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9章 真是为你好

    “讨厌,谁说爱你了!”郝思佳又是习惯性地用拳头来擂打马到成的肩膀……

    “我之前在跳高场地最后一跳的时候,你虽然没出声,但我从你的唇语读出了你说的那三个字……”马到成想证实之前郝思佳说的那三个字到底是不是“我爱你”!

    “打住,有些美好的事物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该你场了……”郝思佳似乎也很难为情,赶紧岔开话题说……

    还真让郝思佳说着了,这工夫,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决赛试跳已经基本结束,大概剩下马到成没跳,所以才没最后排名了……

    “那我场了——为了你的健康,还是吧饮料给我喝吧……”马到成其实渴得够呛了,是碍于没法摘了口罩才找了各种理由没喝的,但现在要场了,想趁离开郝思佳一段距离之后,背向她,可以快速把饮料给喝掉……

    “真会找理由……”郝思佳边把已经打开的那听饮料又递还给了对方,边娇嗔地这样说道。

    “真是为你好……”马到成故意这样说,似乎这样逗弄一下对方会很爽……

    “谁知道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呢?”郝思佳却当真了,翻楞着眼睛这样猜测说。

    “啥都没想,想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三个字到底是啥!”马到成还真会打岔,直接扣在了之前的一个重要话题……

    “别贫嘴了,快点喝了饮料场吧……”郝思佳边说,边用亲昵的动作直接推马到成的后背催他场了……

    “再说一次,别指望我拿冠军!”马到成越发觉得与郝思佳之间除了那层口罩,再也没有任何屏障了,所以,再次很随便的打趣说。

    “谁指望了,刚才的跳高冠军都是意外收获,所以,你只管放宽心大胆地跳吧,我看成绩排名了,你这一跳不跳都是第三名了,已经够本儿了……”郝思佳居然是一副心满意足的回应。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不跳了!”马到成成心逗弄郝思佳。

    “不跳可不行!”

    “为啥不行?”

    “不符合体育道德精神呗……”郝思佳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呵呵,这个理由太好了,那我现在抖擞精神,为了永恒的体育道德精神,完成这最后一跳!”马到成一听郝思佳给出的居然是这样的回应,还真觉得她真是太可爱了,本以为她会拿出别的理由来激励甚至刺激他,竭尽全力来拼这个冠军呢,她却不,只说出个什么体育道德精神——呵呵,管他为啥呢,反正不跳对谁都说不过去,那囫囵着跳完这一跳吧……

    于是,马到成离开郝思佳的视线,边朝助跑的跑道那边行进,边摘下口罩背着郝思佳的方向,将饮料一饮而尽……

    顿时感觉像充了电一样精神饱满,意气风发,身轻如燕,神清气爽的感觉了……

    这一跳可谓是轻松自如,毫无压力,反正已经有个第三名可以拿了,已经超出郝思佳的预期了,也该知足了吧……所以马到成从起步到助跑,还有最后的踏跳,完成得都十分的顺畅,不说是行云流水,也算是一气呵成……

    特别是起跳之后,真感觉到了有一种“云天漫步”的感觉……甚至在空划过的那不到一秒钟里,还闪回了那次在路,罗曼罗兰给他表演过的“云天漫步”只不过,她们俩是倒立完成的,是故意要走光给他看,吸引他眼球,渴盼他青睐才那样做的……

    尽管只是一闪念,但还是令马到成神清气爽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所以,空动作也完成得很舒爽,当然,那种暗爽外人谁都难以捉摸,无法知晓,只有他自己在暗自**而已……

    终于“尘埃落定”地着陆在了沙坑里——快速起身发现,成绩并不是特别突出……很是从容地拍掉手的沙土,举起双臂向关注他的观众致意……

    哪成想,在马到成从跳远场地走向休息区,要去与郝思佳汇合的时候,广播里又传来了那个鼓噪的男声:“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刚刚结束的男子跳远场地,刚刚获得男子跳高冠军的,来自省直机关的马玉成,重整旗鼓,再创佳绩,以七米一八的好成绩,一举打破了保持多年的,六米九八的赛会纪录,同时获得了该项目的冠军——真是可喜可贺,我们的英雄获得了跳高跳远双料冠军!”

