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6章 必须亲眼见

    “随口说的呀,难道不是事实吗?”郝思佳一听对方感兴趣,也觉得很骄傲的样子。

    “是事实,但我必须事先告诉你一件事儿,我吧,已经结婚有老婆孩子了,所以呢,你要慎重考虑要不要跟我那个,不然的话,一旦咱俩那个了,我又没法给你什么名分,回头再追悔莫及可来不及了……”马到成只好用这样的现实情况来婉言拒绝对方的意图,至少,要事先告诉她,老子已经是有家有业的男人了,你再想跟老子那个,一定要事先想好才行……别到时候你埋怨老子没事先提醒过你!

    “瞎说,你又骗我!”

    “我咋骗你了?我说的是实话呀!”

    “还敢狡辩,在你参加4x100米接力决赛的时候,我通过内部关系查了你身份证的信息,甚至调阅了你在林海市人才心的档案,别的都不说了,所有材料都在证明你还是个未婚青年,这一点,你敢否认?”郝思佳居然背地里做了这样的调查!

    “天哪,你太手眼通天了,我服你了……”马到成顿时五体投地了!

    “咋样,承认自己未婚了吧,别想拿你已经有老婆孩子了来搪塞我,现在咱俩已经这样了,你必须拿出一个态度来,不然的话,别想求得我对你的原谅,更别想从我父亲手里拿到你们想要的那个批件了……”郝思佳一看自己亮出了撒手锏后,对方立即没电了,很有成感,立即又下了这样的最后通牒……

    “等等,你一定要把这两件事儿连在一起吗?”马到成一听对方居然将搞到批和与她之间建立特殊关系绑定在了一起,这样问道。

    “那当然了,这关乎到我这辈子的终生大事,我能不紧紧抓住你不放吗?”郝思佳直言不讳道……

    “那,你的那个男朋友马玉成咋办呢?”马到成又拿郝思佳的那个男朋友马玉成说事儿……

    “我才不稀罕他了呢!跟你一,他是一只癞蛤蟆,你却是我的白马王子!”郝思佳直接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要彻底把他给甩了,然后跟我发展成为可以结婚的对象关系?”马到成想知道,对方到底心里是咋想的……

    “咋了,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吗?”郝思佳立即拿出了傲娇公主那种颐指气使的口吻对马到成说。

    “这样的幸福来得有点太快了,我有点一时难以适应,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行吗?”马到成怕的是对方用这样的态度来压迫自己,所以,赶紧转换成了“乖宝宝”的态度来回应对方……

    “没时间让你想了,现在俩选择,要么答应将来娶我为妻,一辈子不离不弃;要么这跟我把生米煮成熟饭,让我怀你的孩子,然后你该干嘛干嘛去……”郝思佳直接说出了二选一的内容。

    “听你这么说,我更蒙了,这两件事儿难道不是一码事吗?”马到成却觉得这根本是一码事啊,咋非要说成是两码事儿呢?

    “谁说是一码事儿了……”郝思佳还在固执己见。

    “那你解释给我听听,咋会是两码事呢?”

    “你说你哪里没听懂吧!”

    “既然咱俩都生米煮成熟饭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咱俩势必要结婚,是必要长相厮守白头偕老过一辈子了吗?”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错,我的意思是,假如你出于各种原因没法跟我结为夫妻的话,那给我来个痛快的,把我的第一次拿走,然后让我怀你的孩子,完成这些你看可以自由了;但假如你可以跟我结婚,那咱们不着急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可以慢慢谈情说爱,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来个瓜熟蒂落……”郝思佳说出了两种情况的不同所在。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可是,一旦你怀了我的孩子,将来如何给孩子户口本填写生身父亲呢?”马到成索性开始深入探讨具体情况了。

    “现成的呀,只不过跟你的名字差了一个字而已……”郝思佳变相说出了自己的人选。

    “你是说,你还是跟马玉成结婚?”马到成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对呀,没办法呀,你这个极品男人不肯跟我结婚,只能怀着你的孩子去找个人来戴一辈子绿帽子了……”郝思佳毫不隐晦自己的想法。

