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7章 露骨又肉麻

    马到成似乎有些尴尬,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也只能“大大方方”地直接亲眼目睹常俊杰究竟伤残到什么程度了……

    不看还好,定睛一看,马到成的心里使劲儿疼了一下,不是为常俊杰受到了如此致命的伤害而疼的,而是为唐小鸥疼的,因为看去还是一表人才人模人样的常俊杰,裆下居然空空荡荡的,一眼望去,假如不知道他是个大老爷们的话,还以为是个女人呢!

    面对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嫁给这样一个没有那方面能力的丈夫,唐小鸥要跨越多么大的心理障碍,要克服多少怀春少女的纠结与挣扎呀!

    然而,这是残酷的现实,这是唐小鸥做出的选择!

    看到二公子如此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常俊杰赶紧穿了那件运动裤衩,然后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废人,很同情唐小鸥啊……”

    “那是她的选择,谁都无权干涉,只要你们俩感觉幸福,谁都无法阻止你们相亲相爱,谁都不能破坏你们的婚姻……”马到成心里在强烈地为唐小鸥呐喊:嫁给这样的男人真的要守一辈子活寡呀!但嘴却要如此冠冕堂皇地说这样的话!

    “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觉得太对不住唐小鸥了,只给了她表面的一个婚姻一个家,但却完全不能给一个女人、尤其是唐小鸥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幸福,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吧,我才冲破了重重心理障碍,冒着巨大风险辞掉了稳定的工作,跟战友下海,要赚到更多的钱,给唐小鸥和孩子丰衣足食的高尚生活,而不是跟我继续过那种维持在温饱线的日子……”常俊杰一听二公子说得这么三观正确,也只能这样来自我剖析,最后,还是落在了他之所以辞掉稳定工作的动机来……

    “我之所以亲自来帮你们搞这个批件,也正是理解你的这种心情和愿望,同时也是想趁机回报唐小鸥曾经对牛家做出的各种贡献……”马到成也再次强调了自己参与这次行动的原动力是什么。

    “我知道二公子更多的是看在唐小鸥的份儿才帮我和我战友这个大忙的……”常俊杰宁可把所有的情分都归结到唐小鸥的身,好像这样他可以不用担二公子这么大个人情了似的。

    “随你怎么想,现在咱们算是在一条船了,风雨同舟的时候,该同心协力才对吧……”马到成从很多小事儿,渐渐看清了常俊杰是几斤几两的人物,也只能这样说了。

    “我已经看出来了,但凭我和我战友的那点智商那点实力,想要拿到省里的这个批件,简直登天还难,可是自打跟二公子出来到现在,我发现二公子遇到任何问题都能想出办法来解决,从不妥协从不气馁,这一点,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呀……”常俊杰倒是还有自知之明。

    “好了好了,快别说这些肉麻的吹捧话了,换完了衣服,咱俩抓紧时间,立即行动……”马到成真的不想再跟常俊杰多废话了。

    “下一步,咱俩要咋做呢?”常俊杰又问这样的话。

    “我也不知道,还是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马到成还真是没有什么具体计划。

    “好吧,从现在起,我什么都听你的……”常俊杰这工夫越来越觉得,跟二公子,他是既没谋略又没信念,所以,索性都听他的吧,反正他自己说的,了他和他战友的“贼船”那一定会全力以赴吧……

    “那好,这出发吧……”马到成一看俩人都换好了省直机关的运动服,这样带头下车,又朝体育场的一个侧门走去……

    这次居然是畅通无阻——当然,马到成在体育场入口的小卖店里,给自己和常俊杰又买了墨镜和口罩戴在脸,更是没谁能认出他们俩是谁了,反正有了省直机关字样的运动服,任何门卫都没话可说,任由其大摇大摆地出入了……

    俩人很快到了大会主席台左侧的省直机关看台附近,马到成直接要看台,却被常俊杰给偷偷拉住了衣襟:“太靠近不好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马到成边观察情况,边这样回应说。

    “可是被发现了咋办呀!”常俊杰前怕狼后怕虎,胆小如鼠的劲儿又来了……

    “越胆小越会被发现,听我的,什么都别怕,直接看台……”马到成立即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可是万一……”常俊杰还是觉得太冒险了好像。

    “你只管一声不吭跟着我行,遇到情况,我来应对!”马到成忽然觉得,或许这个曾经一身血性的特种兵,在失掉了男根之后,开始变得娘们儿唧唧了?咋连这点儿胆子都没有了呢?也只能把他当个跟班儿的使用了……

    到了看台,看到一个地方较空闲,马到成带头走了过去,看见一个蠢萌的女孩子——刘海差不多将整个额头都遮住的那种发型——正在埋头摆弄手机,发什么信息,凑到跟前,随口问了一句:“看见郝思佳去哪儿了吗?”

