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9章 那就快来吧

    在俩人真正结合在一起的瞬间,马到成突然油然而生出从未有过的成感!

    之前走的那些桃花运,大概除了夏欣欣,其他的都不是用自己的真实身份获得的,都是以超级富豪牛旺天的二公子牛得宝的身份得到的,而此刻现在,老子却是用了自己的真本事,赢得了这个几乎没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的傲娇女孩子给征服拿下了,这说明,只要给老子机会,天下没有不被老子征服的女人!

    真正帮助郝思佳实现她的愿望的同时,马到成也觉得自己达成了一个愿望——一直都特别羡慕拿下具有运动员身形的女孩子,她们身材匀称高挑,皮肤健康紧致,特别是前下后的部位,更是结实饱满,弹性十足,从大学的时候有过这样的梦想,若是能找个女运动员做女朋友多好啊……

    现在好,阴差阳错居然真的与郝思佳这样才貌双全的,完全具备女子健将水平的女孩子发展到了身心都结合在一起的关系了……

    而且一旦深入接触之后才发现,虽然她是第一次,但却一下子适应了他的尺寸,完全没有不适感,不像有些女孩子,你还要试探着不能尽情施展,郝思佳却一下子实现了完全的包容与接纳,是那种卯榫完全吻合天衣无缝的感觉!

    和谐的舒爽自然也快速生成,俩人第一次结合,达到了空前的默契和谐,从而双双都到了那种欲死欲仙的境界……

    “你一定不是第一次了吧……”第一次完成之后,郝思佳无幸福地依偎在马到成的怀里,却这样问了一句。

    “为什么这样问呢?”马到成很是聪明,不急于回答,反倒这样问。

    “看你所有的招式好像都那么驾轻熟,一点慌乱窘迫都没有……”郝思佳说明了自己为啥会提出那样的问题——你的驾驭水平分明是个老司机,所以不可能是第一次驾车吧!

    “你不也没有窘迫慌乱嘛……”马到成没法直接回答这样的问题,承认吧,怕对方产生厌恶感,不承认吧,你这么多的手段又是从什么地方学会的呢?所以,只好先这样来一句,听听对方如何回答再考虑是不是要回答她的问题。

    “我完全是在享受你的熟练,一点儿不适的感觉都没有,想不到,第一次这样酣畅淋漓荡魄**……”郝思佳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人家没有窘迫慌乱,都是因为你这个老司机带的好!

    “本来还担心你第一次会疼呢……”马到成赶紧转移话题……

    “真的一点儿疼的感觉都没有……”看着手帕的鲜红血痕,郝思佳这样满足地说道。

    “这只能说明咱俩是天生的一对儿,不用磨合,直接来了个天衣无缝的结合……”马到成继续延续这个话题……

    “真想一辈子都这样跟你在一起,永远都这样和谐美满呢……”郝思佳再次沉浸在那种特别满足后的幸福里,这样说道。

    “咱可是事先说好的,你可不能途反悔了……”马到成趁机这样提醒对方——咱俩事先说好“只恋爱不结婚”的,你可别尝到甜头要天长地久终生拥有了!

    “这不是反悔,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慨,你太懂得女人了,也真的给了我蚀骨铭心的快慰,让我从姑娘变成女人的过程一点儿痛苦都没有,这让我发自内心地感激你,所以,才会萌生一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的想法……”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不是想跟你结婚套牢你了,是因为你太好了,情不自禁发出的感慨而已……

    “假如有来世,咱俩做真正的夫妻吧……”马到成觉得,开这样的空头支票一定会一举两得,既博得对方的欢心,又能转移话题。

    “你一定不止对一个女人说过这样的话吧,所以,怕是来世我也排不号吧……”郝思佳居然不按照对方设定好的路径走,反而添加了这样的话题。

    “不会的,下辈子,我一定第一时间爱你,然后再也不理不睬任何女孩子了,然后我们可以拜天地,入洞房,一辈子不离不弃了……”马到成索性将空头支票开得再详细一些,让对方信以为真!

