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5章 乖乖就范了

    抵达目的地之前,郝思佳一直沉默不语,一句话都不跟马到成说,马到成也知道,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儿,最好什么都别说,下车之后,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再说啥都来得及……

    终于到了郝思佳之前说的,她爷爷奶奶留下的那幢老式的小洋楼,郝思佳才说了一句:“下车……”自己就先下去了,马到成付了车钱,才下了车,跟随她走进了小洋楼的院子……

    院子不大,但各种花草树木被培育养殖得花繁叶茂井井有条,说明这里有专人打理,果然,到了门口看见一个正在提着喷壶给花草浇水的老年人,郝思佳立即打招呼说:“大表舅好……”

    “思佳来了,快进屋休息吧,需要什么就言语一声……”那个六七十岁满头银发的大表舅很慈祥也很热情地这样说道。

    “不需要什么,我在这里待一俩小时就离开……”郝思佳给出了这样一个大概的时间。

    “哦,那你就随便吧……”大表舅一看郝思佳是带着男朋友来的,就善解人意地这样说道。

    “谢谢大表舅……”郝思佳这样说着,就带着马到成进了小洋楼,内部格局很狭窄,但也很精致,从狭窄的楼梯上了二楼,到了最里边的一个房间,郝思佳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到屋里,转身对马到成说:“进来吧……”

    马到成的心里胆儿突突的,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进到了这样一个只有十来平米的,装修装饰得很“闺房”的小屋里,郝思佳究竟要如何“修理整治”他,所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硬找理由说:“用不用脱鞋呀……”

    “进来再脱吧……”郝思佳还是一脸严肃,一把将马到成给拉进屋里,关好房门,接着来了一句:“顺便把衣服也都脱了吧……”

    “你这是?”马到成一听,不但要拖鞋,还要脱衣服,完全猜不透对方到底要如何处置他,所以,很是担惊受怕,就这样弱弱地问了一句。

    “让你脱你就脱,哪儿那么多废话……”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她自己先开始脱身上的衣服了……

    “我觉得,咱们还是先把话说清楚了,再脱衣服也不晚……”马到成突然觉得郝思佳的心理可能有点变态了,可能是受到了刚才常俊杰冒失行动的刺激,这工夫想要用一些过激的行为来加以报复或者补偿,所以,还是咬牙说出了这样的话……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要看看,你的衣服底下到底还藏着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郝思佳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理由——脱掉你身上所有的掩饰物,让我彻底看清你!

    “我真的再没什么瞒着你了……”马到成拿出一副掏心窝子说话的样子给对方看。

    “那你为啥害怕脱衣服呢?”郝思佳却这样接茬问。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咱俩之间可能还没到可以一丝不挂在一起的程度吧……”马到成的意思是,咱俩刚刚认识不久,直接脱光了在你面前,这有点太唐突了吧……

    “谁说没到,刚才在车里,你没拿走我的初吻呀,你的手没摸到我的私密呀,咋了,到现在你想抵赖不承认了呀……”郝思佳却举出了这么多可以证明他们之间关系已经到了不一般程度的具体内容来!

    “没没没,这些我都承认,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们了,这样我心里才踏实呀……”马到成还是想先听到对方原谅了他才可以听从她的指令。

    “你不听我的意愿赶紧脱光了让我如何原谅你呢?”郝思佳居然将这个设置为原谅对方的前提了!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马到成还真觉得有点太滑稽搞笑了——你脱光了衣服我就原谅你,否则免谈——长这么大,还是头回经历这样的事情,真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呀!

    “谁会像你那么复杂呀,藏着那么多不可预知的秘密,一会儿冒出一样来,让人家无论如何都搞不懂你……”郝思佳还趁机批评和揶揄对方!

    “可是我脱光了,你就能搞懂我了?”马到成都是抓住了对方的这个话柄。

    “当然了,一旦你一丝不挂了,手无寸铁了,我也就知道你不会轻易再跟我玩什么新把戏了……”郝思佳居然这么在乎形式感!

