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1章 来得太猛了

    而在马到成接过第四棒,开始惊天逆转一个一个追前边队员的时候,那个广播男再次跟着“煽风点火”地鼓噪个没完:“大家快看呀,来自省直机关代表队已经拿了跳高跳远还有标枪三个冠军的马玉成,再次不负众望,从队友接过接力棒的最后一名,开始一路赶超,用风驰电掣的速度,再次展现了他非凡的运动天赋,现在已经超过两个代表队,到了四五名的位置了,让我们继续给他加油,力争再次创造出不可思议的成绩——现在又超过了两个代表队,已经与第三名并驾齐驱了……”

    可能是喊得太猛太急切,广播男稍微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饮料,然后继续鼓噪说:“太神,已经超过了第三名,正在追赶第二名,已经追了,现在,距离第一名只有几步之遥了,迹要再次发生了——让我们拭目以待这最后的迹再次发生吧——只可惜,留给马玉成的时间不多了,眨眼之间要冲刺终点了,但我们发现,他还在加速,加速,加速……终点到了,马玉成与大学生联队的队员几乎是同时撞线,难分胜负——啊,这样紧张激烈惊天逆转的4x100米赛还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啊,让我们共同等待,电子记录仪给出的最终成绩,冠军到底花落谁家吧……”

    在冲刺终点线的一瞬间,马到成发现跑在第一名的那个家伙被身后追赶来的人影给吓得动作有些变形,不是冲过终点线,而是一下子扑倒才算完成了冲刺,那个动作十分危险,弄不好是要受重伤的,但对方一定觉得这块金牌不能丢,大家都把宝押在了他的身,而且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不能在他这最后一棒大意失荆州吧,无论如何都要第一个冲过终点,拿到这个冠军才能给队友们一个完美的交代吧……

    可是跑到后半程,偶尔回头才发现,那个被广播男奉为迹男的家伙果然一路赶超很快看到他紧随其后的身影了!

    从未有过的紧张一下子大乱了他奔跑的节奏,居然在最后十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极度的疲劳,想加速冲刺,但却是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而越是这样,越是恐惧地竭力想跑快,但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他的摆布,尤其是最后十米即将冲刺的时候,整个人居然因为太过努力,而动作严重变形,导致在冲击终点线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失去了平衡,几乎是一头栽倒在了终点线……

    跌到在地引起一片哗然,但在气喘吁吁,竟听到了广播男说的“同时撞线”这个太想拿冠军的家伙,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道命运之神此时此刻,到底会青睐哪一边……

    虽然成绩还没最终出来,但目睹了马到成惊天逆转,从最后一名一直追赶到终点与第一名同时撞线全过程的郝思佳,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太神了,这样的男人一百年都遇不到一个呀,偏偏让本姑娘给阴差阳错地遇到了!

    立即奔向场地,要在第一时间当众给他一个拥抱来庆祝他如此神的发挥,哪怕是得了个亚军,那也是从未有过的迹呀!

    但先于郝思佳,一起跑接力的三个家伙,都跑到了终点,一下子将正在一个角落低头摘下口罩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马到成给扑倒在了下边,欢呼着:“我们真的赢了,我们终于可以拿到奖牌了!”

    马到成被他们压在身下,别的都没想,只管趁他们不注意,继续摘下口罩呼吸新鲜空气……

    直到郝思佳赶到了,拉开压在马到成身的几个家伙,一把将趴在地的马到成给拉起,马到成才顺势将口罩戴……

    “快跟我来……”郝思佳并没有当众拥抱马到成,因为此刻关注他的人太多了,可能影响不好,所以,忍了又忍,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带我去哪里?”马到成这样的时候还要问个明白。

    “去我休息的车里呀……”郝思佳直接说出了要带他去哪里。

    “可是名次还没出来呢,再等等吧……”马到成还在惦记着,4x100米接力的成绩如何呢——假如没拿到冠军,你是不是要改主意呀!

