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7章 有点痒痒了

    看见马到成正在朝路边的二楼窗台看,郝思佳也边气喘吁吁边朝看,终于看到了她手包的拎手带,用手指着自己的手包,不连贯地说:“快……快……快帮我……”估计手包里装满了郝思佳重要的东西……

    “看我的……”马到成等的是这一刻吧,目测了一下高度,直接旱地拔葱原地起跳的话,怕是无法够到这样的高度,但有了墙壁做支撑点,完全可以助跑十来步,然后,在墙壁蹬几步,顺势飞身一跃让自己够到手包还是有可能的……

    心里打定了主意,也开始付诸行动,在郝思佳的全程关注下,马到成后退几步,然后快速助跑,到了墙下,一脚踏在了墙壁,身体一下子腾空而起,第二脚又借力踏在了墙,身体再次得到了支撑,顺势将身体向跃起,依旧像后背带了威亚一样,整个人飘升到了二楼的窗台附近,顺手一抓,抓到了郝思佳的手包带……

    然后,整个人像蜘蛛一样,贴身抓住了二楼窗台的沿儿,再后两脚一蹬,身子向外离开墙壁一米多,才向下坠落,快到地面的时候,马到成亮出了猫一般落地的轻巧功夫,差不多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平安着陆了……

    原本以为,这样神勇地将郝思佳的手包帮她抢了回来,完璧归赵地递到了她手里,她会因此原谅他,至少也要说声谢谢吧,想不到,郝思佳接过手包居然说了句:“你跟劫匪是一伙儿的吧!”

    马到成此刻的心情只想挠墙了——天哪,你咋会有这样异的想法呢,你咋能把老子跟劫匪相提并论呢!

    正当马到成觉得,无论如何都没法被郝思佳原谅,差不多绝望至极的时候,忽然看见刚才被他追赶的劫匪,叫来了他的至少四五个同伙,将他和郝思佳给围在间了……

    看来他们是要合伙收拾这个断了他们财路半路杀出来不知死活的家伙呀!

    而马到成一看到这样突发的情况,却一下子乐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是老天成心要帮老子呀……

    果然,郝思佳一看这帮家伙手持器械,将包围圈渐渐缩小,也一下子紧张起来,情不自禁往马到成的身旁靠过来……

    马到成要的是这个效果!知道害怕了吧,知道老子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了吧,还是看老子如何救你于危难之吧……

    马到成最喜欢这样的场面了,不用跟歹徒们正面打斗,那样老子一定吃大亏,擒拿格斗那是老子的弱项,但三十六计走为计则是屡试不爽!

    于是,马到成趁郝思佳吓得浑身颤抖,情不自禁靠近了他,索性一把揽住了她的小蛮腰,然后往一扥说:“别怕,有我呢……”

    可能是因为极度紧张吧,郝思佳对这个叫马到成的男人这样揽住她的腰肢居然一点儿也没拒绝,反而有了某种被保护的安全感……

    在那伙人持械围攻来,差不多要砍杀到俩人的时候,马到成一个腾空而起,将郝思佳原地拔起,跳出圈外,然后,拉住她开始狂奔……

    郝思佳万万想不到,这个拿了三个冠军的冒牌马玉成,居然还有这样的功夫,被他揽住腰肢腾空而起的时候,忽然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还真是从来没有过,大概只有在那些半神半仙的古装戏里才会有类似的情形发生——忽然莫名其妙地对这个带她瞬间脱离危险的男人产生了由衷的钦佩和特殊好感,居然情不自禁也用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俩人很是和谐默契地跳出了圈外,然后,一起手拉手快速逃离……

    奔跑,郝思佳好像真的进入到了某一部神剧的,男主角拉住女主角逃离险境的情景,这样的感觉令人心动过速的同时,更多的是心荡神摇,甚至飘飘欲仙的感觉……

    只是令俩人想不到的是,那些歹徒扑了个空,更加恼羞成怒,居然穷凶极恶地追了来……

    郝思佳再次害怕起来,但这却是马到成特别期望出现的情景——只有这样,才能再次展示老子那屡试不爽的,各个击破的投掷功啊!

    所以,跑了二三十米,郝思佳气喘吁吁实在跑不动了,马到成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瞅准了一个路边的水果摊,拉郝思佳一个急停停了下来……

    “他们……他们……他们追来了……”郝思佳似乎更加害怕那些手持各种器械的歹徒了……

    “别怕,看我的!”

