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4章 谁说没给你

    “你是受害者,对处理此事当然有发言权,你说,你想如何处理,难道我刚才说的给他们的处理还不够严厉吗?难道剥夺他们的赛成绩,禁止他们三年不得参加体育赛事,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裁判长以为,这个受害人要提出抗诉,觉得这样的处罚过于轻了呢,这样反问道。

    “恰恰相反,我觉得没必要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儿毁了他们三个国家健将级别的体育前途,我们都还年轻,或许其一个还能成为郭家队的成员参加国际赛事,为国争光什么的呢……”马到成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你的意思是?”裁判长一时没搞懂这个受害者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我是意思是,既然他们承认了是他们做的手脚,那说明他们已经有了面对自己所犯错误的勇气,而且我相信,在今后的任何赛事,他们绝对不会再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勾当了,这样已经达到了批评教育他们的目的了……”马到成继续表达自己的想法。

    “难道你连他们的冠亚季军成绩也不取消?难道你不想要这个标枪赛的冠军了?”裁判长越发觉得这个受害者不可思议了。

    “没必要取消他们的成绩,当然,也不是我不想要这个冠军了……”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你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呢?”裁判长似乎越来越糊涂了,不知道这个受害者到底想要什么结果。

    “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我觉得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再给我一次投掷的机会,我要用没做过手脚的标枪,投出一个令大家都心服口服的成绩,拿到一个货真价实的冠军,这样我才有真正的成感……也才符合真正的体育竞技精神吧!”马到成居然说出了这样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提议来!

    “你傻呀,本来冠军都到手了,为啥要要再投一次呢?”认识郝思佳的那个工作人员都觉得这个马玉成的脑袋有问题了,忍不住这样来了一句。

    “是啊,你觉得真有这个必要吗?”郝思佳也对马到成的这个提议感觉不可思议,也跟着问。

    “还有啊,像他们这样道德败坏干出这样卑鄙勾当的家伙该受到严厉的处罚,咋能这么轻易饶过他们呢?”那个认识郝思佳的工作人员还在为这件事愤愤不平!

    “对呀,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呢?”郝思佳也想听听对方到底是从什么角度来想问题的……

    “我只想凭借我的实力来夺得这个冠军,至于他们几个,也许是一时糊涂,犯了错误,不能这样一棍子把他们打死吧,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严厉的处罚好一万遍——这是我的原始想法……”马到成再次表明了他为啥要提出这样的建议……

    “说得太好了,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当然,无论你这次投掷的成绩如何,我都向组委会建议,今年的体育风尚大奖都颁发给你这样真正懂得体育竞赛精神的运动员!”裁判长一听对方居然提出了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办法,立即赞不绝口地夸赞和承诺说!

    在场的人,包括那三个肇事者,也包括郝思佳在内,都感受到了这个受害者的博大胸怀和崇高精神,顿时热烈地鼓掌叫好起来……

    而只有马到成自己心里明白,之所以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其实是不想把事情闹到组委会去,那样的话,即便他得到了冠军,即便那三个该死的家伙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梁子肯定结下了,假如他们是那种知错改的君子还好,假如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家伙,回头指不定在什么情况下,暗算老子,当然也包括郝思佳在内呢,所以,还不如用这样“冠冕堂皇”的名义,给大家都留出足够的余地,回头大家都好过呀!

    一听裁判长这样说,那三个害人的家伙立即前来给马到成鞠躬致敬,还说:“谢谢你宽宏大量,这辈子我们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无论您这次投掷的成绩如何,您都是我们心目的冠军了,即便是组委会不剥夺我们得奖牌的名次,我们三个都将把得到的奖牌奖金给到您手里——你才是当之无愧的冠军呀!”

    “不用这么客气,我也理解你们,换做是我,已经到手的冠军被一匹黑马给抢走了,也会心生羡慕嫉妒恨,只是你们不该在标枪做手脚,那样做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最后被人查明真相的——正所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定要用理性战胜心那个邪恶的魔鬼,让自己的心态平衡,这样才会在人生的道路,少摔跟头……”马到成趁机给这三个家伙了刻骨铭心的一课!

