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6章 变态的疯狂

    “我是怕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我也没法跟你姐交代——你姐敢让我跟你出来寻找你爹的踪迹,其实是把保护你的一份儿责任交到了我的手里,所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掉进虎狼窝,更不能让你再这样任性地胡闹下去……”马到成知道对方的心里喜滋滋的,但也要在表面,说出这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啥要阻止她的任性行为。

    “咋了,真吃醋了?”杨水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觉得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二公子真的开始在乎自己了,仰着俏脸盯看着二公子的眼睛这样问了一句。

    “这不是吃醋!”马到成却要为自己的说法争辩。

    “那是什么?”杨水仙一时没搞懂,二公子为啥要刻意为这个做争辩……

    “这是大义凛然的正义感,这是责无旁贷的责任心!”马到成当然要把道貌岸然和正人君子这个b装到底!

    “我倒是觉得,你这是先入为主的优越感,你这是争风吃醋的妒忌心!”杨水仙还真是伶牙俐齿,马这样给出了回应……

    “随你怎么说,反正该我做的我都做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吧……”马到成知道杨水仙这工夫基本不会再往火坑里跳了,才这样来了一句。

    “我可以答应你再也不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眉来眼去了,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儿……”杨水仙还要趁机讨价还价。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马到成生怕她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一时满足不了她,这样来了一句。

    “我恳求你对我说三个字……”杨水仙使出浑身解数在二公子面前撒娇地恳求……

    “哪三个字?”

    “我爱你……”

    “这我知道啊……”马到成故意气对方,直接接受了杨水仙说的这三个字。

    “我是让你对我说这三个字……”杨水仙马撒娇地拉住二公子的胳膊说。

    “说和不说有什么区别吗?”马到成不是不喜欢这个年轻版的杨水花,但若是开口说“我爱你”还真没达到那个程度,所以,只好这样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这三个字说出口,那才是真的怜香惜玉,那才是真的知我懂我……”杨水仙是要趁机抓住二公子的心——身心已经给他了,但他的身心也要趁机得到吧!

    “那好,那我对你说,我爱你……”马到成知道,不说出这几个字,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很是随便地这样说了一句。

    “哎呀,说得太随便了,人家根本没感受到你的爱嘛……”杨水仙明显感觉到了二公子说这几个字是在敷衍,不依不饶地这样说道。

    “还要咋样才能感受到呢?”马到成还在与对方周旋。

    “至少亲吻我一下吧……”杨水仙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那个家伙有望远镜,咱俩亲吻被他看见,还不发疯了呀!”马到成这样提醒杨水仙说。

    “你都跟他摊牌说昨天夜里咱俩都生米煮成熟饭了,还怕他看见咱俩接吻呀……”杨水仙从这个角度来回应道。

    “怕倒是不怕,是感觉他这个人城府较浅,万一刺激到他的某个邪恶神经,在路随便弄出点状况来,咱俩怕是要吃大亏了……”马到成这样吓唬杨水仙说。

    “他不该是那样的人吧……”杨水仙有点不信刚刚还对她热情似火的相东魁,转眼会使坏甚至对她下毒手。

    “原本以为他不是,可是现在他应该是了……”马到成这样认真地强调说。

    “从什么角度判断他是那样的小人呢?”杨水仙倒要听听二公子为啥要这样评价相东魁。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是当着我面儿,他对你垂涎三尺跃跃欲试地想要占有你,这说明他这个人一点儿底线都没有,完全是被富二代的身份给惯坏的臭男人,所以,再也不要刺激他了,能顺利地去到黑瞎子岛,能找到你爹的踪迹,完成咱俩这次的主要任务,才是咱俩想要的最佳结果……”马到成耐心地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现在都听你的了……”杨水仙这才认同了二公子的说法。

    “真听我的了?”

