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3章 持续接触她

    听到郝思佳的惊声尖叫,马到成立即朝这个“劫匪”逃离的方向看,尼玛,这是什么智商啊,都到了完全没必要继续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你才冒出来呀!

    一旦确定这个“劫匪”不是别人是常俊杰的时候,马到成简直是哭不得笑不得哭笑不得——啼笑皆非了!

    原来,带着二公子布置好的任务,一直潜伏在马到成和郝思佳附近的常俊杰一等机会没有,二等机会不来,亲眼目睹二公子一次又一次地成了场的风云人物,拿了一个冠军又一个冠军,好像特别享受这样的冒名顶替,常俊杰实在有点无法理解,但也没办法前去劝导和阻止,只能那么躲在角落里,眼巴巴地看着二公子在赛场叱咤风云,屡获佳绩,渐渐的,觉得可能让他扮演“劫匪”的机会不会再有了吧,这样赛下去,估计到天黑也等不来那样的机会了吧……

    索性退场回到了二公子的车里——二公子特地将备用钥匙交给他,是让他需要休息的时候,可以暂时回到车里来。常俊杰很是喜欢开车,也在部队当特种兵的时候,开过很多型号的车,所以,知道二公子这辆车好到什么程度,本来手很痒痒,想开一圈儿过过瘾,但是胆小怕事的他,生怕一旦在省城出点什么事儿,吃不了兜着走……

    忽然想起了临来的时候,唐小鸥特地将他的驾照给扣下了,是叮嘱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擅自动二公子的车,所以,身没驾照,也是常俊杰没敢开这辆宝马x5过瘾的另一个原因……

    到了车里,放平靠椅,休息的同时,用耳朵听着场地传来的那些广播消息,能知道,二公子又去参加什么赛了,又成了什么焦点人物了……

    一直听到二公子在标枪场地去参加赛的时候,常俊杰知道,这又要个把小时都不会完结,也趁机给战友打了一个电话……

    战友正焦急地等他消息呢,所以,一旦接通,马问咋样了,有何进展。

    常俊杰说:“你大姨姐基本没用,对我们很客气,但是不情愿给我们引荐郝厅长的女儿……”

    “那你们不会自己想办法呀!”战友着急地问。

    “当然想了,我们知道郝厅长的女儿在开运动会,直接到现场来找她了……”常俊杰这样安慰说。

    “找到了吗?”

    “可巧了,一下子找到了……”

    “那联系没?”

    “联系了,二公子正在跟她持续接触呢……”

    “啥叫——持续接触?”战友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这样问了一句。

    “是一直跟她在一起呀……”常俊杰这样解释说。

    “你说得详细点儿……”战友似乎还是没懂,这个所谓的持续接触是个什么具体情况。

    “是那种——唉,电话里没法跟你说,反正现在进展还算顺利,估计运动会完事儿,能有个明确的结果了,你们等我好消息吧……”常俊杰忽然意识到,无论如何都没法把现在此刻,二公子与那个郝思佳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解释给战友听,因为,连他自己都搞不懂,二公子为啥会跟那个郝思佳暧昧成那种样子……

    “那好,随时保持联系呀……”

    “好好好,我挂了……”常俊杰给战友打完这个电话,算是做了阶段性的沟通和汇报,刚要躺平了好好休息一下,琢磨二公子这样冒充那个叫马玉成的家伙参加各种赛还都拿冠军,一旦败露会是个什么结果……

    这工夫,手机响了,以为是二公子打来的呢,赶紧接通,却是唐小鸥的声音:“你们现在咋样了?”

    “不咋样……”常俊杰忽然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咋了,宝哥出事儿了?”唐小鸥当然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咋不问我出事儿了没?”常俊杰居然还挑这个理!

    “你能接电话说明好好的呗,我当然要问宝哥是不是出事儿了呀——快点说,为啥说不咋样?”唐小鸥立马给出了这样合情合理的解释!

    “你给我带的三千块钱让我都给花了……”常俊杰如实交代说,生怕回去让唐小鸥知道给他的那三千块钱一下子花掉了,会追究他什么责任!

