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8章 现在还不行

    “于是你们制定了一个瞒天过海欺骗我的计划,演了今天这样的一幕一幕?”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正在用勾魂的眼睛去直接盯看马到成的眼睛……

    马到成赶紧回避,继续说:“事先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结果,我们找到体育场,可是门卫不让进,我们只能用钱买了两套省直机关的运动服,算是有了进出场地的通行证,可是刚刚接近你们省直机关的看台,打算寻找你的具体位置,被一个有点蠢萌的女孩子给叫住,说郝思佳去参加跳高赛了,这是他的手包和衣物,交给你看管了,我要方便去……”

    “于是,你趁机翻看了我的手包?”郝思佳首先想到的居然在这个!

    “没有没有……”马到成立即否认,尽管他真的翻看过,但这样死无对证的事儿,一定要咬牙否认才是最明智的!

    “那你是咋认识我的呢?”原来郝思佳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才问这个问题的,因为在她手包的钱包里,有她的身份证还有照片之类的,假如不是翻看过的话,咋一下子认出她是郝思佳呢?

    “我是在省直机关的橱窗里,看到了你去年获得先进个人的大头照,才知道你是什么模样的——当时还纳闷儿,你刚刚进入省直机关,咋能得到这样的荣誉呢,而且还是头排第一个……现在才明白,原来你去年拿了女子跳高冠军,给省直机关赢得了莫大的荣誉,所以,才会拿到那个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的……”马到成说到这里又停顿了,因为郝思佳又开始翻看他的两手了,手心手背被她这样一摆弄,不但痒痒的,还有些心猿意马,所以,心开始跳得厉害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郝思佳,那为什么我回到看台见到你的时候,不立即说明你的身份?”郝思佳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当时想解释的,可是你拉起我往男子跳高的检录处走,我当时很是发懵,因为听你的意思,你把的当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跟我差一个字,我当时还觉得,也许我跟你说的那个马玉成长得很像,不然的话,大白天的,不会因为戴了一个墨镜一个口罩认不出来了吧……”马到成这样解释自己的动机。

    “我当时是觉得你有点不一样,而且声音也变了,还问你为啥,你回答说是感冒了,我才没细追究的——你应该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说明你不是马玉成,可是你为啥还要硬着头皮去参加一项又一项的赛呢?”郝思佳还是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感觉你很希望这个马玉成出成绩,而且我知道他今天不会来了,那样一定让你很失望,索性替代他把赛完成,拿到一个你说的前六名,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然后再亮明身份……”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实在话,没有欺骗的成分在里边。

    “可是你却出人意料地拿了冠军呀!”郝思佳的意思是,你一定是精心准备过,一定是有备而来的!

    “整个过程你都知道啊,我承认我的弹跳力一般人强,但背越式的跳高绝对是第一次尝试,若不是你现场指导和鼓励,我绝对拿不了那个冠军的……”马到成又举出实际例子解释自己的几乎所有行动都是与对方一同完成的,这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吧!

    “那你拿了跳高冠军之后,总该说明你的身份了吧,为啥还要继续骗我呢?”郝思佳还是觉得,想要亮明身份有的是机会,你为啥一而再再而三地隐瞒真相,骗取本姑娘对你的崇拜甚至以身相许的感情呢?

    “真不是成心骗你的!可是一看我替马玉成拿了一个冠军把你高兴得心花怒放,我也跟着有了成感,一听说还要去参加跳远赛,也打定主意,索性今天把马玉成这个角色扮演到底吧,能多拿一个冠军,一定能让你多高兴几分,而且,一旦我的身份败露,也会多几分被你原来的筹码吧……”马到成还是极力解释,为啥没尽早说明自己的身份,有我的问题,也有你的成分在其吧!

    “可是你拿了跳远冠军,最后去参加标枪赛的时候,都已经取消那三个做手脚家伙的成绩,宣布你是冠军了,你为啥还要执意来个最后一投呢?”郝思佳这样问的意思是,你不是想多拿冠军给我留好印象嘛,为啥最后一个标枪冠军都顺理成章到手了,你还要再那么折扭一下,还要冒险再去投掷一次呢?

