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56章 咋看咋喜欢

    看见杨水仙风姿绰约地走过来,石老虎那颗兽心居然砰砰乱跳起来——一看她那浪不溜丢的样子,知道骨子里藏满了风骚,这样的娘们儿成了自己的女人,还不得像传说“从此君王不早朝”啊,正点,漂亮,风情万种——反正咋看咋顺眼,咋看咋喜欢,她了,老子今天不拿下她,再也不是石老虎了!

    心里打定了这样的主意,石老虎召回了两个手下,让他们俩看护暂时昏迷却可能随时醒来的相东魁,他自己则前几步,到了那个装有煮熟鸡蛋的塑料袋前,等杨水仙过来,然后对他下手呢……

    杨水仙此刻则以为,即便是地痞流氓也不能言而无信吧,不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子下手吧,加身后有二公子给自己撑腰,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一直朝这边走来……

    连马到成都觉得,这个石老虎不会那么快出尔反尔,直接对杨水仙下手,所以,原地不动,甚至将两手背在了背后,等杨水仙将鸡蛋取回来,自己的弹药充足了,再对付这只石老虎也得心应手,胜券在握了……

    只是石老虎看见杨水仙走到近前,并没急于动手,而是继续欣赏她那迷人的风韵和身材——看那粉面桃腮知道是初经**,看那腰臀摆动幅度知道暗藏无限风骚,再看哈腰捡拾鸡蛋的时候,领口内若隐若现的风景,更令石老虎呼吸不畅,大脑空白,一旦她捡起鸡蛋,直起腰来,想说句话转身要回去的时候,石老虎再也按捺不住兽心沸腾的冲动,前一把将杨水仙掠住,并且急不可耐地在她耳边热切地说道:“啥都别说了,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女人了……”

    “哎呀,你弄疼我了……”杨水仙万万想不到,对方会如此不讲信誉,一下子勒住她的脖颈让她很是难受,边这样叫喊边挣扎着想脱离他……

    “你答应做我女人我松开你……”石老虎完全丧失了理性,好像老虎见了美味一样,居然张开臭嘴在杨水仙的脸咬了一口……

    “哎呀,你的嘴巴好臭啊……”杨水仙立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两手已经被对方束缚,没办法擦掉脸对方的口水,只能这样回骂了对方一句……

    “嘴巴臭是因为没吃到你的香啊……”石老虎说完还要再啃第二口!

    马到成实在看不下去了,前两步,大声喊道:“姓石的,你也太不讲究了吧,说好的话咋像放屁一样言而无信,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呢!”

    “少废话,老子是一只禽兽,想得到什么还用跟你商量吗!”石老虎一点放开杨水仙的意思都没有……

    “你若是这样说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马到成这样警告对方说。

    “你还能把我怎样?现在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只要你敢轻举妄动,信不信我弄死你的女人!”石老虎边说边用胳膊进一步勒紧了杨水仙的肩背……

    “你若还是个男人的话,放开女人,咱俩单挑,你若是打败了我,她归你,你若是胜不了我,对不起,请把她还给我……”马到成立即这样喊道。

    “你以为我会你的当?”石老虎这样说本身,表明他的智商不如对方,生怕跟对方斗心机吃亏当,索性,直接玩儿这样下三滥的把戏……

    “咋了,你害怕跟我单挑?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呀!”马到成继续这样喊道。

    “不用激老子,老子绝不你的当……”石老虎铁了心不放杨水仙……

    在这个时候,被石老虎给打昏的相东魁也醒了过来,看见杨水仙居然落在了石老虎的手里,心里还真是疼了一下,听见石老虎和牛得宝的对话,也忍不住喊了一句:“石老虎,你太不是东西了,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老子做鬼也饶不了你!”

    “你现在这个熊样,还敢跟老子说这样的狠话——给我用胶带把他的狗嘴给封!”

    在石老虎扭头说这些话的时候,马到成趁机在十米之外与杨水仙做了眼神的交流,而且,还做了个“下蹲”和“歪头”的动作……最后还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杨水仙好像懂了二公子的意思,眨了眨呀,点了点头……

    等到石老虎再转过脸来面对牛得宝的时候,马到成大声喊了一句:“再不放人老子可真对你不客气了!”

