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2章 反过来倒追

    “还真是巧呢,昨天来了一个妈妈带着她不满十岁的失明儿子来诊,我给诊断之后告诉她,需要到正规的大医院去医治才行。 这个妈妈却说,去过多加大型正规医院了,钱没少花,可是儿子的病情却一点儿都没得到改善,现在家里连房子都卖掉了,到处给儿子看病,可是钱都花光了,再也承担不起高昂的费用了,所以,才到杨家药房来,听说这里总是能用最简单的药,治愈最疑难的病症,而且费用低廉,投奔这里来了……”杨水仙带着喜悦的心情,说出了这样一个患者。

    “一定是天意吧,那把这副药免费给这个孩子吧,假如能让他重见光明的话,算是咱俩千辛万苦为他弄了这副灵丹妙药,也算是咱俩共同积德行善了一把……”马到成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太好了,真想不到你还是这样一个充满博爱之心的男人,难怪我姐说你是个完美无缺的极品男人呢……”杨水仙话里话外地对二公子赞不绝口……

    “为什么总是你姐说呀,难道你自己没亲自感受到?”马到成听杨水仙这么说,越发觉得她可爱了。

    “当然感受到了呀,可是我偏偏不那么说……”杨水仙刚刚被雨露滋润过的潮红的脸,又多了几分诡谲和挑衅……

    “跟我调皮是不是,看我如何收拾你……”马到成边说边去追逐杨水仙……

    “那你快来收拾我呀,人家浑身痒痒巴不得你来收拾呢!”嬉戏,俩人又好在了一起……

    离开杨家药房,马到成一看时间,差不多到了与常俊杰约定的时间,驱车直奔了那个地方,远远地看见他已经拎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等他出现了,把车子开了过去……

    “干嘛带行李呢?”等到常俊杰将那个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里,坐进了副驾驶席,关好车门,马到成第一句话这样问道。

    “我没想带,可是唐小鸥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非要给我带这个行李箱不可……”常俊杰这样解释说。

    “听唐小鸥说过,你曾经是一名特种兵,一定受过严格的野外生存的训练,去到哪里都不用带什么行李之类的吧……”马到成开车路,觉得也该找个话题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唐小鸥的未婚夫,抑或算是自己的“情敌”了,这样问道。

    “是啊,当初我们训练的时候,每人除了一身迷彩服,身只带了一把军刀和一段绳索,其余的,全靠自己在完全自然的环境下,寻找生存下去的食物和度过黑夜不被野兽毒蛇侵扰的栖息地了,每次训练都是一次生死考验,没有超乎寻常的毅力和智慧,根本没法通过那么严酷的考验……”常俊杰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有些迷离,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初的境地一样……

    “那你现在还有这样的毅力和智慧吗?”马到成直接这样问道。

    “一退伍回到地方,很快退化成了一个普通人,现在别说野外生存,即便是身无分地丢在城市里,怕是连乞丐的生存的能力都没有了吧……”常俊杰居然说出了这样气馁的话。

    “既然这样,干嘛还那么冒险辞掉了政府分配给你的那份儿稳定工作,跟你的几个战友搞这个完全没把握的冒险事业呢?”马到成倒是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直接扣了这个敏感的话题。

    “当时也是一时冲动,但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因为在那个稳定的岗位干一辈子,也不会给唐小鸥和未来的孩子带来任何改变命运的幸福——别的不说,想跟唐小鸥结婚,只能在单位集体宿舍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的单间宿舍里,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心里是个啥滋味,像你们这样的富二代根本体会不到啊……”常俊杰在竭力为自己争辩,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愿这次咱俩行动能成功,让你实现梦想,让唐小鸥和你们的孩子能有个幸福的未来……”马到成不想落井下石,而是趁机鼓励对方说。

    “你觉得咱们能成功吗?”常俊杰居然是一副迷茫的神情,这样问了一句。

    “咋了,刚刚出征你没信心了?昨天还听你说,有志者事竟成呢,咋刚一出发,你怀疑能否成功了呢?”马到成忽然觉得常俊杰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昨天回去之后,我也进行了反思,思前想后突然发现,自己是有点头脑发热,全凭一腔热血一时冲动,却没想到现实是这么复杂这么残酷,原本假想的那些美好未来其实完全禁不住任何考验,稍有风吹雨打,会灰飞烟灭……”常俊杰居然也有反思自省的能力!