    “那个时候我觉得替马玉成拿冠军已经是次要的了,趁机树立他的高尚情怀和人格魅力,或许会更让你心满意足吧……”马到成当然会解释自己为啥当时那样做。

    “你当时那么有把握投出好成绩?”看来郝思佳当时很是担心最后一投出不了理想成绩,那可尴尬了,现在事后想起来都有些后怕呢,所以,趁机把这样的问题也提了出来。

    “别的项目我真没太大把握,可是投掷这一块,真是我强项,不但投得远,而且投得准,刚才抢你包的几个蟊贼,若不是我有这样精准的投掷功,用苹果击退了他们,我们还真抵挡不住他们的围攻呢……”马到成觉得,也不能太谦虚了,趁机表白一下自己的能力,也不为过吧……

    “那你一口气拿了三个冠军,回到车里,我打算把初吻给你,你为啥不耍个小把戏,让我把眼睛闭,然后,摘下口罩,直接给拿走呢?”郝思佳连这样的问题都提出来了,看来她心里已经开始扭转对这个冒牌马玉成的态度了……

    “哎呀,虽然我很想那样做,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想错过那样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可是我哪里是那样的人品呢?我所做的这些,虽然都是在替代马玉成完成任务,但在吻你的这个问题,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替代他了呀!那样的话,我岂不是成了典型的——大哥不是人了吗……”马到成回答这样的问题很有一套——不是不想,但大哥不能那么做!

    “嗯,看来你这个骗子也有自己的底线呢……”郝思佳这样来了一句。

    “这么说,你是原谅我冒充马玉成了?”马到成立即抓住时机,这样问道。

    “现在还不能原谅你……”郝思佳却翻楞着眼皮这样回答说。

    “那要到什么时候啊,我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吧……”马到成有点急于求成。

    “等到你戴墨镜和口罩,参加完男子4x100米接力,夺得冠军之后,才能听到我的最后答复……”呵呵,郝思佳居然“趁火打劫”地又提出了新的任务作为原谅的前提!

    “还要赛呀!”马到成一听,脑袋都大了,之前拿的三个冠军哪个不是一波三折竭尽全力呀,咋还要再用参加赛来作为原谅的前提呢?

    “你没听见广播里说,今天最精彩的压轴项目,男子4x100米的接力开始检录了吗?马玉成是其一员,预赛的时候也是勉强进了前八名,但我觉得,一旦有你参加的话,成绩一定能大幅提高——刚才看你追劫匪的时候,跑得飞快,所以,我能不能原来你,看你能不能跑出好成绩了……”郝思佳说明了具体情况。

    “跑4x100米这样的项目,是提现整体的团队实力,光靠我一个人,怕是不行吧……”马到成心里还真是没底,假如是个人的单项赛,自己还好把我,可是这样的接力要四个人都发挥出色才行啊!

    “之前预赛的时候,踏腰拖后腿的不是别人,是马玉成,但假如换了你,你觉得这个项目是不是大有希望冲击奖牌了呢?”郝思佳却说出了真实情况——此一时彼一时,谁让你跳出来冒充马玉成呢,谁让你的能力那么出类拔萃呢,那好吧,那本姑娘再给你加一道码,看你这最后一搏能不能让本姑娘满意,然后才考虑是否原谅你!

    “你给定的目标是前三名?”马到成知道难以推辞了,想知道对方到底给定了个什么目标……

    “当然了,我总觉得,一旦有你参加,什么事儿都会有迹发生……”郝思佳不说具体成绩,只用这样的话给对方戴高帽!

    “听你这话,我在你心目已经算个人物了好像……”马到成又趁机试探他在对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了……

    “当然算个人物啊,毕竟已经拿了三个冠军了嘛,但原谅不原谅你,还要看你最后的表现……”郝思佳还是明确表示,是否原谅他,都在此一举了……

    “不带这么使唤人的吧,都拿三个冠军了你丫还不满足啊!”这只是马到成心里的呐喊,但嘴却说:“我知道我没任何退路和选择了,这是唯一获得你原谅的途径了——那好吧,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会义无反顾在所不辞的!”

    “那咱们这出发吧……”郝思佳的脸又露出了那种妩媚的笑容……

    “等等……”马到成却在下车之前,突然叫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