    “成绩已经不重要了……”郝思佳热情似火地这样回应说。

    “咋不重要了呢?”马到成预感到这个丫头这话是在暗示什么,但却不是很确定……

    “先不告诉你!”郝思佳一脸的羞红这样回应说。

    尼玛,又跟老子玩这个,老子早已猜到了,你丫是想带来老子回到车里,然后宣布原谅老子,甚至可能还会——先别瞎想了,万一对方并不想以身相许投怀送抱,那岂不是白日做梦胡思乱想了吗!

    而在郝思佳拉着马到成到了她休息的那辆gl8附近,还没打开车门车的时候,广播男的声音无激动地传来了最新消息:“迹,迹,又是迹,经过电子眼的记录显示,马玉成再次创造了迹,他以百分之一秒的领先优势,战胜了来自大学联队,再次帮助省直机关拿到了一个含金量极高的男子4x100冠军!”

    尽管已经离开场地,但还是听到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喧闹声从体育场里响彻云霄!

    郝思佳听到这样的消息,当然更是情不自禁,将车门打开,一把将马到成给推了进去,然后,急不可耐地来了一句:“好了,啥都别说了,直接吻我吧……”郝思佳说完,直接闭眼睛将她那艳若桃李的芳唇送到了马到成的眼前……

    “这——不好吧,让你男朋友知道了,可咋解释呀!”马到成渴盼这个时刻很久了,可是真的到了这样美妙的时刻,他去还要这样咨询一下,好像这样才符合他“正人君子”的逼格!

    “解释啥,他跟他前女友都吻过一千八百遍了,我的初吻给他岂不是太亏了吗!”郝思佳一听马到成担心这个,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呵呵,一听郝思佳这样说,马到成简直心花怒放了——啥意思呀,这样的逻辑下,你丫可要吃大亏了!所以,马到成立即这样说:“照你这么说,假如他跟他前女友同居有过那样的事儿了,难道你还要把第一次也给别的男人呀!”

    “哎呀,你不提醒我还真给忽略了,一直都想找个男人把我的第一次给拿走,这样我才觉得心理平衡呢,可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啥也别说了,你了……”一听马到成这样质疑她的逻辑,郝思佳反倒将计计,直接来个顺水推舟,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尼玛,什么情况!用这样的理由以身相许也太葩了吧,等等,老子的头有点晕乎,这样千载难逢的美事儿来得太猛太快,老子有点不适应:“不行吧,我是个喻,并非真是那个意思……”

    “不用你是那个意思,我是那个意思行了,来吧,先吻了我再说吧……”郝思佳似乎将她的全部防线都一下子拆除了,将她的所有愿望都袒露在了马到成的面前,等他赶紧来索取分享……

    “你这算是——原谅我了?”马到成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心里有某种忌惮呢,居然这样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

    “想得到我的原谅,先满足我的愿望……”郝思佳再次设置了前提条件。

    “吻了你,算满足你的愿望了?”马到成试探着问。

    “当然了,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郝思佳点头同意,但又表示仅仅吻她是不够的!

    “难道你真的要跟我——我总觉得……”马到成还在迟疑!

    “等你觉得合适黄花菜都凉了……”郝思佳似乎再也无法遏制内心对眼前这个男人的青睐渴望了,直接揽住他的脖子,一口吻了去……

    被郝思佳吻住的瞬间,马到成忽然有了春风化雨冰雪消融的感觉,还用得着语言来原谅吗?这一吻,顿时冰释前嫌,将所有的埋怨一笔勾销了……

    而郝思佳吻住马到成嘴唇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都融化成对方身体的一部分了,那种感觉曼妙极了,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体验呢,之前每次马玉成索吻的时候,她都想象一旦被他给吻住了,是不是会恶心想吐,是不是会浑身痉挛或者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而,一旦跟这个极品男人吻在了一起,顿时身心愉悦神情舒爽,整个人都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看来,这个男人是自己这辈子寻寻觅觅但一直都没遇见的那个男人吧,为啥他能给自己带来如此愉悦的感受呢?为啥跟马玉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呢?为啥马玉成那么想要的东西自己是舍不得给他,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此迟疑但我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想主动敞开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他呢?

    吻住他的时候,身子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软了,直接贴服在了他的怀抱里,此刻,他想对她做什么,她都会欣然接受,连半推半都不需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