关掉电视,直接去了卫生间……

    很快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撒尿声,忽然勾起了马到成的某种好心,等到常俊杰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真想知道,你是站着撒尿还是蹲着撒尿?”

    “当然是——这个还用问吗?”常俊杰忽然觉得被谁触碰到了痛处一样,本想直接回答,但途还是改了主意……

    “我是出于好,没别的意思……”马到成生怕伤到对方的自尊心,所以,赶紧这样解释说。

    “我理解你的好,但凡知道我是这样的残疾男人,都会好这个问题,我早习惯了,见怪不怪了……”常俊杰倒是早想开了……

    “可也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任何男人都难以接受吧?”马到成不无同情地这样问了一句。

    “那当然,我刚刚受伤的时候,知道自己这里没了,那种痛不欲生不是来自伤口,而是来自心理,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忽然失去了最起码的特征,换了谁能受得了吧……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处在生不如死的状态,无法自拔……”常俊杰说出了当初他的心境到了什么样的低谷。

    “那你是咋挺过来的呢?”马到成的同情心越来越浓了好像。

    “幸亏我的几个好战友,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陪护我,安慰我,甚至有个战友说,干脆,你直接变性成个女人,然后我娶你过一辈子!”常俊杰连这样的细节都披露出来了。

    “你当时——咋回答呢?”马到成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感兴趣。

    “我直接回答他,我变成了女人,那唐小鸥咋办?”常俊杰直接说出了否决的答案。

    “可是你这样的话,也没法给唐小鸥幸福啊……”马到成一看,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索性也跟他直言不讳吧。

    “对呀,所以,自打我受伤之后,立即断了跟唐小鸥的联系,而且还制造一些假象,诸如我喜欢了别的女孩子,不再爱她,要跟她分手之类的把戏,可是唐小鸥跑到部队来,逼迫我战友还是说出了真相,结果,唐小鸥宁死都不离不弃,说这辈子,一定要嫁给我,哪怕是像姐妹一样她都心甘情愿……”常俊杰说出了唐小鸥当时对他的态度。

    “那,现在唐小鸥怀了别人的孩子,你心理也平衡?”马到成觉得,这是一个咨询他这个问题态度的最佳时机,也开口问道。

    “这个开始也不平衡,后来听唐小鸥说,咱俩结婚没孩子的话,外人看了会觉得怪,而且没个孩子作为婚姻的纽带,两口子还过个什么劲儿呢,所以,我才同意唐小鸥,借着在医院里工作的便利条件,做了个试管婴儿,这样才怀了孩子……”常俊杰说出了他为什么在唐小鸥怀孩子的问题,心理平衡。

    “那你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吗?”马到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连这样的问题都敢问出口了——似乎这样的话,也可以撇清自己跟唐小鸥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无关了——假如有关系,还能这样问呀!

    “没必要知道啊,唐小鸥说,是从精子库里选的,挑的是个一米八零个头,方方面面都很健康的大学生捐的精子,不过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是谁的,这样大概对谁都好吧……”常俊杰给出了这样的态度……

    “嗯,这个办法是不错,只是你一辈子都这样的状态,只能跟唐小鸥过那种姐妹般的生活,唐小鸥的心里能好受吗?”马到成一听常俊杰在唐小鸥怀孩子的问题是这样的态度,也放心了,转而问了这样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