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0章 咋补偿她吧

    “他没事儿了吧……”马到成这才问道。

    “他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家伙,动不动晕死过去了,领奖这样的好事儿都让他给弄砸了,你说他还能干点什么吧!”郝思佳气不打一处来地埋怨说。

    “还是快去看看他吧,不为别人,只为你自己的形象也必须尽快出现在他面前……”马到成这样劝慰说。

    “我知道了,这去了,那你呢?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吧……”郝思佳这样安排马到成说。

    “那不行……”

    “咋不行?”

    “你忘了,我还有个战友等我消息呢?”马到成这样提醒郝思佳说。

    “那这样吧,你趁我去看马玉成的工夫,去见见你的那个战友,然后回到这你跟我汇合,我们在这里过夜……”郝思佳绝对不会放马到成此离开的,这样安排说。

    “这——行吗?”马到成犹豫了一下,觉得在这里过夜可能没法跟常俊杰解释。

    “晚你来这里,咱俩商量如何去见我父亲,如何才能顺利拿到你们想要的批……”郝思佳冰雪聪明,马帮他找到了最佳理由。

    “那好,那我吃过晚饭到这里来……”马到成一听,对呀,这个理由常俊杰肯定没话可说呀!

    “那好,不见不散……”郝思佳已经穿好了衣裳,准备出发去医院看马玉成了。

    “不见不散……”马到成也穿好了衣服,打算去找估计已经等得像热锅蚂蚁的常俊杰了……

    郝思佳打车直接去了闺蜜说的那家医院——之前几次马玉成晕倒都是来这家医院的——他的医保卡定点医院是这里,所以,每次也都来这里……

    到了病房一看,郝思佳都惊呆了,这次住院居然住的是高级病房,而且是那种纯单间儿的,是父亲那种厅级领导才会享有的待遇,而且从病房门外开始,有各种花篮之类的礼物堆得到处都是,进到病房里,更是很多水果和慰问品……

    而且正有几位省直机关的领导亲自来慰问……

    郝思佳突然明白了其的道理——名义,马到成得的那四个冠军现在都算在了马玉成的头,所以,他俨然成了省直机关这次参加运动会的英雄啊!而且在最后颁奖的时候,晕倒在领奖台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冠军不是白拿的,人都晕死在了领奖台——精神可嘉到了可歌可泣的程度啊!

    加大家都看见了郝思佳全程陪伴这个可能成为未来郝厅长女婿的马玉成参加了差不多全部赛,而且都获得了冠军,哪里还敢怠慢了这个突然爆发出无穷能量的、郝厅长未来的乘龙快婿呢!

    一看郝思佳出现在了马玉成的病房里,来这里慰问的各色领导个个都是一副恭维谦卑的模样,嘘寒问暖的都不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了,生怕郝厅长这个宝贝女儿说他们谁一句坏话所有的提干升迁也都泡汤了……

    郝思佳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了,很是理解他们,也微笑着对他们说:“辛苦各位领导百忙之还来看望他,我代表他和我的亲友,并谨以我个人的名义对各位的慰问表示由衷的感谢——我知道各位领导都公务在身,都很忙,大家的情意我替马玉成领了,都请回吧,我来了,这里都交给我好了……”

    各色领导都知道见好收,一听这话,知道人家郝大小姐这是在变相下逐客令——人家要在这病房里搞二人世界,我们这帮家伙肯定碍眼呀,还是赶紧说几句客套话,然后立马离开省得招惹人家的厌烦……

    病房里很快清静下来了,只剩下郝思佳和马玉成的时候……郝思佳才拉着长声说了句:“好了大英雄,别装死了,快点活过来吧……”

    马玉成在各色领导来看他的时候,一直假装昏睡,因为他无法面对突然如此红火的恭敬场面,毕竟这样的名誉都是别人“栽赃陷害”到他头的,所以,生怕醒着那句话说得不对再穿帮露陷了,回头还会被郝思佳骂得更加狗血喷头,索性来个装死的昏睡,谁都没办法了吧……

    而只剩下郝思佳一个人的时候,却一下子看穿了他的把戏,直接让他“活过来”口吻,几乎都是揶揄和讽刺,所以,马玉成居然没听从她的召唤,还在继续“装死”

    “我数三个数,你若是还不活过来,我立马离开,你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来看你了——一、二、三!你还装死,我走了!”

    “等等……”马玉成哪里有这样的骨气,把死一装到底呢,所以,立马“活了过来!”

