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5章 我都听你的

    马到成真觉得这个广播员有点过于浮躁过于夸张,本来想静下心来好好琢磨一下刚才萧云龙试跳失败的原因,也好避免自己也出现他那样的低级失误,可是在全场的喧闹,心根本静不下来,这导致他急于起步助跑,还没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发力来征服这个高度,匆忙起跳,明显感觉身海拔不够,急于做刚才萧云龙失误的那个动作,居然因为矫枉过正,让动作有些变形,整个动作还没做完,横杆已经被严重触碰……

    全场一片惋惜声,马到成的心里也很郁闷——当真要止步这个高度,当真要这样“屈居”亚军,拱手将冠军“让给”对方?

    看见挑战者第一次试跳也落马了,萧云龙的嘴角再次现出了轻蔑的冷笑——刚才本尊只是小小的一个低级失误,但看你刚才连动作都变形了,说明你已经超越极限,根本没法跨越这样的高度了,还是看本尊这个卫冕冠军如何征服这个赛会的新高度吧,也好让你这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挑战者知道什么叫王者归来冠军风范!

    只是出人意料,这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卫冕冠军过于自信,抑或是内心深处还是产生了对这个后来者的忌惮,生怕自己失误,给对手留下超越自己的余地,所以,也犯了急功近利用力过猛的错误,第二次试跳,再次将横杆给触碰掉落,激起场内一片惋惜之声……

    当然这个时候,更大的压力直接压在了马到成的头——假如你这次试跳过了的话,那差不多一半的冠军是你的了,但如果你跳不过去,那会形成最后一跳一决雌雄的态势,那将会压力更大,所以,这次试跳太重要了,别说马到成本人,是一直在暗处偷偷关注他一次又一次跳出新高度的常俊杰,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实在不行见好收吧,整出太大动静,回头咋收场啊!

    但此刻马到成却觉得没有任何退路了,之前的那个一米九八,是第二次过杆的,这次但愿能延续之前的幸运,还能二次过杆,省得剩下最后一次机会,身处令人窒息的氛围在决一死战……

    所以,在广播的鼓噪,欢呼加油声此起彼伏的时候,他却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大家暂时鸦雀无声,给他一个安静完成全套动作的时空……

    还别说,马到成仅仅是伸出食指在口罩外做了那么一个简单动作,全场真的立即鸦雀无声,屏息静气,看他这关键的一跳了……

    马到成忽然感觉到了他现在的感召力如此之大,真的成了全场的焦点人物,这一跳大概是决定命运的一跳吧,所以,竭力控制自己的心跳,脑子里反复闪回播放萧云龙那些标准的专业的跨越姿态,然后,来了一个深呼吸,开始起步,助跑,一步两步,正满怀信心第九步开始起跳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萧云龙的身影在移动,而且不是去别的地方,而是去接近郝思佳了……

    虽然没看出什么歹意来,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要做这个动作,是用心良苦来干扰这个实力强劲的挑战者,还是真的忽然有了什么事儿,要请教女子跳高冠军?

    无论如何,都达到了让马到成分心的作用,所以,导致他起跳之后,有点心乱,间环节一个动作稍有偏差,便让整套动作功亏一篑……

    同样的惋惜之声从静默等待的全场发出……

    此刻,那个令人发指的男广播员再次喋喋不休地鼓噪起来:“很可惜,挑战者第二次试跳也没成功,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是一个轻易难以征服的高度!是一个充满了挑战性的高度!是摆在他们二人面前的一座轻易无法逾越的高度!但万幸的是,他们俩还都有最后一次机会来挑战自己的极限,来冲击这个貌似无法逾越的巅峰……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勇于挑战自我极限,勇于再攀高峰的勇士豪杰们!”

    现场的观众居然都被他扇乎得群情激奋热情高涨起来,高喊各种鼓励加油口号的此起彼伏……

    然而,令马到成,也令郝思佳想不到的是,裁判过来对马到成说:“萧云龙提出最后一跳免跳,现在请您在这个高度最后一跳吧……”

    马到成一听有些发懵,跳高规则还有这么一项吗?

    郝思佳立即解释说:“有这样的规定,当一个高度两次不过的时候,可以申请免跳,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留给下一个高度……”

    “下一个高度?”马到成真有点不可思议,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呢!

