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3章 说我像野兽

    “那好呀,你躺好了,我现在重复一遍给你看……”杨水仙一听二公子是这个意思,立即欣然答应,说完,立即的边讲解边按照昨天夜里十一点她临睡之前所做的一切给做了一遍……

    马到成心知肚明这是成心要编排一次她,但始终没说破其实自己早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并且早已经在她身报复完毕了……

    亲眼目睹了杨水仙在自己身做完了那件好事,马到成还真是再次大饱了眼福,这么一个绝代风华的美人儿,这样成了老子又一段风流韵事,换了谁,能不赏心悦目心神荡漾呢……

    早七点整,相东魁果然准时到来,给宝哥的房间打了电话,说可以直接到餐厅用餐,然后出发直奔黑瞎子岛……

    等了十几分钟的工夫,一看宝哥带着他那个仙女般的小姨子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忽然被这个小姨子脸的那抹突然出现的娇羞红晕给弄得心旌荡漾了一下——哎耶,什么情况,昨天被宝哥那么一说,都放弃对这个美人儿的念头了,可是咋一宿过后,一下子从靓妞变成了新娘子的感觉了呢——免不了怦然心动,趁杨水仙去洗手间的工夫,小声问牛得宝说:“昨天夜里宝哥收了她吧?”

    “为啥这样说?”一听对方这样问,马到成还真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是如何看出来的?

    “所有的情况都写在脸呢——虽然我还没结婚呢,可是经历过的女孩子百八十个总有了吧,这一点还看不出来,那百八十个女孩子都白玩儿了……”相东魁说出了他是从什么地方看出的端倪。

    “别瞎猜,昨天夜里我睡得跟死狗一样,哪有精力去收这个小狐狸精啊!”马到成故意矢口否认说。

    “哎呀,那是不是这个小狐狸精趁宝哥没注意,便宜了别的男人呀……”相东魁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这个谁知道啊——要不,调看一下你们这家酒店的监控录像,看看她夜里溜到谁的房间里去了,不一目了然了吗!”马到成听对方这样说,忽然觉得这家伙还是对杨水仙居心叵测,索性这样来了一句。

    “不瞒宝哥说,一大早我看昨天夜里的监控录像了……”相东魁还真承认了……

    “你看到啥结果了?”马到成顿时有点心惊肉跳——咋没想到这点呢,刚才真不该这样提醒对方……

    “看见你说的这只小狐狸精进了从她的房间里出来了呗……”相东魁立即这样回应说。

    “然后进到哪个房间里去了?”马到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谁的房间都没去,唯独去了宝哥的房间……”相东魁边察言观色,边这样回应说。

    “天哪,我昨天像被谁下了迷药一样,完全睡成了不省人事的程度,所以,谁进了我的房间我根本不知道啊……”马到成只好这样辩解说。

    “宝哥醒来之后,难道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相东魁却觉得对方是在刻意隐瞒什么,所以,这样提醒说。

    “什么感觉呀,是觉得头昏脑胀的……”马到成越来越觉得,这个相东魁是个爱搬弄是非的家伙,所以,还是继续装糊涂。

    “难道宝哥没觉得下边被谁给动过了?”相东魁连这样的话都问出口了。

    “哎呀,这个说不好,你在我的房间里没设置监控录像吗?”马到成索性这样问道。

    “这个还真没有,我本来提议我父亲在这样的高级房间设置监控录像的,可是我父亲坚决没同意……”相东魁直接这样回答说。

    “哎呀,那不好说了,谁知道这丫头进了我的房间都做了些什么呢?”马到成继续假装什么都只知道,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其实不用问,从她脸的红晕能判断出,她昨天夜里已经跟宝哥那个过了……”相东魁这样说的身,一脸的猥亵表情……

    “是嘛,我咋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呢?”马到成忽然感觉到这个相东魁其实跟自己不是“一路货色”这个家伙一定在玩弄女性方面是个“老油条”所以,不知不觉,开始有点讨厌这个家伙了……

    “没有宝哥的雨露滋润,她的脸绝对不会有那么迷人的红晕的,这个我可有经验了……”相东魁这样说的时候,还用他那色迷迷的眼神表达他这方面早已阅人无数……

    “这个我还真是说不准,等有机会我一定旁敲侧击地问问她,到底有没有对我下过手……”马到成知道跟对方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只好这样应酬说。

