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9章 拉鸭子上架

    马到成瞄见了猫在附近打算“抢劫”郝思佳手包的常俊杰正在跃跃欲试,眼瞅要开始了,马到成心想,不行啊,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必须先终止行动了,假如此刻冒险行动的话,势必立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而郝思佳现在已经将老子认错成了那个跟老子只差一个字,叫“马玉成”的家伙,索性,先跟她去检录,参与赛,或许可以更多地了解和接触郝思佳吧……

    所以,眼看常俊杰已经开始朝这边冲过来了,马到成用手势都没法阻拦常俊杰来抢劫了,只能直接喊了一句:“老常啊,你别闲着,去给我买点感冒药,我这去参加赛,等回来的时候赶紧给我吃点白加黑之类的,也许能好受一点……”马到成边说还边朝常俊杰那边打必须立即停止行动的手势……

    其实常俊杰也看出情况有变化了,最重的是看见郝思佳拉住了马到成的手——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郝思佳认得这个二公子?不可能吧,咋会这么巧认识呢?那只有一种可能,二公子被对方认错什么人了,而且,这样拉住他的手匆匆忙忙地离开看台,说明俩人关系不一般呀!再看到了二公子打给他的停止行动的手势,还有冒出的那两句买感冒药的话,明白了二公子的意图,回了一句:“那好,那我去买了……对了,我想问,咱俩说的那件事儿,什么时候开始呢?”

    马到成听出来常俊杰是用这样的话问他,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抢劫”行动……

    “等我赛完事儿再说吧……”,马到成简单地回答,但意图已经暗含其了。

    “那好,那我买完了感冒药,在看台附近等你……”常俊杰似乎听懂了二公子的意思,这样回答说。

    “好,这么定了……”马到成也以为常俊杰听懂他的意思了,赶紧跟了郝思佳的脚步……

    “这人谁呀?”郝思佳还这样问了一句。

    “我一个远房的亲戚,来省城办事儿,听说这里开运动会,跟我过来看热闹的……”马到成只好这样灵机一动回答说。

    “哦,那快点吧,别耽误了检录……”郝思佳也不追究什么,赶紧带头领着马到成到了检录处,还真是赶巧了,正好检录马结束,马到成算是最后一个了……

    “请出示身份证……”工作人员冷冰冰地这样说道。

    “要身份证干啥呀?”马到成随口这样问道。

    “现在冒名顶替的太多了,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组委会要求检录的时候,要查验身份证,假如跟报名的姓名不相符,不能参加赛……”大概是工作人员看见来检录的人戴了墨镜和口罩,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吧,所以,给出的这样的解释。

    “哎呀,我的身份证……”马到成正在迟疑——真的拿出身份证来,岂不是马露馅了吗,尽管可以拿出马到成的身份证,间只差了一个字,但照片一定跟郝思佳说的那个马玉成不是一个模样吧,一定会被她看出破绽来吧,所以,只能支吾着假装没带的样子……

    “不用身份证了吧,我证明还不够吗?”郝思佳前一步,对检录的工作人员这样说道。

    “是你一个单位的呀……”工作人员一看郝思佳,是刚才跳高夺冠破赛会纪录的郝思佳,马改变了态度。

    “岂止一个单位,他还是我男朋友呢……”郝思佳边说,还边将马到成的胳膊给挽住了。

    “那可以了,可以参加赛了……”工作人员立即检录通过了……

    被郝思佳这样挽住胳膊,马到成差不多整个身子都酥麻了,那种感觉好极了,但心里却七八下的没了底——都检录完毕了,自己参加什么项目都不知道呢!

    一直到了场地,马到成才弄清楚了,居然是参加男子跳高赛!

    之前大学的时候,不是没参加过运动会,也不是没参加过各种田径赛,只不过,整个大学期间,每次参赛都是那个该死的辅导员“威逼利诱”才报名参加的,所以,怀着一种“宁死都不出好成绩给该死的辅导员脸贴金增光”的心理去参加各种赛,所以,基本在资格赛的时候,故意失误或者得不到及格线,被淘汰掉了……

    因此马到成的那几样功夫完全没得到过充分发挥,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跳多高多远,能跑多快或者能投掷多远……

    可是突然被这个郝思佳给错认成了马玉成,直接拉到了场地参加赛,虽然刚才说了,没指望拿什么好名次,能进前六行了——估计进到钱六名可以为单位应当某种积分吧,或者是去年这个马玉成取得过前六的成绩,这意味着,今年不能跌出前六名……

