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1章 让你猜着了

    “那要看她因此损失到什么程度了……”郝思佳心里也没想好,到底要给她闺蜜什么样的补偿,只能大概这样说道。

    “是做个人工呼吸,又不是破了她的身,又不可能怀孕,她有什么损失可言呢?”马玉成反倒有理了好像。

    “那万一她因此这辈子都遭到男人的嫌弃,再也没人要了,嫁不出去了,那损失可惨重了……”郝思佳知道自己是在强词夺理,但还是要硬着头皮把不是当理说。

    “不会吧郝思佳,你也太夸张了吧,因为抢救一个昏死过去的男性,做了一次人工呼吸,她会遭到男人的嫌弃,这辈子没人要了,嫁不出去了?”马玉成居然据理力争起来。

    “那假如换了我给别人做了人工呼吸,你会不会嫌弃我呢?”郝思佳一看自己快理屈词穷了,只能这样绝地反击了……

    “你真的给别的男人做人工呼吸了?”马玉成一下子敏感起来,别看他今天无意占了郝思佳闺蜜的便宜,可一旦郝思佳若是给别的男人做了人工呼吸,他还真有点接受不了的感觉。

    “我只是个假设,你说你会不会嫌弃我?”郝思佳是要逼出马玉成的心里话。

    “那要看你给谁做人工呼吸了……”马玉成的心里顿时翻江倒海起来,难不成,郝思佳真的有过这样的经历?

    “给什么男人做还有区别吗?”郝思佳却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

    “如呢?”

    “如你若是给你请来连拿四个冠军的民间高手做人工呼吸,那性质变了……”马玉成怕的是郝思佳跟她请来的那个民间高手有一腿,所以,无意将潜意识里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了……

    “咋变了?”郝思佳很是惊异,这家伙,还真很在乎这个呀!

    “那可能会引起他的误会……”马玉成说出了为啥性质会变。

    “啥误会?”

    “他可能以为你爱了他呗!”马玉成直接说出了严重后果!

    “怎么可能呢?”郝思佳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家伙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

    “他一定以为他是民间高手,一口气可以在赛会拿到四个冠军,这样的男人堪称极品,你又是整天吵吵满世界找不到极品男人的极品女孩子,所以,他一定认定你是爱了他,找个机会想把初吻给了他……”马玉成居然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民间高手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怀疑和妒恨!

    “这是你胡思乱想出来的狗屁逻辑?”郝思佳哪里会轻易承认这些呢,直接这样揶揄说。

    “这一点,连傻子都想得明白呀!”马玉成的感觉似乎越发强烈了……

    “可你连傻子都不如……”

    “我咋连傻子都不如了?”

    “按你刚才说的逻辑,今天我闺蜜吻你,应该是看见你马玉成一口气拿了四个冠军,情不自禁地爱了你,然后,趁你昏迷的时候,把初吻给了你——这可是你自己举的例子,你可不许再抵赖!”郝思佳忽然抓住了之前马玉成的话柄,直接拿出来反击他。

    “那个蠢萌的丫头是个男人喜欢吧,可能早觊觎我了,只不过今天你没在场,才得了那样的机会——我发誓,我真的对她一点儿那方面的感觉都没有……”马玉成果然有点招架不住郝思佳的这次反击,赶紧这样解释说。

    “那谁知道啊,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她吻住你的时候,你心里想的是啥呀,你若是昏死过去也没话说了,可是你明明是清醒状态,被一个年轻姑娘吻住了嘴唇,难道你那颗闷骚到家的心,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鬼才相信呢!”郝思佳乘胜追击,不给对方留余地。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被她刚刚吻住没几秒,因为憋气大脑缺氧,一下子人事不省了,我敢对天发誓,半句假话都没有……”马玉成只能疲于招架了……

    “可也是,这样的事儿,天知地知你知剩下谁都不知,简直是死无对证,所以,你无需抵赖我也无法获得真相,算了,不提这样的破事儿了,说吧,今后你打算咋办吧……”郝思佳忽然觉得,自己跟他为了一个“人工呼吸”的事儿磨叽这么半天真是无聊到家了,白白浪费时间真是太可惜了,节省下来,也好尽早赶回小洋楼去,跟心仪的男人约会**去呀,所以,想快刀斩乱麻,赶紧把马玉成面临的无法破解难题给解决掉,自己也好尽快脱身……

