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6章 翻脸不认人

    “你是谁?”对视还不到三秒,郝思佳从眼神里分辨出眼前这个已经征服了她芳心,本打算把什么都给了他的男人,绝对不是马玉成,立即从他身跳下来,这样冷冷地问!

    “我是马到成啊!”马到成一看纸里再也包不住火了,索性自己将口罩摘了下来,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还跟我装傻充愣,你说你到底是谁!”郝思佳没从对方的回答里听出“马到成”和“马玉成”的差别,以为对方还想继续冒充下去呢,再次这样质问道。

    “我真是马到成啊,不信你看我身份证……”马到成不知道对方没听清楚间差的那个字,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还真掏出了身份证给对方看……

    “你叫——马到成?”看了马到成的身份证,郝思佳万分惊异,边还给对方,边这样确认道。

    “对呀,我是马到成啊……”马到成提心吊胆,不知道对方接下来会对这样的“原形毕露”作何反应……

    “快说,你跟马玉成什么关系,难道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郝思佳一听俩人的名字只差一个字,这样怀疑起来……

    “如此雷同,纯属巧合,我跟马玉成一点儿亲缘关系都没有……”马到成只能这样实话实说。

    “那你到底是谁……”郝思佳再次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我是马到成啊!”马到成以为这样回答对方行了呢!

    “那你为什么要冒充马玉成?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的感情……”郝思佳突然咬牙切齿地这样质问道!

    “哎,说话要讲良心,是你认错了人,不由分说生拉硬扯我去参加赛的,咋一连得了三个冠军之后,回头还说我欺骗了你的感情呢?”马到成试图用“一连得了三个冠军”来缓解俩人之间那种紧张到快崩裂的关系……

    “你是个演技高明的大骗子,幸亏我发现及时,没把身心都给你,好了,啥也别说了,赶紧给我下车……”郝思佳边说,边先拉开车门,自己跳了下去。

    “你听我解释呀……”马到成一看情况有点不妙,跟原先设计的有些偏差,这个丫头片子完全不听解释,这可不行啊!

    “啥都别说了,我这报警,你到警察叔叔那里去解释清楚吧……”郝思佳愤怒,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你这个人,咋翻脸不认人了呢,咋说我也帮你的马玉成一连得了三个冠军呀,没功劳还有苦劳吧,没苦劳还有疲劳吧,没疲劳还有……”

    无论此刻马到成说什么,郝思佳都一个字听不进去了,她一定觉得自己受到了空前绝后的耻大辱,被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玩弄得团团转,还那么诚心诚意地付出了少女对他的一往情深,回头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冒牌货,这样的结果换了谁能受得了呢?

    所以,啥话都别说了——还说那三个在标枪做了手脚的家伙卑鄙无耻,还说过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来标榜自己的高尚情怀,原来你自己却是个更大的造假者,你在骗取女孩子芳心方面做的手脚卑鄙无耻还要下流猥琐一千倍一万倍呀!不行,必须报警,必须将这个超级骗子绳之于法!

    在连人类都无法阻拦郝思佳执意要报警,下车后,拿起她的手包,打开了,要从里边翻找出她的手机,然后毫不迟疑会报警的时候,马到成突然绝望到了极点,觉得自己之前费劲巴拉参加了那么多的赛,还一口气拿了三个冠军,可是一旦真相败露,居然一点余地都没有,完全换不来对方任何的认可和同情,直接要将老子给送进去呀!假如真的被警察叔叔给逮走了,还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也洗不清了呀!

    然而,在郝思佳从手包里摸到了手机,但还没掏出来的瞬间,一个人影一闪即逝地从车前飞奔而过,转而听郝思佳喊了一句:“哎,我的手包,来人呐,有人抢劫了,我的手包,我的手包……”

    马到成一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即忍俊不禁了——还行,平时总觉得常俊杰这个家伙脑子反应慢且观念僵化,可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居然恰到好处地及时出现,没用老子去暗示他,他居然自己知道把握时机,一下子将老子给解脱出来了呀!

    所以,一听郝思佳这样喊,马到成立即从车里蹿出来,边喊:“别急,我帮你追回来!”

