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0章 靠在床头上

    “宝哥可真是的,像咱们这样的富二代,遇到这么好的美人儿主动投怀送抱,总不能一味地不解风情吧……”相东魁似乎话里有话,弦外有音……

    “我倒是想啊,只不过这个丫头片子有点过于矫情,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说。

    “这样啊,假如宝哥不喜欢这个类型的话,直接让给我得了……”相东魁居然提出了这样的恳求。

    “这可不行……”马到成一听对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心尖儿一抖——假如答应了他,让杨水仙知道了,还不跟老子动刀子呀,所以,立即予以否决!

    “咋不行了?”相东魁却没懂二公子为啥不同意——既然你自己不想跟这个美人儿发展那方面的关系,干嘛不让给兄弟呢?

    “这次出来本来是跟她姐一起出行的,只是她姐受孩子的拖累拔不出腿来,才让她妹妹替代她跟我出行的,但也有个前提,除非是我本人想跟她那个,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碰她一根汗毛的,否则,回去跟我秋后算账……所以,你要理解我哦……”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要是这样说,那我也不打她主意了……”相东魁一听二公子这样说,也瞬间消气儿了……

    山珍海味,热情款待,酒足饭饱,约好了明天早七点钟带着办好的通关证来接他们,还亲自送二公子和杨水仙进了各自的豪华套房,相东魁这才要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跟着二公子进了他的房间,略显色迷迷地问道:“要不要兄弟带宝哥出去乐呵乐呵?”

    “有啥乐呵的?”马到成不知道对方说的“乐呵”是个什么概念,是去赌博还是去k歌,抑或是些想不到的项目,这样问了一句。

    “我家开的夜总会,漂亮小姐百个,随便宝哥挑选,一个不够两个,两个不够三个,宝哥需要几个点几个,费用我全免……”相东魁立即说出了所谓“乐呵”的具体内容。

    “谢谢你的美意,你也看到了,像杨水仙这样貌美如花且投怀送抱的靓妞我都不感兴趣,别的女人,我也更不会去招惹了——你赶紧回去,自己乐呵去吧,别耽搁了明天送我到黑瞎子岛的时间行……”马到成一听这个家伙是要带自己去“沾花惹草”这样耐心地解释说。

    “既然宝哥这么洁身自好,那小弟也不强求了,我走了,明天早七点钟,我准时过来,吃过早饭,咱们出发……”相东魁一看咋圈拢这个牛得宝都不道,也不强求,这样说完,道别离开了……

    马到成进了自己的那个豪华套房立即闩好房门,脱掉衣服,去卫生间里冲了个澡,穿睡衣正打算趁没谁打扰的工夫小睡一会儿呢,却听到了细细的敲门声,知道是杨水仙过来了,打开房门开口问:“一定要跟我一个房间吗?”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敢让我单独睡一个房间?你也知道夜里十一点后我的生物钟会关闭,到时候睡得人事不省,你不怕谁潜入我的房间把我给糟蹋了?”杨水仙这样解释自己为啥一定要过来跟二公子住在一起。

    “看你说的,谁会这么色胆包天,再说谁会知道你这个致命的缺陷呢?”马到成却觉得杨水仙有点小题大做,防卫过当了……

    “你知道啊……”杨水仙却乜斜着眼神这样来了一句。

    “我是知道,但我一直都是你心目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即便是给了机会都不会对你那样的呀……”马到成当然用之前的事实来标榜自己是个“坐怀不乱”的好男人……

    “可是一旦你把我的秘密告诉了相东魁,这是他家的酒店,夜里溜进我的房间,把我给那个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杨水仙却又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明她不得不防的道理……

    “相东魁不是你说的那种男人……”马到成赶紧这样帮相东魁说话。

    “谁说的,今天吃饭的时候,他瞅我的每一个眼神都在暗示我——需要哥直接说,哥有的是时间有的是钱,哥随叫随到,哥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你想想看,这样的男人我能不提防吗?”杨水仙居然感觉到了这些潜在的威胁……

    “是你太多虑太疑神疑鬼了——好了,既然你来了,那住我这里吧,不过有言在先,既然是住在我这里,那一切都得听我的……”马到成知道今天夜里是撵不走这个二小姐了,也答应她留下来,但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那是不是说,你跟我到我的房间去,一切都听我的了?”杨水仙古灵精怪地马这样反问道。

