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39章 住在一起吧

    “谁会相信你真的会给钱呀!”男人婆几乎快坚持不住了!

    “看到了吧,这是一万块,爱要不要,再犹豫,姑奶奶我不跟你换了!”杨水仙边说,边掏出了之前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从地捡起来的那一万块钱,在男人婆的眼前晃来晃去……

    只是,在那个男人婆,做出了要一把抢过钱答应给对方让座儿的瞬间,马到成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抢过那一万块钱,并且大声说:“你们别吵了,这个坐儿,我来让!”

    “凭什么你来让啊!”男人婆一看这个刚才跟自己其乐融融差点儿好在一起的男人,这个时候居然跟她抢生意了,立即跟他吵了起来……

    “因为是我刚才跟那边那位先生换的靠舷窗的座位呀!”马到成立即说出了正当理由……

    “那这一万块钱应该归我才对吧……”大家都想不到,这工夫,那个鞋拔子脸男人凑了过来,试图争夺让了舷窗座位应得的报偿……

    一看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杨水仙突然来了一句:“原来你们都是这样的嘴脸呀——算了,我还是回到我自己的座位去,谁也不跟谁换了——把钱给我!”杨水仙边说,边一把从二公子的手里把那一万块钱又给抢了回去,并且真的回到了之前她自己的座位……

    马到成一看那个鞋拔子脸男人好像还要跟他说道说道让座儿该得到补偿的事儿,立即拱手对他说:“算了这位朋友,我也不跟你换座儿了,咱们都各各位相安无事吧……”说完,马到成也直接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座位……

    倒是鞋拔子脸男人和那个男人婆面面相觑了几秒钟,都“哼”了一声,但也都愤愤不平地归位到了自己原本的座位……

    到此,马到成挑起的这场恶作剧事端才算告一段落……

    经过这番折腾,俩人算是“一报还一报”地各自都恶搞了对方一次,也都在关键时刻,解救了对方一次,所以,俩人的心理也算是都平衡了下来……

    飞机抵达佳木斯东郊机场的时候,天眼瞅黑了,还好一下飞机,在出口看见有个虎头虎脑的大男人举着一个牌子,边写着“欢迎林海牛得宝”的字样,马到成知道这是牛旺天给铺的路子,赶紧过去问:“您是?”

    “我叫相东魁,您是?”

    “我叫牛得宝!”

    “是宝哥呀,我爹相永跟您老爸牛旺天是过命的兄弟,所以,一接到牛爷的电话,我爹让我撂下一切应酬来全程听您吩咐……”相东魁这样解释说。

    “哦,我们时间紧迫,打算直接赶到黑瞎子岛,能立即出发吗?”马到成也不多废话,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天都黑了,今天肯定不行了……”相东魁却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呀,黑瞎子岛很远吗?”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半夜之前倒是能开到,可是夜里走这条路很危险,最主要的是很多边防检查很难缠,除非你们已经有了相应的通关证才行……”相东魁这样回应说。

    “通关证?”马到成还头回听说这个概念。

    “其实是当地有关部门颁发的护照……”相东魁这样解释说。

    “又不是出国,用什么护照?”马到成继续提出质疑。

    “可能是由于黑瞎子岛为俄共管才需要这样的手续吧——您别急,先在我家的酒店住下,明天一早肯定把护照给你们办好,然后,我亲自开车送你们去黑瞎子岛……”相东魁这样建议说。

    “那好吧,听你安排吧……”马到成一听,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听对方的安排建议了……

    出了机场,坐了相东魁开的一辆路虎,直奔了他家旗下的一家当地的三星级酒店……

    到了酒店大堂,相东魁问道:“宝哥和嫂子想住什么样的房间?”

    “对不起,她不是你嫂子……”马到成一听对方这样叫杨水仙,赶紧这样解释说……

    “那她是谁?”相东魁觉得有点惊异的样子——你这样带着一个女人单独出行,关系一定不一般吧!

    马到成正不知道该如何介绍杨水仙呢,她自己却前一步一把抓住了马到成的胳膊,然后,甜腻地抢着说:“我是他小姨子……”

    “我说嫂子不会这么年轻嘛——哎呀,那要定两个房间吧……”相东魁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这样来了一句。

    马到成刚刚说了“好啊!”但同时听杨水仙回答的却是:“不用!”