    马到成此刻都有点提前心花怒放了,这些情景好像都是有谁在冥冥之帮他布置好了一样,先是派了一个倒霉的家伙来抢郝思佳的手包,然后让老子快追他的时候,将手包抛向一个高处,这样老子可以展现神的跳功,然后再安排歹徒围困,这样才会让老子揽住郝思佳的杨柳细腰带她跳出包围圈,让她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英雄救美不是一句空话,而是需要真功夫才能实现达到……这还没完,还必须让歹徒穷追不舍,再给老子用投掷功在郝思佳的眼皮子底下将他们各个击破一个一个地干掉!

    水果摊的苹果有的是,所以,弹药充足,那几个歹徒一看对方手没有器械,也都敢往前冲,所以,来一个,只需一个苹果击门楣,会报销一个,三下五去二,没多大工夫,五六个苹果从马到成的手飞出,那些歹徒被打得人仰马翻,完事儿,马到成居然还拍拍手,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来丢给看傻眼的小老板,说了句:“陪你的苹果钱……”

    说完,拉起也看傻眼的郝思佳,一溜烟跑回了郝思佳的那辆gl8车前……

    打开车门,俩人都了车,坐在座位,用了三五分钟才算是把气儿喘匀了。

    “谢谢你……”居然是郝思佳先开口说话了……

    “这算是——原谅我了?”马到成试探着这样问。

    “谁说原谅你了……”郝思佳立即拿出了娇嗔的神情这样回答。

    “那干嘛谢谢我?”马到成却看出了某种已经被原谅的端倪。

    “我是想弄清你到底是谁!”郝思佳还真会找理由。

    “那好,那我实话实说,告诉你我是谁吧……”马到成也觉得,是该说出自己到底是谁,为啥要这样“欺瞒”对方了……

    “不许再骗我!”郝思佳似乎在警告对方,假如你再骗我的话,这辈子别再指望我原谅你了……

    “我用三个冠军的名义发誓,假如骗你让我这辈子……”马到成成心提及三个冠军,说明他在泡妞撩妹的手段,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了……

    “算了,不用发誓了,赶紧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吧……”郝思佳也是一心把火想知道,这个戴着口罩和墨镜,硬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骗了她,拿了三个冠军,原形毕露之后,居然又带她经历了一次真刀真枪“英雄救美”的家伙到底是谁!

    “我的身份证你已经看过了,我叫马到成,爷爷去世后,我成了真正的孤儿,虽然大学毕业,但在社会混了几年也没找到像模像样的工作,一直在社会混吃等死——很巧,一次意外的接触,认识了几个转业军人,在他们的鼓动下,我们打算搞一项利国利民的公益项目,所以,看了林海市的一处被遗弃多年的烂尾楼……”马到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郝思佳貌似没在听他说什么,而是一个劲儿地仔细观察他身的每个细节,心里有点发毛……

    “继续说呀……”郝思佳一听马到成停顿下来,却又这样催促说。

    “发现了位于林海大桥附近的那块三不管的烂尾楼,我们打算进驻开发,大家凑了点钱,打算先把一楼装饰出一个门面,开张营业,却被高人指点说,这样不行,搞什么项目都会短命的,必须拿到这块地的开发权,才会把你们的事业做大做强……于是我们紧急调查,发现这块地的开发权市里说了不算,必须省里相关部门给出批,才会拿到开发权……”说到这里,马到成又停顿下来,因为他还是觉得,郝思佳听这些有点心不在焉……

    “于是呢?”郝思佳在马到成说这些的时候,还在一刻不停地观摩这个神的家伙到底神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身体的某些地方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于是我们寻找各种可以接近省里这个可以拿到批的途径,末了是我一个战友的大姨姐,在你们省直机关当处长,而她的处里边有个年轻貌美的下属,我们立马跑来打算让这个战友的大姨姐引荐这个年轻美貌的姑娘——也是你……”马到成说到这里又停顿了,因为郝思佳边听他说,边手开始捏捏他的胳膊,摸摸他的胸脯,然后又去敲打他的后背,这让他有些酥麻,不知道郝思佳为啥要这样“敲打”他……

    “她一定代答不理你们吧……”郝思佳居然直接猜到了结果。

    “对呀,一提到你,她面无表情,好像跟你一点儿都不熟,既不了解也不引荐,仅仅提供了一个你正在参加省直机关运动会这样的一个信息……”马到成再次停下来,因为郝思佳这个时候,开始抚摸他的喉结还有下颚让他不但有酥麻的感觉,还有点痒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