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02章 也许能翻盘

    马到成的感觉没错,本来很有把握投出好成绩的手感,却在出枪的瞬间有了些微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虽然微乎其微,但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枪一出手,再也不归他控制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标枪在出手后,空飞行了不到四十米开始掉头向下,而且很快在五十几米的地方扎向了地面——不可能啊,老子用的力道足够投出六七十米开外呀,咋这么快坠落下去了呢?

    难道是有谁在刚才老子投掷的标枪做了手脚?

    难道是那三个家伙感觉到了老子要威胁到他们的奖牌,暗算了老子,在老子用的标枪使了什么阴招?

    无凭无据,哪里能找出真相呢?算了,郝思佳给自己的最低标准不是进入前六名吗,现在虽然最后一投投砸了,但还应该是第四名的成绩吧,虽然没得到奖牌什么的,但前六名都有积分给单位的,也算是一种安慰了吧……

    只是马到成的心里还是有个小小的结,搞不懂他使用的标枪到底被人做了什么手脚——想想这三个家伙的表现,看见他第二投之后,成绩不理想那个开心的样子,也可能是受了这样的“恶性刺激”他们第三投的时候,才都卯足了劲儿,发挥出了水平,将成绩都超过了他吧——按说这也正常吧,但关键问题是,老子的标枪一定出了问题,不然的话,不会是现在这样惨不忍睹的成绩!

    虽然一直都是对具体成绩不是很看重,但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郁闷,而这个时候,那个讨厌的广播男又开腔了:“太可惜了,我们的双料冠军马玉成没能在标枪场地再次显示出他的雄风,没能拿到冠军,但也以第四名的成绩进入到了前六名,也为省直机关赢得了荣誉,因此,也让我们对他表示祝贺吧!”

    这个时候,郝思佳及时赶到了马到成的身边……

    “对不起,我没能如你所愿……”马到成赶紧抱歉说。

    “说什么哪,不是进入前六名了嘛,你获得了前四名,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郝思佳倒是“宽宏大量”一拳打在马到成的胸膛,表示这样的成绩她完全能接受!

    “谢谢你这样理解我,我真不是成心故意的……”马到成真觉得本该拿到这个冠军的,那样的话,郝思佳得高兴成啥样啊——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了用优异成绩博得她倾国倾城一笑的心理……

    “你咋这么说呢?谁会说你是成心故意的呢?”郝思佳却从对方的话语,跳出了“毛病”成心故意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你没看见我投出去的标枪走的是个什么弧线?”马到成知道自己有些口误,所以,只能这样解释说。

    “看见了,没多远一头栽下来了呀……咋了,难道是怕得罪人,你成心用了什么技术,才让标枪这样的?”郝思佳似乎更加怀疑对方是真的“成心故意”了!

    “我哪是那样的人品呢,即便是我不在乎拿个冠军,也担心自己拿了冠军会得罪那几个要丧心病狂的家伙,可是我也不能在赛的时候,偷工减料,用这样小儿科的把戏来自毁长城吧!”马到成赶紧这样争辩说。

    “那咋会出现那样怪的现象呢?”郝思佳越发不可思议了。

    “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意义了……”马到成忽然觉得自己披露出这样的环节,是“自找麻烦”所以,想见好收,立即打住。

    “咋没意义呀,我一定要搞清楚,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郝思佳却被撩了道!

    “还说你不在乎我得不得冠军,现在尘埃落定大局已定,你还较真干啥……”马到成想用这样的话来彻底打消对方较真的念头。

    “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呢,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至少,可以总结经验,来年再用吧!”郝思佳缓和了口吻,这样说道。

    “其实吧,我刚才投掷的时候,标枪一出手,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马到成一听对方这样说,也只好说出当时自己的感受了。

    “啥感觉呀?”郝思佳要的是对方赶紧说出他的具体感觉。

    “我觉得我用的那把标枪有点特殊情况……”马到成心想,假如这些情况不事先告诉郝思佳的话,他一定会刨根问底到没完没了……

    “啥特殊情况呀?你说出来,我向他们投诉,这次投掷不算,重投一次!”郝思佳一听原来是标枪有问题,立即打起精神这样说道。

    “算了算了,都投掷完成了,名次也都定完了,你再投诉,谁会搭理你呀……”马到成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说出这些心里的怀疑,万一闹出点儿风雨来,再把老子的真面目给披露出来,连前边两个冠军的成绩都有可能给取消了,因为你这是严重的“冒名顶替”呀,所以,赶紧这样劝慰说。

