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4章 具体咋做呢

    常俊杰没想到二公子腿脚这么快,跟他跑到机关大院门口那一溜广告橱窗的时候,居然有些气喘吁吁了,却发现,二公子呆立在橱窗前,傻愣着一动不动,赶紧过去,定睛一看,什么情况,头排第一个,长相甜美貌似混血儿的一个漂亮女孩子的照片下,赫然写着“郝思佳”三个大字!

    天啦噜,难道真的被二公子给猜着了?

    难道刚刚班没多久可以当先进分子?

    这可是省直机关,这里应该最讲廉政清明啊!

    在常俊杰心里翻江倒海对郝思佳这样一个新职员能当先进分子愤愤不平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有点像洋妞的照片,马到成的心里想的却是——难怪常俊杰战友的那个大姨姐一提到郝思佳那副嘴脸呢,换了任何一个女人给郝思佳这样什么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女孩子当领导,而且她的父亲又是该部门最高首长,会心平气和一点儿都不羡慕嫉妒恨?!

    “好了,认识脸了,去到运动会现场不难找到她了吧……”马到成用手机拍下了郝思佳的照片,然后对还在为这么个新职员能当先进分子愤愤不平的常俊杰说道……

    “我看还是别找她了吧……”常俊杰出人意料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为啥呀?”马到成很是惊异常俊杰为什么在找到了郝思佳的样貌之后,又要放弃。

    “我总觉得吧,像这样背景的女孩子,一定被所有人给宠坏了,即便是找到她,怕也会碰一鼻子灰,然后灰头土脸一无所获吧……”原来常俊杰是这样的心理!

    “那可不一定……”马到成边说边转身朝他停车的地方走。

    “为啥呀?”常俊杰亦步亦趋地跟在马到成的身后,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不为啥,我有知觉,这事儿能成……”马到成边说边已经到了他那辆宝马车前。

    “我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常俊杰哪里会有马到成那种心境悟性呢,愁眉苦脸地拉开了副驾驶席的车门。

    “既然你没感觉,跟着我的感觉走,什么都听我的吧……”马到成率先系好安全带,然后,启动车子,朝人民体育场开去……

    距离人民体育场还很远,听见里边鼓乐齐鸣,人声鼎沸,感觉很热闹的样子……

    把车子停在了体育场外的停车场,马到成找到一个入口,要往里走。居然被两个保安给拦住了。

    “是不是买了门票可以进了?”马到成这样问了一句。

    “不可以……”门卫断然否决说。

    “为什么呢?”马到成觉得自己这样问有点傻,但也必须这样问,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这是全省省直属机关的内部运动会,不对外开放……”对方立即给出了标准答案。

    “我们也是内部职员呀……”马到成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这样来了一句。

    “是内部职员证明给我看……”对方针锋相对直接问。

    “需要什么证明?”马到成知道是在碰钉子,但也要碰出信息来才行,这样问。

    “胸卡也行,有单位名称的运动服也行……”对方立即说出了什么才是通行证。

    “好了,我们知道了……”马到成知道了这些,觉得可以了,转身离开了……

    “这可咋办呀,连门都进不去……”常俊杰又灰心丧气了。

    “还能咋办,借俩胸卡混进去再说吧……”马到成边走边寻找机会。

    “谁能借给咱们呢?”常俊杰却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妄想&

    “跟我来吧——咱们到另一个出入口去碰碰运气……”马到成好像心里有了主意,带头到了另一个出入口,这次没有前接触门卫,而是等了某个单位往里边搬运饮料之类东西的机会,马到成小声对常俊杰说:“咱们帮他们搬运东西,趁机混进去吧……”

    “这能行吗?被逮住还不……”常俊杰提心吊胆地这样问。

    “逮住说是体育爱好者,想看田径赛的,谁能把你怎么样?”马到成说到这里,看见一个女同志搬东西有些吃力,立即前去帮忙,对方居然连声说谢谢,马到成边说不用谢,都是举手之劳,边搬着东西往门里走,在进门之前还用眼神暗示傻愣着的常俊杰,还等啥呢,赶紧学我帮人搬东西混进去呀!

