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50章 留着打坏蛋

    说是请客,其实是路边的“大排档”二层小楼外的院子里,遮阳伞下一溜十几张桌子,估计都是路过这里,暂时停歇下来加油吃饭的吧——距离不到五十米,是一个加油站,再过一条马路,还有个农贸市场……

    三个人坐下来,相东魁问:“想吃啥只管点……”

    “都有啥呀?”杨水仙一看在这样的环境下“请客”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带些阴阳怪气地这样问。

    “这里最著名的是酱焖河鱼,来一大盆,再加一锅饼子,足够咱们三个吃的了……”相东魁好像对这里很熟悉,这样介绍说。

    “这是你要请的客呀!”杨水仙一听原来是些鱼锅饼子之类的农家菜,似乎更加失望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鱼,这是江里捞来的活鱼,加特制的配料精心熬制出来的,一盆也要百块呢!”相东魁却赶紧介绍这不是普通的河鱼,这是当地最著名的的特色菜……

    “百算很贵吗?”杨水仙一听,不过是百八十块的一盆炖鱼而已,更是撇嘴这样来了一句……

    “要不,再多点几道硬菜,如山鸡顿松蘑,蝲蛄豆腐,鲶鱼炖茄子这样的名菜?”相东魁心里一直在臭骂这个娘们儿跟他作对,但嘴还是一副献殷勤,让被请客的人满意的样子……

    “别的都不用,咱们三个人,要多了吃不了,来一盆酱焖河鱼吧……”马到成不想扫了相东魁的兴,毕竟是他请客,请啥吃啥吧……

    “你也同意吧?”相东魁还要征求杨水仙的意见。

    “我无所谓……”杨水仙边说边将头扭过去,看街边的风景去了——杨水仙一听二公子没反对,她也似乎没话说了,反正自己也没什么胃口,待会儿要点自己想吃的,随便垫补一口也算了,省得跟这个家伙多废话……

    这工夫,店里的服务员过来了,问几位要什么菜,相东魁说了酱焖河鱼,等到服务员问还需要别的吗,杨水仙趁机来了一句:“给我煮十个鸡蛋!”

    “你要煮鸡蛋干嘛,又不是坐月子!”相东魁这开始报复杨水仙了。

    “咋了,不坐月子不能吃煮鸡蛋了——不用你请,我自己花钱买!”杨水仙显然是不高兴了,这样呛白对方说。

    “你咋开不起玩笑呢——哪用你花钱呢,经你这么说,我也想吃煮鸡蛋了,这样吧……”相东魁也觉得刚才的玩笑开得有点过火,明显牛得宝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所以,赶紧往回打圆场地对服务员说:“那多煮十个鸡蛋,一共二十个鸡蛋,打包我们带在路吃……”

    杨水仙一听相东魁这样说,白楞了相东魁一眼,不再说话了……

    其实杨水仙之所以要煮鸡蛋,主要不是真馋这口,也不是要带在路吃,而是因为刚刚坐下来,看见隔着几个座位有五七六个地痞流氓样子的家伙在朝她这边看,眼神里分明不怀好意!

    杨水仙忽然想起了在海南三亚的时候,在那个大桥头发生的一切,浑身立即打了一个寒颤,但忽而想起了化解那场危机的,恰恰是那个阿婆临别的时候给煮的六个鸡蛋……

    虽然杨水仙没征得二公子的同意,但她心里担心真的被那五七六个地痞流氓给纠缠的话,二公子手什么家伙都没有,怕是很难对付他们吧,但假如有了十个鸡蛋,那一定会是他们还没靠近,二公子扔出的鸡蛋会打得他们人仰马翻一败涂地了吧……

    正是这样的心理因素,才让杨水仙开口要了煮鸡蛋,而相东魁完全不知道杨水仙的用意何在,在开了过火玩笑之后,又给添加了十个,达到了二十个煮鸡蛋!

    服务员一点儿都没觉得意外——煮鸡蛋带在路吃这太正常不过了,记录好了这桌要的各种菜肴,很快离开了,大概是为了检查一下是不是活鱼做的酱焖河鱼吧,相东魁跟着服务员进了后厨……

    而此刻的马到成,也发现了邻座那五七六个不三不四的家伙在对杨水仙议论纷纷,明显感觉到他们是在打杨水仙这个美若天仙的靓妞的主意,这才有点懂了杨水仙为啥突然要了这么多的煮鸡蛋……

    会心地朝杨水仙一笑,小声在她耳边说:“别怪他们,是你这朵花开得太美艳了,所到之处注定要招蜂引蝶……”

