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2章 会不会发疯

    换做以前是**丝男的时候,马到成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手足无措,甚至忙出错,可是历经了这么多的桃花运之后,他已经是个驾轻熟的“老司机”了,面对郝思佳这样的表现,知道这个时候对她“下手”是最佳时机,错过了,可能一辈子都抓不到了……

    特别是听到她亲口说的,为了报复他那个勉强算作男朋友的马玉成曾经跟他的前女友吻过做过的既成事实,她一直都在寻找可以让她也吻过做过的心仪男人,从而达到某种心理平衡的说法,更让马到成心知肚明,此刻的郝思佳,真的成了令人心荡神摇的“免费午餐”你可以尽情地饕餮她的美色,却又不用花钱买单……这样天大的便宜不占,你纯属是个王八蛋!

    于是,马到成除了继续深吻郝思佳之余,还腾出双手趁机在郝思佳的身进行探秘摸索——想不到,因为不熟悉情况,摸不到“点子”居然是郝思佳伸手帮他纠正,才真正触碰到了关键部位,而且,在郝思佳的引导下,居然从解开扣子的衣襟直接抵达了“掌子面”进行实地考察……

    郝思佳的手此刻也没停歇,也在寻找她想要寻找的目标,当然也是因为“手生”所以,总是不得其法难以“入门儿”马到成发觉了,也学她刚才的样子,用一只手拉开了拉链,然后,亲手将她的手领进了门……

    俩人渐入佳境,再这样发展下去,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你有我我有你的好事,让这锅生米快速煮成熟饭!

    然而,在这个时候,郝思佳的手机,却特别讨厌地响了起来,本来不想接,但却一个劲儿地响个没完,郝思佳只好暂时脱离了马到成的怀抱,一脸不愉快地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十分厌烦地来了一句:“准知道是他!”说完,没好气地接通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我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立即传来马玉成充满埋怨的抱怨声……

    “都谁给你打电话了,为啥给你打电话呀?”郝思佳一时也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这样问道。

    “咱们省直机关的领导呗,还有认识不是认识的同事,一个劲儿给我打电话,说祝贺我创造了什么迹,我连家门都没出,哪里会创造什么迹呢,是不是我撞见什么鬼了呀!”马玉成说出了自己遇到的突发事件特殊情况。

    “你没撞鬼,是真的创造了迹……”郝思佳心想,再瞒他也没必要了,索性告诉他真相吧……

    “你知道是咋回事儿呀,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蒙圈了……咋我人没出屋,却在运动会一连拿了四个冠军呢?难道是有谁冒名顶替我去参加了赛?得了冠军还都算我头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呀!这么大个馅饼咋会掉到我这个倒霉蛋和窝囊废的头顶呢?”马玉成一听,原来郝思佳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婆婆妈妈地埋怨说,

    “恭喜你,这不是传说,这都是真的……”郝思佳还竭力想让对方接受这样天大的好事。

    “你在现场了解情况,快点告诉我,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吧!”马玉成似乎更懵懂了。

    “这样吧,你赶紧到现场来一下,注意,一定要戴口罩和墨镜……”郝思佳直接吩咐马玉成该如何做了。

    “为啥呀,我还没脸见人了?”马玉成一下子误会了郝思佳的意图,以为让他戴墨镜口罩是怕他被谁发现了,没法交代什么了呢,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没脸见人了,而是我今天花了重金请到了一个民间高手,顶替你的名义,一连在男子跳高跳远还有标枪最后外加一个4x100米接力拿了四个冠军,你过来别的不用管,只管来领奖好了……”郝思佳终于说明了情况……

    “天哪,这不是天大的作弊吗,郝思佳,你瞧不起我我知道,这辈子我也追不到你这我也清楚,可是你也不带这样坑我的吧——你找个高手顶替我得了四个冠军,这么大的荣誉我承受得起吗,还不直接把我给压垮了!”马玉成直接吓破胆的感觉了!

    “唉,说你烂泥扶不墙你还真是不给我争脸呀,我问你一句话,这个奖你来不来领!”郝思佳真是无奈到家了,直接真问道。

    “我总觉得悬得乎地心里没底……”马玉成还是犹豫不决。

    “那你不来好了,最后把手机也给关了,今后永远都别再给我打电话,也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郝思佳顿时来气了——白给他这么多的荣誉,他居然连承受的能力都没有了,还真是熊妈妈给熊孩子开门,熊到家了!

