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61章 用肢体触碰

    被逼无奈只能像扑救点球的守门员一样,随便选择一边扑过去,打赌这50%的成功率……

    然而,守门员扑点球是要扑到射进门框里的足球,而飞流直下却是要躲避飞来的东西免遭击中……

    其实他无论躲向哪一边,都会被同时飞来的核桃露给击中的,当他感觉到头顶被重重地一击,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还试图挽回这不可避免的落马局面的时候,他只能绝望地对紧随其后的老大喊了一声:“大哥当心!”转瞬车子就摔倒在路上,车身与路面擦出的火花四处飞溅……

    石老虎亲眼目睹他的所有手下一个一个都被这个神投手的各种招数给命中落马,就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除了气急败坏丧心病狂,再也没有任何耐性可言了,举起手枪,朝前边的车子连发数枪……

    幸好在暴怒中,石老虎都是在瞄准前方车子天窗上探出半个身位的神投手,没直接朝车子射击,加上前方正好赶上一段弯路,使得石老虎击发三五枪都没打中对方……

    马到成趁机缩回到了车里,一是为了喘口气,二是检查一下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使用的消灭这最后顽敌的武器弹药……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手头就剩下了一把大黑伞,还有之前侥幸剩下来的两枚鸡蛋——面对最后一个、也是最凶悍、最具杀伤力的石老虎,居然只剩下了这样两个几乎没什么杀伤力的武器弹药了,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没底了……

    “你车里真的再也什么都没有了吗?”马到成还心存侥幸,这样问了相东魁一句。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相东魁被车后石老虎连续射击的声音给吓瘫在了后座上,这样哆哆嗦嗦地回应说。

    “随车的工具——比如钳子,板子,对了,灭火器之类的总该有吧!”马到成根据自己的经验这样问道。

    “原先还真有,可是我这样的好车,平时有任何毛病都有人帮忙修理的,所以,我早就将车上的工具包,还有灭火器之类的都给卸载放在车库的一个角落里了……”相东魁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唉,那现在可就悬乎了……”马到成一听,心里一下子像被掏空了一样……

    “咋了宝哥,这把大黑伞还有俩鸡蛋对不不了石老虎了?”相东魁居然这样问。

    “鸡蛋对石老虎基本上没用了,他肯定能躲过去,这样的大黑伞我从来没用过,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用才有杀伤力……”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了。

    “宝哥就当投枪吧,就像运动会上投掷标枪一样,只要扎在石老虎的身上,不出血也会扎他一个趔趄吧……”相东魁还这样支招说。

    “也许吧,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只好用这把大黑伞做最后的尝试了……”马到成也这样想过,但心里一点儿把握都没有,因为从来没做过这样的尝试啊!

    “那万一打不中石老虎可咋办呀?”相东魁一听牛得宝一点信心都没有的样子,就这样担心地问了一句。

    “还能咋办,使劲儿往前逃呗,逃到哪里算哪里,听天由命呗……”马到成知道这样回答相东魁了。

    “哎呀,这下死定了,这下死定了……”相东魁一听连牛得宝都这样说了,立即沮丧起来……

    “别说这样的丧气话,还没到山穷水尽呢,现在还要憋住这口气,做最后的努力!”马到成这样说,其实也是在给吓得浑身直哆嗦的杨水仙加油打气,假如她不密切配合的话,怕是自己手里有再应手的家什,也未必真正干掉车后这个穷追不舍到死也不会放弃追杀的石老虎吧……

    “你就放心吧,我觉得你肯定能行的……”关键时刻,杨水仙居然给马到成站脚助威!

    “那好,那你现在把车速降到100迈左右,争取利用这把大黑伞,一招致胜……”马到成一听杨水仙没有气馁,也就有了全新的勇气,这样说了一句,就带着俩鸡蛋和那把大黑伞,再次冒着被穷追不舍的石老虎射来的子弹击中的危险,将头从天窗探了出去……

    此刻的石老虎,以为刚才他射出的子弹至少有一两颗击中了那个神投手吧,不然咋半天没再探出头来呢?抑或是弹尽粮绝,再也没什么东西来做武器了吧,这回该乖乖缴械投降了吧!

    所以,转过弯道,石老虎就再次加足了马力,将追击的距离进一步缩短,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个神投手居然又斗胆从车子的天窗里把上半身给探出来了……

    石老虎想都没想,举枪就射!

