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9章 直接打给她

    “这好办,我让他这落下车窗——你,快点把车窗落下来!”杨水仙立即拿出了二小姐颐指气使的口吻来命令相东魁……

    “我才不想被他小孩子的把戏给弄死呢,猫在车里兴许还能活命呢,一旦打开车窗,黑瞎子一熊掌拍进来,不死也得掉层皮呀……”相东魁此刻哪里还对杨水仙的话言听计从呢——你是我什么人呀,这样命令我,我的小命要紧,才不会听你的指令呢!

    “你开不开?”杨水仙差不多是急眼的声调了……

    “我不开!”相东魁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

    “你若是不开,我陪他一起下车去跟黑瞎子谈判!”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相东魁的眼睛,好像两把温柔的利剑一般,直插他的内心深处!

    “我开我开,但不开前边的车窗,开你们后边的车窗……”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知道跟这个丫头不会再有什么关系了,可是一旦看到她那样的眼神,还是让相东魁的坚持瞬间土崩瓦解——这个丫头太美艳了,换了任何朝代的英雄好汉都不得不摧眉折腰言听计从啊——相东魁立即妥协了……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呀,咋这么贪生怕死呢!”一听相东魁还是只为了保全他的性命勉强答应了她的请求,杨水仙这样斥责道。

    “我是不想白白送死……”相东魁实话实说道。

    “那好,那你开后边我这侧的车窗吧……”马到成心里居然高兴起来,因为通过刚才杨水仙和相东魁的几句对话,充分暴露出了相东魁的德行,估计在杨水仙的心目,再也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好感了吧,所以,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可多加小心呀,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杨水仙此刻真的感觉到了二公子大无畏的勇敢和顶天立地的精神,保住他的胳膊这样说了一句……

    “放心吧,我们毕竟在车里,相对还算安全——那我这开始了……”马到成说完,命令相东魁将他锁定的后边他这侧的车窗给落下来,马到成立即对电话那边的孟姜楠说:“好了,可以让赛虎开始了……”

    等到相东魁将车窗落下,马到成将他的手连同手机一起伸了出去,附近立即有黑瞎子发现了车里有人类伸出了肢体,其一个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快把手缩回来吧……”杨水仙吓得都不敢看外边可能发生的一幕惨剧了……

    然而,在那头黑瞎子扑到跟前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手机里传来的狗叫声,立即停止了扑杀行动,转而跑到了车头前那个黑瞎子王的跟前去了……

    这个迹般的变化,让相东魁瞠目结舌——手机里传来几声狗叫,黑瞎子听懂了?这可能吗?

    然而,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车头前的那个黑瞎子王居然朝二公子落下车窗这一侧移动过来,越来越近了,相东魁的心都堵在嗓子眼儿了——或许几声狗叫是把那个小黑瞎子给吓跑了,这回换来了它们的“老大”过来跟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算总账来了吧……

    杨水仙也紧张到了极限,两手死死地抓住二公子的胳膊,差不多将指甲都抠进他的肉里了,然而,马到成居然没感觉到疼,因为他也吃不准,这个黑瞎子王到了他这侧的车窗外,会是个什么样的表现,假如它突然暴怒的话,只需一熊掌,老子的这条膀子可报销了……所以,马到成也紧张得要命,杨水仙掐得再疼他都毫无感觉了……

    然而,令大家都不可思议的是,这头硕大无朋的黑瞎子王,到了马到成举出窗外的手机附近,居然一下子坐了下来,然后吼了两声,竖起耳朵听那个巴掌大小的东西里传出的狗叫声,听了几声之后,它又回应了几声,手机里又传来几声狗叫,这头硕大无朋的黑瞎子王居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几乎所有的黑瞎子居然都乖乖地离开了相东魁的路虎车附近……

    最后是那个黑瞎子王,朝那个巴掌大小的东西低吼了两声,也起身迈着沉重的脚步,咚咚咚地离开了……

    一直到所有的黑瞎子都不见了,相东魁才从车座深处挺起身子,很不可思议地叫道:“这不可能啊——你是如何做到的?”

