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4章 彻底演砸了

    虽然因此有所释怀,但常俊杰的心里还是隐隐的耿耿于怀,郁闷居然忽悠一下子睡着了,而且还朦朦胧胧地做了一个梦……梦见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好不热闹,结果低头一看,自己穿着新郎官的服装——原来是自己结婚呀!

    拜完了天地又拜高堂,拜完了高堂被送入了洞房,到了洞房灯下看啥都没穿的唐小鸥,简直美若天仙一般,也赶紧脱了新郎的衣裳,要与唐小鸥圆房,想不到唐小鸥却一把将他撑住,然后说:“俊姐且慢……”

    “我不是俊姐,我是俊杰!”常俊杰觉得自己必须解释清楚!

    “别管你是俊姐还是俊杰,咱们今生今世都做好姐妹吧……”唐小鸥很是友好地这样解释说。

    “我是你男人,咋能做你姐妹呢?”常俊杰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这样说。

    “你是男人吗?”唐小鸥很是好地这样问。

    “当然是男人呀……”常俊杰理直气壮地这样回答。

    “是男人的话,证明给我看……”唐小鸥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看这里——这下没话可说了吧……”常俊杰将自己男人的标志给亮了出来!

    “哎呀,这样的东西是哪里购的,太逼真了!”唐小鸥边说,边从他的身体取下来,拿在了手里……

    常俊杰低头一看,天哪,自己的裆下居然真的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啊!

    激灵一下子醒来,早已是半身的冷汗!

    正这工夫,听到现场传来了马玉成再次帮助省直机关代表队创造迹,夺得了赛会最后一个项目,4x100米接力的冠军!

    最后一项赛!常俊杰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二公子的车里呆的时间太久了,怕是错过了二公子布置给自己的那个“抢劫”的任务吧,急忙从车下来,急三忙四地朝运动场跑,还好,正好看见那个大美女拉着二公子的手从里边出来,直奔了一辆mpv商务旅行车,而且很快了车……

    常俊杰凑到了附近,影影绰绰地看见俩人在车里说了一会儿话,居然纠结在了一起!

    是因为亲昵还是因为争吵完全看不出来!

    但看见下了车的二公子居然摘掉了口罩墨镜,常俊杰忽然意识到,这一定是二公子的身份暴露了,那个大美女翻脸不认人要对二公子采取某种特殊的惩罚措施了……

    鉴于这样的判断,常俊杰才抽冷子冲过去,一把夺过了刚刚从车里下来的郝思佳的手包,以为二公子布置给他的任务终于等到了最佳时机呢,夺了郝思佳的手包,撒丫子跑……

    “我的包……”郝思佳再次受到这样的惊吓,简直都快崩溃了……可是这次却看见马到成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这次她的手包被抢劫,与他无关一样……

    “快点帮我追手包啊!”郝思佳急切地这样催促马到成。

    “不用追……”马到成却风轻云淡地说。

    “为什么呀?”郝思佳瞠目结舌了!

    “我打个电话,让他乖乖地给送回来好了!”马到成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说啥?”郝思佳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我说这次不用追了,我打个电话他能给送回来……”马到成再次解释说。

    “为什么呀,我咋越听越糊涂了呢?”郝思佳还真是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了,既然是手包被劫匪给抢走了,你不追也罢了,咋会说出了这样没头没脑没道理的话来呢?

    “不为什么,我这给他打电话……”马到成知道一句半句的也解释不清,只能趁常俊杰还没跑远,赶紧先给他打电话,叫停他这不合时宜的行动,把郝思佳的手包乖乖送回来,然后再给郝思佳一个完整的解释……

    常俊杰抢到了郝思佳的手包,心里兴奋极了,撒腿跑,可是跑出十几二米了,回头一看,二公子却原地未动根本没来追他,觉得纳闷儿,只能放慢了脚步倒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本想在执行二公子分配任务的时候,不接任何电话呢,可是手机一个劲儿地响个不停,只能接了,结果,居然听到二公子直截了当地说:“任务取消了,你赶紧把郝思佳的手包送回来吧……”

    听了二公子这样的吩咐,常俊杰一下子蒙登了——什么情况啊,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手包也抢到手了,你咋把任务又给取消了呢?你们富二代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吧,下决心扮演这个劫匪多不容易你知道吗,咋说取消给取消了呢?而且,还让我乖乖地送回去,直接面对郝思佳我多没面子呀!