    “真听了……”

    “那你快撒尿吧……”马到成直接命令说。

    “你咋知道我真的有尿呢?”杨水仙相当于变相承认刚才说没尿是在撒谎了……

    “你?”马到成一脸的得意……

    “一撅尾巴知道我拉几个羊粑粑蛋儿是吧?”杨水仙又想起了刚跟二公子结识不久,曾经有过这样的对话,马这样帮二公子说了出来……

    “这样粗俗的话我才说不出口呢……”马到成反而不承认自己是那个意思了……

    “那你快转过去吧……”杨水仙边说边开始解裤子要方便了……

    “咋了,咱俩都好成那样了,难道你还怕我看?”马到成却不愿意转身。

    “不是怕你看,而是你看我我尿不出来呀……”杨水仙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那好,那我不看,你快点方便吧,别让那个家伙等太长时间……”马到成真是怕相东魁等待时间太长,心理更加变态,才这样答应杨水仙,转过身去……

    此刻的相东魁,仿佛万箭穿心一样的难受!

    本来已经对这个杨水仙打消了泡她的念头,可是今天早一看见她脸蛋儿的红晕居然怦然心动——见过美艳妖娆的女人,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令人心荡神摇到无法把持的娘们儿!

    而趁机询问牛得宝,回答居然是否认跟她发生了关系——相东魁突然觉得这的老天赐给他的机会——既然你牛二公子不要这个小姨子,那别怪我去泡她了吧……

    而且稍稍献了点儿殷勤,这个杨水仙居然有了超乎想象的回应,那种感觉几乎是在投怀送抱了!这让本来打算对杨水仙发起求爱攻势的相东魁,一下子进入了状态,本来视财如命的他,居然要手表给手表,要车子给车子,好像舍弃金山银山也不惜代价要赢得这个美人心一样……

    虽然间坐在后座的牛得宝出来阻拦,但相东魁惊喜的是,这个杨水仙好像真的要跟自己好了,居然要坐怀学车——这让相东魁那颗兽心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几乎要成功地引美女入怀了,却被后座的牛得宝给刻意打断了!

    打断没关系,下车撒完尿,老子继续泡!

    哪成想,这个牛得宝成撒尿的工夫,跟他亮出了底牌,不但承认了昨天夜里跟杨水仙发生了关系,而且是三番五次的那种,还口口声声不许他在打杨水仙的主意了……

    满腔热情瞬间化作百里冰川,那种哇凉哇凉的感觉,让相东魁差不多彻底绝望了,依照他以往的秉性脾气,遇到这样的情况,早他娘趁这俩“奸夫淫妇”去方便的工夫,开车离开,将他们丢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深山老林里自生自灭去吧!

    然而,刚要这么干,忽然想起父亲的叮嘱,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跟父亲过命的牛旺天家的二公子啊!鉴于这样的前提相东魁才“忍气吞声”地一直等着牛得宝和杨水仙手拉手地从小树林里出来,而且,俩人都坐在了后座,害得他再也看不到一点点希望了……

    这样的情况下,再开车路,哪里还有之前的欢声笑语,哪里还有之前的心荡神摇呢?

    相东魁心里无数次的在吼叫:老子在佳木斯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二代了,只要老子想得到的女人,管她是机关干部还是按摩小姐,抑或是任何职业身份的女人,只要老子想,没有得不到手的,但也怪,经历过的女人差不多数以百计了,但却从来没有一个想杨水仙这样让他第一眼见到她,立马兽心沸腾,一旦有了接触的机会,无法把持自己的情绪的女孩子!

    连他自己的惊异,遇到别的女孩子,再好再漂亮,他也舍不得将手腕子这只价值百万的劳力士直接给对方呀,还有正在开的这辆路虎,相东魁都毫不迟疑地开口答应送给这个杨水仙了——老子如此迷恋一个女孩子这还是平生第一次,大概这是传说的一见钟情吧!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却让相东魁这头健硕的大汗忽然有了“瘪茄子”的感觉,好像最美好的景致瞬间化为泡影了一样,让他陷入到了无限的失落……

    而在忍了又忍终于留下来,等到俩人了车子的后座,再开车路的时候,相东魁的心理也严重扭曲,直接表现出来的是在开车速度的改变,之前他开车很是小心的流畅,而此刻,他开车简直是找死一般的疯狂!

    那种风驰电掣的速度,那种呼啸奔腾的狂野,让后座的马到成和杨水仙同时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那种超级“不良情绪”这是豁出去的找死节奏啊——既然得不到后座的这个女孩子,那在疯狂的飙车,听凭天意——或者平安抵达目的地,或者途大家一起车毁人亡,同时入天堂抑或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