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8章 千万别逞能

    结果不用说,马到成没费劲儿,够到了高出常俊杰一米多的一个树枝,这让常俊杰很是惊异——都说富二代都是些骄奢淫逸的浪荡公子,可是这个牛得宝咋这么有本事呢?听了他说曾经进山学过功夫,现在还一直保持着各种能力,终于心服口服,心甘情愿当“劫匪”了……

    “记住了,等郝思佳从跳高场地回来,我把她的手包和衣物还给她,你稍等一会儿,找到机会可以抢走她的手包,然后,按照我说的那个计划行事,记住了吗?”马到成开始布置具体战术了。

    “记住了,我是担心,还没等我抢她包呢,她认出你是个陌生人了……”常俊杰又担心起这个来。

    “应该不会吗,刚才那个蠢萌的丫头都没认出来,加我还戴着墨镜和口罩,应该不会认出来,一定以为那个蠢萌丫头临时让一个男同事帮她看包了,还给她,一检查,什么都没缺没少的,应该不会怀疑什么了吧——反正你见机行事吧,假如真的被她认出来,你也别迟疑,直接过来抢走她的手包,我马追,也能达到咱们的目的……”马到成做了这样详细的分析,来稳定常俊杰的情绪,坚定他的信念……

    “好,我都听你的……”常俊杰总算没问题了。

    于是,俩人又回到了省直机关的看台,正赶从跳高场地“凯旋归来”的郝思佳受到省直机关各类人等的热烈欢迎……

    赞美的,夸耀的,献殷勤的到处都是,鼓掌的,尖叫的,送鲜花的此起彼伏……

    看到郝思佳在省直机关受到如此的欢迎和爱戴,才明白,为啥她的名字和头像,会出现在省直机关先进个人橱窗的头排第一名,原来去年她取得过跳高这个项目的冠军,给省直机关赢得过荣誉,今年又破了她自己保持的赛会纪录,将高度提高到了一米七五!

    这是什么概念?看她一米七左右的个头,要跳过一米七五的高度,意味着超过了她的身高!

    这样的高度对于一般的女孩子来说,简直是无法逾越的高度啊!可是远远地看她飞跃横杆的时候,是那样的轻松那样的矫健……

    这样一个超乎完美的女孩子,咋会不受到热烈的追捧,咋会不拿到省直机关的先进个人光荣称号呢?

    与此同时,马到成也懂了常俊杰战友的那个大姨姐,为啥一提到这个郝思佳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任何女人的手下都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出类拔萃,将她的所有优点都显得黯淡无光的女人吧——难怪那个大姨姐一脸的寡气呢,一定是郝思佳在她的部门太抢眼,太夺目,完全不给她留面子,所以,才会是那样的态度吧……

    马到成的心里正这样胡思乱想呢,忽然看见郝思佳摆脱了众人的追捧,朝他这边走了过来——估计这个地方是她去参加赛之前,把手包留给那个蠢萌丫头的方位,所以,习惯性地朝这边走来了……

    常俊杰一下子紧张得都快窒息了,低声说道:“我真怕自己没勇气真的当这个劫匪了……”

    “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不然的话,咱们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马到成有点命令的口吻说。

    “可是,我咋觉得都不用你追我,她那两条大长腿,不费劲儿能追我呢?”常俊杰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她刚刚参加完赛,一定很疲惫,一定跑不过你的,而且,咱俩已经说好的路线她也不知道,所以,肯定是我她先追到你的……”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说。

    “可是我的心里咋跳得这么邪乎呢?从来没干过这样伤天害理的勾当呢,头一回,免不了要紧张的吧……”常俊杰还要打退堂鼓的意思。

    “你可别忘了,咱俩为了这个计划已经花掉三千块钱了,你若是这工夫给我掉链子,回头那三千块钱可算你的了!”马到成被逼无奈,只好用这个来威胁吓唬很在乎钱财的常俊杰了。

    “别别别,我当这个劫匪,我保证演得很像……”常俊杰一听假如他不当这个劫匪,耽误了二公子接近郝思佳的计划,之前购买运动服的三千块钱算他的了,立马答应无论如何都当这个反面角色了……

    “那你快到一边去,换你自己的衣服,准备见机行事吧……”马到成立即这样吩咐常俊杰说……

    “那好,那我去了……”常俊杰说完,低头猫腰离开了……

    其实呢,别说人家常俊杰,马到成自己此刻心里都在突突乱跳,越是郝思佳靠近他,心里跳得越厉害,因为之前都是远距离在看郝思佳参加跳高决赛,只是看了个大概齐,知道她的身体匀称,大腿修长,但现在只有十米八米远近了,看清了她的皮肤还那么细嫩洁白,这还不算,前边居然那么高,后边居然那么翘,浑身都有料!加标致秀美的五官也越来越清晰了,橱窗里的那个大头照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样一个女神级别的女孩子,即将马要到自己身边,要冒着被她认出的风险把她的手包和被嗅过味道的贴身衣物还给她,换了谁,能不心情紧张,呼吸不畅呢?