    被郝思佳这样决绝的态度给弄得立即懵逼了,马玉成拿着手机手都开始发抖了,什么情况,她干嘛发那么大脾气?她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认识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若即若离的不给好脸子,稍有不慎会被碾压吊打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差焦头烂额遍体鳞伤了……

    可是今天这是抽的哪阵疯啊,为啥要趁我重感冒不能去参加赛的时候,请个所谓的“民间高手”来替代我连续拿了四个冠军呢?

    这是要给我这个烂泥扶不墙的窝囊废脸贴金?no!这是要为她自己争面子吧,虽然还没确立正式的关系,但沸沸扬扬的差不多谁都知道俩人是那种可以发展成恋爱关系的男女了——一定是觉得我实在拿不出手去,所以才想出这样一个超级作弊的办法,请了个高手来冒名顶替帮我拿了冠军,然后,我站在领奖台领奖的时候,她的脸才有光——看,这是我未来的男朋友!

    可是你经过我同意了吗?这样获得的荣誉真是你想要的吗?平时我随便想作点小弊你都横拦竖挡嗤之以鼻的,咋轮到你,居然敢如此瞒天过海做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大弊”呢!

    刚刚是省直机关代表队的领队亲自来电话,语气特好地要求我快点回到场地,除了那四个冠军奖杯,还要领一个什么“体育风尚”大奖,这还不算,还要代表省直机关在闭幕式接受赛会颁发给省直机关代表队的“优秀参会单位”大奖——天哪,咋这么多的好事儿都像掉馅饼一样,砸在我这个名不见经传,且被公认的“无能之辈”的头了呢?

    不行,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获得这些荣誉,我一定要见到那个所谓的“民间高手”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如此高的水平,将一向在诸多项目都拿冠军的大学联队给打得落花流水,一口气拿下了他报名参加的所有冠军,特别是最后一项的4x100米接力决赛的冠军,简直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

    这样想着,马玉成立即穿好衣服,打算出门直接去找郝思佳,要求见到这个民间高手再说别的!

    而马玉成的这个动议刚刚形成,郝思佳突然有了某种预感,直接对马到成说:“不好,马玉成这家伙我了解,他一定会一根筋地到这里来找我,目的是要见见你这个民间高手问个明白,然后才会去领那些奖项……”

    “哎呀,见了面,我咋跟他解释呢?”马到成最怕跟那个马玉成见面了,而且不好解释的不是关于一口气拿了四个冠军的事儿,反而是没法解释跟郝思佳之间的关系,万一被对方看出什么端倪来,岂不是节外生枝,结果没法设想啊……

    “所以呀,咱俩必须立即离开……”郝思佳边说,边收拾她的东西,准备离开的样子……

    “咋离开呀,去哪里呀?”马到成一看郝思佳并不是要开车离开,所以,才会这样问。

    “我想把车子留在这里吸引马玉成的注意力,咱俩徒步从这里离开,到主马路打车我带你去一个马玉成找不到的地方……”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具体啥地方啊?”马到成心里有些没底,毕竟对省城不是很了解,至少给个大概方位,也好有个方向感吧……

    “是我爷爷奶奶留下的一套老房子,是那种老式的日伪时期盖的小洋楼,现在被城市的高楼包围起来,也算是城别墅了吧——我有那个地方的钥匙,那里有我专门的房间,很私密,咱俩去那里吧……”郝思佳给出了这样亲昵的解释。

    “可是,马玉成找不到你,会不会发疯啊……”马到成又想到了这个。

    “放心吧,他找不到我,还会给我打电话,那样的话,我可以跟他解释,然后劝他赶紧面对现实,接受这些他梦寐以求却永远都求之不得且可以享用一辈子的荣誉……”郝思佳似乎早打算好如何应对马玉成的各种反应了。

    “那好,我听你的……”到了这样的时候,马到成知道必须听郝思佳的了,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来自马玉成的各种麻烦……

    然而,令马到成、更是令郝思佳想不到的是,在俩人下了车子,打算离开,锁好车门,没走几步,忽然从身后蹿出一个人影,抢了郝思佳的手包,撒腿跑!

    尼玛,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