    “瞅你那点儿出息,别人拿的冠军,让你台领个奖都能晕倒,你说你还能干点啥吧,我看你给冠军拎包打杂都不合格!”一看马玉成禁不住她的最后通牒终于活过来了,郝思佳立即这样揶揄说!

    “我是没出息,我是窝囊废,我是烂泥扶不墙,可是你凭啥没经过我的同意,以我的名义参加赛还拿了这么多冠军!”马玉成反倒觉得郝思佳这样做完全违背了他的意愿!

    “咋了,我费劲巴拉地请个民间高人帮你赢得了这么多的荣誉你非但不领情反倒责怪起我来了?”郝思佳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咋白给的荣誉反而怨气十足呢!

    “我才不稀罕什么冠军呢,我才不需要这样虚假的荣誉呢,迟早有一天会穿帮露陷的——你知道我今天为啥晕死过去了吗?”马玉成一点儿领情的意思度没有,而且还提了这样一个怪的问题。

    “我还以为你是在巨大的荣誉面前兴奋过度才晕厥过去的!”郝思佳直接表达这样的判断。

    “才不是呢,那帮记者轮番轰炸地问这问那的,本来我笨嘴拙舌的,哪里禁得住他们那些爱钻牛角尖的提问呀,索性直接晕倒算了……”马玉成说出了他晕死过去的真正原因。

    “难道你是真装死的呀!”郝思佳瞠目结舌到了极点——原来你不是真的晕过去了,你是为了逃避压力才假装晕死过去的呀,你可真行啊,太让我惊悚了呀!

    “对呀,不装死肯定被他们的围追堵截给折磨死,还不如先晕过去保护自己呢!”马玉成却觉得自己做得没错。

    “天哪,这么说,我闺蜜给你做人工呼吸的时候,你是意识是清醒的?”郝思佳一下子想到了这个细节,十分惊异地问道。

    “你闺蜜?她什么时候给我做人工呼吸了?”马玉成突然发觉自己忽略了这个细节,但马矢口否认说。

    “是在你装死的时候啊!”郝思佳继续施压逼问。

    “我咋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呢?”马玉成还试图抵赖。

    “你只顾了装死享受吧——我告诉你马玉成,你之前有过多少前女友我不管,你让多少前女友怀过孕,堕过胎我也不追究,可是你靠装死骗我闺女的初吻我跟你没完!”郝思佳可算是抓住对方的把柄了,哪里会轻饶了他呢!

    “其实我……”马玉成真有点没话可说了。

    “难道你还敢抵赖?我这叫我闺蜜来当面对质!”郝思佳却较起真来。

    “别别别,我坦白,我开始是装死的,可是被你闺蜜他们一折腾,我反而因为呼吸不畅晕过去了……”马玉成却又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说。

    “你是说,我闺蜜看你晕死过去给你做人工呼吸,反倒让你晕死过去了?”郝思佳似乎更加难以置信了。

    “是啊,我当时不敢直接告诉她我是没真的晕死过去,那样我装死的事儿暴露了,可是他们合计了一番,居然真的让你闺蜜给我做人工呼吸,我当时都快紧张死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但也不敢直接醒过来,直到她真的给我做人工呼吸了,我哪里还敢喘气儿呢,那么一直憋呀憋的,直到憋得大脑缺氧,忽悠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已经在医院里了……”马玉成给出了这样详细的解释。

    “真是这样?”郝思佳还是将信将疑。

    “我要是骗你,出门被车……”马玉成马要发毒誓……

    “打住,别再跟我发那些血呲呼啦的毒誓,我不爱听也不想听!”郝思佳听惯了对方动不动发这样的毒誓,所以,还没等他发出来,给坚决制止了……

    “我真不是成心骗你闺蜜初吻的……”马玉成还试图解释。

    “我闺蜜我最了解了,从来还没跟女孩子接过吻呢,为了救你,居然把初吻都给丢了,你咋补偿人家吧……”郝思佳居然开始拿这个噱头开始说事儿了……

    “天哪,我完全是在无奈被动的情况下才被她做人工呼吸的,完全不是我耍流氓主动索取的,我完全没必要为她负什么责任吧,更不需要给她什么补偿吧!”马玉成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辜,这样争辩说。

    “姓马的,你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良心,人家是为了救你性命才献出初吻的,你连句感谢都没有,还要把责任都推个一干二净,你到底是什么人品呀,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呀!”郝思佳却借题发挥,抓住不放,非要说出个道理来不可。

    “那你说,咋补偿她吧……”马玉成终于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