    “宝哥可真逗,假如有美女这样对我的话,我暗狂喜还来不及呢,哪能埋怨对方呢……”相东魁越来越暴露出了他“不正经”的一面来……

    “你从来没被女人这样过?”马到成倒是很好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桃花运,到底有没有女人缘了……

    “我倒是给过很多女人这样的机会,可惜到现在还没遇到过呢……”相东魁还真是实话实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你咋敢说你这方面很有经验呢?”马到成却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这样来了一句……

    正当相东魁被马到成问得哑口无言的时候,杨水仙从从洗手间回来了,所以,俩人的对话也只能到此为止,不了了之了……

    只是相东魁从这一刻起,对杨水仙的态度大变——之前已经被牛得宝给浇灭的那股子欲火,被杨水仙脸蛋儿的那两抹红晕给弄得心猿意马不说,在牛得宝那里还没找到真正的答案,也更令他想入非非了……

    所以,吃饭也好,坐车也好,整个去往黑瞎子岛的途,他都刻意表现出一种特殊的热情来特殊关照杨水仙,只要是杨水仙提出的要求,无论是啥,他都要格外地拿出热情来充分满足。

    马到成何尝看不出这个跟真正的牛得宝差不多的富二代,那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但此刻算是寄人篱下有求于他,所以,只好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没真正地“祸害”到杨水仙,抑或是杨水仙没真的“投怀送抱”给他,也暂时假装什么都没看出来……

    而杨水仙满脸都是“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样子,好像原本含苞待放的鲜花,被春风一吹,一下子绚烂绽放了一样,整个人始终处在某种高度幸福的亢奋,而越是这样的表现,也越是吸引了相东魁这样的好涩之徒对他的格外关注,甚至在车的时候,居然让杨水仙坐在了副驾驶席,将二公子给“冷落”在了后座!

    开车路之后,俩人更是有说有笑甚至眉来眼去了……

    特别是是杨水仙发现坐在后座的二公子脸色有点难看,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收敛,反倒一下子激发了她的某种癖好——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要你吃我的干醋!

    于是,原本只是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居然变成了“动手动脚”了,你掐我一把,我拧你一下的,咯咯的笑声不绝于耳……

    马到成似乎也看出了杨水仙这个丫头片子是成心要他吃醋来报复他,之前在从三亚飞往首都机场,和后来从首都机场飞到佳木斯东郊机场的过程,已经两次经历猪肚子脸男人和鞋拔子脸男人了——杨水仙和杨水花最大的不同在于,她姐杨水花主要是“虐身”,而这个杨水仙却更注重“虐心”俩人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个丫头居然还要跟别的男人来这套把戏,让老子吃她的醋!

    哼,别以为老子没看穿你的把戏,你想玩儿火是吧,老子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玩火**”的!

    所以,马到成一直以昨天夜里头昏脑胀没休息好为由,眯在后座任由杨水仙和相东魁之间的关系肆意泛滥……

    “人家想知道,像魁哥这样性格好,样貌威猛的男人,一定很多女孩子投怀送抱吧……”杨水仙为了让二公子吃醋,居然用这样的赞誉来提问题……

    马到成听了心说——好你个杨水仙,相东魁是性格好吗?他是要打你主意!相东魁是样貌威猛吗?他那是长相粗鄙,是那种脸粘毛不用化装会被人类误以为是见到了黑瞎子的那种男人,你居然还说什么有很多女孩子投怀送抱——你走火入魔地玩儿下去吧,回头我看你如何收场!

    “哪里有女孩子主动追我呀,都是我主动献殷勤给女孩子的……”相东魁一听身边的美人儿这样说话,马这样回了一句。

    “不是吧,像魁哥这样的富二代,还能没有女孩子迷恋呀……”杨水仙一旦开始哪里会轻易结束呢……

    “钱我倒是有的是,可是不知道为啥,一般情况下,女孩子见了我都打怵,像我是一头野兽,靠近我会被我一口吃掉一样……”相东魁傻不拉叽地居然把大实话都说了出来……

    “是嘛,我咋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呢?”杨水仙明显是在说给后座故意不吭声的二公子听的!

    “可能是咱俩有缘吧……”相东魁差把鼻涕泡美出来了!

    “很可能啊,不然的话,我咋看魁哥这么顺眼呢!”杨水仙再接再厉,居然说出了这样令人肉麻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