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5章 笑纳初吻吧

    在裁判长的住持下,工作人员把已经开始收摊的标枪投掷场地重新加以布置清理,然后等待马玉成的这最后一投了……

    这个时候,那个消息灵通的男广播员消息灵通地又开始鼓噪了:“大家注意了,刚刚结束的男子标枪赛现场,在尘埃落定冠亚季都各有归属之后,居然出现了戏剧性的变数——已经获得跳高跳远双料冠军的,来自省直机关代表队的马玉成突然发现他投掷的标枪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申请组委会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投掷的机会,经过组委会的授权,男子标枪裁判组慎重研究了出现问题的标枪之后,一致认定属于投掷器械出现了质量问题,又在征得了已经获得了冠亚季的运动员的同意,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体育竞赛原则,决定再给这个已经创造了两项赛会纪录并拿到了跳高跳远冠军的、来自省直机关代表队的马玉成最后一次投掷机会,假如成绩超出之前任何成绩排在他前边的运动员,冠亚季军的名次都将改写,这在本赛会的历史,还属首次,所以,假如马玉成能投出好成绩的话,那他将再次创造赛会的历史,那让我们再次把目光投放到男子标枪场地,共同见证这创造历史的一刻吧……”

    经过这个广播男的忽悠,马到成再次成了全场的关注焦点……没办法,老子所到之处,注定成为焦点,想不火都难呀!

    带着这样的心理走到了获得冠亚季的三个家伙面前,他们三个一人为他挑选了一杆认为理想的标枪,由他从选出一支作为最后一投的使用标枪……

    每一支都看过了,最后还是选定了亲自操刀干过坏事儿的那个冠军选的标枪。

    “我想沾沾冠军气儿……”马到成这样开玩笑说。

    “大哥别再揶揄我们了,我们真是无地自容了!”那个冠军真的彻底臣服这个虽然还没投出超过他的成绩,但在他心已经认定他是大哥的马玉成了……

    “好了,你们都睁大眼睛,见证这最后一投吧……”

    “加油大哥!”这工夫,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期盼着马玉成能投出个超过他们的好成绩,那样的话,似乎他们之前犯下的“罪孽”也可以烟消云散,一笔勾销了……

    “加油!”马到成自己也喊了加油,然后,拿起那把标枪,回到了万众瞩目的投掷场地,在一阵阵的呐喊助威,起步,助跑,展臂,投掷,整个动作连贯自如,一气呵成……

    出手的标枪似乎注满了来自投掷者的冲天气度,飞出二三十米之后达到了最高高度,然后好像被一只无形的鸟儿驼着一直在空飞翔一样,硬是飘出了二三十米才开始渐渐下落……

    一直到落地都还在尽可能地向前飞行——最后枪头几乎与地面平行着擦着草皮着陆在地,工作人员立即锁定了落点……

    成绩很快出来了,居然赛会纪录提高了整整十米多,达到了七十八米九零!

    男广播将这一成绩播出之后,全场一片沸腾!

    “迹,迹,迹,来自省直机关代表队的马玉成再次创造了迹,用自己的实力再次博得了一枚真正的冠军,成了我们赛会真正的三冠王!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对他表示衷心的祝贺!”

    一定是郝思佳不想让任何人与她分享这一激动人心的幸福时刻吧,居然趁乱将马到成给拉出了场地,一路小跑,绕到看台的背后,在一辆gl8商务车前停了下来,用钥匙打开车门,拉开了侧门,一把将马到成给推了进去,她也麻利地了车子,关车门,有些急不可耐地热切说道:“好了,现在可以给你了……”

    “给我什么?”马到成看见对方两只手空空的,这样问。

    “你最想要的呀!”郝思佳两颊绯红,一往情深地这样说。

    “我最想要什么了?”其实历经过那么多女人的马到成,哪里听不出来对方要给他什么呢,但鉴于自己的冒牌身份,只能装傻充愣,尽可能延缓真相败露了……

    “你再假装不知道,我可不给了……”郝思佳一看对方迟疑,立即娇嗔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真不记得我想要什么了……”马到成当然要继续假装迟钝。

    “那算了,既然你都忘记了,那我继续保留好了……”郝思佳真有点生气了,过去都是你死乞白赖索要,但本姑娘一直看不你,所以,才没给你的,今天你表现出色,本姑娘芳心暗许才趁这工夫犒赏你一下,你不趁机抓住机会,反倒一下子这么反应迟钝,那可别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了!

