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63章 只想度蜜月

    马到成忽然明白了,杨水仙一定是因为刚才在配合他消灭追杀而来的石老虎,过度紧张已经进入到某种忘我状态无法自拔了……假如再这样下去的话,遇到迎面来车或者其他情况,怕是一不留神会酿成无法收拾的惨祸吧,不行,必须立即让车子停下来,杨水仙才会从这样的状态解脱出来……

    于是,马到成立即集精力,开始干预杨水仙的机械驾驶,还好,渐渐让车子减速,末了终于在路边停了下来……

    只是车子停下了,杨水仙却还保持着驾车的动作,居然动弹不得了……

    马到成立即跳下车,从副驾驶席那边绕到了驾驶席这边,拉开车门,伸手去抱杨水仙的时候才发现,整个人都僵直在了驾车的位置,使劲儿将她抱出车外,居然还是那个驾车的动作呢……

    “好了好了,咱们脱离危险了,现在可以松弛可以放心了……”马到成边抱着杨水仙绕过车头到副驾驶席那边,边这样在杨水仙的耳边说。

    可是杨水仙还在那种高度紧张的状态里无法恢复过来,马到成灵机一动,直接吻住了这个在关键时刻,与自己密切配合终于战胜顽敌的可爱女孩子……

    这一吻,还真如春风化雨,渐渐的,浑身僵化的杨水仙才慢慢地缓醒过来,软乎下来,一旦意识到是二公子在亲吻自己,立即用手臂勾住了对方的脖子,热烈地回吻起来……

    呆在车里的相东魁看见俩人如此迫不及待地在车外这样秀起了恩爱,着实心里不好受,但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抵触情绪了,因为他彻底被这个宝哥的神勇给征服了……

    俩人亲吻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马到成觉得不能在路耽搁太长时间,免得再遇到不测,才缓缓松开杨水仙的嘴唇对她说:“好了,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到了安全地带再好吧……”

    此刻的杨水仙,也彻底被二公子给征服了身心,所以,他说什么,都顺从地点头答应了……

    于是,马到成将怀里的杨水仙放在了副驾驶席,关好车门,自己跳了驾驶席的座椅,调整了一下座位,立即启动,再次将车子开了公路,朝黑瞎子岛方向继续疾驰而去……

    这个时候,相东魁好像也彻底缓过来了,从后座凑过脸来对马到成说:“想不到,你的功夫这么厉害,干脆,我拜你为师,你把功夫教给我,将来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也天下无敌了……”

    “不能教你……”马到成却干净利索地直接否决了相东魁的请求。

    “为啥呀,我不是白学,宝哥要多少学费我给多少学费!”相东魁还死皮赖脸非要学不可了……

    “不是学费的问题……”马到成还是否定。

    “那是什么问题?是我今天表现得不够好?”相东魁一时搞不懂对方为啥这样执着不教他功夫。

    “也不是你表现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实不相瞒,学我这几样功夫必须是童子,必须是从未跑过马、漏过炉的童男子才行的……”马到成终于说出了为什么不能教相东魁功夫的根本原因——其实也是刻意找的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搪塞他的纠缠,肖老道当初教马到成他们这几样功夫的时候,从来没提过是不是童子身的要求……

    “妈呀,这个前提我可达不到,看来只能等下辈子了……”相东魁一听,原来学这几样功夫要童子身,他大概从十几岁流连在花街柳巷,四处招蜂引蝶的,所以,哪里还有什么童子身呀,也发出了这样绝望的感慨……

    “不用下辈子,将来你有了儿子,趁他还是个童男子的时候,送到林海我负责教会他这几样功夫,这总行了吧……”马到成还真是善解人意,立即说出了这样的建议,让对方好歹有个心里安慰。

    “一言为定——看来我还真得赶紧找个像样的女人给我生儿子了,不能再这样花天酒地地混玩儿下去了……”相东魁一听宝哥给了他这样一个遥远的希望,多少心理也好受一些,这样来了一句。

    “现在觉醒还不晚……”马到成随口这样回应说……

    “哎,我说你们俩有点正经的好不好……”一直听俩人说这些的杨水仙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啥是正经的呀?”相东魁直接这样问道。