    “哎,你是不是趁机逃走了呀!”郝思佳一看这个真名跟马玉成差一个字的马到成,还没等她报警从车跳了下来,还打着帮自己追手包的名义撒腿跑,这样边追边喊道……

    “我哪是那样的人品呢,你等我的好消息吧……”马到成心说,这样的抢包桥段是早设定好的套路,是为了在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时候,来力挽狂澜,将真相败露之后带来的落差给补偿回来的……

    所以,马到成心里特别有数,只要追前边的“劫匪”将郝思佳的手包失而复得地抢回来,还给她,估计至少会得到她的一声谢谢,至少不再执意报警了吧!

    而且,或许趁机说明自己的意图,凭借之前给她留下的好印象,或许真能作为桥梁纽带,在他和他父亲之间起到牵线搭桥取得联系的作用吧……

    先别想这些了,先追“劫匪”抢回郝思佳的手包再说吧……

    可是让马到成意想不到的是,追出去十几二米了忽然发现,前边的这个“劫匪”咋跟常俊杰的背影不一样呢?

    一旦有了这样的疑惑,也开始注意这个“劫匪”的肢体语言了——之前与常俊杰制定计划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一旦抢劫郝思佳的手包成功之后,不要跑得太快,那样的话,后边跟来的郝思佳会被落下,也看不到马到成“智擒劫匪”的好戏了,可是前边这个本来体态身形不像常俊杰的家伙,抢了郝思佳的手包跑起来居然完全不顾及后边追赶的人,完全是像拼命逃离的感觉!

    马到成心里咯噔一下——我说嘛,常俊杰不会这么聪明敏锐,在老子最需要他出现的时候,那么及时地出现了,十有**是遇到真的劫匪了……

    但马到成转念一想,也好,换了别人或许这场戏演砸了,但这个倒霉的真劫匪,偏偏遇到了老子这样劫匪的克星,既然是真刀真枪动真格追赶劫匪了,那老子可有了用武之地了!

    这样一想,也不用顾及身后一直追赶,生怕他趁机逃掉的郝思佳了,而是真正开始追赶那个真劫匪了……

    从看台后边那条路一出来,是一条较狭窄的街道,两边都是那些专为这一带的各种赛事准备的各种小门市小买卖——有小吃水果,有鞋帽阳伞,反正参加赛会的人需要的东西应该说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马到成明显感觉到,这个劫匪是想穿过这条街道拐向尽头的一条主马路,一旦到了那里,车水马龙的,想逮住他可不容易了……

    假如换了是常俊杰的话,可能喊一嗓子可以让他停止或者直接将郝思佳的手包给高高抛向空,随便落在一个什么地方,也好现实马到成腾空够物的本事……可是人家是真劫匪,跟你完全没沟通没交集,哪里会听你的安排呢!

    所以,马到成喊了好多句:“你给我站住!”可是人家是不听,一个劲儿地朝前猛跑,马到成觉得,再不动点儿真格的怕是真的追不他了!

    一扬手,将手的矿泉水瓶扔了出去!若是换了常俊杰,马到成可能会瞄准他的小腿,可是这是个真劫匪,打在小腿不痛不痒的,那可不行,所以,马到成选择的是他的后脑勺……

    前边抢了手包一路狂奔的那个劫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身后追来的这个人有这样神的功夫,居然用一瓶矿泉水击了他的后脑勺,一个跟头栽在了地,心里一定狂喊——今天算是遇到茬子了,要倒血霉了!

    马到成一看前边的劫匪被击倒地了,立即减慢了速度,试图在抵达劫匪倒地的地方之前,自己也能停顿下来……

    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还差三五米的时候,那个劫匪居然猛地从地站起来,一个高抛,将抢来的手包给抛向了空,估计他是生怕后边追来的人“人赃俱获”才要抛掉手包的吧……

    眼瞅郝思佳的手包在空飞了一阵,居然落在了路边一个小二楼的窗台……

    马到成立即犹豫不决了——假如继续追赶那个劫匪的话,一旦小二楼里伸出一只手把郝思佳的手包给顺进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但这样放跑了劫匪,待会儿咋跟郝思佳解释呢?

    两者之间犹豫了只有一两秒钟,马到成还是决定——小小蟊贼由他去吧,郝思佳的手包才是自己追赶的真正目标——于是,停在了路边二楼的楼下,目不转睛地盯看着窗台的,露出了手包带的那个手包……

    这工夫郝思佳也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