    “为啥呀,你干啥把那么多钱都给花了呀?”果然,唐小鸥一听临出发的时候给他的三千块钱一下子都花掉了,立马这样质问道。

    “为了能进入运动会的主会场,我和二公子一人花高价买了一套带省直机关标志的运动服,都给花掉了……”常俊杰如实解释说。

    “这是宝哥的意思,还是你擅做主张?”唐小鸥却异常冷静,马这样问。

    “当然是他的主意了,换了我,哪能花这样的冤枉钱呢?”常俊杰如实回答说。

    “只要是宝哥做的主,那是应该花这笔钱!”唐小鸥居然如释重负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你咋这么信赖他呢?”常俊杰一听,又不是心思了,心说,难道是我做的决定,一定是不该花的钱吗?

    “这还用我说呀,多少事实都证明了人家宝哥是主意正能办大事儿嘛,你听宝哥的准没事儿,钱的事儿你别放在心,回头我不追究你……”唐小鸥毫不妥协,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二公子已经把钱还给我了,还多取了七千块放我身,说是急用的时候不用他亲自掏钱……”常俊杰一听唐小鸥这样说,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你看,我说吧,宝哥才不会他出主意让你掏钱呢,人家说话办事儿可讲究了,你偷偷学学吧……”唐小鸥一听更是踏实了,马这样赞美道。

    “我可学不来,他可是亿万富豪家的二公子,做什么事儿都可以随心所欲……”常俊杰话里有话弦外有音……

    “咋了,宝哥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唐小鸥一下子听出了某种画外音好像!

    “没有没有,我是这么一说……”常俊杰突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往回圆。

    “不对,你一定有话要说,跟我你可别含着骨头露着肉,快说,你看见宝哥干啥不该干的事儿了?”唐小鸥很了解常俊杰的性格,立即这样逼问道。

    “没什么,是我们要找的这个接洽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大美女,还错把二公子给认成了她的男朋友,现在正跟那个大美女一起参加运动会呢……”常俊杰只好把这样的现状给说出来了。

    “难道那个大美女没认出二公子来?”唐小鸥又这样问道。

    “可能是头型和身材跟大美女的男朋友有点像吧,加二公子还戴了墨镜和口罩,还谎称感冒了,鼻子发囊声音跟之前不一样了,所以才没认出来吧……”常俊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那你可得多帮助宝哥,千万别让他露出

    马脚来……”唐小鸥立即站在宝哥这边帮他说话了。

    “二公子才不在乎这些呢,场没多大工夫,一连拿了两个冠军了,简直成了全场的焦点人物了,看那个大美女好像都爱了他似的……”常俊杰索性将自己的感受都说了出来……

    “像宝哥那样的极品男人,当然是人见人爱了!”唐小鸥毫不隐晦自己的想法。

    “你不会也爱了他吧……”常俊杰忍不住这样问了一句!

    “你说呢?”唐小鸥却不急眼,反问道。

    “我哪里知道啊!”常俊杰再次觉得自己犯了低级错误,这样的话,咋能直接问呢,换了谁,也不会直接回答你呀——说你笨,你还真是笨死了!

    “别瞎猜,咱们都是宝哥这棵大树荫庇的受益者,要全方位地维护他的名誉和人身安全,你是特种兵出身,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他不出事儿才行啊!”唐小鸥却马一本正经起来。

    “他一身本事,哪里用得着我保护他呢?说不定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还需要他保护我呢……”常俊杰一听唐小鸥这样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反正你尽全力行——好了,我来病人了,先挂了,有事儿没事儿多联系……”

    “好,你忙去吧……”

    挂断唐小鸥的手机,躺平之后,常俊杰的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这个二公子还真是邪乎,但凡他接触过的女人,为啥有一个算一个,都觉得他是极品男人呢?连唐小鸥都不例外……

    还是觉得唐小鸥跟二公子的关系非同一般——医院是二公子家开的,他家老爷子成年溜辈住在医院里,二公子也一定像回家一样常去医院流连,唐小鸥又在那里当护士长,还经常去二公子家里吃住,尽管每次都有足够的理由解释为什么要去,但毕竟唐小鸥和自己的关系及其特殊,所以,有理由怀疑,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心目那个极品男人的……

    然而,即便真的是这样,又有什么奈何呢?是你这方面不行,唐小鸥才要想别的办法的,而与其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怀孩子,还不如怀个二公子这样亿万富豪后代的孩子,或许将来自己挂了,孩子没了着落,还可以让二公子来培养他长大成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