    “好啊,有什么绝招你都使出来吧,反正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反正你扔什么暗器都会先打在你的女人身,来呀,只管对老子不客气好了……”石老虎这样说的时候,进一步将杨水仙推搡到了他的前边,仿佛一个人肉盾牌一样,无论对方使出什么样的撒手锏,他石老虎都觉得万无一失保证没事儿的……

    “那好,我数三个数,你若是还不放人的话,我可真不客气了……”马到成算是给对方下了最后通牒。

    “好啊,你数啊,数一百个数老子也不会放人的!”石老虎哪里会被对方吓到呢,立即这样回应说。

    “一!”马到成真的开始数数了,几乎是同时,微微做了一个下蹲的小动作给杨水仙看——杨水仙也看见了,但试图下蹲却因被石老虎紧紧勒住了肩背根本蹲不下去……

    “二!”马到成知道杨水仙下蹲是不可能了,在喊二的时候做了一个侧身的动作——杨水仙也看见了,可是她努力了一下,还是因为石老虎勒得太紧,根本做不出来二公子暗示给她的那个动作……

    “三!”马到成一看,杨水仙蹲不下去,也侧不开身,知道只剩下脖子可以动了,也在喊三的时候,做了一个歪头的动作……

    杨水仙当然看懂了,所以,将头猛地歪到了一边,果然将石老虎的虎头给露了出来……

    马到成正是瞅准了这样的机会,一个迅速的抛掷,将杨水仙给他的那枚玉扳指给扔了出去……

    由于杨水仙有了思想准备,眼看那枚玉扳指飞到自己眼前了,才猛地将头使劲儿扭开,将隐藏在她脑后的石老虎给显露出来……

    还没等石老虎反应过来,一道透明的影子闪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的眉心处被什么石器给重重地击,眼前一黑,人失去了平衡和控制力,浑身瘫软,松开了杨水仙,勉强站立了一两秒,然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

    杨水仙一旦脱身,立即拎着拿些鸡蛋,撒腿朝二公子这边跑……

    正在控制相东魁的,石老虎的两个手下看到他们的老大莫名其妙倒地不起了,有些慌乱,不知所措起来……

    马到成接过杨水仙带回来的“充足弹药”立即朝这边走了过来……

    杨水仙则紧紧抓住二公子的胳膊,并肩跟他逼近了石老虎的两名手下……

    “别过来,再走一步我们杀了他……”俩手下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是在极度的恐惧才会是这样的表现……

    马到成理都没理对方,走到倒在地的石老虎跟前,捡起那枚居然完好无损的玉扳指,吹掉了面的灰尘,还在裤子擦了几下觉得干净如初了,才还给杨水仙说:“完璧归赵——还给你了……”

    “爱死你了……”杨水仙再次被二公子如此潇洒地干掉了石老虎不说,还归还了她的祖传玉扳指的样子给征服得五体投地,亲了二公子一口,这样说了一句。

    看见这俩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如此“秀恩爱”那俩挟持相东魁的家伙再次叫道:“喂,我们真要杀掉他了……”

    “杀呀,谁也没拦着你们不让你们杀呀……”马到成毫不在乎地这样回应说。

    “那我们可真动手了……”俩手下有点不知所措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喊道。

    “随便呀,他又不是我什么人,跟我又不很熟,杀了他老子也不会心痛,而且杀了他还是你俩去偿命,我怕啥呢……”马到成话里有话的这样揶揄对方说。

    “你……你……你……”俩家伙被马到成给弄得简直无言以对了……

    “咋了,难道你还想让我求你们放了他呀——休想!”马到成继续窝囊对方说。

    “那我们若是放了他,大哥会不会也放了我们呀……”其一个稍微聪明一些,这样问道。

    “放了你们?”马到成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俩的时候,突然从拐角的另一边蹿出一条流浪狗来,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蓬头垢面地汪汪了几声,马到成忽然觉得这是一个用实际行动来回应石老虎这俩手下的好机会,摸出一个鸡蛋,抛掷过去,正好打在了那条流浪狗的狗腿,顿时令它短暂地来个“下肢瘫痪”惊恐,赶紧用两只前蹄快速倒腾,拖着一动不能动的后半身,消失在了拐角深处……

    “大哥饶命啊,我们也是被老**得才成了他的帮凶啊,我们都是无辜的呀,大哥放过我们吧……”石老虎的俩手下一看这位大哥如此神地将那条十几二米外的野狗一鸡蛋给打成了下肢瘫痪,知道再对抗下去,也会像他们的老大以及那些被鸡蛋给击倒在地的兄弟一样,特别是害怕成了刚才那条野狗那样,所以,惊恐直接松开了相东魁,扑通跪下磕头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