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64章 小没良心的

    “快不行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马到成一看杨水仙那个渴望至极急不可耐的浪模样,成心这样逗她说。

    “是——”杨水仙刚要认真地回答二公子的问题,忽然发现他的脸有一种忍俊不禁的坏笑,立即用拳头边打二公子的肩膀边撒娇道:“你坏——明明知道人家是什么感觉,还要当面问……”

    此刻的马到成,对杨水仙也没了任何隔阂和成见,经历了这次的生死考验,越发觉得杨水仙可爱的一面了,立即拉住她的胳膊,飞快地返回了那间“钟点房”……

    本来这次出行的目的特别简单,是为了让被唤醒的何来娣能重见光明,才跟随杨水仙先去海南三亚,又折返到了黑龙江佳木斯,寻找她父亲杨半仙的踪迹,求得一副灵丹妙药,带回去让何来娣因为深度昏迷导致的失明……

    可是一旦发现带自己出来寻找杨半仙的不是杨水花,忽然变成了她的妹妹杨水仙,当时马到成还没觉得会怎样,可是渐渐发现这个年轻版的杨水花似乎她姐姐更难对付……

    先是定了那个“三不许”的规定,什么——只许我看你不许你看我,只许我碰你不许你碰我,只许我爱你不许你爱我——结果呢,经过一系列的各种事端之后,尤其是从海南三亚回到了东北佳木斯之后发生的这些生死攸关的经历之后,俩人居然在各种赌气,吵架,分分合合之后,终于让身心彻底结合在了一起……

    假如没有相东魁在场碍眼的话,可能干掉顽敌石老虎之后,杨水仙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扑去跟二公子好在一起,可是车子不是二公子的,相东魁也赖在跟前不会轻易离开,所以,杨水仙忍了又忍,没将内心对二公子的那股子不可遏制的热恋爆发出来……

    而此时此刻,终于可以单独跟二公子在钟点房里带一俩小时了,所以,关房门,二话不说,直接扑来,与二公子酣畅淋漓地好在了一起……

    马到成当然也是全力以赴地投入了真情实感,之前对杨水仙的种种“偏见”也因为共同击退石老虎的疯狂追杀而完全消失,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版的杨水花,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矫情讨厌的丫头片子了,而是跟自己出生入死配合默契,且已经身心交融过的女孩子了,所以,一旦有了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当然会拿出所有宠爱女人的手段来让这个越看越像赵丽颖的杨水仙领受那些欲死欲仙荡魄**的境地了……

    杨水仙更是心花怒放到了极致状态——来之前的所有美好憧憬此刻终于都完美实现了——当然,期间一直都在成心跟二公子过不去,成心为难他、刁难他,多次尝试试探他的底线,但一次又一次,都被他的耐心和品德给化解了……

    特别是二公子在多次危难,表现出的令人五体投地的勇敢智谋和超级行动能力,都令杨水仙彻底臣服了这个被姐姐说得完美无缺,现在自己终于亲身体验了的二公子……

    可能是马到成想要加倍宠爱一下杨水仙吧,所以,暗使出了那种坚持不懈的功夫,但与杨水花之间不同的是,每次都是带着报复的心理暗使出这样的功夫来让杨水花在**荡魄透支体能,甚至伤害身体……

    而现在换了年轻版的杨水花,马到成却是一种宠爱有加之余,外带怜香惜玉之情,所以,一看杨水仙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眼瞅到了极限,赶紧收功缓解,生怕在无的亢奋,一下子累伤了她……

    杨水仙则不知道二公子这样的心理过程,只觉得意犹未尽,尽管早已精疲力竭,但还在央求还要还要……

    “你姐没告诉过你,曾经因为欢愉过度差点儿累到瘫痪吗?”马到成试图劝导杨水仙,见好收。

    “跟我说过,可我不信,这样曼妙无的好事儿,咋会把人累伤了呢?”杨水仙边喘息边这样回答说。

    “可能到了一定境地,完全进入到了忘我境地,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奋不顾身才会导致那样的结果吧……”马到成这样分析说。

    “可是我觉得我还有劲儿没用完呢,更觉得我的身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呢!”杨水仙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渴望模样……

    “不知道你看没看过运动会的拔河赛……”马到成却突然跳跃式地岔开了话题。

    “看过呀,问这个干啥?”杨水仙果然有点懵懂,不知道二公子为啥突然问这个。

    “我在念书的时候参加过几回学校运动会的拔河赛,是因为拔河的时候全身心地投入,等拔河结束才发现,整个手心差不多都秃噜皮了,血呲呼啦的硬是一点儿都没感觉到……”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实情。

