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8章 开什么玩笑

    车子后座的马到成目睹了这一切,也亲身经历了这一切,当然也被这头他养殖场里的那头巨大黑瞎子还要大一圈儿的黑瞎子王给惊悚不已——这样下去,结局势必只有一个,那是没出车祸但也会“车毁人亡”

    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真的发生,必须想出办法来才能度过这致命的危险!

    “这里手机会有信号吗?”马到成边这样问边掏自己的手机。

    “干嘛,你要报警求援呀——根本来不及了,等他们赶到,咱们早被黑瞎子给祸害死了……”相东魁居然是带着哭腔说了这样的话……

    “我刚才提醒过你这是在找死你不信,居然还敢开车去撞黑瞎子!”马到成趁机批评对方说。

    “我不是一紧张,挂错了档位,车子没后退,反倒向前了嘛……”相东魁哭丧着脸这样说道。

    “现在好了,这回大家一起等着被黑瞎子给舔成骷髅吧!”马到成这样来了一句……

    “我怕……”杨水仙死死抓住二公子的胳膊,浑身筛糠地颤抖着。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马到成心里有了个办法,但嘴还在这样批评杨水仙说。

    “那咋办呀,还是赶紧报警吧,咋说还有一线希望吧!”杨水仙心里还真的抱有一线希望。

    “他说的对,报警屁用没有,等救援的人赶到的时候,咱们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骨架子了……”马到成立即否决了杨水仙的提议……

    “天哪,太可怕了,我不想死得那么难看呀!”杨水仙直接泪奔起来……

    “别哭,越哭越没活路了……”马到成看不得女人掉眼泪,所以,立即这样阻止她说。

    “好好好,我不哭,可是,咱们咋样才能活呢?”杨水仙抬起泪眼,这样哀求地问二公子。

    “早知道这样,来的时候我把我那把手枪带来好了……”相东魁这个时候却这样发狠地来了一句。

    “手枪有个屁用,可能子弹打在黑瞎子的身像用手指头捅了它一下,不痛不痒的不说,还会进一步激怒它,大家可能死得更快!”马到成立即将相东魁的这个念头给驳斥回去了……

    “那现在到底该咋办呀?”相东魁却两手一摊这样问。

    “还是用我的手机试试有没有信号吧……”马到成心里有个想法,只是暂时还没说出来……

    “闹了半天你还是要报警啊……”相东魁立即这样批评说。

    “不是报警……”

    “那是干嘛?”

    “我想找个翻译……”马到成只能这样简单地回应说。

    “你脑子被吓傻了吧,这是遇到了黑瞎子,又不是遇到了老毛子,你找翻译干嘛呢?”相东魁立即这样暴躁地揶揄说。

    “别管了,到时候你们知道了……”马到成让紧紧抱住他不放的杨水仙暂时离开身体,然后,找出自己的手机,一看居然还有微弱的信号,马拨打了一个号码……

    “你不会是瞎耽误工夫吧……要不,咱们下车,能跑掉一个算一个吧……”相东魁居然出了这样的馊主意!

    “我不下车,我死也要跟二公子死在一起……”杨水仙边说,边再次紧紧地抱住马到成不放……

    “你俩都别吵——喂,是孟姜楠吗,我是牛得宝啊,你在干嘛呢?”原来马到成在这样紧关节要的时候,直接想到了懂得猫言狗语的孟姜楠,但电话打通之后,并没直接说出自己找她干嘛,还这样假装镇定地寒暄起来……

    “吓傻了,彻底被吓傻了——我才不听你们的,我自己下车先逃到安全的地方再说……”相东魁一听这个牛家二公子居然是在给一个小妞打电话,还装出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这分明是在临终的时候,要跟另一个相好的女孩子做临终告别吧,所以,说了这么一句,居然从车座下边摸出一个扳手,然后,真的打开了他那侧的车门……

    然而,临阵脱逃的他半个身子刚刚出去,忽然觉得不对,立即一个闪身又缩了回来——原来,早有一头黑瞎子等在车门外,他刚下去一条腿,一直熊掌拍了过来,幸亏他回撤及时,不然的话,车门掉下的那块油漆是他大腿的一块皮肉了!