    经过广播这样一鼓噪,整个现场又是一阵鼓乐喧天,人声鼎沸,郝思佳则径直飞奔过来,一下子将他紧紧地拥抱在了怀里,这次是那种兴高采烈到了极点的高兴,假如不是众目睽睽,你趁机做点什么想做的小动作,甚至把手伸进你最想抚摸的某个地方,对方都不会那你怎么样,甚至会积极配合你,趁机把什么都献给你的那种……

    马到成也紧紧地抱住了郝思佳,趁机在她耳边说:“没诚心拿这个冠军,纯属瞎猫碰个死耗子……”

    “才不是呢,你是当之无愧的冠军,因为你真有这个实力,只不过之前没机会爆发出来而已!”郝思佳竭力为对方正名争辩说。

    “说真的,我真没太使劲儿,真是随便一跳出了这样成绩的……”马到成偏偏还要这么说……

    “不是吧,说你胖你还拽了……”郝思佳越发觉得对方是成心这样说了,用了那种亲昵的嗔怪这样说道。

    “说真的,也许正是因为我什么负担都没有,那么随便一跳才跳出了这样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的好成绩吧……”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了。

    “别管因为什么,你现在已经拿下两个冠军了,这下你可算在全省的事业机关出了大名了,回头等着各种好事儿接踵而至吧……”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脸蛋儿又红润起来……

    “能提前告诉我,都有什么好事儿等着我吗?”马到成似乎感觉到郝思佳说的好事是什么了,但心里醋醋的,因为他知道,回头来临的那些好事儿都跟他没关系,都会被那个该死的马玉成?现成的,也有些失落,所以,才会直接这样问……

    “先不告诉你……”

    “咋又是这句话呢?”

    “因为你还有赛没参加完呢!”郝思佳一把挽住了马到成的胳膊,直接拉他走人……

    “不是吧,咋还有呢?”马到成一个激灵——咋还有赛呢,这是要累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唉,那个该死的马玉成也够可怜的,假如真是他自己亲自来到现场了,都是七八名的成绩但也要每个项目都去参加,以此来完成郝思佳说的所谓的“体育道德精神”吧!

    “你忘了昨天还参加过标枪预赛呀,好歹也进了决赛的,快走吧,这工夫已经开始赛了……”郝思佳却这样提醒说。

    “天哪,我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那快走吧!”马到成突然意识到,自己假如真的忘记了,直接穿帮了——你昨天参加过预赛,咋今天给忘了呢,这不符合常理啊——所以,即便是万般无奈,也得硬着头皮继续参加新的赛!

    按说投掷项目对于马到成来说是强项,毕竟学过投掷功,将手的东西投出去,既远又准都在他的掌控之,想起大学的时候,被那个该死的辅导员生拉硬扯也报名参加了标枪赛,但马到成生怕自己投掷太远,而且无形会瞄准某个人作为目标,回头一标枪将人给扎死出了人命可糟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对很多人和事儿都看不惯,让那个该死的辅导员给弄得有点心理变态,才会有那种潜在的暴力倾向……

    因此吧,马到成在参加标枪赛的时候,故意三次都违例,而没任何成绩下了场,第二年,那个该死的辅导员再也不替他报这个项目了……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是要顶替马玉成将他之前做过的事情都做完整了,同时也是想通过这样的体育赛,给郝思佳留下一个无法替代的好印象,回头亮出自己的底牌,也是现出原形之后,或许会令她开一面,鉴于老子如此优异的表现,不追究老子冒名顶替为她的马玉成赢得了这么多的荣誉——才要努力参赛获得好名次的……

    所以,咬牙也要坚持到底,而且,这次投掷标枪还真的要出个好成绩,看看自己到底能投掷多远,不说是青史留名,至少有个赛会纪录吧,虽然是顶替马玉成投掷的,但那永远都是老子的功力和成绩呀……

    想到这些,马到成也心甘情愿继续参加标枪场地的决赛了……

    然而到了现场才发现,预赛前三名的居然都是大学联队的运动员,其两个还是运动健将!也是都够得国家级的运动员了,但由于他们在大学里都算是在机关里工作,抑或是这些大学的机关特地养了这样一些可以在这样的运动会拿出好成绩的人员,是要在这个时候派用场的……

    所以,他们的成绩非同一般,遥遥领先其他参赛者,马到成一看他们预赛的成绩,几乎翻了马玉成的一倍!马玉成的预赛成绩是不到三十几米,而前三名的成绩都超过了六十米!

    马到成突然又有了压力山大的感觉——想从他们手里夺得前三的任何一块奖牌,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