    “你举得这个例子我懂了,人若是进入某种境界的时候,忘了身体是否疼痛了,过后冷静下来,才会后反劲儿疼得要命……”杨水仙这才懂了二公子为啥要举这样的例子。

    “懂了这个道理好……”

    “可是人家没够嘛……”

    “又不是马分手了,咱们还有的是机会再**的……”马到成一看杨水仙那个妩媚的样子,还真有点把持不住了……

    “可是,万一待会儿到了黑瞎子岛,见到了我爹,拿到了你想要的灵丹妙药,咱俩在一起的机会岂不是到此为止了吗……”杨水仙居然开始担心这个了!

    “谁说的,我总感觉今天到了黑瞎子岛,你爹又直奔了一个地方,让咱俩扑了个空……”马到成其实此刻也有点跟杨水仙难舍难分的感觉了,所以,才会这样来了一句。

    “哎呀,那样太好了,最好我爹又能去到一个老远山西的地方,又能让我跟你在一起多待几天了……”杨水仙一听二公子这样说,反倒一下子高兴异常了……

    “你这么想跟我在一起?”马到成凑近了杨水仙的脸这样问。

    “对呀,假如能跟你在一起这样到处旅行一个月,岂不是相当于咱们一起度了蜜月吗!那该多好呀,那将给我的未来,留下多么美好的回忆呀!”杨水仙揽住二公子的脖子,无亲昵地这样说。

    “你真想跟我度蜜月?”马到成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可是这样的亲密时刻,换了谁都会智商底下,问出废话一样的问题的……

    “当然了,人家现在彻彻底底是你的女人了,哪有女人不想跟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一起度蜜月的呀……”杨水仙当然要趁机撒娇了……

    “这个现在不取决于我……”

    “那取决于谁呀?”

    “取决于你爹呀,假如他这次真的被咱们在黑瞎子岛给找到了,那咱俩还真没有理由再呆在一起了,可是假如他老人家又发现了什么地方可以为他的灵丹妙药添置新的素材,又让咱俩扑空了,那才算是给咱俩度蜜月找到了合情合理的借口和机会……”马到成这样预测着俩人接下来会是个什么局面……

    “哎呀,那我现在祈祷,让我爹赶紧趁咱们还没抵达黑瞎子岛,赶紧离开,这样的话,我又能跟你多在一起好几天了……”杨水仙边说,边双手合十,闭双眼,开始念念有词了……

    听杨水仙这样说,马到成真是越来越觉得杨水仙可爱至极了,免不了主动去亲吻她,爱抚她,情到浓处,又好在了一起,只不过,尽可能地和风细雨,避免像杨水花一样累坏了她如花似玉的身体,同时让她感受到来自他内心深处对她的特殊爱恋……

    一直到下午两点半相东魁来敲门,马到成和杨水仙的缠绵才告一段落,从钟点房出来,到了楼下,相东魁打开车子的后备箱门,俩人发现,这个相东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居然购买了各种各样的瓶装听装饮料啤酒,将整个后备箱塞了个水泄不通……

    “咋样宝哥,估计石老虎再纠集一个连的人马这些弹药都使不完了……”相东魁想听到二公子给他一个肯定或者点赞。

    “但愿回去遇不到他们,但愿这些东西一样都用不……”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一个回应,因为他知道,任何遭遇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必胜的把握,还是平安无事的好,还是让他和杨水仙都能安全离开黑龙江,也才会有更多的缠绵可以期许……

    “宝哥说得对,再也不想再见到石老虎这帮子该死的家伙了,走吧宝哥,天不早了,咱们得趁黑瞎子岛公园还没关门赶到才行……”相东魁理解了二公子的意图,马这样提醒说。

    “那快点出发吧——还是我开车吧……”马到成一看相东魁一脸疲惫的样子,知道他刚才购置这些储备弹药的时候,一定累着了,这样提议说。

    “还是宝哥了解我,那我到后座趟一会儿,你们俩坐前边靠导航直奔黑瞎子岛湿地公园吧,到了地方再喊我……”相东魁早看出了这俩人刚才在钟点房里一定没少缠绵悱恻,单从杨水仙脸的红晕能想象出俩人做了不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