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78章 都心知肚明

    马到成回家的第三天一大早,孙广义打来电话,说关于那幢烂尾楼的背景资料已经搞到手了,二公子随时可以到他那里去索取了。

    有了这个理由,马到成才得以从家里出来,直接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先给老爷子请安,顺带说了把凯撒庄园88号别墅过户给徐美奂的事儿,当然只说到这里完了,后边再过户到马到成名下的这部分暂时没披露出来,省得牛旺天起什么疑心不好解释。

    给老爷子请过安,正要去找孙广义看那幢烂尾楼的背景资料,却看见唐小鸥在门口堵住了他,走近他,小声说:“他来找我了……”

    “谁来找你了?”马到成一时有点懵懂,这样问。

    “还能有谁,常俊杰呗……”唐小鸥的声音很小,好像生怕常俊杰给听到一样。

    “他忏悔来了?”马到成以为是这样的结果。

    “谁知道啊,他来了一直赖在我的办公室里不离开,我都没法正常工作了。”唐小鸥却不知道常俊杰来找她的目的。

    “这样吧,我之前让孙广义给我弄的关于那幢烂尾楼的背景资料现在弄到了,我这去查看,你先忍一忍,让常俊杰多在你的办公室里呆一会儿,等我看完资料,马跟他谈一谈,这样的机会也算是难得了……”马到成直接这样回应唐小鸥说。

    “那好,那我听宝哥哥的……”唐小鸥这才踏实下来,看着二公子匆匆离开的背影,反倒开始观察常俊杰是不是随时离开,一旦要离开,还要主动出来跟他搭话,留住他,也好让二公子好好劝劝,甚至是好好修理修理他呢……

    马到成直奔了孙广义的办公室,拿到那份关于林海大桥附近的烂尾楼背景资料,直接快速翻看,但由于页数太多,还是问了一句:“您给我简单概括一下吧……”

    “好吧,这幢烂尾楼早在十几年前被市里的一个神秘人物拿下了开发权,当时这个神秘人物正在跟风搞什么雄蚕蛾功能饮料,狂赚了一大笔钱,开始盲目扩张,在省里拿到一份批件,几乎没花钱拿到了林海市的这块风水宝地,又从银行贷了巨款开始在这里兴建他的总部,哪成想,那年的315晚会披露了雄蚕蛾功能饮料虚假广告等问题,他们生产的所谓功能饮料立即滞销,堆积如山,加这个家伙在省里的那个后台一夜之间也倒台了,他的资金链断裂,只能趁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携带巨款人间消失了……”孙广义这样简单扼要地解读说。

    “因此留下了这样一片烂尾楼?”马到成这样接话说。

    “大概情况是这样的……”孙广义肯定地回答说。

    “那后来一直没人来接盘吗?”马到成立即提出了质疑。

    “当然有啊,其还包括牛爷都曾经想要谈弄这块地呢,可是这块地的特殊性,动辄要先补缴好几亿的拖欠款,让后来几乎所有想谈弄的人都渐渐消气儿了……”孙广义根据自己知道的情况,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特殊在哪里?”马到成当然想知道详情。

    “因为这块地当初是拿了省里国土资源厅的一个批从市里廉价得到的,所以,阑尾之后,市里的人想接盘,必须得到省里的解禁批,而省里的人想要继续开发,要还了市里银行和相关部门的各种款项……”孙广义说出了具体难点在什么地方。

    “现在这个烂尾楼欠银行多少钱?”马到成开始关注细节了。

    “当初贷了一个亿,这十几年过去,连本带利已经滚成了三四个亿,所以,一旦知道这片烂尾楼有三四个亿的大窟窿需要填,也都消气儿了……”孙广义直接说出了具体数据以及想接盘的难度。

    “难道市里的领导不觉得这片烂尾楼正好在林海大桥旁,差不多相当于是林海市的门面了,没想办法跟省里协调,找个下家来接盘吗?”马到成脑海的那片烂尾楼,正好矗立在从省城一进林海市的林海大桥附近,所以,才会从这个角度来质疑这个问题。

    “咱们市里的主要领导像走马灯一样,三天两头更换,都还没站稳脚跟又被调到别的地方高去了,整天忙于自己的仕途升迁,哪里会理会这么一块棘手的烂尾楼呢?”孙广义对市情很是了解,立即这样回应说。

