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3章 作为受害人

    “你闻闻,枪头和木柄的衔接处有没有一股口香糖的甜味儿?”郝思佳接过了那把投枪,先在枪头和木柄的衔接处嗅了嗅,然后才这样提议说。

    “还别说,真有淡淡的甜味儿……”工作人员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能不能帮我把枪头给拧开,看看里边多了什么没有?”郝思佳想让真相立刻大白。

    “这个——我要问问裁判长……”工作人员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为啥问他呢?”郝思佳有些难以理解。

    “这可能关乎到运动员成绩的问题,一旦发现标枪做了手脚,并且影响了运动员的成绩,那要追究到底是谁做了手脚,一旦查出来,将取消做手脚的运动员的赛资格,甚至取消他的成绩,所以,我不能擅自动这把标枪,要等裁判长来做出决定之后,我们才有权利动它……”工作人员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是这样啊,我懂了,那您带这支标枪咱们一起去找裁判长吧……”郝思佳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那好吧,你跟我来……”一个是这个工作人员认识这个美女跳高冠军,再是,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势必要澄清事实,不然的话,还真是说不过去,所以,这个工作人员才同意带郝思佳去见裁判长了。

    很快找到了五十多岁的裁判长,听认识郝思佳的那个工作人员一说情况,他马接过那杆标枪仔细观察,也用鼻子闻闻,嗅嗅,嘴里居然说:“刚才马玉成投标枪的时候,广播里一号召,大家都看,我也看了,也觉得他这一投应该很理想,可是标枪飞着飞着掉头向下了,也觉得纳闷呢……”

    裁判长边说,边让那个认识郝思佳的工作人员将标枪头给拧下来,在场的好几个人都同时看见了里边的情况——本来是空心的枪头里,塞满了沙土,末了塞了不止一块口香糖!

    “这是严重的人为破坏,这是恶劣的破坏体育道德精神的行径!走,我们立即采取措施!”这个五十多岁的裁判长,大概这辈子还是头回遇到如此卑鄙的手段来破坏他人的成绩吧,立即愤然带着郝思佳和其他工作人员到了标枪项目运动员集结的地方,可能是郝思佳吩咐过马到成,一定要留住赛后的所有运动员,所以,裁判长带着那杆“问题标枪”来到的时候,参赛的运动员一个都没离场……

    “请大家听清楚,虽然标枪赛已经结束,名次也都出来了,但根据举报,我们在这杆标枪的枪头里,发现了严重的问题,有人暗拔掉了枪头,在里边填塞了沙土,然后又用口香糖来封堵,最后又将枪头安放回了原处,而做了这样手脚之后,再使用这样的标枪参加赛的话,标枪原本的平衡配被人为打破,选手投掷之后的后果是,枪头很快会因为重量增加,快速坠地……”裁判长边说边亮出了那杆问题枪头给大家解读……

    其他运动员听了,都瞠目结舌,议论纷纷,那三个拿了前三名的搞鬼的健将,却显得神情紧张,如坐针毡一般……

    马到成和郝思佳都在密切关注这三个家伙的神情,都不用真相大白,一看他们的反应,已经知道个**不离十了……

    裁判长也看到了大家的反应,继续说:“这样卑鄙的手段,一看是懂得标枪内部结构的人干的好事,换句话说,应该是在场的参加这次标枪赛的某个或者某几个人干的,我相信,经过认真排查作案动机,外加对使用的口香糖进行dna取样鉴定,很快会确认到底是谁干出了这样卑鄙的勾当——现在,我给作案者两个选择,要么主动交代实施情况,争取组委会内部商议处理,取消赛成绩,批评教育,但不再追究其他责任;要么大会立即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一旦水落石出,肇事者,将面临刑事拘留甚至更严厉的司法惩罚——二选一,只给一分钟的时间……”

    裁判长相当于下了最后通牒,是要用这样的高压态势来让肇事者精神崩溃,主动交代……

    可是一分钟过去了,居然没人主动承认,裁判长活了:“不承认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你脑门子的汗珠儿是哪里来的?你惴惴不安的神情的如何出现的?能干出这样卑鄙勾当的动机不用我分析大家都心知肚明吧,难道还真要我直接点名是谁干的吗?”