    “那你们到底是要两个房间,还是住在一起?”相东魁一听俩人意见不统一,进一步核实说……

    “两个房间吧……”

    “住在一起吧……”

    马到成和杨水仙又是同时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应……

    “这样吧,你们俩先在这里商量着,到底定几个房间,我先到餐饮部给你们定晚餐,几分钟回来……”相东魁突然发现牛得宝跟这个自称小姨子的靓妞之间关系有点搞不清了,索性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好了,趁机溜走了……

    “咱俩不能住在一起……”马到成一看相东魁走远了,小声对杨水仙这样说道。

    “为啥不能住在一起?”杨水仙是打算今天夜里开始使用姐姐传授给她的那个“拿下二公子”的绝招呢,假如不住在一起的话,可没法实施了,所以,立即这样问道。

    “你没听他介绍吗,他父亲跟我老爸是过命的交情,一旦咱俩住在一起被他父亲知道了,回头传到我老爸的耳朵里,我咋跟我老爸还有我老婆解释呀!”马到成说出了不能公开跟杨水仙住在一起的充分理由。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那定两套房间吧,不过有个前提……”杨水仙倒是痛快答应了,但也附加了相应的条件。

    “什么前提?”

    “虽然定两个房间,但咱俩要在一个房间里过夜!”杨水仙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到底想干嘛呢?”马到成将声音压到最低这样在杨水仙的耳边问道。

    “我怕我再次抽筋儿了死在酒店里让二公子没法跟我姐和我爹交代呗……”杨水仙倒是会找最有说服力的理由让二公子没法回绝她……

    “好好好,那都是后话了,等相东魁回来了,只说定俩房间,别说咱俩一起过夜行……”马到成只好妥协了,但也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知道你会答应嘛……”杨水仙一下子高兴起来……

    趁相东魁去餐厅订餐还没回来,马到成给牛旺天打了个电话,说是报平安,其实是想证实一下相东魁的身份到底可不可靠。

    “老爸跟相家有过命的交情,凡事你只管信赖他们,今后把相东魁当亲兄弟一样,完全不用跟他客气……”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知道了老爸,这次来佳木斯,我的衣食住行都依靠他了……”马到成挂断了牛旺天的电话,正好相东魁也回来了,直接问道:“到底是订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还是定两间吧……”马到成说出了他刚刚跟杨水仙商定的结果。

    相东魁立即到了前台,拿了两把该酒店最好客房的门禁卡过来,递到了二公子的手里说:“这是我家酒店最好的客房了,不过有什么特别要求,只管跟我说,我立马让他们解决……”

    “住一宿,没什么特别的要求……”马到成还真不是那爱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那好,那咱们这去吃饭吧……”相东魁边说边引领马到成和杨水仙到了餐饮区,进到了一个豪华包房……

    趁杨水仙去洗手间的时候,相东魁终于将心的疑问问了出来:“宝哥出行咋不带嫂子却带小姨子呢?”

    “其实她不是我真小姨子……”马到成心想,跟杨水仙的关系没必要隐瞒,也这样实话实说道。

    “那她到底是谁呢,宝哥为啥要带她单独出行呢?”相东魁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直接问了出来。

    “其实是这么回事儿,我跟她姐姐有点旧情,差不多成了夫妻,但阴差阳错都有了各自的家庭,所以,这个丫头从这个角度总把我当成她姐夫,至于这次出行为啥带她出来,是因为我们到黑瞎子岛是为了寻找她父亲的下落……”马到成如实说明了为啥要跟杨水仙单独出行的真实原因。

    “咋了,她父亲老年痴呆跟家人走散去了黑瞎子岛?”相东魁居然联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不是不是,他父亲外号叫杨半仙,成年溜辈都云游四海地为他炼制灵丹妙药寻找灵感和原料,正好我有个亲友从植物人唤醒之后眼睛失明,得知她父亲有可以治愈眼疾的灵丹妙药,所以,我才跟随杨半仙的女儿一路追踪到了这里……”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这个丫头是宝哥相好的,专门带她到黑瞎子岛来旅游观光的呢!”相东魁算是知道了为啥这个牛得宝要带一个不是自己小姨子的“小姨子”单独出行了……

    “这话咋跟你说呢,虽然我跟她姐是旧相好,她本人也对我有那个意思,但我这个人较保守,所以,她想跟我住一个房间我没同意……”马到成这样说算是又扣回了刚才的话题……