    常俊杰这才开始行动,还好,也找到了一个一人搬两箱的男同志,前把边一箱给拿到自己的手里说:“我帮你搬一箱吧……”

    “谢谢你,你哪个单位的呀?”对方一看有人这么助人为乐,主动搭讪地问。

    “我是……”常俊杰没事先准备,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不认识你,你是省直机关的吧!”对方居然这样猜测说。

    “你咋看出来的?”常俊杰心里突突乱跳,不知道对方为啥认定他是省直机关的人员。

    “其他机关的我差不多都认识呗……”对方这样回应说,

    “让你猜对了,我是省直机关的……”常俊杰反应还算快,不过第一次这样撒谎还真有点心惊肉跳!

    俩人这样混进了人民体育场,还一人获得了一瓶矿泉水的奖励……

    “真是佩服你,总有办法解决问题……”常俊杰再次感觉到,这个二公子的鬼点子还真多,遇到什么情况,他都有办法解决好像,这样赞美了一句。

    “这是小菜一碟——好了,咱们快点找省直机关在哪里吧……”马到成被常俊杰这样一表扬,心里很是舒坦,但还不足以让他为这么点小小的成绩兴高采烈,所以,马这样提议说。

    “我知道在哪里……”常俊杰却自告奋勇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会知道呢?”马到成竟有点没懂常俊杰这么说是啥意思。

    “不瞒你说,去年我代表林海市参加过这样的全省各市直属机关的运动会,全省十几个市直属机关组成代表队,加省直机关代表队,当地驻军代表队,省属高校代表队,加起来有不到二十个代表队……”常俊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一个队来多少人呢?”马到成趁机想了解这样一个运动会的具体规模到底有多大,或许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提供数据参考。

    “最多的百八十人,最少的也得三五十人吧……”常俊杰貌似很了解情况。

    “可是,这里看起来有好几千人呀!”马到成放眼望去,整个体育场的前排看台差不多都坐满了人,插满了各种彩旗,这样来了一句。

    “看到看台那些整齐的方阵了吧,那都是各个地方直属机关从本市带来的大学生啦啦队,管吃管住还给发服装发补贴才请来的……”常俊杰还真的较了解这种类型和档次的运动会,毕竟他在辞职之前,也算是林海市市直机关的公职人员嘛!

    “哦,那,田径赛是不是也很激烈呢?”马到成随口又问这些。

    “你算吧,一共不到二十个代表队,一个项目允许两人报名参赛,加起来也是不到四十个人竞争一个项目……”常俊杰说出了大概的参会运动员数量……

    “这么多人参赛呀……”马到成忽然觉得规模挺大的……

    “人是挺多的,不过没几个是高手,都是被单位逼的,硬着头皮场,做个样子凑个数给领导看的……”常俊杰说出了这样的具体情况。

    “哦,是这样啊——哎,我看见省直机关的位置了……”俩人边走边议论这些,走着走着,马到成看到了写有“省直属机关”字样的看台……

    “对,省直机关嘛,每年都是在大会主席台的左侧,那是整个体育场最好的位置……”常俊杰还是用过来人的口吻这样介绍说。

    “好在哪里?”马到成却有些不懂,为什么省直机关在主席台的侧面算是好地方……

    “第一,各种项目的检录处在附近,运动员可以少跑路;第二,报道组送稿近水楼台;第三,大会主席台的领导们可以随时视察关爱本代表团……”常俊杰还真是知道很多内部情况……

    “原来你还了解这些呀……”马到成算是趁机夸赞了一下对方吧,省得他总是觉得自己没用……

    “当然了,走吧,咱们这过去找那个郝思佳吧……”常俊杰一听二公子对他刮目相看的样子,还真是高兴起来了,立即这样提议说。

    “等等……”马到成却一把将其拦住了。

    “等什么呢?”常俊杰又不懂二公子的意图了。

    “咱俩是混进来的,一没胸卡二没运动服,直接过去显得特别突兀……”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那咋办呀?”常俊杰又是一副束手无措的样子。

    “别急,看我的……”马到成带着常俊杰尽可能地凑到了省直机关方阵的附近,看见在方阵坐席的后边,停靠一辆赫然写着省直机关专用字样的大客车,还看见有人下下进进出出的,问常俊杰:“那应该是省直机关运动员的临时休息站吧……”

    “不单是运动员——领导啊,女同志呀,反正谁在看台累了,都可以到大客车里休息一下,差不多每个城市代表队都自带这么一辆大客车的……”常俊杰又把他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那——咱们把目标锁定在这辆大客车吧……”马到成觉得一定能在这辆大客车附近找到机会的……

    “具体咋做呢?”常俊杰想知道具体的行动计划……

    “我也没想好,见机行事吧……”马到成还真没什么具体计划,那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