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1章 药力发作了

    “一般来说,妈妈生孩子都要在最佳的生育年龄,假如你母亲二十五岁生了你姐,为啥要拖后十年才又生了你呢?你不会告诉我,你跟你姐杨水花不是一个娘生的吧……”马到成故意把这件事儿说得很怪,甚至还做出了这样大胆的假设!

    “不是一个娘生的,我跟我姐能长得这么像嘛……”杨水仙知道二公子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所以,回答的时候并不急眼……

    “那为何要间隔这么长时间呢?”马到成还在坚持让问题更加深入……

    “这期间肯定有特殊原因呗……”杨水仙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她家里的真实故事告诉这个二公子……

    “啥原因呀,能讲给我听听不?”马到成假装很感兴趣地这样恳求说。

    “其实很简单,我爹本来是九顶铁刹山的一个道士,可是有一年偶然见了我娘他忽然觉得尘缘未了,还俗娶了我娘为妻,转过年来生下了我姐杨水花,可是一看我娘生的是个丫头片子,我爹竟觉得他的梦想破灭了,给我娘吃了一副药,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杨水仙简单扼要,将她父母的过去给勾勒出一个大概齐来。

    “你爹是云游四海去了吧……”马到成直接这样猜测说。

    “对呀,害得我娘含辛茹苦独自一人拉扯我姐长大……”杨水仙既然决定将家事告诉对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估计不用将故事讲完,我给你下的药会发作,然后……

    “这期间你娘没打算嫁人什么的?”马到成此刻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还在坚持拖延时间的战术呢……

    “本来想啊,可是我娘服用了我爹给的那副药,像鬼迷了心窍一样,任何男人在她眼里都是魔鬼了一样让她避而远之,一直到快十年了,我爹突然又回到了我娘身边,又给她吃了一丸子药,才忽然变回了正常状态……转过年来,我娘生下了我……”杨水仙的故事过于洗练,寥寥几句话,她都出生了!

    “你爹的两幅药这么神这么邪乎?”马到成居然对这个很感兴趣!

    “当然了,要不他咋被叫成了杨半仙呢,要不你咋会舍出这么大的本钱,亲自跟我天南地北地寻找他的踪迹,不惜一切代价地跟他讨要可以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呢!”杨水仙也不为父亲杨半仙谦虚……

    “你爹的灵丹妙药是很神,我老爸三番五次在弥留之际都是用了你爹的灵丹妙药给抢救过来的——话说,这回你爹没因为你娘又给他生了一个丫头片子而又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吧……”马到成又没话找话地把话题扯了回来……

    “这次没有,但我娘却看出了我爹的心事,主动劝我爹——我知道你四海为家惯了,在家里呆着相当于囚牢了你,假如你想离开的话,再给我吃一副那个药吧,这辈子,我不可能再跟任何别的男人了……”杨水仙一看,都这么长时间了,二公子喝下的药物咋还没发作呢,但还在耐着性子这样解释说。

    “你爹同意了?”马到成一看时间,距离杨水仙生物钟关闭的时间还差一俩小时呢,继续把话题往远了扯……

    “我爹没同意,他知道女人一旦服用了那种药,见到男人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感觉,好像小兔子见了老鹰,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所以,我爹虽然很快又云游四海去研制他更多的灵丹妙药去了,但临走前,却没给我娘服用那种药……”杨水仙也煞有介事地继续讲述她爹娘的往事……

    “那你娘没因此见了别的男人煎熬不住,给你爹戴几顶绿帽子什么的?”马到成故意说些“不着调”的话,以此来激发杨水仙爆发出更多的话题来跟自己争辩……

    “瞎说什么呢,我娘是那种典型的良家妇女,一旦嫁给了谁,这辈子都不会再改初衷了,即便是我爹不给我娘服用那种恪守妇道的药,我娘也绝不会跟任何男人有染的……”杨水仙等的是二公子喝下的药物随时发作,可是见他一直还都“神志清醒”也只能耐着性子假装不急不燥地回答他的问题。

    “于是,你娘又是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你们姐俩养大成人了?”马到成知道自己说的都是废话——他爹一定是继续云游四海,当然是靠她娘一个人来拉扯俩孩子啦!