    “你不会是要把初吻给我吧?”马到成一看对方将敞开的心扉又要关闭了,着实觉得可惜,这样的美人儿,这样的红唇,而且还是从未被别的男人亲吻过的处女地,一定是人世间最曼妙的初吻吧——所以,情不自禁这样问了一句。

    “咋了,现在想起来,晚了,我刚才说的话收回了……”郝思佳立即拿出了大小姐的脾气,你才知道本姑娘要给你的是啥呀,晚了,谁叫你反应如此之慢,你想要,本姑娘还反悔不给了呢!

    “刚才可是你主动的,又不是我死乞白赖索要的……”马到成真是无奈到家了,只好用这样的理由来做苍白的辩白……

    “谁让你第一时间没想起来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呢?”郝思佳的意思是,谁叫你反应慢,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活该你这辈子得不到本姑娘的初吻!

    “可能是……一连拿了三个冠军,脑子有些短路,所以……”马到成实在找不出别的话语来填补这个尴尬的局面了,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

    “好了啦,跟你开玩笑呢,鉴于你今天小宇宙大爆发,一下子从一个窝囊废,变成了大英雄,所以,本姑娘决定,把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初吻无偿便宜你,请快点摘下你的口罩,痛痛快快地收下吧……”可是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郝思佳一听到“一连拿了三个冠军”这句话,好像是春风化雨冰雪消融了一样,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做好了投怀送抱的姿态,等他“笑纳”了!

    “这个……”面对这样可能是绝无仅有千载难逢获得她曼妙初吻的机会,马到成真想豁出去了,摘下口罩,直接扑去,管他是死是活,先得到她的初吻再说……

    “咋了,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你又想玩儿什么把戏呀!”一看对方还是犹犹豫豫的,郝思佳的脸子有难看起来……

    “不是——我不是感冒了嘛,我怕一旦吻了你,把感冒传染给你可咋办呀……”马到成还真是机灵,一下子找到了这样一个正当的理由来说明自己为啥面对这么大一个便宜为哈还迟疑!

    “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决定从现在起,跟你同呼吸共命运,别说是感冒了,是你现在得了什么绝症我都不在乎,即便是被你传染绝症我都心甘情愿了……”可是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这次对方非但没急眼,反倒海誓山盟地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看来“一连拿了三个冠军”还真是彻底征服了这个丫头片子的芳心啊!

    “但可是……”马到成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老子凭本事“一连拿了三个冠军”容易吗,现在轮到论功行赏的时候了,却不敢露出庐山真面目来邀功领赏,唉,真是快要把老子给逼疯了呀!

    “咋了,难道你得了几个冠军开始不可一世连我都看不了吧……”郝思佳却十分敏感地这样理解对方的犹豫和迟疑……

    “不是不是……”马到成赶紧否认说。

    “那是啥呀,之前每次有机会,你都磨磨唧唧地非要拥吻我不可,可是今天咋主动送门了,你咋又这么迟迟疑疑了呢?你这个人,我咋越来越看不透了呢?”郝思佳还真是觉得眼前这个马玉成越来越看不懂他了——难道突然变成那种坐怀都不乱的圣人了?对本姑娘的美色无动于衷了?

    “那可能是因为……”马到成还是想拿之前说的感冒说事儿……

    “我倒要看看你墨镜下的眼神是什么,是不是你背着我已经跟别的女孩子好了,一旦有了点成绩,立马想甩掉我,杆子送门儿都不肯要我了……”郝思佳真的有点急眼了,直接来要摘下对方的墨镜,倒要看看他的眼神里到底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别别别,你听我解释呀!”马到成当然不敢摘下墨镜了,因为一旦俩人的眼神对了,都不用摘下口罩看见脸,估计会穿帮露陷原形毕露了吧,所以,极力阻拦说。

    “我才不听你解释呢,你必须摘掉你的墨镜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实话!”郝思佳这次是真动气了——你若是心没鬼,干嘛害怕让我看你的眼睛呢!直接扑来,不管不顾将马到成的墨镜给摘了下来……

    四目第一次这样毫无遮拦地相对——双方仿佛都像在耳边听到了山崩地裂振聋发聩的爆裂巨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