    “那你也得跟我说说,那根标枪出什么问题了,我这个人,是眼里揉不得沙子……”郝思佳却开始认真起来了……

    “我觉得是被谁做了手脚,枪在投出之后,明显一头沉,还没到该下降的时候,开始耷了头了……”马到成只好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能是做了什么手脚呢?”郝思佳却没懂这其,谁能用什么方法做出什么样的手脚!

    “具体我也说不清,也许是将枪头偷偷拧了下来,然后在空膛里放了口香糖之类的东西,然后再把枪头给粘——这都是我瞎想的,不一定是这么回事儿!”马到成之所以这样说,是在大学参加运动会的时候,曾经亲眼目睹有人搞过这样的恶作剧,害得别人成绩陡然下降,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不管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我都要查明真相……”郝思佳信誓旦旦地说。

    “你那么认真干嘛,不是说拿不拿这个冠军都行吗?”马到成却觉得郝思佳过于小题大做了……

    “话是这么说,假如你没有拿冠军的实力,我也不较这个真儿了,可是假如是因为谁施加了压力,做了手脚,导致你失掉了冠军的话,那不公平了,我无法忍受了……”郝思佳讲的这个理儿——可以不拿冠军,但假如是被谁破坏之后没拿到冠军的话,那性质变了,所以,必须据理力争才行!

    “你还能怎样?”马到成真有点后悔披露这样的情况了,只说刚才是自己的原因没投好,也不用惹出任何是是非非了,可是现在已经压制不住郝思佳的情绪了,想知道,她到底想怎样来揭穿此事……

    “先找到那把标枪,看看你的怀疑对不对,然后,再向大会组委会投诉……”郝思佳立即说出了她的想法……

    “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吧……”马到成还是想尽早将郝思佳的激动情绪给压下来,省得节外生枝,回头被动的是他自己。

    “有这个必要!这样吧,你负责对工作人员说有问题要申诉,请各位赛后的运动员暂时不要离场,我负责到场地那边去找到你刚刚投掷出去的那支标枪,假如没问题,也无所谓了,假如真有问题,即便是名次已经排定了,我们都还有翻盘的机会……”郝思佳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说明她是多么的在乎体育的公平竞争,还有是对拿到这个冠军是多么的认真……

    “咋翻盘呀……”马到成一听还有翻盘的机会,头更大了,翻啥盘呀大妹子,前边两个冠军都是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得来的,你丫现在是不知道真相,一旦知道了,难道你也要这样理直气壮地去翻盘吗?

    “这个你别管了,咱俩立即分头行动……”郝思佳一下子来一股子认真劲儿,好像她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一样,立即行动,到投掷现场的另一端,去找刚刚马到成投出的那支可疑的标枪去了……

    而马到成则在心里想,这个郝思佳,嘴说得不得冠军都无所谓,但遇到情况之后,立即掩饰不住她那种争强好胜的心理状态了,还有对他再次夺得这个冠军的极度渴望——看来有一线希望也还是要争取呀,特别是为了打击那三个心理变态不怀好意的家伙,老子也要跟他们“血拼”到底!

    俗话说,世界怕怕认真二字,郝思佳带着她的认真劲儿,到了投掷场地正在收集被投出的标枪,打算集起来送回到投掷端之前,咨询工作人员,刚才马玉成投出的是哪一支标枪……

    其一个工作人员认识郝思佳,很情愿帮她找,很快找到了,问她:“为啥要找这支标枪呢?”

    “我男朋友刚才投掷的时候觉得有问题,我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做过手脚……”郝思佳说明了来意。

    “能做什么手脚呢?”那个工作人员拿起那把标枪,反复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毛病来,这样问了一句。

    “也许在枪头吧……”郝思佳想起了刚才听马玉成说的话,这样猜测说。

    “没看出什么来呀!”工作人员又仔细看枪头,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