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7章 抱了个满怀

    全场鸦雀无声,差不多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双眼,来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

    此刻的马到成似乎不再是为那个马玉成来完成赛了,而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奋力抗争了!

    他突然发现凭借自己的能力,连郝思佳这样的女孩子都可以征服,顿时有了豁然开朗心花怒放的感觉——跳过这个横杆,相当于迈过了最后一道坎,看郝思佳刚才那种表情,用唇语说出的那三个字,估计一定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好事等在征服眼前这个高度之后的某一时刻吧!

    这样的心境下,马到成完全不是在为别人争取什么了,而是在为自己证明什么了,这一跳一定会改变自己命运的,一定是这次来省城搞到那个批最重要的环节,一旦突破,大概什么都迎刃而解了吧……

    越想心里越爽朗,越想身体越轻松,从未有过的高昂情绪,让他的起步十分矫健,助跑踏实有效,起跳充分给力,过杆协调完美……

    一气呵成,堪称完美,转瞬间,那个几乎难以逾越的横杆已然成了马到成人生的又一个被征服的高度……

    全场沉静了几秒钟,突然欢声雷动,那个广播男的声音居然是用嘶哑的腔调喊出了:“迹发生了,迹发生了,赛会纪录被刷新了,新的男子跳高冠军诞生了!”

    全场沸腾了,名不见经传的挑战者赢了,好像这样的结局更令“看热闹”的观众欢迎,好像他们心的那只咸鱼突然翻身了,唤起了压抑在每个人心的那种一步登天快感,引起了轰动效应的共鸣……

    当然,在挑战者成功跨越横杆的一瞬间,卫冕冠军萧云龙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竟失去了知觉,整个人直接萎靡在了地,居然没人发现他这样的窘境,好像直接被遗弃了一样……

    而与此同时,从缓冲垫子下来的马到成,看见朝他奔跑过来的郝思佳,居然热泪盈眶,知道这个时候该做点什么了——之前尽管说了很多暧昧的话语,也被郝思佳的拳头打过多次,还被她拉过手,但至少还欠他一个拥抱吧,不趁这个时候结结实实地抱她一下,怕是一旦现出原形来,可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像郝思佳这样家庭背景的女孩子,本人又长得天生丽质,花容月貌,假如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多看她一眼都算是奢侈,更别说跟她亲近,像情侣一样有更多的亲密接触了……

    所以,当郝思佳跑过来,刚要说些热烈祝贺之类的话语的时候,马到成不由分说,去来了个“满怀”的拥抱!

    之前总是感觉她貌似很有料,但你不用身体直接去感受,根本不知道那里是真是假,是被人为垫高的,还是天生成的,而一旦结结实实地抱住之后,才充分感受到了郝思佳还真是货真价实,绝不掺假,实实在在地有型有料!

    这样的女孩子真是太完美了,可惜了不是老子的菜,或者说是老子为那个马玉成做了嫁衣,以他的名义彻底收获征服了这么一个秀外慧,真材实料的性感女神……

    而被对方这样用力地一抱,郝思佳当然也心潮起伏到了欣喜若狂的程度,之前不是没给过马玉成机会,但他那样懦弱的性格,你不给他明示他什么都不敢做,生怕一旦越雷池一步,会彻底被嫌弃,被抛弃,所以,从来都不敢动郝思佳一根汗毛,而现在,他超凡的表现一举成名,彻底征服了郝思佳的芳心,别说是这样拥抱她,即便是这工夫他摘下口罩直接拥吻她,她都会怀着喜悦的心情欣然接受,甚至会热烈回应的……

    马到成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那种“投怀送抱”的热切氛围,也真在某一时刻大脑冲动想趁机摘下口罩直接去亲吻郝思佳那渴望至极的红唇……

    郝思佳似乎读懂了对方的心思,但看到对方只是这样紧紧地拥抱,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觉得是不是自己应该主动一些,也腾出一只手,缓缓地抬起来,渐渐到了对方的耳际,只要找到挂在耳廓的口罩的布带儿,轻轻一拨,他的口罩一定会脱落,那个时候,不用他主动,我一定要抢在他之前,吻住这个胜利者的嘴唇……

    马到成的直觉告诉他,郝思佳真的要这样做了,而一旦那样做的话,也是老子梦寐以求的,所以心脏立即跟着跳得不行了……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但该死的理性不失时机冷冰冰地提醒他——别因为一时冲动露出了马脚,坏了大事——马到成灵机一动,贴近郝思佳的耳边问了一句:“我是不是还有别的项目要参加呀!”