    “很简单,是找了个动物翻译,说明了咱们不是来占领它们领地的人类,只不过是误打误撞闯了它们的地盘而已,所以,它们才放过咱们了……”马到成只能这样浅白地解释说。

    “这些都是你手机里那条叫赛虎的狗做到的?”相东魁还是将信将疑……

    “对呀……”马到成趁机讲了当初收养的那头黑瞎子,吞了钢钉,是通过这只赛虎与之对话,才让它配合人类取出了卡在喉咙里的一根钢钉,解除了它的痛苦,也积累了与黑瞎子对话的经验——都说出来给相东魁也包括杨水仙听……

    “天哪,太神了,爱死你了……”杨水仙一下子扑来,直接亲吻起二公子来……

    然而,经历了这样一番生死危机之后,大家也都有惊无险地摆脱了困境,迹般地从黑瞎子的围困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了,但相东魁的心里却这样嘀咕道:不是你姓牛的认识了那个懂动物语言的专家嘛,若是老子认识,一个电话也解决问题了,哪里是你本身的能耐呢,有什么值得展杨和爱戴的呢!

    带着这样的心理从黑瞎子王的领地退出来,再次路的时候,相东魁居然提出了这样的恳求:“宝哥,假如我下次在遇到类似的情况,你又不在身边,我能不能打电话给你刚才找的这个动物翻译,也帮我解决致命的危机呢?”很明显,相东魁觉得,今天化解危机的不是你牛得宝,只不过你认识了那个动物语言专家而已,而老子一旦知道了她的电话,也会跟你一样化解今天的这场危机吧!

    “不能……”

    “为啥呀?”相东魁万万没想到,牛得宝会如此果决地回绝他的请求!

    “直接打给她,肯定撅你……”马到成并不知道此刻相东魁的真正心里,但根据他对孟姜楠的了解,知道他以外的谁直接给她打电话,肯定不会有好态度的,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出了结果。

    “我提宝哥也不行吗?”相东魁还硬着头皮这样问。

    “与其跟她提我,还不如你先打电话给我,我帮你联系好,你再找她才能答应你的请求……”马到成觉得这次来佳木斯受到了相东魁的诸多款待,这点儿小忙还是能帮他的吧,这样回答说。

    “是这样啊,这我放心了,今后再遇到与动物之间整不明白的事儿,直接给宝哥打电话是了……”相东魁一听牛得宝这样答应了他,顿时觉得自己的本事跟牛得宝也不差啥了,再遇到类似的情况,老子也可以化解了……

    “还别说,野生的家养的,差不多都可以涵盖在内——我现在的那个养殖场里,有很多禽畜,差不多都能与我的那个动物语言专家进行沟通,所以,只要你遇到类似的问题,都可以打电话找我了……”马到成倒是很无私地把底儿都亮出来给对方看了。

    “宝哥你太神了,我算是彻底服了宝哥了……”相东魁居然还会口是心非这一套,嘴说的和心理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还说哪,刚才是谁贪生怕死连窗户都不敢落下的!”杨水仙却趁机来揭相东魁的短儿。

    “要不你咋只爱宝哥不爱我呢,现在知道差距了吧……”相东魁一听杨水仙这样“埋汰”他,索性借题发挥来个自我嘲讽……

    “那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简直是天壤之别呢……”杨水仙此刻完全倒向了牛得宝这边,完全不再给相东魁留任何余地了……

    “那是那是,宝哥是天的蛟龙,我顶多是一条地的地头蛇……”相东魁心里藏着对牛得宝的不屑和蔑视,但嘴却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自我贬损,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两面三刀口是心非的应变能力了……

    “嗯,这样说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杨水仙却信以为真了,以为相东魁真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呢,还这样夸了他一句。

    “宝哥,眼瞅午了,前边到同江市了,也算过了一多半路程了,咱们吃个饭吧,我请宝哥……”相东魁还真会掩盖内心的想法,表面还是一副尽地主之谊的态度……

    “这次来都是你请我们的,还是我请你吧这顿……”马到成说的是心里话……

    “到了我地盘,哪能让宝哥破费呢,还是我请……”越是听牛得宝这样说,相东魁越是要趁机表现给杨水仙看……

    “你是该请,这次宝哥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吧……”杨水仙趁机这样来了一句……

    “当然算呀,所以,一定是我请……”相东魁嘴这样说,心里却在骂,好你个毒舌小娘们儿,等找到机会看老子如何收拾你,让你难堪到跪下来求老子饶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