    “记住了这位大哥,我们一定汲取教训,再也不会这样损人又不利己的勾当了……”三个家伙还真点头哈腰地臣服于马到成的谆谆教诲了……

    “好了,你们帮我选一杆标枪,然后看我这最后一投成绩如何吧……”马到成此刻仿佛成了他们的师父抑或是老大一样的感觉了。

    “大哥,您真的可以不用投了,我们真的心服口服了,冠军应该是您的了……”这三个家伙似乎真的不用再实际投掷获得成绩,真的认定这个在关键时刻放了他们一马的人为冠军了……

    “不行,冠军是出来的,不是让出来的,你们若是想让我心安理得得到这个冠军,快点帮我选一把你们认为最好的标枪选给我用吧……”马到成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这样的逼必须装,不为别的,至少要装给郝思佳看吧!

    “好好好,我们这帮大哥选!”三个家伙屁颠屁颠地赶紧去帮马到成挑选标枪去了……

    这工夫,郝思佳过来将马到成拉到一边说:“你咋还敢让他们帮你选标枪呢,你不怕他们二次对你下黑手?”

    “这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关系了,假如我对他们如此宽宏大量,他们还要继续对标枪做手脚的话,那只能证明一点……”马到成却满不在乎地这样回答说。

    “哪一点?”

    “他们无可救药了,连帝都帮不了他们了……”马到成一言以蔽之。

    “可是万一他们那样做了,你岂不是又掉进他们的阴沟里,在众人面前出丑了吗?”郝思佳还是觉得心里没底,不怕一万怕万一呀!

    “我才不怕呢,一个啊我打赌他们绝对不会那样做了;再是,我自己也长眼睛了,难道看不出他们挑出来的标枪做没做手脚吗——我觉得吧,只要你百分之百地信赖对方,对方才会百分之百地考虑坑害你的成本有多大——他们刚刚跌倒过一次,我相信,他们不会二次在这个问题再跌倒吧,那样的话,他们可再也爬不起来了……”马到成这样分析形势给郝思佳听,也是进一步显摆他的城府是多么的宽广,他的人格是多么的高尚……

    “想不到,你的心这么大,可是之前你在我面前咋从来没表现出这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呢?”郝思佳再次对眼前的这个脱胎换骨成一个令她刮目相看的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之前还是你给我的机会太少,让我没有英雄无用武之地呗……”马到成直接将这样的回应变成了某种**模式……

    “谁说没给你,是你没眼力见看不出人家的意思来……”郝思佳则也立即接受了这样的模式,看来,俩人之间已经到了空前亲密无间的程度了……

    “好好好,都怪我,当时情窦未开,对你的一片芳心爱意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大人不记小人过,下次本公子再也不敢了……”马到成边说,还边像戏的花花公子一样,作揖给郝思佳看……

    “好啦好啦,别肉麻了,快点准备准备,做这最后的一投吧……”看到对方这样的幽默风趣,郝思佳的心突然荡过一阵春风的感觉,越发觉得这个家伙还真是情窦盛开,咋今天跟他在一起总是这样的心情愉快呢?但并没随心所欲地跟他这样暧昧下去,而是回到了正经的问题,提醒他说。

    “不用准备了,我觉得这次肯定行……”马到成本想多些这样的“打情骂俏”也好在这有限的机会里,获得无限的享受呢,却被对方给终止了,多少有些遗憾。

    “你对自己咋这么自信呢?”郝思佳用**的眼神盯看着马到成,这样问了一句。

    “有个伟人说过,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马到成囫囵着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错了吧……”

    “咋错了?”

    “应该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吧!”原来郝思佳也知道这两句名人名言!

    “有什么差别吗?反正都是一个意思吧……”马到成两手一摊,这样回应说。

    “你会说……”郝思佳一听对方这样狡黠地回应,立即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那种亲昵似乎之前更进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