    “我可不是故意的……”杨水仙特别爱听二公子这样赞美她,一下子揽住了他的胳膊,亲密无间地撒娇说……

    “你若是故意的,我不理你了……”被杨水仙如此亲昵地搂抱,马到成顿时酥麻了半边,由于这是“公共场所”而且怕刺激到邻座的那些地痞流氓,所以,马到成才没表现得过于热情,甚至还轻轻推开了杨水仙……

    “干嘛推开人家呀……”杨水仙再次亲密无间地揽住了马到成的胳膊……

    “难道你想刺激死人不偿命啊……”马到成边说边用眼神暗示,千万别刺激到邻座那五七六个不三不四的家伙……

    “有你在,妖魔鬼怪我都不怕……”杨水仙说完,甚至连头脸都靠在了二公子的肩膀,明显是成心气那些想对她图谋不轨的家伙——千万别打本姑娘的主意了,本姑娘已经名花有主,已经跟这个男人生米煮成熟饭,已经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再也没你们任何机会了……

    马到成一看杨水仙这样肆无忌惮地跟自己“秀恩爱”也觉得不能太阻止她,显得自己一点儿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都没有,也不再阻拦杨水仙与自己腻歪在一起了……

    这个时候,,服务员先把煮熟的十个鸡蛋给端了来,问为什么是十个,答曰第一锅先煮十个,第二锅正在煮……

    又过了几分钟,酱焖河鱼来了,却没见相东魁跟回来,马到成觉得有点蹊跷,这家伙不会放了老子和杨水仙的鸽子吧,问服务员:“跟你去的人呢?”

    “他在后厨盯着做别的菜呢,让你们先吃……”服务员这样回答说。

    “那咱俩先吃吧……”马到成一看端来的酱焖河鱼还真是味道鲜美,把馋虫给勾来了,拿起筷子对杨水仙这样说。

    “你吃吧,我怕像在三亚的时候,再吃坏了肚子……”杨水仙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想起在海南三亚,是因为贪吃了几口阿婆做的海鲜,结果因为闹肚子差点儿被劫匪给祸害了,所以,即便酱焖河鱼不是海鲜,但河鲜她也有所忌惮了,这样回答说。

    “那你吃鸡蛋吧……”马到成这样劝了一句。

    “也不吃……”杨水仙却手拿鸡蛋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为啥呀?”马到成很是不解地问。

    “留着给你打坏蛋的……”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用眼睛瞄了一眼邻桌的那五七六个还在不住朝这边边看边议论纷纷的家伙们……

    “他们才几个人呀,一人留一个足够了,剩下的,你只管吃好了……”马到成一听笑了,杨水仙还真把邻桌的那五七六个不三不四的家伙当回事儿了,这样宽慰她说。

    “那我吃一个吧……”杨水仙一听二公子这样打包票,也觉得不用二十个鸡蛋都留着对付可能袭扰他们的地痞流氓,吃几个也没问题吧,也磕开一个,用她那白嫩的手指轻轻拨开鸡蛋皮儿,露出半个之后,才放进她唇红齿白的嘴里,开始慢慢咀嚼……

    马到成一看杨水仙开始吃鸡蛋了,也开始吃那盆酱焖河鱼了,夹了一口放在嘴里,还真是满嘴留香入口即化,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地方特色美食呀!也一口接一口地吃了起来,转眼之间,小半条酱焖河鱼已经被马到成给吃掉了……

    而在马到成想继续大饱口福将剩下的半条鱼也给消灭掉呢,服务员却在这个时候,把第二锅十个鸡蛋也给端来了,但这次却小声对马到成说:“您的朋友说找你有事儿,快到后厨去说话……”

    “他咋了?”马到成立即这样问。

    “具体没说呀,您还是自己到后厨去见他吧……”服务员有点闪烁其词,说完离开了……

    马到成忽然觉得这个相东魁去了后厨一直迟迟不到餐桌来,肯定有问题,但因为酱焖河鱼太好吃了,也没多想,反倒是服务员传递来这样的消息,让马到成心里一个激灵——难道这家伙遇到了什么麻烦?抑或是因为杨水仙的事儿,要跟老子玩儿什么花样?

    管他是什么目的呢,现在哪里还有退路,但防人之心不可无,马到成直接将刚刚端来的鸡蛋,还有杨水仙吃剩下的鸡蛋都打包拿在手里,然后拉起杨水仙说:“走,咱俩一起到后厨去看他……”

    “他咋了?”杨水仙一下子紧张起来……

    “谁知道啊,也许情况不妙……”马到成有某种预感,相东魁之所以这样,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以化解的那题了,不然的话,不会连面儿都不敢朝了……这样解释给杨水仙听。

    “哎呀,那咱们咋办呀?”杨水仙更加紧张了,一把薅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这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