    “那现在想拿下这片烂尾楼的开发权有什么途径可走?”马到成直接问核心问题了。

    “我劝二公子还是消气儿吧,首先是谁想拿下这块地得先填那三四个亿的大窟窿,而一旦花了这么大的一笔钱,在咱们这样一个四线城市里,可意味着天价拿地成本了,咱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做这个冤大头吧……”孙广义却好言相劝说。

    “难道没别的办法拿到这块烂尾楼的开发权了吗?”马到成还是觉得不服气。

    “除非你在省里找到接洽人,也像当初那个神秘人物拿到的那个批件一样,直接来市里谈判,逼迫市里将之前阑尾楼的欠账一笔勾销,推倒重来,才会名正言顺地拿到这块地,得到真正意义的开发权……”孙广义说出了唯一的途径,但也话里话外地表达出了这是绝不可能实现的途径。

    “省里是什么部门管这事儿呢?牛家有没有可以接洽的人呢?”马到成又想动用牛家的影响力。

    “若是有,牛爷早这么做了,还会等到今天?”孙广义立马把这条路也给堵死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广义叔,这些背景资料还有复印件吧,这些我可以带走吧……”马到成听到这里,知道不会从孙广义这里再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也此打住……

    “你带走吧,我还有复印件……”孙广义看着二公子离开的背影,心说:毕竟还是年轻啊,不知道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

    马到成拿着关于烂尾楼的那一沓资料回到了刚才跟唐小鸥说话的地方,见她还在“恪尽职守”地监视常俊杰的动向呢,对她说:“走吧,资料我拿到了,带我一起去见见常俊杰吧……”

    “宝哥哥想咋说通他呀……”边走唐小鸥还边这样问。

    “给他看这些资料,让他自己消气儿吧……”马到成只能这样回答唐小鸥了。

    “咋了,他们擅自占用烂尾楼违法了?”唐小鸥以为二公子说的是这个意思。

    “不是违不违法的事儿……”

    “难道违法还邪乎?”

    “具体你别管了,等我见了他,直接跟他说……”马到成不想在走廊里跟唐小鸥说明关于烂尾楼的事儿,这样回应她。

    唐小鸥也没话可说了,乖乖地带着二公子,去到了她的护士长办公室……

    看见唐小鸥主动回到了她的办公室,常俊杰以为她这是回心转意原谅他了呢,高兴地站起来,正要迎去来个热烈的拥抱,却忽然发现她身后还跟着牛家的二公子,心里立即咯噔一下:唐小鸥这是告了我的状,特地请这个二公子来审问教训我的吧……

    在常俊杰的心目,这个二公子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人物,人家是百亿富翁家的二少爷,是地地道道的富二代,无论在任何方面都无法同日而语,任何方面都没有任何可性,所以,自从知道有二公子这个人存在开始,一直对他有某种天生的敬畏……

    尽管他私下里总觉得自己的未婚妻唐小鸥跟这个二公子关系不一般,甚至唐小鸥肚子里怀的这个孩子,十有**是这个二公子的,尽管唐小鸥一再说是通过精子库盲选选的种子,然后做好了试管婴儿才怀的,但常俊杰还是直觉认定,应该是这个二公子的……

    特别是在次唐小鸥被绑架之后的解救过程,二公子表现出的那种急切智勇,都在用事实提醒他,唐小鸥一定跟这个二公子到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关系,只是他深知自己的身体情况无法满足唐小鸥最起码的女人需求,更是没法实现她生儿育女的愿望,这样的情况下,唐小鸥若是怀了这个二公子的孩子,尽管自己的感情很难接受,那种活生生戴绿帽子的感觉换了谁心里能好受呢?

    但常俊杰也知道,假如这个孩子真是二公子的种,将来这个孩子遇到任何难以解决的困难时,二公子不会坐视不管吧,毕竟是他的种嘛——这样一想,心里多少还平衡一些……

    然而,正是有了某种对富人的那种敬畏和向往,所以,在几个战友的圈拢下,才下决心辞掉了稳定的工作,想下海大赚一笔,也跻身于富人的行列,不再看富人的脸色行事,更不会再让富人给自己戴绿帽子了!

    常俊杰甚至想过,假如自己也成了亿万富翁的话,哪怕是倾其所有,也要寻找机会,让自己移植一套男人的零件,让自己再次做回男人,亲自给唐小鸥她应该得到的幸福,甚至跟她生出属于自己的孩子来——前提只有一个,那是豁出一切赚到大钱,这样才能彻底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