    马到成则完全不理会相东魁的这些自私举动,继续跟孟姜楠说话:“我现在跟朋友在黑龙江游玩儿呢,不过临时遇到了一点儿麻烦,突然想起了你,快让你的赛虎帮我当个翻译,帮我解决点儿燃眉之急吧……”

    “我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这样的关键时刻,你不想辙救大家脱离危险,你咋还有闲情逸致泡妞呢!”相东魁在牛得宝的电话里听到了女孩子的声音,竟直截了当这样指责起来……

    “牛老师身边谁在说话?”孟姜楠听到了相东魁的话,觉得很刺耳,这样问了一句。

    “别理他,他已经被黑瞎子给吓傻了,快叫你的赛虎过来,让它通过手机帮我劝走围困我们的黑瞎子吧……”马到成完全不理相东魁的言行,继续这样吩咐孟姜楠说……

    “好,我听牛老师的,这叫赛虎过来……”孟姜楠那边立即行动起来……

    “我说你,死到临头还真是一点儿章程都没有了呀,不想个好办法让大家脱离危险,咋还有心情整这些没用的呢……”相东魁再次这样嘴损地说道。

    “是啊,你这是给谁打电话呀,找的那个赛虎是谁呀,能帮咱们驱赶走这些黑瞎子,能解除咱们的危险吗?”杨水仙也对马到成的这个异乎寻常的电话呼救弄得一头雾水。

    “你们都先闭嘴,在谁都没办法的时候,只能用我的办法了……”马到成拿出了霸气的口吻这样警告相东魁,也包括杨水仙。

    “那你到底用什么办法呀,难道打个电话能管用?”相东魁完全不信这个牛家二公子通过给一个丫头打个电话能把车前车后这些被激怒的黑瞎子给驱赶走,那不是天方夜谭也是异想天开!

    “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死马当成活马医吧,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只能用我的办法来试试了……”马到成居然还能耐着性子给对方这样解释。

    “哪有时间让你试啊,若是不行咱们几个的小命都没了吧……”杨水仙此刻更加恐惧惊悚了……

    马到成真的不想再跟他们废话了,也沉默不语地等待孟姜楠的回话,还好,很快孟姜楠那边叫来了赛虎,一定是已经跟赛虎说明了情况,立即对牛老师说:“牛老师,可以把电话开免提,然后给那些黑瞎子听了……”

    一旦听到了孟姜楠这样说,马到成立即对相东魁说:“好了,你可以落下车窗了……”

    “干嘛呀,这不是白白送死吗?”相东魁死活不从的样子。

    “这大概是拯救大家最好的办法了……”马到成这样提醒说。

    “啥办法呀,用你的手机开免提能解决危机?”相东魁安全不信,这个牛家二公子通过手机能解决这样致命的危机。

    “对呀,我找了个动物语言专家,她懂得与猫狗沟通,同时,也可以通过她训练有素的一只叫赛虎的狼狗与黑瞎子对话,这样一来,我们有可能通过手机免提,让赛虎告诉这些黑瞎子,别为难我们,放我们一条生路……”马到成这样解释,主要是给杨水仙听的。

    “我说你脑子没病吧,这样的情况只能在那些骗小孩子的动漫里才会出现呢,现在是真的遇到了黑瞎子,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险,你开什么玩笑,你把别人都当傻子耍吗?”相东魁打死都不信,这个牛二公子说的办法会将这些被激怒到穷凶极恶的黑瞎子给“劝退”离开,所以,立即这样揶揄埋汰起来……

    “是啊,这能行吗?”杨水仙也提出了质疑。

    “信不信由你们,反正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快点打开车窗!”马到成没时间解释这个办法为什么值得一试,直接这样要求说。

    “想找死你自己下车去,少让我们跟你一起陪葬!”关键时刻,相东魁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好,那我自己下去跟这些黑瞎子对话吧……”一听相东魁这样固执不肯听自己的劝导,帮助自己利用赛虎跟黑瞎子王进行“谈判”马到成只好冒着生命危险,打算自己下车,然后,面对面地直接通过千里之外的,孟姜楠操控的赛虎跟那个黑瞎子王“对话”了……

    然而,在马到成真的拉开车门真的视死如归般地要下车的时候,却被杨水仙一把给拉住了:“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我不会有事儿的……”马到成心里不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所以,这样安慰杨水仙说。

    “那也不行,你绝对不能下车……”杨水仙此刻越发觉得不能失去二公子了。

    “可是我不下车没法跟黑瞎子王对话,不对话,我们没法脱离危险,大家都危在旦夕呀……”马到成说出了利害关系。

    “对话行,但不许下车……”杨水仙终于给出了这样的妥协。

    “可是车窗不落下来,外边也听不到手机里的声音呀……”马到成还是回到了落车窗这个话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