    马到成知道对方在行进中命中率不会很高,但也做出了摇晃的动作,让对方没法将自己当靶子那样命中……

    其实,就在马到成刚刚探出身子的瞬间,他已经有了克敌制胜的方案了——绝对不能像相东魁说的那样,把大黑伞当成标枪投掷出去,那样的话,命中狡猾老练的石老虎几乎不可能,但手里唯一可以干掉石老虎的,还就是这把大黑伞了……

    马到成心里一旦形成了克敌方案,整个人也就信心百倍了,探出身子躲过石老虎射来的几发子弹之后,就开始轮到他来还击了……

    先是徒手做了投掷的动作,但却被奸诈老练的石老虎给识破了,并没有真正躲避,马到成立即来了第二招,从兜里摸出剩下的那两枚鸡蛋,同时奋力抛掷出去,赌的是这家伙无论往那边躲避都会被其中一枚鸡蛋给击中,虽然不能一招致胜,但只要击中了他,就会影响到他,那老子就可以使出最后的撒手锏了……

    哪成想,这个石老虎,一看这次对方真的投掷出了东西,却一点儿左右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好像他笃信只要他坚持不躲,对方反而无法击中他一样,所以,导致马到成投来的最后两枚鸡蛋,从他的左右耳边嗖地一下子同时飞过,却毫发未伤到他!

    这样的结果让马到成有些失望,却让石老虎得意忘形,也正因为石老虎的这个小小的胜利瞬间冲昏了他的头脑,才让马到成抓住了可能一闪即逝的机会,就在对方以为他黔驴技穷再也使不出任何招法的时候,马到成亮出了那把大黑伞,却没像相东魁说的那样当标枪投掷出去,而是瞄准了大概的方向,然后,直接按压了大黑伞手柄上的那个开伞开关,嘭的一声,大黑伞瞬间打开……

    马到成虽然从来没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过这样的武器,但凭借他的想象力,认定这样做了之后,会借助车子行驶100迈的速度,将打开的大黑伞猛地像鼓满了疾风的风帆一样弹射出去……

    果然像马到成想像的一样,那把大黑伞在打开的瞬间,一下子被巨大的风阻给弹射出去,直奔了一时没弄懂到底对方投掷出的是个什么东东的石老虎……

    石老虎完全想不到对方出手的是一把张开的大黑伞,假如是在静止状态下,一把大黑伞完全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可是在这样高速的动态行进中,特别是这把大黑伞被高速行驶的车辆像鼓满的风力瞬间推出的强大力量,换了谁都难以躲避,更是难以招架!

    尽管石老虎并没被大黑伞的伞尖儿给伤到,可一旦被其迎面扑来的巨大推力击中之后,整个身体立即失去了可以回旋的余地,人车也瞬间分离,裆下的车子空跑出去,由于失去了人类的操控,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没多久就栽进了路边的壕沟里……

    石老虎则被那把形成巨大推力的大黑伞给弹射出三五米之后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凭借惯性向前滑动了十多米才停了下来,石老虎知道自己最终败给了这个神投手,两手在路面上暴怒地捶打,还不停地嚎叫怒骂,但看着一骑绝尘渐渐远去的那辆路虎,无论怎样都无济于事了……

    而看到石老虎终于被打得人仰马翻再也不可能继续他的追杀,终于摆脱了危险境地的马到成,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一下子缩回到了车里,直接瘫坐在了副驾驶席上……

    “宝哥你太厉害了,这回我可真是彻底服你了……”相东魁当然也目睹了整个过程,再也没有一丝一毫之前对牛得宝的成见了,还真是心服口服了……

    马到成哪里有心情理会相东魁的奉承和恭维,尽管身心疲惫到了极限,还是赶紧去关心还在高速驾驶的杨水仙:“你还好吧,可以减速了,他们追不上了……”

    可是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杨水仙好像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还是一个劲儿地目视前方,加足马力,让车子风驰电掣地在公路上飞奔……

    “我说可以减速甚至可以停歇一会儿了,你没听见吗?”马到成突然发觉杨水仙有点不对劲儿,就用手去扒拉她,想用肢体的触碰来提醒她,石老虎和他的手下都被干掉了,可以松口气,不用这样开快车,也不用这样紧张了……

    然而,杨水仙仿佛进入某种无人之境一样,就好像根本没听到马到成的话,完全没有减速停车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