    可能是感觉到了常俊杰的迟疑和犹豫,马到成只好加重了召回他的态度:“赶紧回来还好解释,不然不好收场了,我命令你务必马立即返回,将手包交给郝思佳!”

    听到二公子这样的口吻和态度命令他,常俊杰才勉强接受了指令,但并不是跑步回来的,而是慢腾腾地一步一步走回来的,到了一脸疑问的郝思佳的面前,将他抢走的手包还给了郝思佳……

    “你们……你们……你们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啊!”尽管郝思佳的手包再次有惊无险地回到了手,但郝思佳对马到成竟然是通过打手机叫停了劫匪,并且真的将手包乖乖地还了回来表示一万个不可思议!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他叫常俊杰,算是我的战友,我们最开始制定接近你,给你留下良好印象方案的时候,设计了这么一个狗血桥段——是让他扮演劫匪,抢走你的手包,然后,我扮演见义勇为的英雄,夺回你的手包,还给你,这样算是认识你的一个见面礼了——可是在他应该出现的时候,他却错过了时机,而偏偏冒出了真的劫匪,我没办法,只能假戏真做,将真的劫匪给制服了,夺回了你的手包,也带你脱离了危险——可是万万想不到,我们通过别的方式已经跟你有了深入接触和了解,却在这个时候,他不合时宜地冒出来,还在执行我们开始的时候制定的那个抢包计划呢……所以,真是不好意思,又让你担惊受怕了一把!”马到成只好一五一十地解释为啥会出现这样一出闹剧桥段……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任务已经取消了,都怪我太没眼力见儿了,让您受惊吓了……”常俊杰一看二公子这样诚惶诚恐地解释给郝思佳听,而她脸的表情却一直是阴云密布,觉得他也该开口这样道歉才算是懂事儿,所以,这样抱歉说。

    “你们——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都一下子说出来吧!”郝思佳还真是义愤填膺起来了,原来他们设置了这样拙劣的陷阱来设计我,真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别的把戏还要继续演,这样逼问了一句……

    “没了没了,这些了,都向你如实坦白了,求得你的理解和原谅……”马到成一副赌咒发誓的样子。

    “你们做出了这样拙劣的勾当,还想求得我的原谅?哼!”郝思佳说完,转身气哼哼地朝主马路那边走……

    “求你了,念在我们急于博得你的好感才做出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你再原谅我们一次吧……”马到成赶紧追去这样央求说。

    “没法原谅你们了,全部的好印象都被你们给破坏掉了……”郝思佳走到主马路的路口,看见一辆出租车,一扬手,车子停了,拉开车门,一个优美的侧身,进到了车里,还没等马到成和常俊杰赶到,车门已经关,出租车已经扬长而去……

    “对不起二公子,都怪我……”常俊杰忽然觉得大事不妙,好好的局面,让他这个冒失的行动给弄得彻底砸锅了,赶紧给二公子道歉。

    “现在说这些还有个屁用!”马到成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没好气地这样回应说。

    “那咋办呀,好事儿都让我给办砸了!”常俊杰也一下子没电了。

    “好了好了,也许都是天意吧,白白浪费了一天的精力,一口气拿了四个冠军都没好使……”马到成也在琢磨,这个郝思佳难道因为这次有惊无险的抢劫把戏,把之前所有的好感都一笔勾销了?

    “二公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这次抢包的机会是最佳时机呢,哪成想……”常俊杰继续喋喋不休地抱歉说……

    “幸亏你不是故意的……”马到成真是无语了……

    “其实我——二公子你看,那辆出租车又返回来了……”正要深刻给二公子道歉呢,常俊杰却发现,郝思佳刚才打的那辆出租车又返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马到成立即从马路牙子站起身来,对常俊杰说:“估计她是回心转意了,也许还有希望,你立即消失,回我车里等我消息……”

    “是,我听二公子的!”常俊杰说完,扭头撒丫子蹽没影了……

    这工夫,郝思佳打的那辆出租车停靠在了马到成的眼前,车窗落下来,听见郝思佳冷冷地对他说:“车!”

    尽管在郝思佳的脸还没看到被原谅的神色,但只要还允许他车跟她一起走,说明大有被原谅的希望啊!所以,马到成立即欣然答应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