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3章 唯一的线索

    “唐小鸥是你未婚妻,怀了谁的孩子,我咋会知道呢?”听到常俊杰这样发问,马到成的心头一紧,赶紧这样反问道。

    “可也是,你是局外人,怎么会知道呢,告诉你吧,唐小鸥明知道我没男人的能力,但还想让我有个做丈夫做男人的尊严,就说利用医院的便利条件,从精子库里选个种子,做成试管婴儿,一旦怀上了,我们就可以像很多正常男女一样,奉子成婚了……”常俊杰终于说出了现在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想不到里边还有这么多的故事……”马到成早就知道了常俊杰的现状,更是完全参与了唐小鸥怀孕的过程,但听完常俊杰的表述之后,还是这样回应,表示他是刚刚才知道的这些……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前提,我才不顾一切辞了稳定的工作,要跟我的战友们下海打拼一番,赚了大钱,给唐小鸥这么好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幸福美满的生活……以此来补偿我亏欠唐小鸥的,一个男人本该给她的所有一切吧……”常俊杰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我终于理解你了,也更觉得自己必须帮你实现梦想了……”马到成其实在心里还是在心疼唐小鸥,这句话也是冲着唐小鸥才说的。

    “谢谢你二公子,无论成败与否,我和唐小鸥都会感激你一辈子的……”常俊杰却这样回应说。

    “现在说感激为时尚早,等事情有了眉目了,再感谢我也来得及……”马到成心说,这次去省里搞批文,八字还没一撇呢,说感激岂不是瞎扯淡吗,再说了,你若是真感激的话,应该感激老子让你未婚妻怀上了孩子,让你那个致命的缺陷可以瞒天过海,让不了解情况的人以为你一切都正常,让你获得一个男人最起码的尊严——这才是你该感谢老子的吧!

    但这些哪能拿到面儿上来说呢,绝对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辈子都讳莫如深的话题!

    值得庆幸的是,常俊杰至今还不知道老子跟唐小鸥之间的特殊关系,还没怀疑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老子的杰作,这样才会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老子身边,跟老子说起这些吧……假如知道了,还能把老子当成哥们儿看待吗?

    其实马到成完全没看出来,常俊杰早就怀疑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就的这个二公子的了,他再木讷,再没有判断能力,也能凭借男人的直觉感觉到二公子对唐小鸥的特殊青睐吧!

    比如她那么年纪轻轻地当上了护士长,比如唐小鸥那么轻易就可以出入二公子家,比如上次唐小鸥被绑架二公子的各种表现,还比如,这次能亲自出马帮他和他的战友到省里去搞批件——这些都在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二公子跟唐小鸥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急功近利亲自出马帮这么大忙的!

    然而,刚才的对话让常俊杰有些茫然,难道二公子真的跟唐小鸥没那层关系?难道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二公子的?这样想来常俊杰居然有些失落了——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假如是个普通男子捐献的种子所生,那生来就不带任何光环,这辈子哪里还有翻身之日呢!

    但如果真的是二公子的种,又让常俊杰有难以名状的感受——都是大男人,为啥自己的女人要让别的男人来帮忙怀上孩子呢?

    巨大的悲哀继续笼罩在他的心头,末了还是叹了一口气,来了一句:“我现在信那句话了……”

    “什么话呢?”沉默了半晌,常俊杰才冒出这样一句话,马到成感觉他心中的疙瘩其实还没完全解开,就接话问道。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常俊杰终于向命运低头了好像。

    “别那么怨天尤人,我信那句话……”一听常俊杰这样说,马到成也开始表面他的观念了……

    “哪句话?”常俊杰也要听听这个富二代有什么信条……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首先你得有想法,然后老天才会帮你实现梦想的!”马到成这样表述说。

    “但愿如此吧……”常俊杰没话可说,只能这样来了一句——在他看来,我要是你这样富二代的身份,说出的话可能比你还牛气冲天吧……免不了心理更加不平衡,或者说是更加自暴自弃了好像……

    很快到了省城,也很顺利找到了省直机关,更是没费周折就找到了常俊杰战友的大姨姐,见面才发现,是个瘦高寡气的女人,还好,接人待物十分客气得体,一点儿省里干部的架子都没有,把常俊杰和马到成让到了会客室,很耐心地听常俊杰说明了来意,然后直接给出了明确答复……