    “嗯,能有这样的反思,也算是进步的开始,不过既然选择了辞职,选择了一条不归路,那别无选择,必须硬着头皮走下去,哪怕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才行……”反过来,马到成开始劝常俊杰千万别放弃了。

    “想不到,你我当兵的时候,部队的指导员还会做思想工作,还会鼓励人,鞭策人呢……”常俊杰这样说的时候,心里还真是对这个二公子刮目相看了,在他的印象,富二代都是那些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可是这个牛得宝却是这么的有思想有能力而且充满了正能量,他这个当过兵的特种兵还意志坚定,着实令他刮目相看。

    “可惜呀,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去当兵,没到部队的大熔炉里去锻炼一把,经受一把……”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心里话,不过不是替牛得宝说的,而是他自己的切身体会。

    “完全不用遗憾,我是个实际例子,其实假如我没去当兵,直接发奋考个大学,毕业了找个赚钱多的单位,或许不是今天这样的下场呢……”常俊杰却再次心灰意冷起来。

    “你不该后悔当过兵吧,毕竟在你人生的履历表,写过值得一辈子骄傲、甚至光宗耀祖的一笔吧!”马到成有些惊异,难道常俊杰真是因为当兵成了废人才这样沮丧的?

    “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您说的那样,可是对于我,却像是一场灾难一样,留给我的完全不是什么骄傲,更谈不光宗耀祖了……”常俊杰的心情好些更坏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难道你遇到过什么不为人知的挫折和伤害吗?”马到成早知道了常俊杰在一次实弹演习,失去了男人本色的情况,但与唐小鸥约定好了,一直都假装不知道,所以,在这样单独谈话的时候,马到成只能拿出什么都不知道的口吻,这样问道。

    “唐小鸥没跟您提过我的遭遇吗?”常俊杰以为凭借二公子和唐小鸥的关系,应该知道他现在的那个秘密了吧……

    “没呀,她只说过你曾经当过特种兵,还说你受过伤,但具体情况没告诉我,你咋了,受的伤痛现在还没痊愈吗?”马到成还是假装不知道常俊杰的真实身世。

    “怕是今生今世都无法痊愈了……”常俊杰似乎更加消沉了。

    “可是看不出来呀,难道你是受了内伤?是切过胃还是摘过肾,抑或是做过别的大手术?”马到成心知肚明,但还是这样打马虎眼地猜测说。

    “唐小鸥真的没告诉过你?”常俊杰还是不信唐小鸥没对二公子说过实情。

    “告诉我什么?”马到成当然要继续坚持一无所知。

    “告诉你我是个重度伤残军人?”常俊杰终于忍不住,披露了真相。

    “没告诉我呀,你哪里伤残了?根本看不出来了呀?五官没事儿,四肢健全,头脑清晰,喝酒的时候发现,你的五脏六腑也应该没问题呀,你哪里算是重度伤残的男人呢?”马到成索性装傻充愣到最后……

    “既然这次你这么全力以赴地帮我和我战友这个大忙,我也没什么好隐瞒你的了,告诉你吧,我的残疾不是身体的其他部位,偏偏是男人的那三样东西……”常俊杰好像放心了某种心理负担,很是坦然地说出了自己到底残疾在哪里。

    “天哪,怎么会呢?”马到成假装第一次听到这样残酷的消息,表情根本看不出来他早已是知情人了。

    “那是在一次实弹演习,我拼命想拿个好成绩,得到勋章也许会入党提干,结果用力过猛,又不走运,伤到了这里——命是保住了,可是命根子彻底失去了,为这个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倒是被唐小鸥知道了,反过来倒追我,非要跟我谈情说爱,非要跟我结婚过一辈子不可……”常俊杰说出了自己受伤的过程,以及与唐小鸥现有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你是这样的情况,那唐小鸥肚子里的孩子是哪里来的呢?”马到成心说,你把这些都告诉了我,是不是想试探一下老子跟唐小鸥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呀,索性,老子先发制人,问你这个敏感的问题吧,看你如何反应,听你如何回答……

    “难道你一点儿都不知道?”一听二公子问及了这个,常俊杰突然有点诡异,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