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60章 再试一把吧

    虽然石老虎的十二人摩托车队被打掉了七个还剩下五个,但石老虎并没有因此放弃追杀前边车辆的恶念——仔细辨认才发现,剩下的这四个都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干将,特别是在摩托车的骑技,更是高人一头,平时骑摩托车都是那种能玩儿出高级技巧的高手,所以,今天才躲过了一次又一次,来自前边车子天窗,那个“神投手”的准确打击,得以保存下来,跟随他继续保持追杀的高压态势……

    而在一阵相对平稳之后,石老虎突然发现车子的天窗又冒出了那个“神投手”立即高声呼喊警示他的心腹手下:“当心,都跟我学……”

    石老虎喊完,立即做了一个神的动作,让摩托车的前轮渐渐抬起,向后仰着,只让后轮在地继续保持高速行进——这是一种驾驭摩托车的高级技巧,没十年八年的功夫谁都不敢玩儿这样的花样,但石老虎和他剩下来的这几个心腹手下却个个都身怀绝技,一看老大做出了这样的动作,也都纷纷效仿,也都像骑马的时候,扬起前蹄一样,让摩托车的前轮都高高地脱离地面,然后,还继续保持队形保持高速前进……

    这样的目的是可以躲避来自前边车子天窗那个“神投手”的精准打击——我把摩托车扬起来骑,你连我的头脸都看不见,你投来的鸡蛋也好,核桃露也罢,打在摩托车都无济于事,这样的话,等你的弹药都消耗光了,老子可以带着弟兄们,将你们逼停,然后,弄死俩男的,奸杀那个女的——或许心情好,轮完之后带回去再多享用几天,然后再让她人间蒸发也可以……

    然而,在石老虎在心里打他的如意算盘的时候,马到成则将半身完全探出了天窗,然后,一手掐住半沓a4打印纸,一个“天女散花”的动作,将这那包打印纸瞬间都飞扬出去……

    瞬间,如同漫天飞雪一样,那些打印纸被飞驰的车速带起的疾风给吹拂得漫天飞舞……

    石老虎无论如何想不到,对方居然用了这样超乎寻常的手段来破解他和手下的“站立式”前行,那些翻飞的纸张猛地飞来,根本躲闪不及,虽然没能造成直接的致命伤害,但却让他两个手下一下子模糊了视线,从而恢复了之前的两轮着地驾驶,这再次给了那个“神投手”精准打击的机会,砰砰两下,俩个高手心腹一头栽进沟里去了……

    而且还有一个虽然没被飞来的纸张模糊视线,但因为一张飞来的打印纸刀片一般地正好从他头盔与脖颈之间的缝隙嗖地一下划过,那种疼痛令他出现了短暂的惊恐,娴熟的驾驶顿时变形,导致他不得不减速,脱离了车队,渐渐的不见了影子……

    石老虎这才意识到,原本的五人车队,再次减掉了三个,只剩下了他和一个外号叫“飞流直下”的手下幸存下来……

    石老虎真的发狠了,再也压不住怒不可遏的邪火了,居然从腰间掏出了手枪,瞄准前边车子天窗的那个“神投手”扣动了扳机!

    听见枪响,马到成才本能地一个躲闪,但瞬间发觉自己的腋下嗖地一下发凉,低头一看,奶奶个熊,居然被子弹给打了一个洞!幸好是抬胳膊的动作才没让子弹打到身体,只是洞穿了腋下的衣服而已……

    什么情况,原来石老虎居然私藏枪支弹药?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才如此狗急跳墙气急败坏地亮出了他的撒手锏?

    开始看见他拿枪瞄准还以为是那种仿真枪,也是拍影视剧的时候,用的那种,一扣扳机有枪声也喷火焰,但是没有子弹真正射出的那种,可是刚才明明是自己的腋下衣服被打了一个洞——还他娘是真枪啊!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马到成顿时被惊出半身冷汗——一旦被石老虎的子弹给击,那可坏菜了,剩下杨水仙和相东魁,除了继续逃跑哪里还有还击之力呢?

    特别是,一旦石老虎开枪射击车轮,车子爆胎,杨水仙这样的驾驶技术,这么快的速度之下,结果十有**是车毁人亡啊!

    不行,必须用现在有限的“武器”尽快解决战斗才行!