    “那是当然啊——可惜我一点儿去你房间的理由和**都没有,所以,你别做我什么都听你的那样的美梦了……”马到成为了自圆其说,只好承认这一点,但也用自己绝对不会去她的房间将这条路给彻底堵死了……

    “那好吧,我住你的房间,什么都听你的——不过,我临睡前想喝点什么,不用申请你吧……”杨水仙也不请求二公子跟她到她的房间去了,但还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这样的小事儿你可以随便……”马到成并未觉察到杨水仙的这个小小请求里蕴藏着什么样的阴谋诡计……

    “那你要不要来一杯?”杨水仙直接拉开了房间里冰箱的门,拿出一大瓶矿泉水,麻利地都给打开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顺手又另倒了一杯,递在二公子的眼前,这样问道。

    “我一般睡前不喝水,怕的是睡得正香被尿憋醒……”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实话——其实不是怕起夜,而是之前住地下室的时候,个茅房还要出房间,有一回误把房门给关了,撒尿回来愣是进不了屋了,害得他只好穿着裤衩光着身去找女服务员给开门,弄得大家都很尴尬,从那以后,渐渐养成了临睡前不喝水的习惯……

    “可是我爹说了,临睡前喝一杯矿泉水,特别有利于健康——还是喝一杯吧……”杨水仙居然还借用她那个说话特别灵验的父亲杨半仙之口来这样劝导二公子——看来这其一定有什么“猫腻”暗藏其……

    “临时改变习惯,我怕适应不了……”马到成忽然感觉到了来自杨水仙的某种特殊意图,直觉告诉他,这个丫头片子或许要在这杯水里下点什么特殊的药物,然后在老子睡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跟老子把生米煮成熟饭吧!这样继续婉言谢绝道。

    “你是担心我在水里下了蒙汗药之类的,你一旦喝下会人事不省,然后我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吧……”杨水仙还真是古灵精怪,居然看出了二公子为啥子这样坚持不喝她给的水。

    “看你说的,我又不像你是个黄花大闺女,即便是被你给蒙汗了,给那个了,也吃亏不到哪里吧……”马到成一听自己的心理活动被对方给识破了,马这样解释说。

    “那你为啥推三阻四不肯喝了这杯矿泉水呢?”杨水仙越来越靠近地这样逼问说。

    “我说了怕冷不丁睡前喝水会出现不良反应……”马到成感觉这个丫头片子今天夜里怕是真的要采取特殊行动了吧,还在继续抵抗着。

    “才不是呢,你是小心眼儿,害怕我在杯子里给你下药!”杨水仙马这样来了一句。

    “我若是真怀疑你下药的话,为啥不要求咱俩换杯子喝水呢?”马到成想用这个证明,自己并未怀疑对方可能给自己下药……

    “那好,那我现在把我的这杯给你喝,这总行了吧……”杨水仙一听二公子这样说,居然真的将她那杯水递给了二公子……

    “好好好,不跟你磨叽了,我喝还不行吗,不过我也有个要求……”马到成一看杨水仙真的把她的拿杯水给了他,觉得自己再怀疑有点过分了,不过接过杯子也提出了要求。

    “啥要求啊……”

    “临睡前咱俩谁都不许碰谁……”马到成怕的是跟杨水仙有身体接触,所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话该我说才对……”杨水仙为了达到她的目的,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那太好了……”马到成听杨水仙这样说,立即放松了警惕,直接拿过杨水仙要自己喝的那个杯子,将里边的矿泉水一饮而尽,心说:再有俩小时到你铁定关闭生物钟的十一点了,只要这期间老子能坚持跟你东拉西扯将时间熬过去,你想对老子怎样也无济于事了……

    所以,喝完水之后,俩人了床,靠在床头,马到成立即问道:“有个问题我总是搞不明白……”

    “啥问题呀?”杨水仙一看二公子将那杯水给喝下去了,似乎心里踏实了,觉得今天夜里自己可以按照姐姐教给她的最后一招,来将二公子一举拿下了,假装很感兴趣地了床,也靠在了床头,心平气和地这样反问道。

    “你跟你姐咋相差十来岁呢?”马到成纯属没话找话……

    “这有什么怪的吗?”杨水仙似乎看出了对方的意图——你不是想把时间拖延到夜里十一点,我睡着了,你躲过这一劫了吗——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