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54章 别浪费弹药

    “你再说一遍?”石老虎还非要较真刚才相东魁说的那句话……

    “再说一遍咋了,这俩奸夫淫妇是跟你们一起来害死我的……”相东魁继续将心的愤懑给宣泄出来……

    “姓相的,这事儿老子可得跟你掰扯掰扯,老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从来不搞你说的阴谋诡计,你说我跟那一男一女是一伙的,合计好了来坑害你,这是对老子极大的侮辱,现在我决定了,先不大卸八块你,先留你一口气,等我逮住你说的那对奸夫淫妇,非要当面对质证明老子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之后,再一起收拾你们!”石老虎居然因此暂时放弃了对相东魁的砍杀,转而命令俩手下将相东魁一边一个扭住胳膊给制服在地……

    而被二公子揽住小蛮腰拔地而起,跳出包围圈的瞬间,杨水仙居然有了身轻如燕,与二公子翼双飞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那颗傲娇的芳心瞬间被对方彻底征服,估计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爱别的男人了吧……

    然而落地的瞬间她忽然发觉了什么,赶紧确认,立即向二公子承认说:“对不起,你让我带的鸡蛋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其实马到成发现了在他带杨水仙跳出圈外的瞬间,杨水仙只顾了用手紧紧抓住他,而将他交给她携带的那十个煮熟的鸡蛋给丢在了地……但想停止那个跳跃的动作捡回那十个鸡蛋已经来不及了,所以,马到成也没埋怨杨水仙丢失“救命弹药”的过失,而且还善解人意地回了一句:“没事儿,我手里还有**个呢,足够用了……”

    落地之后,马到成立即带着杨水仙朝前跑,当然,边跑还要边回头观察追来的几个石老虎的手下的距离,既不能跑得太快使得他们放弃追赶,也不能跑得太慢直接被他们给追,所以,边跑边调整速度,同时,在寻找最佳的“反击”机会……

    大概跑出三五十米远吧,有一段路人少车稀,马到成觉得应该在这里解决战斗,所以,边跑边对身边的杨水仙说:“看到前边那段宽敞的道路了吧,一会儿在那里咱俩停下来,转身迎接追来的人,听懂了吗?”

    “听懂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杨水仙此刻完全彻底被二公子的神能力给征服了,立即这样回答说。

    很快,到了那段人少车稀的路段,马到成带着杨水仙突然一个急停,站住了身体,然后,转过身来,拉开架势等待后边持械追赶来的五六个家伙!

    追来的这帮子家伙以为前边的这个敢跟老大说大话的家伙带着个靓妞跑不动了,停下来等死呢,也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地,举着刀枪棍棒,叫嚷着冲杀过来……

    马到成立即从自己身摸出两个鸡蛋,瞅准了跑在最前面的两个家伙,同时将俩鸡蛋给抛掷出去,啪啪两声,居然都了对方的眉心处,对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暗器,还没反应过来,觉得眼前一黑,都扑倒在地了……

    这俩家伙一旦倒地,后边的几个有些忌惮了,但却收不住追杀过来的惯性,其一个还是没觉得对方会把他怎么样,继续带头冲杀过来,马到成这次抛出了单枚鸡蛋,似乎劲儿更足更大也更准确,直接击了这个家伙的一只眼,瞬间令其失去了平衡,一个倒栽葱,翻滚在了地……

    已经被击倒了三个,后边的三个被惊到了,其一个彻底停了下来——估计这家伙是这伙儿人最聪明的一个,追杀的时候跑在最后,现在看到已经有三个同伴被对方用某种从未见过的暗器给击倒在地了,知道不是对方的对手,也停下来,观察接下来会怎样,也好决定是冲杀过去,还是掉头往回跑……

    而另外两个犹豫了一下,但似乎找不到停下来的理由——一个是老大下了格杀勿论的指令,再是对方手里连根儿棍子都没,还带着个累赘的女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所以,继续硬着头皮往前冲杀……

    马到成此刻已经有了胜券在握的感觉,只要这俩不知死活的家伙再往前奔跑三五米,可以再次出手用手的鸡蛋将他们给击倒在地了……

    可是令马到成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时候,杨水仙却大叫一声,一个柔美的抛掷动作,将她从他身摸到的一个鸡蛋给抛掷出去……

    只是那枚鸡蛋只飞出了不到十米,啪嚓一声落在了地,摔了个“粉身碎骨”

    马到成立即问了一句:“你干嘛……”

    “我看你很容易击了对方,也想帮你打倒一个……”杨水仙这样说明她为啥要这样做。

    “真是胡闹,本来弹药少,你又给浪费了一个!”马到成一听杨水仙这样说,真是哭笑不得!

