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8章 没别的意思

    虽然这个第八名因为踏线违例成绩不算,但他实际跳出的距离,让前边的运动员都惊出半身冷汗,假如没踏线,成绩有效的话,还不一下子排到第一名啊!这小子实力雄厚,是深藏不露啊!

    郝思佳在附近,用手机录下了他跳远的全过程,开始很高兴,以为他今天神到连跳远也能拿冠军了,可是成绩却无效,赶紧过来安慰说:“这才是第一跳,你别紧张,后边两跳总有一跳成功吧……”

    “说好了,你别指望我再那个跳远冠军了……”马到成赶紧给自己留后手,因为谁知道接下来的两跳会出什么成绩呀,所以,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好……

    “没指望你得冠军,能进前六名我心满意足了……”郝思佳一脸的喜悦这样回答说。

    “前六应该没问题吧……”马到成觉得,自己的能力进前三都应该没问题,但还是给自己留有充分的余地。

    “是啊,看你刚才跳出的实际距离,拿冠军都绰绰有余了,可惜你踏线了,成绩无效……”郝思佳虽然不是很懂跳远这个项目,但单凭肉眼看到的具体距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再说一次,你别指望我跳远也拿冠军……”马到成生怕再次被郝思佳给逼道,非要再拿个冠军不可,那样的压力太大了,压到极限人会崩溃的,所以,直接再次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好好好,不指望不指望,但你也要竭尽全力跳出一个较好的成绩吧……”郝思佳很是宽容,还算善解人意……

    “这个我能做到,我有十分的劲儿,不会只用九分的……”马到成一听对方并没逼他,也这样回应说。

    “我知道你不会藏奸耍滑嘛,但我也有言在先,假如你跳远能进前三的话,我会给你更多惊喜……”郝思佳又拿出了羞赧的神情,说出了这样甜腻的话语。

    “什么惊喜呀——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又会回答说——先不告诉你……”马到成汲取了前两次的教训,干脆直接自问自答了……

    “对呀,是现在先不告诉你呀……”郝思佳越发觉得对方知她懂她,打心里往外真的爱他了……

    “准知道你会这样说……”马到成也突然觉得,这个郝思佳从长相到性情,都是那种万里挑一的绝色佳丽,假如不是肩负重任的话,说不定真的会爱她,趁机拿下她了……

    正说到这里,第二轮试跳又轮到马到成了……

    可能是看到了这个第八名居然跳出了那么远的距离,都被吓到了,所以,这一轮都拼尽了全力,成绩明显都有大幅提高……

    而马到成此刻一点压力都没有了,别管什么成绩,只要能进前六算完成郝思佳给的任务,若是名次还能靠前,那算超额完成任务了……

    但人是这样,虽然没心理负担了,但还是要拿个较好的成绩,所以,在具体跳的时候,还是想竭尽全力跳得更远……

    这次倒是没踏线,跳的实际距离也足够远,但最后落地的时候,却觉得没有次的好,赶紧起身回头看,工作人员倒是举起了白旗,示意成绩有效,赶紧冲沙坑里出来,去到起跳的地方看,工作人员用白旗指了指他的起跳点,尼玛,居然距离踏板有五六十公分的距离——这也太提前起跳了吧,白瞎了这五六十公分的距离呀!

    但即便是这样,第二轮成绩排名出来后,马到成的成绩居然升到了第三名!

    这样的实力让所有参加决赛的人都对这个老八刮目相看了——原来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刚才这一跳,假如起跳点在踏板附近的话,成绩是第一名了!

    顿时,原先排名靠前的几位,特别是以为稳拿前三名的运动员,都开始紧张起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赛会的广播喇叭里,又传来了那个特别会鼓噪渲染气氛的男声:“大家注意了,刚刚从男子跳远场地传来的可靠消息,参加男子跳远的八名运动员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跳的角逐,最后一跳将决定最后的名次,又到了冠军争夺的白热化阶段,而要告诉大家的是,刚刚在男子跳高场地击败卫冕冠军萧云龙,获得新晋冠军并打破赛会纪录的,来自省直机关的马玉成,又马不停蹄到了男子跳远场地,而且刚刚完成的两跳成绩都颇具争夺冠军的实力,让我们把目光都投向男子跳远场地,为这个刚刚获得男子跳高冠军的马玉成加油助威,祝愿他再接再厉,在跳远这个项目,也取得骄人的成绩,给省直机关代表队增添更多的荣誉吧!”