    “那万一马玉成知道了真相怎么办?”马到成生怕跟马玉成结下夺妻之恨的恩怨。

    “当然要先瞒住他,瞒不住了跟他摊牌——要么接受我婚前跟别的男人有了外遇有了孩子,要么再也别海誓山盟死乞白赖地缠着我,该干嘛干嘛去……”郝思佳似乎完全没把马玉成的想法和感受考虑在内,说明这个倒霉蛋儿在郝思佳的心目还真的没什么位置和分量……

    “你觉得他能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吗?”马到成却换位思考这样问了一句。

    “他烧高香去吧,他那个德行的男人,要什么没什么,能娶我是他三生三世都修不来的福分……”郝思佳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可是,他一旦知道你跟别的男人有染,且已经怀了孩子,他还能觉得娶你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吗?”马到成还是假设一旦郝思佳真的怀了孩子,马玉成会作何反响。

    “这是他要娶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呀!何况,他之前跟几个前女友同居那么久,而且也有让她们怀过孕之类的事儿发生过,咋了,允许他婚前有过那么多的风流韵事,不允许我也有这唯一的一次呀……”郝思佳还是对马玉成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耿耿于怀,出于某种报复心理,也会做出现在的决定。

    “你的逻辑我懂,可是我真觉得这样做会让你蒙受很多舆论压力,甚至遭受父母亲友的非议……”马到成有找出了这样的可能性来提醒对方。

    “你若是怜香惜玉,答应跟我结婚呀,假如情非得已,无法跟我结婚,那只能满足我这个要求,我才答应原谅你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我,也答应去我父亲那里,帮你弄到你们想要的批……”反倒是郝思佳善解人意,给了马到成足够的空间可以选择。

    “嗯,你的想法我都知道了,给我十分钟时间,让我捋一捋思路,然后给你个准确答复,行不行?”马到成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但觉得不够成熟,还想自己沉静一会儿,三思而后行为好,这样恳求说。

    “行,给你十分钟时间,但在此之前,你要先做一件事儿……”郝思佳答应是答应了,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新要求。

    “什么事儿呢?”

    “我对你都验明正身了,你也必须在做出决定之前,也对我验明正身……”郝思佳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没这个必要吧,我百分之百相信你还是个姑娘身……”马到成一听心里兴奋得不得了,一直想好好饱饱眼福却难以启齿,现在好,对方居然作为前提条件让自己一定要那么做,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但一定要绷住,而且要这样说,才显得没有那么亢奋激动……

    “不行,必须眼见为实才行……”郝思佳却是一副必须这样的口吻……

    “那你说,咋验明正身才行呢?”

    “像我查验你的时候一样啊……”

    “那好吧……”于是,马到成也拿起了莲蓬,边给郝思佳冲洗边用手去查验她身体的诸多部位是不是货真价实,很快都查验完毕了,的的确确也都是天生原装的,对她说:“你的身体堪称精美绝伦完美无瑕——我查验完毕了……”

    “还有最后一项……”

    “还有哪里没查呢?”

    “外边你都查验过了,可是里边还没查验过呢!”郝思佳边说,边摆出了一个姿势给对方看……

    “里边——咋查呀?”马到成有点心动过速,将脸侧到一边去,这样说。

    “不用到里边去,在门口看看封条是不是还在行了……”郝思佳倒是很会打方。

    “哦,是这个意思呀!”马到成一听对方是这个意思,心领神会,马开始掰开了查验,不看还好,这一看发觉精美绝伦完美无瑕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一口吐沫误咽导致干咳起来……

    “咋了,什么情况把你吓成这样了?”郝思佳一看马到成这样的反应,有点惊异地问。

    “我咋没看见你说的封条呢?”马到成故意这样回答说。

    “那是个喻,是让你看看还是不是原封未动的……”郝思佳这样修正说。

    “可是,我之前也没见过什么叫原封未动的呀!”马到成为了拖延时间多看几眼,谎称自己不知道什么才是原封未动的——这样的心理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屡试不爽……

    “真没见过?”

    “真没见过……”

    “那你见过黄豆粒儿吧……”郝思佳直接这样引导说。

    “当然见过呀,这跟黄豆粒儿有啥关系呢?”马到成继续装傻充愣……

    “假如洞口只有黄豆粒儿那么大小,那是原封未动的,假如周边有了具锯齿一样的疤痕,那不是原封未动,那已经被谁开过封,不再是姑娘身了……”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