    马到成立即“缩回”到了车子里,开始清点还有什么应手的东西,此时此刻,只剩下了那个赝品的古瓷瓶,还有那把自动大黑伞,对了,兜里还有两听核桃露,一共这些了,还要应对俩个最顽强的对手,马到成自己心里都没底了……

    “宝哥,我听见枪响了……”趴在后座的相东魁声音都有点哆嗦了……

    “看这里……子弹差点打我……”马到成边说,边抬起胳膊给相东魁和杨水仙看他腋下的那个弹洞……

    “天哪,那咱们可死定了……”相东魁立即吓得将身子彻底缩回到了后座的靠背一下,好像后边的石老虎会从后边射击直接打在他身一样……

    “别怕,我现在手头还有这几样东西,再试一把,来个最后一搏,行的话,咱们安全了,不行的话,大家也别慌,我不信你这么好的车子一旦防弹功能都没有……”马到成竭力用平静的口吻来安慰相东魁,当然更是安慰杨水仙,让她能平静地继续开车……

    “哎呀,后老悔了,当初同款还真有一辆带防弹玻璃的,是因为当时我爹手头有点紧,省了几十万,结果没要那辆带防弹玻璃的车,假如今天真的被石老虎的子弹给打死在车里了,我爹肯定直接后悔死了……”到了这个时候,相东魁居然还后这个悔。

    “现在不用说那些丧气话,咱们一定要信心,你们继续配合我,成败在此一举了……”马到成还是从正面安抚相东魁说。

    “咋配合你呀……”相东魁好像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现在石老虎他们也只剩下两个人了,本来以为很快解决战斗了,想不到,这工夫了石老虎才亮出了他的撒手锏……”马到成进一步分析情况说。

    “宝哥说咋样才能把他们干掉吧……”杨水仙的口气似乎还是力挺二公子跟后边的石老虎决一死战……

    “你看见了吧,现在石老虎还是让那个手下跑在他前边替他当先锋,所以,我肯定先干掉他最后的这个手下,最后,再对付石老虎……”

    “可是你手里剩下这几样东西了,万一干掉了他手下,你手里啥都没有了,那石老虎可占风了,万一他开枪打我车子的轮胎,车子抛锚,那咱们可都得束手擒了,一旦到了他的手里,大家都会死得很惨了……”

    “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趁工夫石老虎猫在那个手下的后边,我先干掉他这个唯一的手下再说……”

    “你想咋干掉他呀?”

    “看我的吧……”马到成说完,将那个两听核桃露一边一个揣在了兜里,然后,抓起那个赝品古瓷瓶的瓶颈,将头探出了天窗外……

    当然,马到成的心里早已想好了具体的打击方案,所以,探出头去,一个多余动作都没有,将那个瓷瓶给抛掷出去……

    其实并不是想用这个瓷瓶直接击那个冲在前边的家伙,而是想让这个瓷瓶在他摩托车的前边落地,摔得粉碎瓷片飞溅且动静巨大,这样势必分散这家伙的注意力,而在这个时候,马到成迅速掏出兜里的两听核桃露,同时抛掷出去——你不是会左右躲闪吗?我打你左边你往右躲,我打你右边你往左躲,那老子给你来个“左右开弓”不信你可以同时往两边躲,总有一个会击你要害,让你失去平衡,一头栽下车去吧……

    马到成几乎完全按照这样一个缜密而完整的方案开始行动了……

    果然,那个瓷瓶抛掷出去的时候,石老虎看见了一个较大的东西从那个天窗的神投手的手里抛掷出来,大声对前边的“飞流直下”大喊:“主意!”

    飞流直下也看见了一个在空翻滚的物体朝他飞来,但凭借他的目测和经验,立即撇嘴来了句:“别担心,我躲得过去……”

    飞流直下以为这个神投手是要直接击他,但看那个飞来的物体在距离他行进的摩托车前轮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开始下坠了,居然开始嘲笑这个神投手也有露怯的时候——看来再也没什么应手的东西可以投掷了吧,黔驴技穷弹尽粮绝,连花瓶都拿出来当最后的武器了——飞流直下边这样轻蔑地嘲笑对方,边做好了躲避的准备……

    然而,当那个花瓶在飞流直下的前轮几米的地方粉身碎骨溅起无数碎片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对方的真正意图——原来不是用来直接袭击的,而是用来干扰他注意力的……

    虽然飞流直下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只是稍微的一个分心一个犹豫,外加一个本能的躲避操作,转瞬让他有些乱了方寸,而当他发现神投手再次做出投掷动作的时候,居然有些眼花缭乱,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方向躲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