    “如果你执意要我这样,我就听你的意愿,脱掉所有的一切,跟你来个彻底的坦诚相待!”马到成一听郝思佳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就只好乖乖就范了……

    等到马到成真的将所有身上的内外衣服都脱掉了,站在郝思佳面前的时候,她居然像在市场上挑选某种商品一样,这儿捏捏,哪儿敲敲,还要把胳膊抬起来,嗅嗅有没有狐臭!还用两手同时抓住弘二头肌试探里边是否真的有肌肉……

    末了到了那个关键部位,用手扒拉几下,居然本能地弹了起来,还问了句:“这里也是真的吧?”

    “纯天生原装的……”马到成很是自豪地这样肯定道。

    “何以见得呢?”郝思佳有点爱不释手的样子……

    “都用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坏过,各种性能都有获得冠军的实力……”马到成趁机又提到了冠军这个话题,显然是想让对方想起他在运动场上的神勇表现,联系到他这方面的能力也一定会非同一般!

    “不会一见水就都融化了吧……”郝思佳居然这样问了一句。

    “这绝对不可能……”马到成感觉很好笑——她咋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呢?是成心要设计一个美丽的圈套让老子钻吧!

    果然,郝思佳这样说,完全是为了给下边这个桥段做铺垫的:“那好,那现在就用水冲洗冲洗,看看到底是不是纯天生原装的!”郝思佳边说,边打开了小卧室的一个门——咦,旁边居然还有一个同样大小的房间,做卧室显得小了点儿,但做卫浴室却显得很是宽敞……

    进到了卫浴室里,郝思佳也三下五去二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然后,拿起莲蓬,打开水门儿,就有水喷涌出来,开始有点凉,等她用手试试温度可以了,就直接喷洒到了马到成的身上,而且边喷洒还边用另一只手去搓洗,似乎在验证她刚才说的,是不是一见水就化掉了的说法……

    这样差不多把全身都洗遍了了,也没见任何地方像黄泥做的东西见水就化掉了……

    “咋样,都货真价实吧?”马到成才不怕郝思佳用这样的方法来检查他的身体呢,除了没有硬伤——比如疤瘌节子明显的伤痕外,其他方面也没有任何畸形什么的,最明显的就是男人的象征,就更是值得骄傲的大正常人许多……

    “也许都是表面现象吧,谁知道性能是不是表里如一呀!”郝思佳居然撇撇嘴这样来了一句。

    “这还用说嘛,你不是都亲手检验过了吗?”马到成直接这样回应说。

    “表面上看没毛病,谁知道真正的性能咋样呢?”郝思佳还是边翻弄边这样说。

    “这个必须试过才知道……”马到成一看,郝思佳居然涉及到了这样一个一般女孩子都羞于出口的问题,就说明她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以身相许了,似乎早已做好了各种真要试其性能的准备了,不然的话,咋能这样说话呢?所以,索性也就这么说了。

    “那好啊,这就出去试试吧……”郝思佳居然直接接招了!

    “咋试啊?”马到成却有点猝不及防了——尼玛,说试就试啊,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好玩儿的,你丫是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有多么的沉重啊!

    “你不会说你还是个处男,这方面什么都不懂吧!”反倒是郝思佳开始居高临下地来质问对方了……

    “难道你已经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了?”马到成立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反问道。

    “谁说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了!”郝思佳一下子就急眼了,因为无论如何她都要树立自己还是一张白纸的姑娘形象吧!

    “是你说我这方面没经验的,我就以为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呢……”马到成抓住对方的话柄不放。

    “我的经验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从来没有过一次亲身经历呢……”郝思佳只好这样解释说。

    “一般来说,都是要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才会有第一次经历呢……”马到成又这样表明自己的观点说。

    “那是当然呀,不过我不想等到那一天了,我想今天就获得这个宝贵的经验……”郝思佳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的意思是?”马到成居然有点没懂对方的真正意图——你想今天就获得这样的经验,是不是换句话说,就是要跟老子直接把好事儿给办了呢?

    “这还听不懂啊,就是我想今天把第一次给了你……”郝思佳也实不相瞒,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还有待考虑吧……”马到成觉得对方有点过于草率,就这样提醒说。

    “考虑啥呀,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洗也洗了,搓也搓了,就差俩人一被窝了……”郝思佳居然一套一套地给了这样的回答。

    “呵呵,你的顺口溜是哪里学的?”马到成真有点忍俊不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