    至于前六名需要跳多高,马到成完全心里没数。到现场一看,二十来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都在做各种赛前热身准备,心里有点发毛,等看到跳高场地不是沙坑而是直接铺垫了一米来高的海绵垫子,还有试跳的横杆目测的话至少也有一米六七高吧——大学的时候,不是没跳过这样的高度,但那个时候不想出成,所以,故意用腿碰掉了横杆,也没了成绩,三次不过杆很快被淘汰……

    可是看今天这种赛场面,没一个选手选用“跨越式”和“俯卧式”还有“剪式”一水都是“背越式”想起刚刚结束的,郝思佳夺冠的时候,用的也是“背越式”马到成的心里七八下起来了:要完犊子呀,这种姿势老子一次都没跳过呢,谁知道会不会连及格赛都过不了被淘汰了呀,那样的话,一定被郝思佳直接看出破绽,后果不堪设想啊!

    正焦虑不知所措呢,郝思佳却拿来一双“跳鞋”对马到成说:“穿这个成绩会更好些……”

    马到成认识这种运动鞋,这是通常说的“钉子鞋”分两种,一种跑鞋、一种跳鞋。区别是,跑鞋只在前脚掌有钉子,而跑鞋在后脚跟儿下,增加了两个钉子,这是为了运动员起跳的时候,稳定起跳脚“抓地”用的……

    没理由不穿呀,还好较合脚,看来跟那个马玉成的“相似度”还较高,至少戴墨镜口罩连郝思佳都没认出来,加这双钉子鞋很合脚,更让她看不出破绽了吧——可是老子不会背越式跳高呀,一手,怕是立马露馅了吧……

    “能不能申请撤掉垫子呀……”马到成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呀?”郝思佳很是惊异地这样问。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想跳背越式,只想跳跨越式!”马到成只好找出这样的理由来解释。

    “你傻呀,别人都用背越式,你用跨越式,那不是?等被淘汰吗!”郝思佳却一拳打在了马到成的肩膀,不无嗔怪地这样批评说。

    “可是我……”马到成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图。

    “背越式是以后背为轴心,而跨越式是以裆下为轴心,两者之间相差好几十厘米呢,假如你用跨越式,干脆不用赛了,直接被淘汰了……”郝思佳边这样做专业的讲解,边在她自己的身量具体部位。

    “可是,这么久没挑了,我对背越式的跳法有点生疏了……”马到成很享受郝思佳这么近距离地单独“调教”他,所以,情不自禁又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试图让对方能“手把手”地多教他一些跳高技巧。

    “咋会生疏了呢,来,我这教你要点……”郝思佳说着,居然身体力行,直接在试跳的场地为对方讲解要点,甚至还亲自试跳了一次——居然一次性过杆儿了,看得现场几乎所有男运动员都艳慕不已!

    马到成当然都看傻眼了,因为这样近距离地看郝思佳讲解动作要领,然后又用“九步杆”法,助跑起跳,仰身杆,挺腹展臂,等臀部过杆之后,快速撩起两只小腿,整个动作十分连贯,一气呵成……

    当然,马到成看到的不止是这些娴熟漂亮的技术动作,而是近距离地看到了郝思佳修长的腿连接的翘臀,还有摆臂助跑的时候,波澜起伏在胸前的亮点,弄得他心猿意马直咽吐沫,等到其他男运动员都拍手赞美的时候,他才激灵一下子醒过来,也跟着鼓掌叫好……

    “咋样,看明白了吗?像我这样跳,肯定能进前六名的,去年你的成绩还不错,要是再努力一点儿,兴许能进前三都说不定呢……”

    什么情况,不是说前六嘛,咋又冒出了前三呢!

    看那些试跳的运动员,过杆都很轻松,好像都是专业运动员出身一样,各个都是一副志在必得拿名次、争第一的表情神态,可是老子现在连背越式的技巧都一次没尝试过呢,谁知道结果是啥样呢!

    心里七八下乱打鼓,不知道真让他跟那些技术娴熟的男运动员赛会是个什么结果,而正不知道结果如何呢,却被郝思佳一把拉住说:“快,现在你可以试跳了……”

    马到成一听赛前还要试跳,心脏险些骤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