    经他这么一鼓噪,再次将全场的目光都给圈拢过来了……

    马到成自己都乐了,今天这个男播音是跟老子成心过不去呀,表面看他是在活跃气氛加油助威,其实给老子带来多大的压力你丫知道吗?

    假如没有这样的鼓噪,老子这最后一跳差不多行了,刚才那一跳的成绩保持前几名应该没问题了,但现在不行了,又形成了万众瞩目,根本没给老子留任何退路——你若是不取得好成绩,好像刚才刚刚获得跳高冠军的光环都会大打折扣,这到底是你小子搞的阴谋诡计,还是完全出于没心没肺的白痴鼓噪,反正老子恨死你了!

    幸好这工夫,郝思佳弄来几听红牛饮料,打开一听递过来说:“别听广播里瞎说,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尽力行,反正已经有个冠军在手了,你还怕啥呢……”

    马到成只顾听郝思佳说话,差不多忘了自己还戴着口罩遮挡脸面呢,接过饮料要放在嘴喝——还真是渴坏了,从郝思佳拉他场到现在,还真是滴水未进呢——然而,都快放到嘴边了才想起自己是谁来,立即停止了要隔着口罩喝饮料的动作——心说,好悬呀,差点儿露馅!

    “你咋又不喝了呢?”郝思佳好像成心要对方摘下口罩,看看他今天此刻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呢——这家伙今天一直以感冒为名,不但戴着口罩,还以怕光为名,戴着墨镜,无论如何都觉得他跟自己隔了一层什么,总觉得他可能有意掩盖脸的某种情况,如被谁给抓挠过了?或者眼睛里长了什么麦粒肿之类的?反正郝思佳有意无意的,想趁给他喝饮料的时候,看看他真正的脸……

    “我现在还不能喝……”马到成的脑子在快速搜索为什么不喝对方好心好意给自己打开的,自己也觉得很饥渴,本该直接喝下的饮料……

    “为啥呀?”郝思佳很是惊异地这样问。

    “马要最后一跳了,虽然不想拼冠军,但喝下饮料我肯定会有憋尿的感觉,那样的话,注定跳不好了——你说呢!”马到成还真会找回绝的理由,这样说,谁都没话说了吧……

    “是这样啊,那也别浪费了,我喝了吧……”郝思佳马把打开的饮料接了过去,放在嘴边要喝。

    “女孩子,不好总喝这样的功能饮料吧……”马到成情不自禁这样来了一句。

    “你是在关心我?”郝思佳听了,浅浅地一笑,这样反问道。

    “是随口说说……”马到成绝对受不了她那样一往情深的眼神,所以,赶紧这样解释说。

    “我又没结婚怀孕什么的,喝点能提高免疫力的饮料没什么问题吧,听你的口气,好像咱俩结婚好多年了一样……”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两颊绯红,好像与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两口子多年了一样……

    “没没没,没别的意思,是觉得像你这么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不该被这些不知道究竟含了什么特殊成分的液体给毒害了,回头脸长出一个小小的疙瘩,得不偿失了吧……”马到成的心突突乱跳着,赶紧这样解释说。

    “你今天是怎么了……”郝思佳再次乜斜着她那勾魂的眼睛,很是好今天马玉成的表现。

    “怎么了?有啥变化吗?”马到成赶紧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

    “当然了,不但小宇宙爆发了,还突然知道心疼关爱别人了,我咋觉得你一夜之间脱胎换骨成了另外一个人呢?”郝思佳说出了她的切身感受。

    “那一定是过去咱俩还不是很熟,你还没有充分地了解我,我的真正潜能还没被你给发掘出来——而今天,此刻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马到成心知肚明,郝思佳的这种感受来自哪里——压根儿是两个男人嘛,是你之前了解不多,所以,才没真正发现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也怪我,过去在你我之间树立的屏障太多了,导致我们很少有今天这样的交流,更没有像今天这样,共同面对困境和取得巨大成功的机会,但我还是觉得,你真的跟以前判若两人,一下子从我没感觉的类型,变成了我最喜欢的男人类型了……”郝思佳也承认,之所以今天这样刮目相看对方,也怪之前了解太少,换句话说,给对方相互了解的机会太少了才导致的。

    “难道你是在说——已经爱了我?”马到成索性将对方一军,看她如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