    “我也不知道啊,忽然成了焦点人物,本来是狗熊,现在忽然成了英雄,换了谁,受得了这样的巨变呀,也是我吧,换个心脏不好的,今天死过去真的活不过来了!”马玉成一听郝思佳问他今后咋办,马大诉苦水起来……

    “你呀你,说你句什么好呢,白捡了这么大个便宜,获得了别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极大荣誉,等待你的将是提干升职加薪一系列的好事,你倒好,典型的叶公好龙,一旦真龙来了,反倒把自己给吓死了,你说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了,你这样下去,还咋让我看你吧!”郝思佳渐渐觉得,自己又占回了峰……

    “既然看不,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今天直接死掉算了,省得还要继续被你奚落被你骂!”马玉成被郝思佳这样一揶揄,顿时万念俱灰般地灰心丧气起来……

    “哎,我说马玉成,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呀,咋娘们儿叽叽的一点儿骨气都没有了呢,越来越看不你这样的男人了!”郝思佳还真是越来越看不起这个本来烂泥扶不墙的家伙了!

    “那你现在离开我,一辈子都不用再理我,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得了……”马玉成直接来个破罐子破摔给对方看……

    “你以为我不想啊,只是现在我怕我离开,你这个窝囊废把我辛辛苦苦帮你争来的荣誉一下子给毁掉了,白费了我一片苦心还有人力物力!”郝思佳却在表达,她今天之所以来看他的目的何在。

    “咋了,你是花了高价雇来的那个民间高手帮我拿了四个冠军?”马玉成忽然问及这样一个问题——你一定花了很多钱吧!

    “谁告诉你说我花钱雇的?”郝思佳怕在马玉成的心形成这样的概念,因为生怕有一天他扛不住压力露了馅儿,硬说是她花钱雇人得的冠军,那性质可严重了,所以,郝思佳只能坚决否认!

    “那你用什么请的人家呢?”马玉成还一定要回到,郝思佳是付出了什么代价请到的这个民间高手!

    “我当然是……”郝思佳忽然觉得被这个家伙给绕进去了,这个话茬几乎没法接了……

    “你不会是用身体换来的吧……”马玉成早已气急败坏,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马玉成,信不信我直接掐死你!”郝思佳一听自己的所作所为居然被这个窝囊废给不幸言了,立即恼羞成怒地真的要去掐马玉成的脖子了……

    “那你说,你是用什么雇来的这个民间高手!”马玉成则边用手去阻止郝思佳来掐他,边继续这样问……

    一句话,顿时让郝思佳目瞪口呆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是啊,平白无故的,谁会来帮你这么高难度的大忙呢?谁会帮你一口气拿了四个冠军呢,而像马玉成这样脑子时常短路的家伙,你又不能向他解释其实开始的三个冠军都以为真是他马玉成拿的呢,那样他更会提出更多质疑——你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孩子,居然被那个民间高手骗成这样,谁信呀!

    所以,郝思佳忽然觉得,真的跟这个该死的家伙没话可说了……这样的渣男必须果断抛弃才是明智之举,所以,郝思佳二话不说,只丢下一句:“跟你这样的窝囊废男人再也无话可说!”华丽转身,阔步离开……

    边走还边在心里骂道:“好你个马玉成,原来你心里一直憋着这样的想法跟本姑娘过不去呀,也好,这回本姑娘彻底跟你来个一刀两断,再也不用被你这样怀疑这样猜忌,这样侮辱人品了!”

    然而,到了医院楼下,即将走出医院的时候,郝思佳忽然又觉得不对劲儿——这算什么呢?难道他那样一猜疑,我怕了他了?难道自己这样是为了让他幡然悔悟,他的猜忌完全是无稽之谈?然后马采取各种粘人的手段来发毒誓道歉求得原谅?

    不行,那样岂不是又给了他喘息的机会,岂不是又给了他可以言归于好的借口?

    不行,必须彻底了断他任何可能和好的可能性,必须将所有真相都向他摊牌,绝不给他留任何余地!

    想到这里,郝思佳毅然决然地反身又回到了马玉成的病房,推开房门直接开口说:“还真让你猜着了,实不相瞒,我是靠以身相许才换来了民间高手以你的名义夺得的那四个冠军,而且在刚才来见你之前,刚刚兑现把初吻和第一次都给了他——真相都告诉你了,这下你满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