    然而,哪里还有回避躲藏的余地呢,只能硬着头皮真的按计划行事了!

    郝思佳用她高挑的视线瞄见原先她托付给蠢萌丫头的座位不见了人影,却看见装有自己衣物的包裹在一个穿着省直机关运动服的男同事手,才锁定目标,朝这边走来的……

    估计她的心里一定在想,这个同事为啥不像其他同事那样,蜂拥着迎接她,赞美她,讨好她呢?心的疑问一直在蔓延放大,所以,朝这边走来的步伐也越来越快……

    马到成为了释放自己的紧张情绪吧,趁郝思佳还没抵达,去看已经换好他的衣服,猫在几米外等待“抢劫”的常俊杰,俩人目光对在一起的时候,常俊杰居然朝他打了一个做好准备的“ok”的手势,马到成的心里算是踏实了许多,也朝他打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是,一切都正常,那按原计划进行……

    在马到成琢磨着郝思佳到了跟前第一句话咋跟她说呢,是说:“别人托我帮你看衣服和手包,现在还给你”还是说:“祝贺你又打破赛会纪录,把你的包和衣服给你”不远处的常俊杰,也已经准备好了,一旦郝思佳的手包到了手里,一个箭步冲过去,抢下来朝看台后边的马路跑呢……

    令他们俩都万万想不到的是,郝思佳距离马到成还有三五米远的时候,居然大声跟他说话了:“好你个马玉成,不是说身体不舒服来不了了吗,咋逞能又来了呢?”

    一听郝思佳这样叫自己,马到成有些发懵——她叫我“马玉成”?可老子叫马到成啊,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们省直机关里有个叫“马玉成”的同事?跟老子长得较像?戴着口罩墨镜她没认出来,只看头型体型给错认成了那个叫“马玉成”的家伙了?

    还没等马到成反应过来,如何回应呢,郝思佳已经走到了跟前,一把从他的怀里抢过手包和衣物直接说:“既然来了,那快点跟我去检录吧……”

    马到成更加懵懂了,咋又冒出个检录呢?难道郝思佳刚刚说的那个叫马玉成的家伙也是省直机关的一个运动员?而且听郝思佳的口气,俩人很熟,甚至不是一般的关系,见了面,直接说出他们早说好的一件事儿了?

    “你咋了,是不是病还没好啊……”郝思佳一看这家伙不吭气儿,这样质疑地问。

    “好多了……”马到成知道,再一声不吭不对劲儿了,只能硬着头皮这样回了一句。

    “哎,你的声音咋变了呢?难道是感冒引起的?”郝思佳一听对方的声音不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叫马玉成的人的声音,立即这样问道。

    “是啊,要不我咋戴着口罩呢!”马到成反应极快,马给出了这样合乎逻辑的解释。

    “没那么夸张吧,你如实真的还没好利索,不用去检录了,反正也没指望你取得什么好成绩……”郝思佳却这样来了一句。

    “既然我来了,那去吧……”马到成生怕不去参加郝思佳说的那个赛,马会露出马脚来,这样回应道。

    “你真能行?千万别逞能……”郝思佳的口吻里,带着某种特殊的关爱,好像她跟眼前这个应该叫“马玉成”的男人是那种近乎情侣关系一样……

    “我能行……”越是感觉郝思佳跟这个被认错的“马玉成”关系不一般,马到成越觉得这个能还必须逞了!

    “那好,那快跟我去吧,可能这工夫别人都检录完毕了,快……”郝思佳说完,居然直接拉住了马到成的手,直奔了附近的检录处……

    被郝思佳这一拉,马到成立即酥麻了半边,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在毫不相识的情况下,这样亲昵地拉住了老子的手,换了谁,会不心旌荡漾热血沸腾呢!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儿,马到成看见常俊杰已经往这边“虎视眈眈”地冲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