    “开始我娘做好了这辈子都一个人把我和姐姐抚养成人的打算,可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忽然看见我爹回家了,第二天我们搬到了现在杨家药店的那幢房子里,一楼开药店,二楼做诊疗室和病房,三楼则成了我们一家人宽敞明亮的住所,而且,这幢楼房的产权是写在了我娘的名下……”杨水仙都有点急不可耐了,可是这个二公子居然连个哈欠都没打,看来距离他昏睡过去还要等些时间,所以,继续这样讲述她父母的故事……

    “看来你爹从来都没忘记你们娘几个呀……”马到成连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回答很白痴,但还是要硬撑着回答说。

    “是啊,而且从那个时候起,我爹对我娘发誓,无论他到天涯海角,但根儿永远都在我娘的心里,同时,也发誓将来会把他一生积累的经验秘籍传授给两个女儿……”杨水仙也在继续她的坚持——我不信,百试不爽的迷药,难道到了你二公子的身不起作用了?

    “也是说,你和你姐现在还都没得到真传?”马到成嘴这么说,心里都在骂自己——这不是废话嘛,假如得到了真传,还用这样千里迢迢地北天南地寻找杨半仙的踪迹呀,直接跟杨水花或者杨水仙要那种灵丹妙药不行了吗——但为了拖延时间,也只能这样问些一点智商都没有的问题了……

    “我爹说了,什么时候到了他弥留之际,什么时候才能把秘籍传给我们姐妹俩呢……”杨水仙听马到成问这样的问题,心里居然有些高兴了——他的智商开始下降了,说明药物在他身开始起作用了吧……

    “他这样整天天南地北地折腾,谁知道他最后会倒在什么地方啊!万一……”马到成自己都惊异,为啥口无遮拦地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瞎说什么呢,我爹对自己的身体特别了解,甚至知道他寿终正寝的大概日期,所以,他说过的话,是绝对不能食言的……”若是在平常情况下,听谁这样咒父亲的话,杨水仙肯定不依不饶跟他没完没了地争辩下去,可是此刻的她,在等待二公子突然药力发作,一下子昏睡过去的时刻,所以,居然一点儿都没急眼,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对了,既然你爹研制那么多治病救人的灵丹妙药,为啥还埋怨次你姐带我去找他呢?”马到成真是实在没什么话题可问了,竟连这样的问题都问出来了……

    “我爹这个人从来都这样,一旦沉迷在某种灵丹妙药的研制,绝对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可能次正好我姐带你去找他,正好打断了他的某种思路,所以才不高兴的吧……”越是感觉对方的问题无聊,杨水仙越是觉得二公子距离被她的迷药给迷倒的时间快到了,所以,还是一如既往地耐心解释说……

    “那这次呢?”马到成这样问的时候,居然情不自禁地打了老大一个哈欠——尼玛,什么情况,别是这个丫头片子真的在那杯水里下了什么“瞌睡药”了吧,咋没熬到她生物钟关闭,老子突然困得不行了呢!不对呀,老子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特地跟她换了杯子,喝的是她的那杯水呀——难道这个丫头片子事先预料到了老子一定会跟她换杯子,所以把药下在了她自己的杯子里?

    “谁知道啊,只要我见了我爹才会知道他此时此刻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什么心情……”杨水仙一看二公子终于开始打哈欠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想想一旦他突然睡得不省人事了,自己可以在他身随心所欲了,居然在亢奋的同时,有几分紧张了……

    “你爹身不带任何通讯工具真的要命,每次寻找他的踪迹,都令人身心疲惫……”马到成再次打气了哈欠,突然感觉到,身心一下子疲惫到了极点的感觉了……

    “这是我爹与众不同的风格,假如谁受不了,可以另辟蹊径不找我爹要灵丹妙药啊……”一看二公子几乎要睁不开眼皮,哈欠连连的样子,杨水仙开始说这样的话了……

    “可也是,谁叫你爹……是无与伦的……绝世高手呢……”马到成越来越觉得自己筋疲力尽,整个人好像三天三夜没合眼一样,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起来……

    “是呀,所以,从今往后,再也别说我爹云游四海是瞎折腾了……”杨水仙从二公子的种种表现,判断出那些药力终于在他身发作了——距离自己的生物钟睡眠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之多呢,这期间,将几锅生米煮成熟饭都绰绰有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