    尽管裁判长连这样的狠话都说出来了,但还是没人主动承认是他干的……

    裁判长再也忍不住了,义愤填膺地说:“那别怪我报警了……”说完,拿起手机开始点击号码……

    “等等!”获得冠军的那个健将终于耐受不住精神折磨——可能也觉得,失掉一个冠军到了警方有过被刑拘的记录强一百倍吧,而且能得到“内部处理”影响一定较小——这才在最后关头,万般无奈地主动交代说:“是我干的,目的很明显,是怕马玉成最后一投成绩超过我们,冠军被他夺走——我恳求内部处理,剥夺我冠军的资格……把冠军让给马玉成……”

    “什么叫让给他呀,本该公平竞争的,但因为你做了这样的手脚,才导致马玉成发挥失常,没了可以拿到冠军的好成绩……”郝思佳忍不住这样反驳说。

    “那咋办,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真把我送到公安局去吧……”对方显然开始认怂了……

    “送到公安局都是轻的,像你这样阴险卑鄙的家伙,判你坐几年牢都不过分!”郝思佳针锋相对这样呛白对方说。

    “你们别吵了,还是听裁判长如何处理吧……”认识郝思佳的那个工作人员一看裁判长的眉头皱了老大一个疙瘩,这样劝大家说。

    裁判长清了清嗓子,出乎大家意料地说:“这事儿没这么简单,单是你一个冠军主动放弃了名次,那按照规定,你的队友成绩还有效,应该成为冠军亚军,而马玉成的成绩只能提升到第三名——你觉得,这样能补偿马玉成蒙受的损失吗?”

    “算是我直接让给他的吧……”得了冠军的家伙还厚颜无耻地这样说。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冠亚季军的排名必须有成绩才行,没成绩直接把谁换成冠军,即便是咱们这样的赛会较业余,但也不会如此草率,如此儿戏吧……”裁判长这样强调说。

    “要不,我们三个的成绩都取消吧,这样的话,马玉成不顺理成章成了冠军吗?”获得第二名的那个家伙居然这样提议说。

    “难道你们俩也参与了对标枪做手脚?不然的话,取消你们俩的二三名成绩同样不公平啊!”裁判长还真是主持正义,直接这样回应说。

    “我们……”亚军获得者有些迟疑……

    “你们俩到底参没参与!?”裁判长这样逼了一步。

    “我们——一起谋划的,但最后是他一个人做的手脚,不过我们帮他望风了……”亚军终于说出了实话——好像他觉得,一旦被真正查出真相的话,他的下场跟冠军也没什么两样。

    “幸好你们也承认了——标枪头里至少有三块口香糖,一旦送去进行dna鉴定的话,你们三个一个都跑不了——你们俩也心甘情愿取消成绩,接受组委会的内部处罚?”裁判长这才说出了他心里早看出的苗头来!

    “我们愿意……”获得冠亚季军的三个家伙都感受到了内部处理再严重,也交给警方介入好一万倍吧,也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那好,那我这向大会组委会主席团汇报此事,第一,取消你们三个在标枪这项赛的冠亚季军成绩,让马玉成以及后面的参赛运动员顺序成为冠亚季军;第二,经过组委会主席团的商议,给你们批评教育严正警告的处分外,还要追加三年之内不能参加各类体育赛事的处罚——这第二点,你们能接受吗?”裁判长直接说出了他要向组委会突出的处理意见,但还是要先告知三个当事人。

    “我们——只要不报警,给我们什么处分我们都接受……”这三个家伙只能任何这样的局面了。

    “那好,那我这带你们一起去组委会说明情况,然后接受处分……”裁判长说完,要带着大家一起到组委会去,那架势,好像押送犯人到午门外行刑抄斩一样严肃!

    “太好了,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冠军也得到了实至名归!”最高兴的当然要数郝思佳了,想不到,马玉成的第三个冠军是这样获得的,听完裁判长说的话,情不自禁这样对马到成说。

    可是令郝思佳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大局已定,裁判长要带着大家到组委会的主席团去,汇报此事,让这三个做了坏事的国家级健将获得严厉内部惩罚的时候,马到成却前一步阻拦说:“对不起裁判长,作为受害人,我想提出我的处理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获得允许……”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三个肇事者,还有郝思佳在内,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马到成,不知道这个受害者,到底要提出什么样的处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