    “真爱听你说这些,虽然我们今生今世做不成夫妻,但做这样的情人总可以吧……”郝思佳似乎知道对方这样说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安慰,而无需真正兑现,这样回应说。

    “这个能做到,只要你想我了,只管给我打电话,只要我有时间,会过来跟你约会的……”马到成一听对方这样善解人意,一感动,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找各种理由推托我……”郝思佳立即娇嗔地确定说。

    “不会、不会的,跟你这样绝色美人儿约会,也是我三生有幸,哪里会推托呢……”马到成趁机恭维对方说。

    “那——你觉得我哪里最美?”郝思佳毕竟是女孩子,想听到心仪的男人最喜欢的是她身体的什么部位……

    “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肢体还有身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世界独一无二最美的……”马到成最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了,因为差不多每个女孩子到了这样的时候,都要问这样的问题,所以,一定不要说具体喜欢哪里,那样的话,并不能让女孩子高兴,只有说她身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最美最可爱的,她才会心满意足没话说的!

    “都说没有较没有鉴别,你一定是阅人无数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吧……”一听马到成回答的这么无懈可击,郝思佳再次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有些人需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但我属于那种具有天生审美超常的人,见到你的第一眼,断定你一定是个极品女孩子,特别是亲眼目睹你飞跃横杆飘在空的那个瞬间,简直像仙女下凡,降落人间一样,直接落在了我的心里……”马到成只能这样解释说。

    “虽然我知道你这些都是甜言蜜语,但我还是特别愿意听……”郝思佳知道对方并没有真正说实话,但还是表示愿意听他的花言巧语。

    “我是发自内心的,不信你听听我的心声!”马到成还要硬着头皮这样争辩。

    “嗯,你的心跳得特别强劲,你这里也特别的——哎呀,它咋又醒了呢?”郝思佳一下子发现了马到成重新振作起来的地方……

    “那一定是它凑热闹,也跟我一样想你了吧……”马到成似乎有点那为情地这样解释说。

    “那别怠慢它,快点让它到我家里来做客吧……”郝思佳居然发出了热情洋溢的邀请。

    “刚刚去过你家,这么快再去,你不觉得烦吗?”马到成早想二进宫了,但碍于某种面子,没法主动提出,而一旦对方发出了盛情邀请,却又要这样折扭一下,表示他并非那种猴急的男人……

    “求之不得呢,哪里会烦呢,快点让它进屋吧,一定好茶好酒地招待它……”郝思佳却有点等不及的意思了。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带它进来了……”马到成觉得是时候可以答应了……

    “那快来吧……”郝思佳似乎也懂了一些招待客人的套路,居然主动帮助客人打开房门,亲手将客人请进了她的深宅府第……

    若是后来那个蠢萌丫头不二次来电话,怕是俩人还要在梅开二度的基础,再来个三阳开泰也说不一定吧……

    “在我竭尽全力地努力下,马玉成活过来了……”蠢萌丫头很有成感地这样说……

    “然后呢?”郝思佳知道马玉成不会轻易挂掉,直接问他的下落。

    “然后直接送医院住院了呀……”

    “住在哪家医院,几号病房?”

    “是之前他住过的那家医院,是250号病房……”

    “好了,等我办完了事儿,过去看他……”郝思佳这样答应说。

    “你可要早点过去呀,他一睁眼问我,郝思佳在哪里,我说你正在办重要的事儿,他急眼了,抓住我问办什么重要的事儿!我也回答不来呀,他急眼跟我吼!后来我说可能是郝思佳的爸爸找她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办吧,他才松开了我——郝姐呀,他可能是怀疑你外边有人了……”蠢萌丫头又说出了这些情况。

    “瞎说什么呢,他才外边有人了呢……”郝思佳一边亲昵地抚摸马到成的脸颊,一边这样反驳说。

    “真的,郝姐若是不想引起他的怀疑的话,赶紧到医院去看他吧,他的情绪坏到极点了好像……”蠢萌丫头似乎看出了什么苗头,这样添油加醋说。

    “咋了,拿了几个行业内部的冠军长脾气了?等我见了他,看我如何收拾他!”郝思佳不屑一顾地这样回应说。

    “知道只有郝姐能镇住他,那快点去见他吧,记住了,打死都别告诉他,是我用人工呼吸救活的他……”蠢萌丫头居然特地强调这一点。

    “为啥不能告诉他?”郝思佳觉得不可思议。

    “这还用说呀,一旦被他知道了,万一对我开始想入非非了,发生一些你不想看到的事情,回头你也疯了可咋办呀……”蠢萌丫头自作多情地这样回应道。

    “滚犊子吧,不跟你废话了,我这过去看他了……”郝思佳这样答应着,挂断了闺蜜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