    首先是指望她来找关系办下这块地的批件儿没有任何可能性,既不是她主管,也没这方面的直接认识人;其次是即便是认识主管的人,也不可能帮他们去办这样的事儿,这样会被怀疑跟这件事儿有什么利益关系,现在抓这方面抓得特别紧,谁都不愿意往枪口上撞;最后就是她很忙,今后像这类事情就不要来找她了……

    “听说那主管审批这件事儿的大领导,女儿在您手下供职,能帮我们引荐一下吗?”常俊杰一听,战友的大姨姐说了半天相当于什么忙都帮不上,一条路都不给指,就只能提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

    “真不巧,她现在不在单位……”大姨姐冷淡地说。

    “她到哪里去了?”常俊杰像被泼了一瓢凉水一样,身体微微一个激灵……

    “正巧这两天正在召开省直市直机关运动会,郝思佳去参加运动会了……”大姨姐直接说出了去处。

    “在哪里开运动会呀……”

    “就在人民体育场……”

    “那您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她,毕竟我们连她人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呢……”常俊杰觉得自己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才提出了这最后的无耻要求……

    “绝对不行……”大姨姐断然否决!

    “为啥不行啊,只是让我们知道她是谁就行……”常俊杰可怜巴巴地这样请求说。

    “换了别人还行,唯独这个丫头不行……”大姨姐这样说的时候,一脸的寡气似乎平添了一抹愠怒……

    “到底为啥呢?”常俊杰眼瞅就彻底绝望了……

    “不为啥,笨想都能想明白,平白无故的,我带着俩陌生男人去见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一旦被她知道了,还以为我带着你们打她什么主意呢,回头到她父亲那里随便说我一句什么坏话,我这个位置可就保不住了——我已经告诉你们她叫郝思佳了,已经算是过格越线了,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再见……”战友的大姨姐不由分说,起身就丢下常俊杰和马到成离开接待室,回她的办公室去了……

    常俊杰很是尴尬,跟马到成大眼瞪小眼地呆了十几秒钟,才难为情地说:“我说早上我战友死活都不跟我一起来见他大姨姐呢,他一定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可咋办,闹了半天只知道了一个名字——我看咱们趁着打道回府吧,我看基本上没戏了……”常俊杰觉得出师不利,立马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这才哪到哪,咋能没开始就结束呢——咱们不是已经知道主管领导的女儿叫郝思佳了吗,还知道她现在正在人民体育场开运动会吗,就凭这么两条线索,一定能找到她的……”马到成却一点儿灰心丧气的意思的没有,直接这样鼓励常俊杰说。

    “可是,连郝思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这么冒蒙去找,即便找到了,人家连咱们是谁都不知道,回头别把咱俩当流氓给报警抓起来,那可就糟糕透顶了……”常俊杰似乎完全丧失了进取心,一点挫折就让他变得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你觉得咱俩像流氓吗——别这么灰心,都说天无绝人之路,还没去见这个郝思佳呢,咋就把什么都往坏处想呢?”马到成却总觉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这样回应说。

    “可是,那么大个体育场,咱们找她岂不是大海捞针吗?”常俊杰还是说泄气的话。

    “不见得吧——跟我来……”马到成忽然想起了什么,拔腿就跑。

    “到哪里去呀……”常俊杰不知道马到成要带他去哪里,边跟在他屁股后边追赶,边这样问道。

    “刚才进这个大院的时候,我看见大门口一侧有一溜广告橱窗,好像有什么省直机关先进个人的个人简介和相片……”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不可能吧,听我战友大姨姐的意思,这个郝思佳是刚来工作没多久的,咋会成了先进分子呢?”按照常俊杰的逻辑推算,进到一个单位,没个十年八年的群众基础,想评上先进分子,除非遇到什么特殊事件,立了投功才有可能,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谁知道呢,也许有,也许没有吧,看了才知道……”马到成也不敢肯定,是否在那个表彰先进分子的橱窗里,找到一个叫郝思佳的大头照,认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这或许是唯一的线索了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