    已经进入某种忘我状态,一心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对方的郝思佳,突然一下子也猛醒过来,立即终止了想摘下对方口罩的动作,转而说道:“哎呀,你不提醒我差点儿忘了,现在正在进行男子跳远决赛呢,你必须马到现场去了……”

    “跳远决赛?”马到成心说,居然还真有赛等在后边呀,刚才只是那么一说,还真问着了!

    “对呀,参加跳远的人多,昨天进行了预赛,你的成绩进入了前八名,直接参加今天的决赛,刚才决赛已经开始了,现在去场地大概还来得及……”郝思佳这样解释说。

    “我都不记得昨天我跳第几了……”边走,马到成边这样问,是想知道一些现场的情况,也好做到心有数。

    “你昨天跳了五米八零,成绩是并列第七名,但你被排在了第八个试跳……”郝思佳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咱们快去吧……”马到成一听,又是个差不多垫底的名次,觉得这个该死的马玉成今天算是走运了,老子的成绩一定会远远出超过他的!

    刚刚经历一场相当于生死存亡的决斗,马转换场地还要进行一番厮杀,马到成的确有点身心疲惫,但被郝思佳拉到了跳远的场地,正好轮到他第一次试跳,也没时间多想,虽然身体有些不适的感觉,但看见前边几个人的成绩,马到成心里一下子有底了……

    之前在大学的时候,每次运动会都被迫报名参加,但为了不出好成绩给那个该死的辅导员脸增光添彩,所以,不适故意踏线是故意违例,反正几乎是没出过什么好成绩,但马到成对自己能跳多远还是有个大概的判断的,尽管从来没拿过什么名次,但看了现在参加决赛的人刚刚跳出的成绩,还真都不咋地,假如老子认真赛的话,超越他们也是有可能的吧……

    赶紧脱掉了外边的运动服,露出了里边印着省直机关字样的背心裤衩,穿了郝思佳及时弄来的合脚的跑鞋——跳远不能穿跳鞋了,后边的两个钉子派不是用场,甚至会起到“绊脚石”的副作用,所以,心细的郝思佳立即帮他换来了一双跑鞋,是只有前脚掌才有钉子的那种跑鞋……

    这回好,连试跳的机会都不给,来直接进入决赛赛,每个进入决赛的选手,只有三次跳跃机会,选取其最好的成绩,作为最终的排名成绩……

    而前边七个已经跳完了第一次,等马玉成跳完了,再来第二轮,所以,大家都有点不耐烦地在看这个预赛排名最后的家伙到底能跳出个什么成绩……

    马到成在跳高项目,技术落后,只会最原始的跨越式和较先进的俯卧式,是郝思佳现场指导和及时领悟,才学会了最先进的背越式,很是幸运,还拿到了冠军……

    现在来到了跳远场地,谈不什么技术是否先进了,是快速助跑,单脚踏板,然后飞身起跳,空展体,收身,最后以最大的幅度前置两腿,利用惯性在最远的落点着陆,在沙坑里留下的距离踏板最近的痕迹,是你最后的成绩……

    马到成跳远也没受过专业训练,但技术难度并不大,而且,郝思佳这方面也不擅长,所以,全凭他自己发挥了……

    已经拿了一个跳高冠军了,早已超额完成了预期的任务,现在来跳远,其实是为了分散一下郝思佳对他的那种过于激动的热情,所以,马到成不是很在意,随便了助跑的跑到,看见踏板处的工作人员举起了可以跳的旗子,直接起步助跑,越跑越快,到了距离踏板很近的时候,大概看了一下踏板,一脚下去,直接起跳——身体仿佛腾飞起来一样,在空两腿还摆动了几步,快速下沉,最后落在了沙坑里……

    起身一看,成绩不赖,估计有七米左右吧,刚才看那些跳过的人第一跳的成绩,还没一个过七米的呢……

    正觉得这个成绩会一鸣惊人呢,却看见踏板处的工作人员举起了红色的旗子——尼玛,难道违例了?成绩不算?

    赶紧回到踏板附近,工作人员用旗子一指踏板的几个鞋钉子印儿,表示你起跳的时候过线了,所以,成绩不算……

    尼玛,差了一两公分而已,唉,这么好的成绩功亏一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