    “你们咋不想想从黑瞎子岛回来咋办呀——回来若是再遇到石老虎他们的围追堵截可咋办呀?”原来杨水仙担心的是这个……

    “好办好办,我知道另一条返回的道路,咱们回来的时候,从那里避开石老虎吧……”相东魁马这样回应说。

    “我觉得还是原路返回的好……”马到成却冒出了这样一句出乎意料的建议……

    “原路返回岂不是找死吗?这次再遇到石老虎他们,还能这么侥幸逃脱吗?”相东魁无论如何都不懂,这个二公子为啥连这个最起码的常识都不懂……

    “凡事都要用脑子想想,你觉得受到重挫的石老虎此刻在琢磨什么吗?”马到成这样反问道。

    “琢磨什么?”相东魁一脸的懵懂……

    “一定也在琢磨咱们从黑瞎子岛回去会走哪条路……你觉得,他会判断咱们回去走哪条路?”马到成这样启发式地问道。

    “我明白了!”杨水仙首先明白了二公子的意图。

    “我也明白了,石老虎一定也想到了另一条返回的路,一定以为咱们不敢原路返回,会在另一条回去的路布下天罗地,等着咱们回去的时候,将咱们一打尽呢——宝哥真是太有章程了,要是按我说的走另一条返回的路,八层又要跟石老虎遭遇了……”相东魁也算聪明,也领会到了二公子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原路返回,咋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马到成却又这样说。

    “难道石老虎还能两条路都设下埋伏等着报复咋们?”相东魁又担惊受怕起来。

    “不得不防啊,但也不必过于担心——这次到了黑瞎子岛,多准备一些可以克敌制胜的武器弹药,省得遇到围追堵截连还击的东西都没有……”马到成是这个意思。

    “好好好,宝哥说吧,需要买什么,这回我把整个后备箱都填满,还有车里所有的储物空间都放可以打击石老虎的东西……”相东魁立即满口答应说。

    “我看还是多买那些听装的饮料,当然,也要买一些玻璃瓶装的啤酒,假如还在公路遭遇的话,玻璃瓶啤酒在路面爆炸的效果听装的饮料威力要大我觉得……”马到成又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好,到了地方,宝哥要什么我买什么,备足了这些弹药,再也不用怕石老虎他们了……”相东魁这样承诺说。

    接下来十分顺利,一直快到黑瞎子岛了,前边看见一个城市,马到成问相东魁:“这是哪里?”

    “这是抚远,是个县级市,这是国最东北端的城市了,也是距离黑瞎子岛最近的城市了,需要休息吃饭购物什么的,也是这里了……”相东魁对这一带很是了解,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要不,咱们去过黑瞎子岛之后,回来再到这里修整一下?”马到成这样说是在征求杨水仙的意见……

    “不行了,我又饿又困的,不能再坚持下去了……”杨水仙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这样恳求——但眼神里传递给二公子的信息却是——赶紧找个可以跟我好的地方痛痛快快地跟我好一把吧,我再也煎熬不住了……。

    “那好,那在抚远休息几个小时吧,然后趁天黑之前赶到黑瞎子岛——那个时候黑瞎子岛湿地公园不会关门了吧……”马到成哪里会看不出杨水仙那风情万种的意图呢,但当着相东魁的面儿,却只能这样说。

    “一直到下午四点都可以进入的……”相东魁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好,那咱们在这里吃午饭,午饭过后休息一俩小时,然后在下午四点之前赶到黑瞎子岛……”马到成算是一锤子定音,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到了抚远市区,很快找到了一家快捷酒店,也是有“钟点房”的那种,四个小时80块钱,要了俩房间,稍微洗漱了一下,下来找了一家“特色餐馆”吃饭……

    “宝哥,是不是再要20个煮鸡蛋带在身呀……”相东魁一定还是对石老虎心有余悸,刚刚坐下来,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好啊,路饿了可以当干粮,遇到情况还可以当武器弹药……”马到成一下子看出了相东魁的心理,马这样回应说……

    吃过了午饭,马到成一看杨水仙那急不可耐要跟他好的眼神,对相东魁说:“她太累了,需要休息,我不陪你到商场购物了——你一个人行吧……”

    “没问题,超市购物都有购物车的,一次搬不回来两次,实在不行我求他们一个工作人员帮忙也行,你们俩放心在酒店里休息吧,三点钟我叫你们起床……”相东魁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妒忌之心了,所以,看出二公子和杨水仙是想趁机好一把的倾向,这样答应说……

    看着相东魁独自开车离开后,杨水仙一下子抱住了二公子的胳膊,急不可耐地央求说:“人家都快想死你了,快点跟我回房间吧,人家眼瞅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