    “对,我估计对方要的是两米零五的极限高度,是要做最后一搏,假如你现在跳过了两米零一这个高度,也还是拿不到冠军,只要他跳过了两米零五,那冠军是他的,抑或,你的第三次还是没跳过两米零一,那他下个高度都不用跳了,凭借之前他在一米九八的时候是一次性过杆,可以名正言顺地拿到这个冠军了……”郝思佳虽然不是职业跳高运动员,但对跳高这项运动几乎所有的规则都了然于心,所以,她的解释算是较权威,她对当前的局势分析也算是高屋建瓴了……

    “他这是跟我玩儿战术吧,我该如何应对呢?”马到成虽然没完全听懂,但至少知道了这层意思。

    “你肯听我的?”郝思佳不直接回答,反而稍稍倾斜了俏脸这样问道。

    “当然了,我从来都是听你的呀……”马到成还真是在“女人堆”里混熟了,时不时能冒出这样“暖心”的回应来。

    “讨厌,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郝思佳霎时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那种暧昧味道,立即亲昵地朝他肩部擂了一拳这样说。

    “我真听你的,你说吧,我现在该咋办?”马到成立即正经起来。

    “我觉得你也应该提出免跳,继续用这最后一次机会,跟他挑战更高的高度……”郝思佳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能行吗?”马到成一听,居然也跟卫冕冠军萧云龙学,也放弃这最后一次跳跃的机会,留给下一个高度做唯一一跳的选择……

    “你怕啥,挑战失败也是亚军,你已经创造自己的最好成绩了……何况,兴许迹会发生,你能征服这个高度呢……”郝思佳居然这样给对方减压说。

    “可是我之前从来都没跳过这样的高度啊……”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心里话,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能飞跃两米以的高度,尽管练过跳功,但那都是拔地而起的双脚起跳,与这样的专业跳高赛不是一回事儿,除了可以借用自己弹跳力超出常人这一优势,别的都是今天现学现卖才出的成绩,所以,对于高出自己个头20多公分的横杆,产生了某种畏惧心理,也很正常……

    “从前是从前,今天是你的小宇宙突然爆发了,而且,刚才有几次你过杆的时候,我发现你萧云龙过杆的时候留出的余地还大十来公分呢,所以,我觉得你的实力应该在两米一十以……”郝思佳却再次给了这样的实打实的鼓励——我不是瞎说的,我是根据你之前跳过的那些高度来合理评估的!

    “我真有这样的实力?”马到成听懂了郝思佳的意思,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飞跃两米以高度的能力了。

    “你想要一定会有……”郝思佳居然这样说。

    “这有点太主观臆断了吧……”马到成觉得不能自我感觉良好,直接去冒险吧……

    “不是主观臆断,而是心理过杆……”郝思佳却这样回答说。

    “啥叫——心理过杆呢?”马到成没懂这个过于专业的名词。

    “是在你跳跃横杆之前,首先心理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认定这个高度自己不在话下,只要动作发挥正常,一定能够越过——换句话说,你闭眼睛,站在杆前,完全用意念做一次跳跃,只要感觉你真的过杆了,那说明你的心理已经能承受这样的高度,只要实际操作的时候,不失误,正常发挥,你真的可以跨越这个高度——这叫心理过杆……”郝思佳不厌其烦地耐心讲解什么叫心理过杆这个概念……

    “是这样啊——可是我现在还达不到心理过杆呀……”马到成却直接这样回应说。

    “那是你没自己看见自己的真正实力……”郝思佳继续鼓励道。

    “我自己咋看我自己的实力呀……”马到成觉得郝思佳这样的鼓励有点苍白无力了。

    “我给你看!”

    “咋看呀……”

    “你试跳成功的几次,我都用手机给你录下来了,回放给你看,你知道你的提升空间有多大了……”郝思佳边说,边从她的手机里,翻找出了刚刚偷偷录下的,马到成跳跃的几次录像……

    “真的呀……”马到成还真是服了郝思佳了,居然连这样的铺垫都早做好了,等到她用手机回放他成功飞跃横杆动作的时候,真的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很多部位超过横杆足有十公分以,甚至有时候真的有20公分之多——看来郝思佳不骗人,不是瞎鼓励人,而是老子真的具有这样的实力呀!

    马到成居然一下子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