    “你没听广播在说啥呀!”蠢萌丫头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在说啥呀?”马到成有点懵懂。

    “你自己听啊!”蠢萌丫头不耐烦地这样来了一句。

    马到成立即竖起耳朵,在嘈杂的现场声,终于听到了现场的广播里一个字正腔圆的男声正在这样大肆渲染说:“横杆已经升到了一米七零,现在现场只剩下了两名队员,其一位是这个项目的赛会纪录保持者来自省直机关的郝思佳,另一位是前来挑战的地方代表队的无名队员,假如俩人都过了这个高度,将在下一个高度,也是一米七三这个高度做最后的较量,无论是谁征服了这个高度,都将打破赛会纪录,成为本年度省市两级市直机关跳得最高的女运动员,现在,万众瞩目,等两位带来精彩的一跃了……”

    “原来郝思佳在跳高呀……”马到成这才懂了蠢萌丫头让他听的是啥。

    “你这个人咋变成这样了,对郝思佳咋这么不关心了呢,你这样的人,真是懒得理你!”蠢萌丫头居然这样奚落完马到成,起身要离开了……

    什么情况,难道老子跟郝思佳很熟吗?你把老子认成谁了?敢这样揶揄讽刺挖苦老子呢?

    马到成正心里打鼓琢磨不透到底对方为何这样对待他呢,一个手包和一些女人的衣物居然落在了他的怀里,蠢萌丫头居然说:“本姑娘要厕所,这是郝思佳的手包和衣服,你负责看着吧……”

    什么情况,居然直接获得了看护郝思佳手包和贴身衣物的机会——看来老天都被感动了,直接这样帮忙了!

    “好好好,你去你的厕所吧,我保证郝思佳的东西安全……”马到成赶紧这样保证说。

    “哼,早该你看的,把我都快憋死了……”蠢萌丫头临了还这样来了一句。

    看着蠢萌丫头的背影,马到成心里继续犯嘀咕:“这丫头一定把我认错是一个跟郝思佳认识的男同事了吧,不然的话,咋会说出这样的话,咋会把她的包儿和贴身衣物让老子来看管呢?”

    管他呢,这或许是个千载难逢接近郝思佳的好机会吧,马到成也不再说什么,赶紧找个更加空闲的地方坐了下来……

    看见那个蠢萌的丫头不见人影了,马到成正要打开郝思佳的手包和衣物,却被紧随其后的常俊杰一把给按住了:“别人的东西你不好偷看吧……”

    “松手,这哪儿是偷看呢,这是侦查情况,获悉底细,回头见了郝思佳本人也好心有数……”马到成正沉浸在来自郝思佳那些贴身衣物散发出的特殊香气,突然被讨厌的常俊杰给打断了,很是不爽,直接这样回答说。

    “看看吧,你闻她的贴身衣物干嘛呢?”常俊杰居然在责备二公子的这是一个不该做的猥琐行为了……

    “别往歪了想,我闻她的贴身衣物是想知道她用没用香水,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其实马到成是在享受来自郝思佳那些贴身衣物的香气无法自拔呢,但被常俊杰这样揭穿之后,立即说出了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这样的应变能力!

    “闻出来了吗?”常俊杰一听二公子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才做这些看去很猥琐的勾当的,这样问道。

    “还没呢……”马到成其实是不想回答对方这样的问题。

    “让我也闻闻吧……”常俊杰居然来抢马到成手里的那些衣物。

    “一边去,你能闻出什么来呢!”马到成立即将常俊杰已经抓住了郝思佳贴身衣物的手给扒拉开,这样揶揄说。

    “兴你闻不兴我闻呀!”常俊杰还觉得自己很理直气壮!

    “我闻了回头让唐小鸥知道了啥事儿没有,可是你闻了一旦让唐小鸥知道了,后果可不堪设想了……”马到成立即使出了撒手锏……

    “好好好,我不闻了,我到一边给你望风去了……”一听二公子这样说,常俊杰当即瘪茄子了,松开手,要到一边凉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