    “对不起呀,我以为扔鸡蛋很容易呢……”杨水仙知道自己犯了错误,马这样解释说。

    “算了,别说话了,躲我身后再也不许轻举妄动……”马到成真那杨水仙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她还是好心,而且已经这样了,你还能把她怎么样!

    “知道了……”

    这时候,冲杀过来的那俩家伙,看见那个漂亮的妹子也做了投掷动作,还本能地躲了一下,但很快发现,原来扔过来摔碎的不过是一只煮熟的鸡蛋而已,居然一下子释然了——原来对方手里的暗器是煮熟的鸡蛋呀,这有什么可怕的——前边倒下的几个兄弟一定都是假装的,是不想真正冲去砍杀对手,回头老大罩不住,得进监狱蹲笆篱子吧,可是这俩一心要在老大面前表现自己,趁机出人头地的家伙认定老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让他们当小弟的吃亏的,所以,将手的刀斧举得更高,喊声更大地冲了过来……

    只有三五米远了,马到成觉得再不出手怕是距离太近起不到应有的效果了,所以,毫不犹豫,一个抛掷,又是一执两蛋,来个双双命,那俩家伙还没明白到底是不是被煮熟的鸡蛋给击的,已经眼前一黑,扑倒在地了……

    这个时候,那个已经站住的家伙终于看清了局势,知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对手,已经将他的五个兄弟都给撂倒了,立即掉头跑,打算蹽回去给老大通风报信……

    马到成哪里会放过他,拉杨水仙快速追了十几二十米,奔跑一个漂亮的抛掷动作,不到一秒钟,那个奔逃的家伙后脑勺被重重地一击,踉跄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了……

    而马到成带着杨水仙的奔跑速度却没有减弱,也十几二十秒的工夫,回到了石老虎控制相东魁的地方……

    看到马到成又返回了现场,石老虎并没有意识到对方这是用了调虎离山计之后,又杀了个回马枪……还以为这个已经逃离的家伙不知道他的厉害又回来找死了呢,命令两个贴身的手下:“抓住他们俩,我要他们亲口说出跟我不是一伙的!”

    俩贴身手下得令立即冲了过去,可是也跑出三五步远,被对方扔过来的两个东西给击,分别用了不同是姿势扑倒在地了……

    石老虎还真是心头一紧——难道是遇到了民间高手?

    刚才派出去的六个手下一个都没回来,这俩贴身手下也如此轻而易举被对方的暗器给击失去了战斗力,看来来者不善,今天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了呀!

    只是见多识广的石老虎面对这样的场面居然波澜不惊,还拍着巴掌叫好说:“这位朋友,好身手啊,敢问朋友尊姓大名?”

    “在下林海市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姓牛名得宝……”马到成也只能用对方的说话套路来回答问题……

    “牛得宝——看来朋友是练家子呀,敢问是师从哪位大师啊?”石老虎心里发虚,所以,尽可能多废话,来掩盖自己的胆怯。

    “本人早年师从肖老道,并未学到什么真本事,刚才击倒你几个兄弟的,只不过都是些投掷功夫的雕虫小技……”马到成明显感觉到对方是在拖延时间,抑或是在寻找自己的软肋,然后在下手……

    “牛先生太谦虚了吧,只用雕虫小技击垮了我众位弟兄,那你亮出绝活还不要了我所有兄弟的小命啊……”石老虎继续放烟雾弹……

    “没那么严重,刚才都是为了摆脱困境,不得不用煮熟的鸡蛋击了您的手下,我保证,只是暂时的昏迷,不会留下致命伤的……”马到成也在琢磨着,假如对方再次出招威胁自己和杨水仙,该如何应对……

    “用煮熟的鸡蛋?”石老虎忽然感觉对方在耍弄自己好像,一股邪火攻心,恶念头,说了句:“给足你面子,你却成心耍戏老子,那老子对你不客气了……”石老虎说完,一个手势,让制服相东魁的两个手下松开相东魁,他自己用匕首逼住了相东魁的脖子,然后让他们俩一同过去逮住这个不知死活成心耍戏他的家伙……

    眼瞅俩家伙要冲过来了,但马到成突然发现,此刻自己已经是“弹尽粮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